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8章 地宫机关
    日边先生等人,一直站在洞口那里等待,确切的说,是严阵以待,以免张禹等人突然冒出来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,突然一团黑雾从前面炸开,“噗!”

    紧跟着,一个黑衣忍者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,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黑太郎,有何发现。”阿部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从左侧进行搜查,没有任何发现。”黑衣忍者说道。

    阿部点了点头,说道:“知道了,你先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黑太郎答应一声,去红衣忍者那边站下。

    很快,就是“噗”地一下,又有一团黑雾炸开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有发现吗?”阿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从右侧进行搜索,没有任何发现。”黑衣忍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没有......”阿部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等他继续说话,突听“噗”地一下,又有一个黑衣忍者冒出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有重大发现!”黑衣忍者一出现,就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何发现?”阿部有些激动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了刚刚那三个人,一个很高,一个小孩,还有那个年轻人。那个年轻人被黑大个背着,好像是受了伤。”这个黑衣忍者说道。

    他嘴里所描述的人,自然是张禹。

    一听发现张禹,日边就急切地问道:“他们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他们正朝后侧行进......”黑衣忍者指向对面的方向,接着又道:“那个青年人看起来受了伤,但是他好像发现了我,在我一靠近的时候,他就从黑大个的背上跳了下来,进行寻找。我担心被他发现,没有恋战,就立刻回来报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!”日边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阿部跟着一挥手,说道:“你们先到一边休息,等四郎回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黑衣忍者到一边休息。

    没过两分钟,又是“噗”地一声,又有一个黑衣忍者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四郎,你可有什么发现?”阿部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发现了一男一女。女人穿的是红色衣服,那个男人打扮十分怪异,好像是一只猴子。”黑衣忍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什么方向发现他的?”阿部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那个方向。”黑衣忍者指向对面的方向。这个方向,正好也是先前那个忍者所指。

    阿部微微点头,看向日边,说道:“日边先生,看来这里确实有两拨人,而且他们去的好像是一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扫嘎!”日边先生也点了点头,随即指向斜侧方站着的杨焕章,用国语问道:“那个方向,是不是先前所说的地宫所在?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杨焕章也没有办法,只好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日边先生又看向阿部,说道:“他们应该去这里藏宝的地宫了,你说咱们该怎么办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认为,他们都去了那里,那就再好不过。咱们不妨也赶过去,来一个瓮中捉鳖,趁他们元气未复,将他们一网打尽。”阿部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想法。那就出发!”日边先生说着,先前一挥手。

    当下,他率同手下一同朝地宫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也算是小心谨慎,忍者们护在他的身边,在外围则是一众端着冲锋枪的枪手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感觉到有人窥视,但是并没有发现窥视自己的人是谁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十有**是有人用圆光术之类的法术进行窥视,万没想到,窥视他们的人会是忍者。

    因为,这里四下望去,一马平川,如果说有人的话,绝对不会逃过他的眼睛。另外,他只能感觉到有人窥视,根本没有察觉到脚步声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一点是,窥视的距离并不近,而且在他回头张望的时候,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张禹并没有改变原先的计划,继续和朱酒真、一枝梅赶往地宫。其实改变也没有用,对方如果会圆光术,那很容易就能找到他。眼下自己无路可走,地宫那里是他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路上再没有其他,过了原先金印所在位置,便来到地宫的入口。

    三个人顺着台阶下去,进到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内还和之前一般,古朴庄严,几副骨骸,一个站着,四个躺着。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站在殿门口看了会,张禹说道:“咱们这次,别直接往前走,从边上迂回,看看墙上有没有机关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酒真和一枝梅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朝右侧走去,一边走,朱酒真一边轻轻地敲击石壁。

    敲击的声音很实在,显然不是空心的。他们现在是顺着墙边走,也就是进门口横着走,走过这段横着的石壁,便需要拐弯向前。

    朱酒真仍然是一边走,一边轻轻敲击,发出来敲击声,仍然很实在。可只敲了三次,朱酒真就突然说道:“不对!这里有机关!”

    张禹一愣,马上说道:“我听这声音,不像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一枝梅也点头说道:“是啊,不像是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虽然不是空的,但是再往前一点就不一样了......”朱酒真嘴里说着,就跨前一步。

    他身高腿长,他的一步,抵得上旁人的两步,更是抵得上一枝梅的三四步。

    随后,他又抬手在墙上敲击之前。

    “砰砰......砰砰......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一次的敲击声明显和先前不同,变得有些发空。

    “真的有机关。”张禹一步抢了过去,在朱酒真的旁边,轻轻敲击起墙壁。

    “砰砰......砰砰......”

    一枝梅也跑过去,敲了几下,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这里会不会是暗门什么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也学了机关总纲,可是初学乍练,肯定白扯。

    朱酒真已经把耳朵贴到石壁边,又轻轻敲击石壁,同时嘴里说道:“你们两个不要出声。”

    “砰砰......砰砰......”

    敲了几下,朱酒真才移开脑袋,摇头说道:“不是暗门,应该是暗箭。”

    “暗箭......”张禹不由得大吃一惊,说道:“这里还有暗箭?”

