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4章 “脱险”
    张禹已经豁出去了,纯粹是跟对方进行心理博弈。表面上底气十足,一是不能让对方看出来,自己没有战斗力,二是不能让对方看出来,自己的话,纯是扯犊子。

    他镇定且大咧咧的样子,确实叫人看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姬冰和侯宣互相看了一眼,二人是真的不想正面碰撞天师府的人,可对张禹他们手里拿着的这些法器,二人难免觊觎。特别是在二人看来,张禹他们得到了,肯定远不止这些法器,必然还有这里藏着的宝贝。

    二人当时下入大殿的时候,因为正面碰到了张禹他们,就没有继续搜查。其实这倒也是,按照正常人的思维,大殿里肯定已经被搜遍了,能找出来的东西,估计都被找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放张禹他们上去,二人不甘心。现在动手,也没有把握。这二位毕竟不是亡命徒,虽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可为财死的人,大多是没钱的,有了一定财富的人,即便想要赚钱,也不能把小命给搭上。这和权力争夺的你死我活,终究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而且,张禹这一票人,还十分的诡异。有老头,有小孩,有黑铁塔,打眼就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
    二人交换了眼色,都能看出对方的为难与不甘心。

    张禹看出二人犹豫,故意笑着说道:“如果二位不着急上去,那贫道就先上去跟师伯他们汇合了。想来师伯他们已经等的心焦。”

    他完全能够从二人的反应上看出来,所谓十二星相中的其他人根本不在。自然,即便就是这俩,自己也对付不了。

    见张禹说的煞有其事,姬冰和侯宣更加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姬冰微微一笑,说道:“素闻天师府道法玄妙,今天有缘相见,却没有亲眼目睹天师府的通玄道法,若是回头说给我的那些哥哥们听,岂不是会被他们笑话。不知道长,可否小小的露一手,也让我二人开开眼。”

    “对......道长可否露一手,让我二人也看看天师府的无上道法......”侯宣也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,其实就更加明白了。让我们放你走,也不是不行,但是得露一手真本事。要不然的话,我们十二星相岂不是白混了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清楚对方的意思,事到如今,不露一手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可是真露一手,他现在也露不出来。虽说现在,体内的那点真气,真干不了什么。露出点小手段,根本没用。

    好在张禹的反应也快,微微一笑,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蓝色的火符。

    看到看色的符纸,侯宣和姬冰都是一凛,心中暗说,这小子不简单啊,竟然是法师级别的高手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也是这么回事,若非有这般实力,怎么可能破掉这里的阵法机关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说道:“不瞒二位,贫道在和岛国阴阳师交手的时候,受了点伤,现在不能冒然用这手段。小来小去的道法,则是班门弄斧,上不得台面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不卑不亢,一来用蓝色符纸证明自己的实力,二来也是告诉对方,你们别逼我来真格的。

    果然,侯宣立刻抱拳说道:“原来是天师府的法师,失敬失敬……既然诸位着急,那也莫要让天师府的前辈在上面久等,咱们就此作别。我二人在下面还有些事情要做,暂时就先不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等就告辞了,青山不改绿水长流,日后有机会,也欢迎二位来我天师府盘桓几日,让贫道略尽地主之谊。”张禹打起揖手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、好说……”侯宣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两边作别,张禹当先朝洞口走去,踏上台阶。朱酒真、杨焕章、一枝梅三人鱼贯而上,对于四人来说,这可真是虎口脱险。

    张禹生怕自己走快了,被那两个人起疑,脚步十分的平缓,不快不慢。相交之下,上了年纪的杨焕章,脚步就有些踉跄。不过他是岁数大,走了这么多路,有此反应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洞外的侯宣和姬冰眼瞧着他们四人离开,渐渐听不到洞内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姬冰的眼珠子跟着瞪了起来,她咬牙切齿地看向姬冰,压着声音和火气说道:“就这么放他们走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侯宣淡笑着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四个人中,那小子明显受了伤,即便是没受伤,又能怎样。那个黑大个看起来功夫不弱,却也不在话下。那个老家伙,脚步虚浮,明显不像是练家子,另外那个小孩……有点让人吃不准路数……”姬冰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先前在地下宫殿内,表面上看不出来张禹等人的底细,这一路走过来,大概的情况也都看明白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看的明白,所以姬冰更加的不甘心,她实在不明白,侯宣为什么放四人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心驶得万年船……”侯宣又是淡淡地笑道:“你都能看出来,我又怎能看不出来。你真当我怕了那小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认为,上面真的有天师府的人?”姬冰对于这个,还是比较忌惮的。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方面。”侯宣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另一方面是什么?”姬冰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另一方面……其实很简单,他们手里捧着的法器可不少,如果说就让咱们两个来回搬运,肯定是费时费力……莫不如,借助他们的脚力,先帮咱们把东西给搬上去……”侯宣得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姬冰这次也笑了,“九哥啊九哥……机关都好让你给算尽了,这点脚力的便宜,你也得占他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来是占他们点脚力,二来是顺便上去看看,天师府的人到底在不在。等下咱们就上去,以你我的耳目,上去之后,都不用出去,就能发现那里到底有没有天师府的人。如果有的话,咱们就下来,反正之前也没有为难他们,天师府也不至于真的下来跟咱们拼命吧。再者说,这下面可不小,想要抓到咱们也不容易。”侯宣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不怕,他们四个跑了?”姬冰问道。

