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70章 决战地宫
    “好像有狗叫声......”突兀的狗叫声,令日边登时一愣,他立刻四下张望起来,却没有看到,哪里有狗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那里的忍者和枪手们,也都小心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......汪汪汪......汪汪汪......”

    狗叫声依然继续,似乎就在周边,可诡异的是,令人听不出具体所在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狗叫声是哪里传来的......这里怎么会有狗呢......”一个红衣忍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真是邪门了......”日边不自觉间,有些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鬼地方,本身就让人忌惮,若是让日边自己下来,估计除非得是拿刀加在他脖子上。眼下这是己方人多,叫他有所依仗。

    不过现下,机关的石门突然关上了,又突兀的冒出狗叫,怕是心理素质差的人,都会害怕。

    那些枪手们也不例外,多少也有些哆嗦,奈何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。当然,能听到的只是狗叫,看不到人影,似乎也正常。

    “日边先生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这次说话的是一名枪手。

    日边看了看腕上的手表,说道:“在这里等着,看石门能不能开。如果......过上一段时间,还不能开的话......咱们、咱们就先回去......”

    地宫之中。

    张禹和姬冰两拨人分别站在一堆岛国人尸体的两端。

    这些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,大概看了一遍,不管是忍者也好,枪手也罢,身上都插着羽箭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当然不知道,在地宫外面还有人,而且也不会注意到外面石门关闭的声音。可是张禹隐约能够感觉到,好像有人在暗中窥视他们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人?”张禹在心中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姬冰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这里的人都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故意看了眼身边的侯宣。

    两个人在一瞬间交换了一个眼色,紧跟着,几乎是同时朝张禹他们冲去。

    姬冰的一对鸡爪子,直取朱酒真,侯宣更是高高跃起,矫健的好似一只猴子。他手中的铁棒,直指张禹。

    这一战,本来就是在所难免。哪怕是找不到出去通道,可小鬼子死了这么多人,上面剩下的肯定不多,姬冰和侯宣自认为根本不需要再浪费时间,直接杀掉张禹他们,然后进行搜身,找出张禹他们得到的其他“宝物”。

    朱酒真和张禹、一枝梅当然也警惕着对方。看到侯宣攻向自己,张禹的身子立时向旁边扑去,他的姿态十分狼狈,硬生生的扑到地上。

    一枝梅的身子则是向旁边一窜,只管躲避。两个人都没啥战斗力,特别是张禹,连逃跑的本事都不具备了,根本催动不了神行马甲。

    可就因为他太过狼狈,反而让侯宣怔了一下,万没想到张禹这么废物。也就是顿了一秒钟,张禹的左手已经入怀,从里面掏出玉虚绳来,朝一枝梅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一枝梅!”

    这个动作,再次让侯宣愣了一下,张禹还给一枝梅扔绳子呢。好在这家伙也不白给,动作极快,旋即抡起铁棒朝一枝梅攻去。

    一枝梅的速度,并不在他之下,一枝梅朝张禹那边一窜,伸手超过玉虚绳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绳子一到他的手中,跟着脱手而出,直取侯宣。

    玉虚绳何等厉害,张禹现在已经用不了玉虚绳了,但他知道,除了自己知道玉虚绳的咒语之外,一枝梅也知道咒语。此时此刻,只能靠一枝梅了。

    侯宣哪里能够躲过玉虚绳,刹那间被捆了个严实。一枝梅跟着来到侯宣的近前,从腰间掏出匕首,不等侯宣倒下,匕首就刺向侯宣的咽喉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侯宣的嘴里发出无力的声音,仰天摔倒在地,人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朱酒真面对冲上来的姬冰,慌忙移动身子,进行躲闪。