    一枝梅也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在这里布置机关暗箭,又是做什么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清楚了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就是这里的东西,千万不要乱碰,以免触动机关。”朱酒真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......张禹和一枝梅一起点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又继续向前走,朱酒真还是一边敲击墙壁,一边听着动静。

    现在所经过的墙壁,几乎都是空的,朱酒真同样能够确定,墙壁里藏的全都是暗箭。他不仅仅是横着敲击,而且还竖着敲击,整个墙壁,大体上是按照人的高度来的。

    朱酒真的身材高,他抬手最高的位置,那是实心的,再往下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他们完全能够确定,一旦触动机关,射出来的箭不知道有多少,怕是任谁也躲不过去。铜皮铁骨能不能挡得住,说实话也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三个人就这么敲击石壁,因为地宫足够大,敲了一会,来到与神案平行的地方,墙壁的声音才从空心变成实心的。

    他们又走几步,来到神案这一侧的石壁。朱酒真伸手再敲,声音同样也是实心的。

    很快,就来到了神案边,这一路过来,也没有发现有暗门的声音。神案上供着三清,三人准备绕过去,刚转过身子,就隐约看到,好像有人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三人忙定睛观瞧,走过来的是两个人,一个身穿红衣,一个身穿豹纹,不是十二生肖中的那两位,又是何人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两位,张禹三人都是皱眉,这可真是够巧的了,竟然又碰到了。

    “三位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张禹他们看到了对方,对方同样也看到了他们,姬冰冷冷地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还好、还好。可真是巧了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张禹故作淡定,打起揖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真是够巧的了......”姬冰轻笑一声,一边向前走,一边说道:“刚刚道长不是说,有天师府的长辈在上面等着吗?人哪去了,你们怎么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属于明知故问,同样也是在故意寒碜张禹。

    姬冰的声音中,还带着一股恨意,似乎恨不得直接宰了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打不过,当然更加不能动手,他笑呵呵地说道:“我师门的长辈,可能是......临时有事先走了,也是没想到,小鬼子会突然跑到那里去......咱们这想要活着出去,看来是不太容易了......”

    姬冰和侯宣在他说话的时候,已经来到骸骨那里,二人打量了一下那里的骸骨,跟着绕到张禹这边,在张禹的对面站在。

    姬冰又冷冷地说道:“不是不容易,是你肯定出不去了。这个世上,还没有人敢欺骗我,更没有欺骗我的人,能够继续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姬冰的一双眼珠子都瞪起来了。紧跟着,她双臂一分,一对鸡爪子就出现在她的掌中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,朱酒真和一枝梅立刻做好准备。确切的说,一枝梅是做好逃跑准备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一摊手,看起来丝毫不把对方当回事,淡定的说道:“咱们两边现在动手,你以为你就一定能够杀了我们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好了!”姬冰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旦试了,我怕咱们就再没有回头路,届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可你要知道,小鬼子就在上面等着咱们呢。这里没吃没喝,过上一个星期,咱们饿都饿死了。哪怕是我现在死在你的手里,你充其量也就是比我多活一个礼拜。不过话说回来,你们若真有把握能轻而易举的杀了我,怕是也不会等到现在了吧。我不和你们动手,是我不想无谓的消耗气力,让小鬼子捡了现成的便宜。所以,我也奉劝你,还是想清楚的好。真想动手分个生死,等咱们离开这里之后,你不找我,我还找你呢。”张禹说完,满脸笑容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满是自信,没有半点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......”

    姬冰刚开口,可还没等她把都说出来,站在她旁边的侯宣就抬手拦到她的身前,“十妹。”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姬冰不解地看向侯宣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,想要动手,随时都可以。只是眼下,咱们深陷绝地,没有必要因为一时之气就拼死拼活。这样的话,只会让小鬼子捡了现成的便宜。”侯宣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姬冰冷笑一声,冲着张禹说道:“好啊,那我现在就先不杀你们。来时的路,已经被小鬼子给堵住,想要出去,根本不可能。我们过来,就是想要看看,这里有没有能够出去的通道。你们此来,想必也是如此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可找到出路?”姬冰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没有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一起仔细找找。”姬冰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完全没有问题。”张禹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自信,也是猜到对方不会轻易动手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之前干掉了几个岛国阴阳师,还破开这里的阵法机关。对方若是真有把握杀了他,估计早就动手了,哪能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既然先前就有所忌惮,何况是现在已经被小鬼子给堵住出路。要想活命,现在死磕是最不明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张禹和姬冰说话,侯宣的眼睛,早就落在放在供桌上毛笔和《金册玉蝶》之上。只是担心双方动手,才没有直接去碰。

    眼下见没有动手的意思,侯宣便跨步走到供桌前。打量了几眼,他直接伸手抓向毛病,只一触碰,手就跟触电一样,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侯宣忍不住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,张禹等人和姬冰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姬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东西上面有电。”侯宣说着,又抓向《金册玉蝶》,手同样被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来,姬冰好好奇起来,她先朝侯宣递了个眼色,让侯宣盯着点张禹他们,以免张禹等人突施冷箭。

    她跟着也走到供桌前,不过她没有像侯宣那样,直接伸手去抓,而是把手中的鸡爪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鸡爪子来到毛笔下面,她轻轻一用力,想把毛笔给掀起来,结果毛笔却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咦?”姬冰也愣了一下,随即加大力气。

    可不管她怎么用力,毛笔就好像焊死在笔架上一般,纹丝不动。同样,笔架也是这般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折腾了一会,姬冰也没了办法,她看向张禹,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禹一摊手,笑着说道:“你说怎么回事?这东西要是能搬得动,你因为还能留在这里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