    “跑?这里是太行山,他们总不能出了山洞就直接下到山脚吧。在这种地方,即便我让他们先跑二里地,他们也飞不出我的手掌心!”侯宣说到最后,抬手捏了捏拳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什么时候上去?”姬冰现在也不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稍等两分钟,咱们就上去。”侯宣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四个人慢慢地向上走,即便他们都是心急如焚,恨不得肋插双翅,直接飞出这个危险之地,可也得必须拿出一副从容的样子。

    四人顺着台阶越上越高,终于看到了出口。

    在出口前,就是那条金龙,金龙将洞口挡住,以至于眼前几乎是黑压压的。

    上来的时候,他们一直注意听着下面的动静,防备着姬冰和侯宣追上来。好在,并没有听到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出了洞口,来到金龙之后,四个人都不由得松了口气,长吁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同样不敢怠慢,虽然他没有听到姬冰和侯宣的对话,但他有一种感觉,这两个人绝不会善罢甘休,肯定会上来查探究竟。

    他伸手指了指左边的位置,低声说道:“跟我来,往这边走。”

    这边的位置,距离进到石室的出口比较远。他们贴着墙边,慢慢地移动。

    绕过了金龙之后,其实石室内已然很黑。张禹现在也不可能使用火符照明,仍然是顺着墙边走。

    朱酒真好像发现了位置不对,低声说道:“兄弟,对面才是出去的门口,咱们怎么在这边走。万一下面那两个人追出去,咱们岂不是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禹低声说道:“那两个人都是一等一的高手,特别是那个猴子装扮的人,速度一定极快。他敢放咱们先上来,就说明他有把握追上咱们。所以,咱们先不往外面跑,去对面的石室内躲一躲,等他们两个上来,一定会往外面追。在他们追出去之后,咱们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好。”朱酒真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加快脚步,朝前走去,尽量不发出声音。张禹敢这么做,也是有他的自信。自己虽然受了伤,可六识还在,被人追踪的话,自己恐怕躲不掉,若是翻过去,在对方追出去之后,自己躲着走,还是有几分把握的。

    他们正走着呢,也就是刚来到进来那门户的对面位置时,却突听“咔”地一声,紧跟着,眼前就是一片光明。强烈的光芒,令张禹等人都有些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杨焕章一紧张,双手抱着的法器一下子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跟着看的明白,这是好几道强光手里照射过来。对方能够看清楚他们,而他们根本看不清对方。他们能看到的,只是黑暗中对面释放出来的强光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。”一个生涩的国语声响了起来,“我想阁下就是张禹先生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。”张禹愣了一下,他完全能够听出,说话之人不是国人,应该是个岛国人。

    同样,他心中暗自叫苦,刚刚摆脱了两个煞神,怎么又冒出两个来,还让不让人过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了,张先生的铜皮铁骨十分的厉害。所以,我需要事先提醒一下张先生,你现在已经完全暴露在我们的火力之下,如果你敢妄动,我也不介意试验一下,是你的道家符纸厉害,还是我们的穿甲弹厉害。”那个岛国人又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若换做平常,张禹根本不会把穿甲弹放在眼里。这倒不是说,他对自己的神打符有多少自信,而是自己一道掌心雷劈过去,对方当场就得懵逼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动手,不一定在于火力,先出手和后出手的差别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阁下应该就是日边先生吧。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,是张禹从西泽小次郎的嘴里听到的。此刻这么说话,一来是试探,二来也是想要拖延时间。毕竟,下面还有俩高手很快就会上来,最好能让他们鬼打鬼。

    果然,一听这话,刚刚说话的岛国人登时一怔,颇为纳闷地说道:“你怎么认识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听一个叫阿久的朋友说的。”张禹直接答道。

    他亮出西泽小次郎的名号,因为那么说,未必能够起到拖延的效果,很有可能挨子弹。

    不想,这句话一出口,在对面猛地响起一个紧张的声音,“胡说八道!张禹你不要胡说八道!日边先生,您千万不要信他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久,你也在啊……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:“大家都是自己人,不要让日边先生走了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是自己人……”阿久那紧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“日边先生……他根本是在胡说八道,我根本就没说过咱们的事情……张禹、张禹……你是怎么知道,我认识日边先生的!”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的啊……还说咱们是自己人……现在怎么不认账了呢……”张禹满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现在以拖延时间为主,基本上是满嘴跑火车。

    “日边先生,我可以发誓,我根本没有说过这些话,他这是在陷害我……”阿久急的都好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久,我相信你的话,也知道你没有这个胆子。”日边先生突然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阿久这次松了口气,连忙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日边先生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日边先生微微一笑,接着和缓地说道:“张先生,你的心思可真是缜密,但想要挑拨离间,还是差了点。当然,挑拨我们也没什么用。说真的,我很是好奇,你是怎么知道阿久是我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张禹故意爽朗地一笑,说道:“是刚刚你提醒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提醒了你……”日边先生有点糊涂了,“我怎么会提醒你,一直我也没说过这方面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最简单的道理,你我在这之前,井水不犯河水,根本是互不了解。这里的距离也不近,你光靠强光手电照射过来,一眼就能认出来是我,显然是对我很熟悉。估计,我的照片,你是没少看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有趣……说的一点没错……”日边先生也笑了起来,“我最近看你照片的时间要比欣赏美人的时间还长。可就凭这一点,你就确定阿久跟我有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