    可不等他出手,姬冰的第二招就来了。这个女人仿佛知道自己的第一招肯定会被躲过去,所以她的第二招更快更狠。

    右手的鸡爪子,一下子刺中朱酒真的腰间。她心中暗笑,这个黑大个看起来有点本事,不想竟然是这般的废物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不到一秒钟,令姬冰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。朱酒真在中招之际,爆喝一声,那好似大海碗一般的拳头,重重地砸向姬冰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朱酒真的重拳,世上几人能够挡住。姬冰惨叫一声,身子仰天向后倒去,她手中的鸡爪子,更是先一步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姬冰重重地摔在地上,一双眸子瞪得滚圆,死死地盯着朱酒真,仿佛不敢相信这一幕,就好像是见到鬼一般。

    她似乎是在挣扎,手臂颤抖着举起,指向身前的朱酒真,“你......”

    可惜,她只说出一个字来,双腿就不由一蹬,那刚刚抬起的手,又无力地摔落。不过,那双圆睁的眼睛,仍旧在瞪着朱酒真。

    朱酒真没有去看她,而是看向张禹,嘴里叫道:“兄弟,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侯宣几乎是同时被干掉的,张禹还趴在地上呢,听到朱酒真说话,马上扭头说道:“我没事......大哥,那个女的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死了!”朱酒真嘴里说着,右手不由得捂住腰间。

    他的手跟着抬起,却已经是满手鲜血。

    张禹也看到了他手上的血,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踉踉跄跄地抢了过去,“你受伤了!”

    “没事!这娘们的兵器好厉害!”朱酒真咧嘴一笑,低头看向死去的姬冰。

    姬冰的一对鸡爪子,看起来上面没有光泽,却是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检查朱酒真的伤口,好在伤的不深。这也是因为神打符的缘故,如果没有神打符护体,估计朱酒真想靠这一招干掉姬冰,几乎没有可能。那一鸡爪子,足以直接废掉朱酒真。

    一枝梅现在收回玉虚绳,窜到张禹的身边,说道:“解决了!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张禹喘了口粗气,略一琢磨,就看向朱酒真,说道:“大哥,现在恐怕不是休息的时候,小鬼子的人,也不知道有没有都进来。我看要不然这样,咱们先出地宫看看,若是还有人,就杀他们个措手不及。然后,咱们再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这点小伤,算不得什么。走,咱们先出去!”朱酒真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向前走了几步,在路过一名枪手的时候,张禹蹲下,将地上的一把冲锋枪给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已经没有战斗力了,依靠法术纯是白扯,莫不如用这个。

    朱酒真看他捡枪,马上一拍脑袋,“对啊。”

    他也跟着捡起一把冲锋枪,有这个在,在对付小鬼子的时候,肯定要比动手打靠谱。

    张禹和朱酒真端着冲锋枪,一枝梅一手拿着匕首,一手拿着玉虚绳。三个人一起朝入口那里走去,可是张禹仍然能够感觉到,这里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不自觉地四下看了一眼,除了尸体之外,并没有人,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阵法破了之后,有人能够对这里使用圆光术了......”张禹也不能确定。

    三人顺着台阶上去,张禹仔细倾听,以免突然有敌人突然冒出来。三人走的也很慢,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距离出口就不远了。他们突然发现,前面黑压压的一片。之前开启的门户,竟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好像没路了。”一枝梅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“上去看看。”张禹也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一枝梅的速度最快,几步就抢了上去。可不是么,下来时的门户已经合上,他们被关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“门关上了。”一枝梅转头看向下面的张禹和朱酒真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关上......难道是......上面的小鬼子发现下面的人死了,所以封上机关想要困死咱们......”张禹说出这话,随即摇头,“不可能啊,他们的目标是这里的宝物,怎么可能轻易把门关上......再者说,他们也不知道机关在哪啊......”

