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6章 诱饵
    张禹和朱酒真、一枝梅朝金龙后面跑去,石室内同时伴随着激烈的枪声。

    三人中,一枝梅的速度最快,率先冲到金龙后面。姬冰和侯宣正站在那里偷听,在听到雷声之时,本来心中一喜,以为两边动手了。结果二人跟着就发现不对,当见到一枝梅的身影窜来之时,侯宣手疾,一把将一枝梅的衣服揪住。侯宣嘴里骂道:“你跑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快到,再不跑来不及了。”一枝梅手脚挣扎,嘴里喊着,可他哪里能挣脱侯宣的手。

    这功夫,张禹和朱酒真也冲过来了。金龙后漆黑一片,只能大概看清彼此的影子,张禹也没看到一枝梅被侯宣抓住,嘴里只管说道:“快跑、快跑......”

    他身边的朱酒真属于身大力不亏,当然没人能抓住,朱酒真往前一闯,强行冲到了洞口,也不管下面多黑,就直接跨步而入。

    朱酒真的腿也是太长了,洞中太黑,慌不择路,这一脚下去,就是两节台阶,脚下一空,“扑通”一声,栽了下去,“通通通通......”

    “大哥!”张禹嘴里叫着,人跟着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小鬼子们用的是穿甲弹,张禹哪敢耽误,这么黑地方,又得是来跑的,他脚下踉踉跄跄,差点跟朱酒真一样,从上面滚下去。

    上面的姬冰和侯宣见他俩跑了,登时就意识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枪声更是激烈,叫喊的声音,也是越来越近。黑暗之中,迸射出来的火星,已经令金龙后的光线闪闪烁烁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姬冰急切地叫道。

    侯宣正琢磨呢,被他抓住的一枝梅猛地向前一窜,趁机从他的掌中逃脱出去。

    一枝梅直接钻进洞口,快速朝下面跑去。

    侯宣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叫道:“跑!跑!”

    他俩也不管那些了,迅速窜进洞口,朝下面逃去。

    二人前脚进洞,后脚小鬼子就冲到金龙后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先是一顿乱枪,当发现人不在后面,立刻又冲到洞口,四个小鬼子端着冲锋枪就向下扫射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枪声在洞内响起,声音那是格外的清晰,这也让洞内的人更加的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洞内本就黑暗,姬冰和侯宣听到枪声,脚下一个踉跄,人跟着就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扑通扑通......”“扑通扑通扑通......”

    其实前面的张禹也好不到哪去,先前都踉踉跄跄了,现在听到激烈的枪声,脚下一瓣蒜,也滚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通通通通......”

    五个人中,除了一枝梅之外,都是滚下去的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滚的速度确实要比跑的速度快。张禹和朱酒真都有神打符护身,可当二人滚出下面的洞口之后,也都是脑袋发晕。

    张禹自认为,虽然也曾经遇到过危险,却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。

    他俩才下来,都没等喘几口粗气,一枝梅就跟着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没事吧。”一枝梅下来之后,来到张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还好......”张禹勉强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头晕眼花,说话都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没过三秒钟,又听“扑通扑通”的声音响起,跟着又有两位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两位自然是姬冰和侯宣。二人也没有神打符护身,一路滚下来,全靠身体硬撑着,仗着二人都是高手,换做普通人,估计都摔死了。

    他俩也摔得是头昏眼花,姬冰的额头也红了,颧骨都青了,身上没有不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姬冰咬了咬牙,瞥眼间正好看到旁边的张禹。

    一看到张禹,她就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恨不得把张禹给撕了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!竟然敢戏弄老娘,我杀了你!”姬冰嘴里叫着,抬起手来,挣扎着就要扑向张禹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节骨眼,突然有“当当当”的声音响起,声音正好是从洞中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是手雷!”朱酒真率先反应过来,大喊一声,身子立刻朝右侧滚去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也卯足力气,朝旁边翻滚。

    姬冰也顾不得找张禹算账了,使劲朝左侧翻滚,侯宣的速度快,身子从地上弹了起来,好似蛤蟆一样,跳到了右侧。

    一枝梅就更不用说了,速度更快,一个起落,跳到朱酒真的旁边,趴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剧烈的爆炸声在洞口响起。

    声音一落,朱酒真就跳了起来,一把抓起张禹,急切地说道:“兄弟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张禹喘着粗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!”朱酒真跟着将张禹夹了起来,朝右侧跑去。

    一枝梅跟在旁边,跑得更快。

    见他们往右侧跑,姬冰和侯宣本想去追,结果洞中又接二连三的响起“当当当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爆炸声响起,“轰......”“轰......”“轰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二人也顾不上去抓张禹了,仓惶之下,朝左侧翻滚。

    爆炸声接连不断,少说扔下来二十个手雷。

    等爆炸声停歇,都已经看不到张禹三个了。

    姬冰和侯宣终于从地上爬起来,姬冰看向侯宣,恨恨地说道:“他么的,让这小子给害死了!刚刚就不应该放他上去!咱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听她的语气,显然是在埋怨侯宣刚刚太过谨慎,放张禹他们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放他们上去,难道有错吗?你要知道,那些岛国人一直在上面守株待兔,咱们如果在下面干掉了他们,等上去之后,也会成为岛国人的靶子。让他们去当靶子,起码让咱们知道了上面的情况。”侯宣对姬冰的话,不以为然,反而颇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就像是你事先知道上面有岛国人的埋伏一样......”姬冰撇嘴,又是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是因为我小心谨慎的缘故,否则的话,咱们就惨了。”侯宣又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跟你争论这个。那你说,现在咱们该怎么办?”姬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往那边走,先躲起来。”侯宣指了指左侧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不去追他们了?”姬冰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追他们又有什么用......”侯宣说道:“这些岛国人肯定会下来的,咱们就算追上他们,将他们干掉,也会元气受损。届时岂不是便宜了那些岛国人。我的意思是,先让那些岛国人和他们拼,咱们在后面渔翁得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倒是不错,那咱们就先躲一躲,等他们两边打完,再出来收拾残局!”姬冰说完,死死地捏住拳头。

