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71章 钥匙孔
    张禹是用法器的,对于兵器并没有什么兴趣,特别是现在这种境遇,更是没那心思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很快又移动到黑衣忍者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上面是五个血窟窿,形状好似梅花,张禹说道:“一枝梅,你是用什么东西将他打成这样的?”

    “我的独门暗器梅花镖。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这手本事,不错啊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跟你比可差远了,不让你见笑就好。”一枝梅挠了挠小脑袋瓜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看洞口,现在肯定是出不去了。最为要紧的是,接连的折腾,令他的眼皮直打架,哪怕是背部疼痛,都让他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张禹的身子一软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兄弟!”“方丈!”朱酒真和一枝梅大急,连忙查看张禹的情况,旋即发现,张禹的呼吸正常,就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其实不仅仅是张禹,一枝梅和朱酒真也都疲惫不堪。

    朱酒真看向一枝梅,说道:“他太累了,让他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一枝梅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么长的时间都没睡过,换谁也受不了。我看这样,咱俩也轮流睡一会。你的伤不要紧吧,我去看看,这些小鬼子的身上,有没有外伤药。”

    “对,咱俩先找找,有没有外伤药。先给兄弟止血,才是要紧的。”朱酒真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当下先去寻找外伤药,还真别说,小鬼子身上的装备挺齐全。长枪、短枪、匕首,外伤药、绷带什么的,都是一应俱全,甚至还带着水和压缩饼干。

    止血药的效果特别好,朱酒真先给张禹止了血,然后又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一番。二人吃了点饼干,喝了点水,朱酒真让一枝梅先睡一会,由他负责看着。

    地宫之外,日边等人还站在那里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狗叫的声音,响了能有两个多小时,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让这些人的精神高度紧张,可看不到一个人影,连半条狗的影子也看不到,着实叫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地宫的石门,依旧紧闭着,日边等人也不敢胡乱触碰圆盘,等的那叫一个揪心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段时间,日边明显急躁起来,他来回踱步,手心都不自觉地出了汗。

    阿久看出日边的心情,也能猜出来,日边的紧张。阿久自己也有点害怕,他干脆说道:“日边先生,咱们一直等在这里,也不是个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咱们应该怎么办?难道现在就回去,未免太早了点吧。”日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不早,我觉得吧,咱们应该赶紧回去。回去之后,您再打电话多调动点什么人手过来。现在入口那里,明显空虚,而这地宫里面,到底有没有张禹他们,咱们也没看到,只是知道咱们的人下去了。万一张禹他们不在这里,可别让他们趁机闯出去。这边的石门关上了,继续在这干等着,一点用都没有。”阿久有板有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日边点了点头,跟着说道:“那咱们就先回去,等调集了人手,再重新下来。实在不行,就用炸药将门给炸开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向前一挥手,“开路!”

    两个红衣忍者这就要走,多少有些不放心,可二人也知道,这里是日边说的算,而且留在这里,丝毫也帮不上什么,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他们押着杨焕章朝来路返回,和先前一样,那狗叫声还是断断续续,时有时无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他们来到那一堆鬼子的尸体旁。这处地方,不是金印所在的位置,是张禹救下杨焕章的地方。

    日边他们来的时候,也路过这里,所以这次经过并没有逗留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当他们从这些尸体旁走过去之后,一具背部朝上的尸体猛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......

    这尸体一甩手,便打出八张火符,射向日边一行人。

    日边他们只顾着观察左右和前方,哪里能够想到,背后会有尸体跳起来,向他们偷袭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小鬼子们几乎是同时被火球击中,身上跟着烈火焚烧,他们发出惨叫的声音,挣扎了一下,就化作一团灰烬。

    运气最好的,当属杨焕章和一个红衣忍者、一个枪手。因为杨焕章是被人押着,所在走在前面。红衣忍者和那个枪手,也都是走在前面开路,这才侥幸没被一波带走。

    杨焕章是直接趴到地上,双手抱头,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看到同伴被杀死,那个枪手连忙转过身子,下意识地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......”

    枪声刚响,他又看到一个火球朝他打来。枪手有心躲避,可哪里来得及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一瞬间,他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同样有一个火球打向红衣忍者,这认真可不像枪手那么废物,他纵身一跃,从火球上跳了过去,右手一扬,六枚火红色的忍者镖射向发射火球的尸体。

    尸体同样灵活,速度要比忍者还快,往旁边一闪,随手打出去一串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跳在半空中的红衣忍者直接中招,惨叫一声,身子摔落在地。

    尸体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,看起来和那些小鬼子的尸体差不多。不过,那是因为旁人看的不仔细,如果认真看的话,还是有些出入的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苟文。

    苟文本来是负责接应,可半天也没等到姬冰和侯宣上来。结果可好,小鬼子还来了。他只能躲着,以他的本事,小鬼子想要发现他并不容易。待发现日边带着人下去之后,苟文也坐不住了,干脆偷袭杀掉守在上面石室中那点小鬼子,然后赶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慢慢朝前走去,已然发现杨焕章没死,这也是他故意留给活口,不想把人都给杀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没死,起来吧。”苟文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杨焕章战战兢兢地坐起来,小心地说道:“那个......不要杀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只要乖乖的听话,我会留你一条命的......”苟文说着,打量了杨焕章几眼,选择发现,这个人对自己没有威胁。

    他这才走到红衣忍者的身前,低头一看,在红衣忍者的身上,镶嵌着五个铜钱。没错,这是五帝钱。

    苟文将五帝钱拿了起来,然后说道:“其他的人都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、在......在那里的地宫......”杨焕章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,战战兢兢地指向地宫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也真是要了老命,最近遇到的人,全都是煞神,一个比一个狠。