    跟着,他看向朱酒真,朱酒真是机关门的传人,或许能够办法。

    朱酒真略一思量,便行说道:“我估计,极有可能是因为刚刚机关开启,万箭齐发的同时,这里的门也关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......”一枝梅紧张地说道:“那现在咱们怎么办?这里......既然门能关上,那一定还有办法再打开......肯定有机关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错,肯定有机关的!”张禹也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困死在这里,立刻又四下张望起来。说来也怪,之前还有被窥视的感觉,可在这里,却又没有了。

    朱酒真说道:“我上去检查检查,看有没有什么机关,能打开这道门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几步冲了上去,在石门上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摸了半天,也没发现任何机关。张禹和一枝梅在旁边帮忙,寻找石门两侧的石壁上,看有没有机关。

    三人不停地寻找,从最上面,一直回到通道下面,也没有发现任何机关。

    站在洞口这里,三个人互相瞧瞧,说实话,他们三个的脸色都十分难看,下来这么久,都没合眼睡过。尤其是张禹,身上还有伤,来回折腾,能撑到现在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又是一愣。

    刚刚本来消失的窥视感,又突然出现了。他隐隐能够确定,这声音就在前面上方。

    他立刻抬头看去,前面上方不过是大殿的顶篷,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。

    虽然元气大伤,已经无法战斗,就连天眼都无法开启。但是,张禹还能用心眼去看。他闭上眼睛,静静地感受,旋即他就发现,那里有一个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上面有人!”张禹在心中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同时,他举起冲锋枪,扣动扳机,“突突突突......突突突突......”

    枪声一响,一团黑雾在顶篷炸开,“砰!”

    紧跟着,又是“砰”地一声,这次的声音,是在张禹背后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刀光一闪,张禹就觉得背心一凉,身子不自觉地向前扑去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动作,极为迅速,就是眨眼睛的事情。若是张禹身上没伤,都不一定能够躲得开,更何况是现在,他根本躲不开。

    一枝梅的反应也算够快,转过身子,抬手玉虚绳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下,玉虚绳就将黑影给捆住,朱酒真的速度也很快,一步踏了过去,抬手一拳,打向那黑影。

    然而,拳头在击中黑影的一刻,却好像打在棉花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朱酒真才看清,玉虚绳捆住的黑影并不是人,只是一件黑色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小心......”朱酒真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朱酒真的第一声,本是要说‘他跑了’,只是一个‘他’字说出来,身材高大的朱酒真就看到,在一枝梅的背后,冒出一个黑影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黑影冒出来的速度,要比朱酒真说话的速度都快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刀光闪烁,直劈一枝梅的脑袋。

    就这速度,是个人也不可能躲过去。可一枝梅的背后,就好像长了眼睛一样,加上身子又矮,猫腰向前一窜,竟然躲过了这一刀。

    他人才窜出去,左手跟着来了一个回头望月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......”在他的掌中,也不知射出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一声惨叫,黑影仰天倒地。

    朱酒真看到黑影倒下,马上来到张禹身边,“兄弟,你没事吧......”

    他嘴里说着,眼睛看向张禹的后背。在张禹的背上,衣服已经被隔开一条口子,不仅是外衣,连内衣都破了,鲜血正不停地淌出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......”张禹双手撑着地,咬着牙抬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你受伤了......”朱酒真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伤,没什么大不了的......不过这刀也真够快的了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的身上可是贴着神打符,结果竟然被对方的刀割出一条口子,还见了血。

    他硬撑着身子,慢慢站起,朱酒真连忙搀扶。张禹踉踉跄跄,此番受到的重创,似乎比上次在海门山还要重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向黑影所在的位置看去,一枝梅正好蹲在黑影的旁边,好像是将什么东西揣进怀里。二人跟着看到,这黑影一身黑衣,头顶包着黑色的头套,脸上罩着面巾,彻头彻尾的忍者装扮。

    在忍者的胸前,五个血窟窿,显然已经死透了。在尸体的手中,还握着一柄忍者刀,刀锋之上,挂着鲜血。血珠正不停地在刀刃上滚动,顺着刀尖,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由此不难看出,这把刀绝对是一把宝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