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76章 索命飞刃
    张禹五个人在15号别墅住下,点了一些饭菜,让服务员送到别墅里的餐厅。

    服务员准备的时候,张禹等人先各自去房间,张禹选的是二楼最把头的房间,因为从这里的窗户能看到隔壁别墅的窗户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,往外一瞧,立马就是一愣。

    原来,隔壁的别墅里,竟然亮着灯。

    “里面还有人......”张禹嘀咕一句,但转念一想,如果说轮椅人真的被关在里面,应该留着人看守,亮灯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反正等到深夜,那边等关了之后,自己再过去也来得及。

    现在时候也不早了,估计用不了多久,那边的人就得睡觉。

    在房间内简单的洗漱一下,重新下楼,没过一会,服务员就将饭菜送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顺口问道:“我们这是15号别墅,旁边就是16号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旁边那是17号。”服务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17?”张禹纳闷道:“这是15,旁边的为什么是16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按照单双号排的,15的旁边是13和17,16号是在那头......”服务员嘴里说着,指了指餐厅门的那个方向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心中暗说,早知道提前打听一下了。

    他没有再多说话,待饭菜上齐了,几个人一起用饭。朱酒真那是无酒不欢,这几天困在太行山,滴酒未沾,明显是受不了了。朱酒真点了二十瓶白酒,给服务员都吓了一跳,这真是拿白酒当啤酒喝。

    张禹等下还有事,自然不能陪朱酒真一起喝,简单的吃了个半饱,就表示自己要出去转一圈,溜达溜达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张禹前往对面的别墅楼,走了一会,就看到对面有一排别墅小楼。大多数都黑漆漆的,正好是自己正对面的那个亮着灯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怎么又亮着灯?真是有够不顺的,想去哪哪都亮灯。

    借着光亮,张禹继续向前走,即便没灭灯,不如趁机把这里的地形给摸清楚,到时候进去也方便。

    随着他距离小楼越来越近,张禹听到,别墅内突然传出一声惊叫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是一个女人的惊叫声,而且听声音,应该是受惊过度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愣了一下,跟着撒腿朝别墅那里跑去。

    这里的别墅前,也都有院子,但并不是那种很高的院墙,而是一米来高的栅栏墙。

    高墙大院都挡不住张禹,更别说是这个了。他也是一时着急,顾不得其他,身子轻轻一跃,就跳过了栅栏墙,来到别墅门外,伸手拍门,“哐哐哐......哐哐哐......”

    敲了好几声,也没听到有脚步声过来开门,但他却能听到里面有男人和女人的叫声,“怎么回事?”“出什么事了!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这么多人的声音,张禹又愣了一下,看这意思,里面住着的人很有可能不是自己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16号吗?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,刚要拍门的手,也跟着听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想,就这档口,有快速的脚步声过来,随即又是一个青年人的声音响起,“谁啊!”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伴随着青年人的声音,别墅的门也打开了。

    张禹想躲,也躲不了,正好和对方面对面。

    看到开门的人,张禹再次愣了一下。原来,开门的人,竟然穿着一身杏黄色的道袍,头上梳着发髻,分明是一个道士。

    道士横眉冷对,似乎是有急事,看到张禹,也不像是酒店保安什么的,就想发作。

    可随即,小道士“咦”了一声,仔细打量起张禹来,半晌后说道:“你、你是无当道观的张真人......”

    见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号,轮到张禹诧异了,“你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是白眉宫的李舜长,张真人可能不认识我......您、您怎么到这里来了......”小道士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经过,突然听到里面传出惊叫声,就敲门问问,别是出了什么大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住在楼下,刚也听到的叫声,本想上去,就听到您敲门了。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,张真人......您、您稍等一下,我去通秉师父......”小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有劳了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小道士有心关门,但又觉得不太礼貌,请张禹到客厅坐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不敢擅自做主。迟疑了一下,干脆也不关门,快步朝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张禹就站在门口等着,也不进去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中,多少有些失望,本来是想要轮椅人的,结果这里住着的人竟然是白眉宫的人。

    最为让人不解的是,苟文的兜里,为什么会有这里的钥匙呢?

    现在别墅内好像出什么事了,要不然就先看看再说,总不能不辞而别。

    未几,从二楼那里有脚步声传来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张禹的面前。

    上官宁!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?”张禹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师伯、师父出来结善信,完事之后,人家安排我们住在这里休息。你怎么也跑这里来了?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到这里办点事,今晚暂时在此落脚。刚刚听到叫声,出什么事了?对了,你是跟袁师伯出来的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的座师。”上官宁说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皱了皱眉,说道:“是我师伯死了,上面现在很乱......不过我师父说,你既然来了,那就上来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大吃一惊,这突然死了人,可不是小事。怪不得刚刚听动静,楼上乱糟糟的,原来是出了这种事。

    上官宁将他让进门来,然后将别墅的门关好,领他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楼上现在已经安静,张禹和上官宁来到楼上,走廊上站着六七个弟子,有男有女,他们看到张禹上了,都有些纳闷。

