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5章 嫁祸
    “自然不是单凭这个,刚刚你不是还说,我铜皮铁骨,刀枪不入,就是不知道和穿甲弹比起来怎么样么。”张禹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倒是说过,怎么了?”日边先生仍是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说符纸的时候,你说的是道家符纸,并不知道这符纸到底叫什么名字。由此可见,你应该是个外行,对我道家法术了解的并不多,充其量只是停留在我能跟刀枪不入这上面。初次之外,你还是一个岛国人......你能找到杨焕章,又是在那种不早不晚的时间,显然是从我这边窃取了情报消息,也就是说,当时在我的身边,有一个你们的密探......”张禹侃侃而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,那你怎么会一下子确定,那个密探就是我。当时咱们都在车上,我除了给养文宾打过一个电话,就再没有打过其他的电话。”这次开口的人是阿久。

    “除了上述两点之外,还有一点,那就是刚刚日边先生直接叫出我名字的一刻,显然都没有犹豫。虽然他经常看我的照片,但我们终究见过面。日边先生能这么直接,摆明是知道我来这里了。知道我来这里的人并不多,确切的说,是知道我来找杨焕章的人并不多。养文宾找我出手,寻找杨焕章的时候,虽然你并不在车上,可是你在车外。既然你是卧底,差不多也能猜到一些。我能在英吉利轻而易举的找到周家富,就一定能在国内找到杨焕章。你们来到这里,应该也有一段时间,这里躺着不少岛国人的尸体,所以你们第一个想到的人,差不多就是我。因为这个,在我一露面的时候,日边先生才能毫不犹豫的认出我。另外,我当时喊出阿久的名字,一半也是故意试探,不想你就答应了......呵呵......”说到最后,张禹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“聪明......张先生果然有够聪明......”日边先生轻轻拍了两下巴掌,他接着又笑呵呵地说道:“看你们手里捧着不少东西,想来在下面收获颇丰。能不能说说,下面都有什么好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“确实有一件好东西,可以说是无价之宝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能不能给我开开眼。”日边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想要开开眼,我就拿出来,是不是会很没面子。”张禹傲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才一出口,冲锋枪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到响声,张禹的心中打了个突,一枝梅、朱酒真和杨焕章是直接蹲下抱头。

    好在这子弹,并没有打到的身上,只是崩在墙壁四周,令火星乱溅。

    枪声也很快停歇,日边先生跟着说道:“张先生,你可以看看旁边的墙壁,然后咱们再继续谈。”

    张禹等人转过身子,借着强光手电的光亮,能够看的清楚。

    平整的石壁上,被打出无数窟窿。

    “普通的子弹,根本不可能在这墙壁上留下任何伤痕。可是我们用的穿甲弹,莫说是墙壁了,就算是坦克,也可以穿透。我不知道,你的刀枪不入会有多么的神奇,如果你想要试试,刀枪不入能不能挡住穿甲弹,我愿意成全你。”日边先生狂傲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不受伤的时候,也不愿意做这种试验,现在重伤在身,还去扯这个,那不是找死么。

    唯一的幸运就是,对方暂时不知道他的状态,对他还是有些忌惮,要不然的话,估计已经冲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不用日边先生成全了。我知道,日边先生兴师动众前来,也不是为了要我的命,有什么事,可以慢慢谈。”张禹又是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我到这里来,并不是想要杀人。只要你把这下面的秘密说出来,以及那无价之宝交给我,我就放你离开。本来咱们也是井水不犯河水。”日边先生说道。

    小鬼子的话,张禹根本不可能相信,对方现在没下杀手,一来是因为这下面太过神秘,下去的人没有能够上来的,张禹他们是唯一活着上来的;二是因为张禹名声在外,对方也不知道他受伤了,怕真的打起来,就是你死我活,万一失手把张禹打死了,下面的秘密破解不了怎么办?

    张禹心中明白,自己现在不能露怯,否则对方就得冲上来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就在之前说话的时候,张禹已经听到金龙后面发出一点点轻微的声音。很显然,肯定是姬冰和侯宣上来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,应该也听出来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如果自己是侯宣,肯定会选择坐山观虎斗,等两边打完之后,坐收渔翁之利。

    如此好事,张禹怎么可能让他得逞。

    “下面本来是一个极为厉害的阵法,我和朋友困在其中,难以得脱。四下寻找的时候,可惜根本没有什么用。也不知在里面过了多久,突然一下子,里面的阵法就没了,好像是被什么人给破了......我和朋友终于能够辨清方向,沿路寻找,结果发现了不少岛国人的尸体,还有重伤昏迷的杨焕章......我把他救醒之后得知,他们在里面遇到了一个人黄金巨人,十分的厉害,岛国的四位阴阳师联手,才干掉了黄金巨人......因为,四位阴阳师还受了重伤......在黄金巨人破掉之后,下面的雾气就开始慢慢消散,他们本来在休息,不想突然来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是穿红衣服的女人,一个穿着豹纹,看起来像是一个猴子......这两个人十分厉害,加上四个阴阳师又受了重伤,这两个人就将你们的人都给干掉了......”张禹慢慢吞吞地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这纯属是在胡说八道,赤果果的睁眼说瞎话。

    不出张禹所料,侯宣和姬冰正站在金龙后面偷听呢,一听这话,差点没骂娘。

    你小子这算什么,杀了人之后,把屎盆子往我们俩身上扣。

    二人现在都恨不得当场就跳出去,把张禹给大卸八块。

    可二人心里清楚,此刻若是跳出去,就不用坐收渔利了,搞不好当场就得打起来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二人只能压着心中火气,没有出去。只是在心里不住地大骂,“臭小子,你真是满嘴跑火车啊!刚刚说上面有你们天师府的高手,这回又说是我们杀的岛国阴阳师。你他么的,咱们等着瞧,看我不把你的嘴给撕了!”

