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7章 前所未有的危机
    黑衣忍者来到日边先生的旁边,他看了眼地上放着的一堆法器,跟着蹲下捡起来一柄金钱剑。

    这金钱剑自然不是张禹的,而是在地宫里捡的。黑衣忍者摸了摸这金钱剑,然后又拿起旁边的其他法器,逐个摸了摸。

    过了两分钟,黑衣忍者才站起来,“日边先生,如果我看的不错,这些东西都是法器。虽然跟我们忍者所用的不同,但和阴阳师所用的法器,却是有点相似。如果说价值的话,很难估计,这些东西对于阴阳师来说,都属于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日边先生微微点头,心中盘算起来,要不要下去。

    不想,那黑衣忍者又开口说道:“日边先生,刚刚您下令,让我们原地等待......我认为,多少有点不妥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讲?”日边先生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稻本等四位阴阳师......如果真是被......下面的所杀......我、我不敢想象,这些人的实力会有多强......”黑衣忍者有点吞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日边先生登时一凛,跟着倒吸一口凉气,说道:“我早就听说,四位阴阳师的实力深不可测,四人联手的话,哪怕是大阴阳师也难以匹敌......那能杀死他们的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黑衣忍者认真地说道:“能够杀死四位阴阳师的人,足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杀光我们所有人。哪怕日边先生拥有穿甲弹,那在那些高明的法术面前,也很难有做为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日边先生又是深吸了一口气,又行说道:“那你觉得,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刚刚那几个仓皇而逃,加上我们听到金龙后面有女人的声音,由此可见,这下面应该真的存在两拨人......”说到此,黑衣忍者突然指向地上的杨焕章,接着说道:“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,但有一点能够肯定,四位阴阳师肯定已经死掉了......杀掉四位阴阳师的人,完全有实力杀光咱们,不必躲躲藏藏......所以,他们没有动手,恐怕只有一个解释!”

    “什么解释?”日边先生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死四位阴阳师的人,一定受伤了,而且他的伤势,恐怕不轻!”黑衣忍者用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我相信,哪怕是花泽大阴阳师想要杀掉他们四个,也不可能做到毫发无损!也就是说,杀掉四位阴阳师的人,实在不会亚于花泽大阴阳师......他若是没有受伤,怎么可能会逃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错、没错......”日边先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他俩是用岛国语在交谈,但杨焕章多少也能听懂一些。

    此刻听了这番话,他心头一紧,暗自讨道,这个忍者的分析能力也太强了。张禹确实是受了重伤,否则的话,以张禹和阴阳师交手时候的表现,怎么可能直接逃跑,甚至都不敢和那一男一女动手。

    “日边先生,我认为,咱们现在应该立刻下去追踪他们,格杀勿论!绝不能给这些人喘息的机会,一旦让那个高手恢复元气,等他上来的时候,就是咱们全军覆没的时候了。”黑衣忍者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部,你说的没错,我确实忽略了这件事。”日边先生重重点头,然后看向旁边的西装男,说道:“你带着十名枪手守在这里,我带着其他人下去。给我记住,如果是我从下面上来的话,会事先喊话,如果没有没有我的喊声,只有脚步声的话,那就直接开枪,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嘿!”西装男立刻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带上他,咱们走!”日边先生指了指地上的杨焕章,随即做出一个出发的手势。

    四名枪手拿着冲锋枪在前面开路,后面则是配上强光手电,只要前面发现丁点异常,子弹就会招呼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开了不少枪,又丢了好些个手雷下去,所以他们顺便也想看看,有没有尸体的存在。可惜,让他们很是失望,连半个鬼影子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一路安安稳稳地来到洞口外,小鬼子们借助强光手电到处照射。这里已经没有了雾气,手电能够照出很远,却连半个人影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日边先生似乎并不着急,而是先看向黑衣忍者阿部,说道:“这里好像不小,有把握找到他们吗?”

    “请日边先生放心,交给我了。”阿部淡定地说完,跟着扭头说道:“四黑影听命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另外四个黑衣忍者,一下子窜到阿部身前,躬身说道:“在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立刻分头寻找那些人的下落!”阿部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!”......四个黑衣忍者一起答应。

    “切记,见到那些人之后,不许恋战,立刻回来汇报!”阿部又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嘿!”......四个黑衣忍者又是异口同声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阿部的大手一挥。

    四个黑衣忍者当即后退两步,跟着各自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黑球。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

    黑球落到地上,炸出黑色的浓烟,等烟雾消散,四个人已经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侯宣和姬冰在这之前就已经朝左侧方向,跑出了老远。

    估计跑出了几里地,这才看到头。其实也是,这里可是太行山,八百里太行得有多大。一个山腹,有个几里地,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看到前面没路了,姬冰停下脚步,忍不住叹息一声,“唉......”