    杨焕章都在庆幸,自己竟然还能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地宫之内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张禹睁开了眼睛,睡了一觉,人也舒服了一些。

    随后,他就听到震耳的呼噜声,往旁边一看,原来是朱酒真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张禹没去打扰他,又扭头去找一枝梅,只见一枝梅正在前面的神案那里进行搜索。

    他缓缓地爬了起来,过了一会,一枝梅转过身子。看到张禹起来,一枝梅即可跑了过来,等到了张禹身边,就关切地说道:“方丈,你醒了,现在身体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一些,人有点精神了。对了,你可有什么发现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。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!”张禹的眼睛一亮,忙问道:“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先前那个一直站立的骸骨吗?”一枝梅嘴里说着,伸手指向神案的方向。

    那站立的骸骨,原先就在那里,只是因为被手雷的爆炸,才倒塌下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骸骨虽然倒了,可是我刚刚发现,他的双脚还站在那里。我试着用手去搬,但却没有搬动,就好像钉死在那里一样。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......”张禹唏嘘一声,坐在地上的他,撑着站起。他跟着说道:“走,咱们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叫他。”一枝梅看向朱酒真。

    张禹一想,朱酒真懂得机关,还是招呼他比较好。虽然也不想打扰朱酒真休息,但是打开机关是大事,绝不能耽误。

    “我招呼他。”张禹弯下腰,背上的伤口有些疼痛,他也顾不得,用不大的声音招呼道:“大哥、大哥......醒醒......醒醒......”

    朱酒真是练功夫,有个风吹草动,正常情况下,一下子就能听到。现在也是疲惫不堪,张禹招呼了好几声,他的呼噜才停下来,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“醒了。兄弟,你没事吧......”朱酒真说着,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,刚刚一枝梅有发现,咱们过去看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这就一起朝神案那里走去,一边走,张禹一边将一枝梅刚刚说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朱酒真听了,也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来到先前那骸骨站立的地方,果不其然,那一双脚骨连带着小腿骨还立在那里,只是上面的那些骨骸倒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还真怪了。”朱酒真弯下腰,伸手握住腿骨,轻轻的移动,将要将腿骨给移开。

    正如一枝梅所说,腿骨就像是钉死在那里,哪怕是朱酒真加了力道,也仍然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朱酒真嘀咕了一句,趴到地上,伸手在腿骨边轻轻敲击起来。

    听声音,倒是实心的。

    一枝梅在旁边说道:“我刚刚也敲过了,里面是实的。”

    “实的也不一定就没有机关。”朱酒真跟着将耳朵贴到地上,再次轻轻地敲击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回,他敲击了十多下,随即兴奋地抬起头来,“没错!没错!他的脚下有机关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......张禹和一枝梅异口同声地叫道。

    最后的生机啊!

    如果在这里再没有一点发现,十有**是要活活困死在这里的。

    “以我的耳力,听的绝对没有错。可是,该怎么打开这个机关呢?”朱酒真不停地四下观看,嘴里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现在不难确定,这副骸骨就是一个机关,骸骨的倒下,打开了墙壁上的暗箭上的机关......这个机关既然连着外面的石门,那只要找到,应该就能再次将外面的石门打开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一说完,张禹的拳头猛地捏了起来,嘴里叫道:“对啊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朱酒真和一枝梅一起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就见张禹喜上眉梢,脸上带着激动之色,仿佛已然有了重大发现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敢确定,机关到底在哪里,但我估摸着,**不离十......”张禹兴奋地说道:“你们两个往旁边让让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“好。”

    朱酒真站了起来,和一枝梅一起走到一边。

    而张禹则是走到那一双脚骨之前,跟着按照道家的礼节,先行躬身施礼,嘴里说道:“晚辈误闯前辈羽化之地,令前辈骸骨被奸人所毁,现毁坏骸骨之人已经全部被诛。晚辈特在此谢罪,还望前辈安息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跪倒在地,进行道家最大的礼节,三跪九叩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叩首结束之时,边听“咔”地一声轻响,立在地上的那双脚骨,竟然自己向后倒去。

    刚刚不过怎么掰动移动不了的脚骨就这么倒下去,一旁站着的朱酒真和一枝梅都是目瞪口呆,实在无法想象,为什么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张禹明白这是为什么,原因很简单,自己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。

    上次看到祖师爷的塑像之时,他就是因为行了大礼,这才得已逃出生天,并获得《天一迷图》。

    道家一向讲究礼数,这位道长肯定是玉虚宫的前辈高人。这里的东西,也是留给门下弟子的。如果说,有人敢不敬,那肯定不是本门弟子,比如说毁了骸骨,便会立刻触动墙壁内的暗箭机关,埋骨于此。

    相反,如果是本门弟子,那见到祖师爷的骸骨之后,必须要行跪拜之礼。

    这种机关,到底是怎么设计出来的,张禹认为,不仅仅是机关的巧妙,而且其中一定也暗藏了阵法法术什么,只是自己现在还没彻底摸清楚其中的门道儿。

    就在脚骨倒下之后,脚下那原本严丝合缝的石板竟然慢慢地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三人都睁大了眼睛,很快就看到,石板下面,放着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在信封上,没有半个字,而且信封崭新,估计是一直都压在这里,所以才躲过了岁月的变迁。

    张禹伸过手去,将信封拿了起来。信奉才一拿走,三人跟着发现,在这信封的下面,竟然还有一个钥匙孔。

    钥匙孔的形状比较特殊,而且还有点宽大,却是不见钥匙。张禹仔细摸了一下那个信封,里面也没有硬物。看来,想要知道这个钥匙孔是怎么回事,只有看到里面的信才会得到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