    “听你的意思,你对下面的情况,也不是特别清楚。一切都是你嘴里所说的一男一女干的了。”日边先生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似乎多少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亲眼看到,是杨焕章跟我说的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杨焕章此刻的身子,那是颤颤巍巍。他心中暗说,我跟你说什么了,那些岛国阴阳师,不都是你杀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明白,不能揭穿张禹。跟着张禹走,顶多是被交给国家。要是被岛国人抓去,肯定是死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没亲眼看到,你怎么知道,那里有无价之宝?”日边先生也不是傻子,直接抓住问题的关键,“还有,你们手里抱着的东西不少,又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张禹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,说起话来,那就更加跑偏了。他眼睛一眨不眨地说道:“我们带上了杨焕章,又继续往前走,然后发现了一个地下宫殿。在这个宫殿里面,有不少兵器什么的,都是古董。另外,在桌子上,还放着一个托盘,但只有托盘......所以,由此我能够推断出来,托盘里的东西,肯定是无价之宝。要不然的话,那两个人怎么可能把这些古董都丢下不管,只把托盘里的东西带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你自己说的,真有那两个人吗?我怎么没见到......”日边先生又是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是在我们之前发现的地下宫殿,我估摸着,这两个人八成是已经出来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日边先生直接说道:“我们在这里已经等了快两天了,如果说有人出来,怎么可能逃过我们的眼睛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才意识到,自己竟然在下面逛游最少两天了。

    毕竟,自己来的时候,这帮鬼子们还没到呢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他们俩应该还在下面。要不然,咱们一起下去找找。”张禹煞有其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下去找找......也不是不行......呵呵......”说到这里,日边先生轻笑一声,接着说道:“只是张先生神通广大,我们多少有点不放心......不知道,张先生可否让我们搜搜身......如果确定,你的身上没有什么无价之宝的话,咱们就一起下去......张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张禹心说,你跟我扯这个,那你是多余了。

    可他也明白,自己若说半个不字,那就得动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张禹故意笑了起来,他的声音,拉得很长,心中则是不停地琢磨主意。

    见他一直发笑,日边先生被他笑的都有点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日边先生忍不住说道:“张先生,为何发笑?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......”张禹的嘴里说着,左掌猛地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电闪雷鸣。

    本来他是被对方好几把强光手电照着,不管他有任何举动,对方都会看得清楚,甚至能够率先发难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的雷法,实在是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掌心雷一出,对面的小鬼子根本看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惨叫声就响起来了,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跑......”张禹闷哼一声,是转身就朝金龙那边跑去。

    之所以这么做,那也是拼了,根本没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说,自己答应了日边的条件,那就相当于自己把命交给人家了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重伤在身,已经不能打了,但也没有办法。只能拼尽全力,拼出来一道掌心雷。

    掌心雷一劈出来,他就感觉到丹田内气血翻滚,可也顾不上这个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一枝梅反应的最快,不愧是小偷出身,转身就跑,那速度比张禹都快。手里抱着的法器也都不要了,有什么比小命重要。

    朱酒真也不管那些,是转身就跑。这一下可苦了杨焕章,老头可不容易,跟着张禹来回折腾,这么大岁数,也没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突然逃跑,另外两个年轻力壮,跑的也快,他跌跌撞撞,加上这里又黑,没跑几步就脚下踉跄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冲锋枪的声音,跟着就响起来了,老头吓得,趴在地上,双手抱住后脑勺,是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“追!”“追!”“追!”......

    叫喊的声音,也随之响起,杂乱的脚步声跟着涌入。

    对于这里的地形,小鬼子们也是清楚的,一股脑地朝金龙那边冲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冲,一边开枪,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“突突突突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刚刚那一记掌心雷,令他们看清了张禹的实力,根本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因为张禹受伤的缘故,要是不受伤,压根都不带跑的,直接就能削他们。

    “八嘎!八嘎!”日边的嘴里不停地骂着,这家伙也是聪明,没有说正对着张禹,逃过了掌心雷。

    他已经看到杨焕章没跑了,快步朝杨焕章冲去。阿久就跟在他的身后,两个人加上几个鬼子,前后脚冲到杨焕章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日边一脚踏到杨焕章的背上,嘴里叫道:“死啦死啦滴!竟然敢暗算我!你们真是想死啊!”

    杨焕章心里害怕,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我没暗算你......是那小子干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混蛋......”日边恨得都在大喘气,喘息了几口之后,嘴里才道:“下去的那些人都死了,就你一个人没死?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”杨焕章颤颤巍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被谁杀的......是不是张禹?”日边狠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他......是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和那个好似猴子的男人......”杨焕章又是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回答,要是被姬冰和侯宣听到,估计都能气吐血。我们招你惹你了,张嘴就来啊!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聿小言,开心坏人,乌龟公子,纯洁点好吗,书友201705,我是踩你哦,书友201709,书友201708,东皇暝醉,情2003,广伟,,赵,弘诚,血色,韦珠形,大沫,bd,x先生大大的反复打赏,以及这些天的将近1000张月票和3000多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昨天实在抱歉,老铁只更新了一大章(两小章),主要是因为情节写的不好,让我给删了重写了,这才耽误。给大大们造成的不便,还请担待,多多体谅。多谢亲哥亲姐们对老铁的一贯支持,老铁感激不尽!

    万分感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