    张禹和上官宁来到最把头左手边的房间,朝门内一瞧,这是一间书房。一个身穿八卦仙衣的老道,坐在沙发上,在他的胸口,插着一柄小刀。鲜血淌出,染红了道袍。

    在房间内,还站着三个道士,一女两男。两个男的,年纪也就三十左右,张禹并不认识。倒是那个坤道,不正是冯崇绝么。

    另外,张禹看得出来,在冯崇绝和两个道士的脸上,充满了恐惧之色。就跟是见鬼了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更加纳闷,不就是人死了么,即便是他杀,也不至于这么害怕吧。张禹先行打起招呼,“无量天尊,冯师叔您好,弟子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贤侄你来了,请进。”冯崇绝听了张禹的声音,这才从恐惧中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其实,刚刚她已经得知张禹来敲门,心中狐疑,不明白怎么会这个时候到来,但还是让上官宁去请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进到门来,又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那具尸体,说道:“师叔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弟子刚刚在外经过,突然听到别墅内有惊叫之声,以为出了什么事,就过来敲门问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师兄......突然遇害......”冯崇绝低下头,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的时候,她的身上还有些颤抖,仿佛还没有从恐惧中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了看尸体,疑惑地说道:“师叔......你看起来,怎么这么紧张和害怕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因为杀死师父的......是飞星九刃......”房间内的一个道士颤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飞星九刃......”张禹审视起死者胸前的那把刀,刀刃全部插入身体,只有刀柄露在外面。这刀柄之上,尾部是金色的,向上为黑色,上面带有花纹。

    张禹指着匕首,好奇地问道:“飞星九刃就是这把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冯崇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把刀......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......”张禹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冯崇绝迟疑了一下,然后看向上官宁,说道:“你让外面的弟子退开一些,然后把门给关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上官宁当即出门,让外面站着的弟子到楼梯口那里等着,然后将门关上,“人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冯崇绝点了点头,然后才唏嘘地说道:“其实这件事,白眉宫的很多人都知道。当年大师兄为了得到方丈的位置,在出山积累功德的时候,结交匪类,做出很多为人不齿的事情。师门得知之后,将大师兄逐出师门,并派人下山清理门户。大师兄最终伏诛,他的尸体被带回白眉宫。师父他老人家念及旧情,准许将他葬在白眉宫的后山,并将他的贴身法器飞星九刃一并下葬......然而,谁也没有想到,在四年前,我五师兄楚崇基下山办事,却在夜间突然遇害。在他的胸口,就插着一柄飞星九刃......方丈立刻派人查看大师兄的棺椁,结果发现,大师兄的尸体根本不在其中,飞星九刃也不在里面,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邪门......两年前,师兄唐崇熙下山办事,同样遇害,在胸前仍然插着一柄飞星九刃......今天,詹师兄和我一起出门,现在人也死了......而且......竟然还是飞星九刃......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冯崇绝的身子不停地颤抖,仿佛是又想到什么恐惧的事情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冯师叔......你、你大师兄......到底死没死,还有这些人的死......还有什么关联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肯定死了......”冯崇绝用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当时清理门户的时候,是由两位师叔,以及袁师姐率领,我也在其中......我亲眼看到大师兄被杀,而且身中六剑,三剑都在要害之上,人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......”冯崇绝的声音仍然在颤抖,仿佛是想起了陈年往事,她又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不管是四年前过世的五师兄,还是两年前唐师兄,以及这次过世的詹师兄......都是当年一同前去清理门户的人......他们,都是死在大师兄的飞星九刃之下......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是大师兄的阴灵不散,回来报仇......还是大师兄当时......根本就没死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听了这话之后,心中更为诧异,这事情未免也太离奇了。

    若说阴灵回来寻仇,这种事,张禹还没遇到过。阴灵特别的脆弱,见不得阳光,甚至连阳气都怕,随时都有可能散掉。如果修成气候,那就会引来天雷,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如果说有人偷走了飞星九刃,那为什么连带尸体都偷。还有一点就是,为什么要杀这些人。

    张禹打量起房间,就是一个书房,后面倒是有窗户,因为是冬天,窗户是关着的。

    他信步朝窗户走去,推了推玻璃,根本推不动,证明窗户是锁着的。

    像这种类似的事情,张禹曾经也碰到过一次,那就是一枝梅干掉吕真人的师叔。但这两次明显不一样,因为书房这里,根本没有露台。要是不开窗户,想要进来的话,哪怕是能够撬开窗户,也势必会被里面的人发现。

    窗户这里没有问题,张禹回身说道:“是谁先发现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是詹师兄的徒弟常鑫......”冯崇绝看向上官宁,说道:“你把常鑫叫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上官宁答应一声,开门喊道:“常鑫师姐,师父找你。”

    很快,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坤道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师叔,您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常鑫,把你看到的说一下。”冯崇绝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父每天晚上都要喝一杯清水,我当时看时间差不多了,就过来给师父送水......我在门口敲了几下门,也不见师父出声,就顺手拧了一下......结果就看到......师父、师父......竟然死了......”常鑫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还满是惊惧之色。

    张禹进来的时候就发现,在门口的地上,有一个打破的水壶,水都洒了一地。

    张禹又仔细看了看书房内情况,没有丝毫打斗的痕迹。他走近尸体,再次观瞧,显然是一招致命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这种一招致命,都得是熟人作案。哪怕是实力差距再大,可突兀的进来,不管是走门还是走窗,都会被死者看到。

    “嗯?”蓦地里,他突然发现,好像有点不对。紧跟着,他的手朝匕首的刀柄抓去。

    说是抓,其实也就是手指的指甲在刀柄的最后,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一触碰,张禹跟着便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见张禹的脸色有异,冯崇绝好奇地问道: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摇头,直起身子说道:“没有……对了,这事你们有没有报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