    当下,二人也不跟张禹他们走一条路,朝相反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再说在上面的石室内,日边正盯着杨焕章进行审问,对于发出的枪声,他是丝毫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听杨焕章也说是一男一女杀死的四个星相师,他心中多少有点疑惑,跟着问道:“你说有一男一女干掉了我们那么多人,那我问你,你为什么还能活着?那两个人不认识你吧,怎么会对你手下留情?”

    “也、也不是手下留情......其实我们没全死......那两个人很是厉害,一出来发出来的气流,就把我们给打晕了......等我们醒来的时候,阴阳师他们都死了......因为里面都是雾气,我们活下来的人,也不能一直守在那,就准备想办法出来,可没走多远......就碰到了刚刚那人......他把余下的人都给打死了,留下了我......”杨焕章慢吞吞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番话,倒也算是合情合理,比张禹说的要靠谱。

    日边先生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一男一女,如果说这两个人拿走了这里的宝物......怎么可能现在都没出来呢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又是死死地盯着杨焕章,“你可不要骗我......否则的话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杨焕章显得十分害怕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我、我哪敢骗你们......我说的......都是真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有一个拿着冲锋枪,身穿西装的男人走到日边的身畔,他小声用岛国语说道:“日边君,人都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这枪打的挺热闹,不会一个也没打死吧......”日边先生也是用岛国语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不清楚......但是我们发现,那里的人不止三个......”西装男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止三个?那还有几个?”日边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无法确定,但是我们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。”西装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女人......”日边先生沉吟一声,似乎是在考虑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西装男不敢出声,只是站在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石室内的岛国人着实不少,还有四十多号。大多数都拿着枪,另外还有十个,身上分别穿着黑色的忍者服和红色的忍者服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日边先生又看向地上的杨焕章,冷冷地说道:“下面应该没有别的出路吧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......”杨焕章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没有食物和水吧?”日边先生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......不多......”杨焕章慢吞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日边先生冷笑起来,说道:“他们没有食物和水,能坚持多久。这个地方,手机没有信号,绝对不会有他们的援兵到来。咱们就在这里等着,我倒要看看,他们能在这里耗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嘿!”旁边的西装男立刻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阿久也跟着说道:“日边先生真是高明,这样的话,时间拖得越久,对他们就越是不利。等他们饿的受不了了,就会上来,那个时候,咱们以逸待劳,对付他们更是十拿九稳!”

    听日边先生这么说,杨焕章暗自皱眉,这样的话,张禹他们势必会被活活困死在下面。

    想要冲上来,也不太可能,毕竟这个洞穴,属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,小鬼子拿着冲锋枪,张禹他们本事再大,估计也挡不住。

    可是,杨焕章又没有别的办法,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。

    日边先生,又低下头,看了看地上散落的法器。

    他弯腰拿起来一柄长剑,伸手弹了弹,跟着说道:“这剑不错啊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又看向杨焕章,问道:“这些东西,都是他们从下面得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......”杨焕章马上答应,旋即心念一动,便补充道:“下面有一个地下宫殿,里面放了好多古董。可我听那个姓张的人说,这些东西都是法器......而且还有一件,更为诡异的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“更为诡异的东西......”日边先生好奇起来,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在宫殿里有一本书和一支笔,这两件东西上还发着金光。我们去的时候,虽然明显发现有一些东西被人带走了,可是这两件显眼的东西,竟然还在。那个姓张的,伸手去拿,结果却被电了一下......没错,就是被电了一下,仿佛根本拿不了......”杨焕章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,大部分是真的,就一点是假的,也是顺着张禹的话来讲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还有这样的东西......看来这下面,果然藏着玄机......”日边先生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下面可邪门了......那个......能不能给我一口水喝......”杨焕章用讨好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水。”日边先生马上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后面的一个男装难立刻跑出去,很快拿了一瓶矿泉水进来,递给杨焕章。

    杨焕章接过矿泉水,拧开之后,就像是多少年没喝过水一样,一口将一瓶子水都给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完之后,他打了个水嗝,但看起来十分的满意和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说下面邪门,到底怎么个邪门?”日边先生此刻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下面,开始进去全都是雾,什么也看不到......后来,雾一下子就没了,他们说是有人破掉了里面的阵法机关......尤其是那个地下宫殿,给人的感觉,特别的神秘......好像里面,还藏着不少机关......我当时看到,两边的墙上,上面都有缝隙,像是有暗门......当时他们的目标都在宝贝上,我也是担心里面有什么危险,就没跟他们说,只想赶紧出来......”杨焕章开始胡说八道了。

    这老头也不是白给的,他心里明镜似的,让小鬼子在这守着,张禹他们的死活不说,自己肯定也得死。如果说,这些人下去的话,事情就没准了。

    或许打起来,自己也容易搭上性命,但终究有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下面还有机关……”日边沉吟一声,跟着扭过头去,用岛国话朝一个黑衣忍者说道:“阿部,你过来看看,这些东西的价值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