    她跟着说道:“你说咱们十二生肖,一向是叱咤风云,只有人家躲咱们的份,现在可好,被人撵的无路可走。这要是说出去,都好成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过是暂时隐忍罢了,等他们两边动手之后,不管谁赢,咱们就把他们给干掉,分了这里的宝物。这里的事情,咱们不说,又有谁会知道。”侯宣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他们动手,两败俱伤......”姬冰沉吟片刻,突然摸了摸肚子,现在肚子饿的够呛。他跟着一皱眉,说道:“猴哥,如果小鬼子不下来,就在上面等着呢。这里可是绝地,用不了几天,饿都能饿死咱们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侯宣大吃一惊,登时恍然,可不是么,自己的算盘打的挺响,若是小鬼子不下来,就在上面等着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小鬼子,身边那么多人,那么多枪,何必跑下来冒险。就让人守住洞口,上来一个灭一个,过上十天半个月,然后下来收尸多好。”姬冰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如此......看来,咱们不能在这里一直等着,等想办法脱身啊......”侯宣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!可你说怎么脱身,刚刚在上面的时候,咱们俩若是出手,联合那小子,或许还能一战。现在小鬼子把洞口一守住,咱们是一点机会也没有。”姬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提之前的事情了,提起来我也火大......对了,你还记得那个地下宫殿吗?”侯宣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记得。”姬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虽然进去了,但因为那小子他们在,咱们都没进去搜查过。咱们躲在上面的时候,可是听那小子亲口说过,那里有无价之宝。他栽赃咱们是不假,总不能一句真的也没有吧......”侯宣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现在又突然决定,想和那小子动手了吧,早特么干什么去了!”姬冰不满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找他动手。”侯宣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什么意思?”姬冰问道。

    “偌大的地宫,咱们都没搜查过,就先入为主的认定,他们拿走了所有东西。当然,拿没拿走,我现在不想去管,终究小命要紧。你说,那地宫里面,会不会另有通道......”侯宣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姬冰迟疑了一下,点头说道:“你说的没错,相比于一些不相干的宝贝,小命更加重要。只要能够找到离开的通道,咱们再去找那小子,把他干掉抢了宝贝,不也不错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姬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咱们走。”侯宣提着棒子,就朝后方赶去。

    张禹、朱酒真、一枝梅三个人,则是逃到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张禹和朱酒真都是灰头土脸,那叫一个狼狈。三人坐在地上,也是不住地大喘气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会,朱酒真说道:“兄弟,咱们这又逃回来了,你说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......”张禹嘀咕了一句,随即看向一枝梅,说道:“喂,如果你是小鬼子,你会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小鬼子......”一枝梅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“没错!我就问你,如果你是上面那个小子,就领头那个,你会怎么做。”张禹仔细地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......”一枝梅琢磨了一下,摇头晃脑地说道:“我是他的话,我就在洞口守着门,又是枪又是手雷的,来一个灭一个。守上一段时间,估摸咱们饿死了,再下来收拾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看向朱酒真,“大哥,如果我是小鬼子,我也这么干,把咱们给饿死就完事了。现在该怎么办,无外乎是针对他们的策略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真这么做,那咱们估计就死定了。”朱酒真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要这么悲观,或许还有办法也说不定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办法!”一枝梅眼睛一亮,急切地问道:“还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“打是打不了的,为今之计,只能是寻找别的出路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别的出路......这里还能有别的路吗......”一枝梅显然没有什么信心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,我也不敢确定......但我刚刚突然想到,咱们有一个机关,还没有破掉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个机关还没有破掉......不可能吧,不是都破掉了吗?”一枝梅意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那支笔和那本《金册玉蝶》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这次是朱酒真点头说道:“我看你碰了好几次,好像触电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说道:“那东西我当时根本拿不走,碰上去之后,就好似触电一样。当时我认为,这东西应该是留给某个有缘人的,亦或是特别厉害的高手,才能破解了上面的电流。直到先前从台阶上滚下来的时候,我被怀里的金印嗝的生疼,我才发现,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回事呢?”一枝梅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红灯,根本无法摘下来,一触碰之后,就会有触电的感觉。那个悬挂的金印,会不会有这种感觉,咱们还不知道,只知道一触碰就会出现个黄金巨人。想要拿到金印,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破掉石壁上的那个机关,回头再取金印......”说到这里,张禹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你们说,《金册玉蝶》和金印的机关原理,会不会是一样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啊......”“没错......”朱酒真和一枝梅瞬间恍然。

    “兄弟,经你这么一说,好像真是这么回事。”朱酒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咱们现在,已经是无路可走,我看莫不如就去那里瞧瞧,如果运气好,真的另有出路的话,也不必在此活活饿死!”一枝梅有点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眼下他们真的是没有生路可走,继续去大殿内寻找机关,应该是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张禹“腾”地一下站了起来,说道:“走!咱们去大殿!”

    朱酒真和一枝梅都跟着起身,一同朝大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在朱酒真包里,还有点压缩饼干,勉强能凑合吃个饱。面对着最后的生机,他们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三个人中,朱酒真和一枝梅都没什么事,就张禹有伤在身。适才在上面,拼尽全力使用了掌心雷,又让他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想要独自走路,都有点困难,全靠朱酒真背着他走。

    走出一段路程,距离四个阴阳师死的地方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蓦地里,张禹突然感觉到有点不对劲,他发现好像在不远处,有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听到张禹出声,朱酒真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放我下来。”张禹说着,从朱酒真的背上跳了起来,跟着四下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这种被窥视的感觉,因为他的四下的张望,很快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有人使用圆光术......不可能吧......”张禹心下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一枝梅也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突然发现,好像有人在窥视咱们,可是我这一转身,很快又没了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吧……”一枝梅诧异地说道:“我的耳力也不错,怎么没发现呢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不去管他,咱们继续赶路。”张禹捏着拳头说道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在窥视自己,自己的路都在前方。他完全能够预见,自己这次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