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3章 攻心
    红衣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抓走轮椅人的姬冰。在她身边好似猴子那个,便是她找的帮手侯宣。

    二人的目光,现在都落在张禹等人的身上,渐渐移动到张禹四人所抱着的法器上面。端详了一小会,二人互相看了眼,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,互相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......”姬冰发出尖锐的笑声,说道:“没想到你们先来一步,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,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。但是,还有一句话叫作见者有份,诸位总不能让我们空手而回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张禹愣了一下,随即猜出了对方的意图。

    对方这是在试探,毕竟这里有机关险阻,他们能跑到这里将东西带走,也不可能是等闲之辈。对方还不知道他们的底细,所以才不敢冒然动手。

    自己有重伤在身,若是平常,自然不惧,可在这个节骨眼上,就要小心谨慎了。

    “见者有份,你们未免说的太轻巧了吧。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不能打了,但气势上绝不能弱了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那些阴阳师是你们杀的?”姬冰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漂亮!”姬冰又称赞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承蒙夸奖!”张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年纪轻轻,就有这样的本事,着实让人佩服。”姬冰也是面带微笑,说到这里,她的脸色突然一变,冷声说道:“对了,你听说过十二星相吗?”

    “十二星相!”张禹心头一凛,他之前听小芸说了,当时来找轮椅人的人,就曾问过轮椅人这句话。十二星相是否强悍,张禹也能感觉出来,绝对不是善茬。于是,他故意说道:“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就好。”姬冰颇为傲慢地说道:“我们十二星相一向是凤凰无宝不落,想要得到的东西,就一定要得到。念你年纪轻轻,能有这般造诣,实属不易,我就不取你性命了。把你们得到的东西让我瞧瞧,我拿上两件就走,绝不跟你们为难。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如果对方真能拿到两件东西就走,其实张禹倒也不在乎。反正这么多法器,都是白捡的,自己现在无力与人交手,保住性命是最实在的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明白,自己若是示弱,怕是对方不仅仅是要东西,还得要他们的命。

    扮猪吃老虎,也是要分时候的,在这个时候示弱,那就真成猪了。

    张禹朗声一笑,说道:“就凭十二星相的名头,莫说是将这些东西分给阁下两件,就是都留下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只是此番前来,贫道是奉天师府掌教法旨前来,若是将东西交给阁下,只怕回去无法交代!对了,十二星相......目下就来了阁下二位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张禹可不能说自己是无当道观的张禹,自己的名头,虽然也可以,可是无当道观除了自己就没有高手了。说白了,就是没有后台。

    相反,天师府是何等名号,天下道教第一家。谁敢杀天师府的人,必然会惹下无尽的麻烦。所以,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,张禹还是决定有大说大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他还故意的试探了对方一句。

    果然,在听了张禹的话之后,姬冰和侯宣也都怔了一下。二人互相瞧了一眼,交换了一下眼色。

    对于张禹所问的最后一句话,十二星相是不是只来了你们两个,里面是颇有含义的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天师府的道长,失敬失敬!”这一次,开口说话的是身穿豹纹的侯宣。他一脸的笑容,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我们十二星相一向是秤不离砣,几位兄长也都来到了太行山,只是这个地方,太过复杂,一时间还没过来。这位道长,你们天师府的道友呢?”

    其实江湖高手之间的较量,也不是说上来就打,有时候跟那市井流氓也差不多。摆摆牌面,亮亮字号,报出自己身后还有多少人,这都是比较常见的手段。

    同样,这也是一种试探。

    通过对方的这次试探,张禹明白,对手也是对他有所忌惮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马上微笑着说道:“实不相瞒,这次下来探索,是贫道主动请缨。我师伯带着本门师兄弟,都在上面那个有金龙的石室内等候。咦......说到这个,我突然响了起来,在进来的地方,有很多岛国人的尸体,那些应该是二位的手笔吧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小手笔、小手笔......比不得道长举手投足间就杀掉了岛国的阴阳师......原来天师府的道长都在上面,失礼失礼......”侯宣打着哈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......二位若是无事,咱们不如一同上去......我们得到的这些东西,那不知哪些有用,哪些无用。到时候,阁下不妨和我师伯商量。”张禹煞有其事地说道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天师府还是有牌面的。

    侯宣又看向姬冰,姬冰也看向侯宣,两个人再次交换眼色。

    姬冰的眼色向来时的通道扫了扫,侯宣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侯宣朝张禹一抱拳,说道:“我们十二星相跟天师府也是颇有渊源,既然是天师府的朋友,那我们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向来路走去。姬冰和他一起走,二人很快就到了楼梯口中。

    张禹看到他俩走了,不由得松了口气,却又不敢表露出来,以免被对方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眼瞧着这两个人上了通道,脚步声越来越远,终于听不到。

    杨焕章并不知道张禹的底细,只是知道很厉害,说是天师府的人,或许也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朱酒真和一枝梅是清楚张禹底细的,刚刚的话,纯属是胡说八道。他俩也看到张禹之前重伤,料想不敢跟对方动手,显然是打不了了。

    朱酒真低声说道:“兄弟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别的办法,咱们出去。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朱酒真点了点头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倒是一枝梅赶紧小声说道:“出去?他俩在外面等着呢,一看就是狠人......咱们现在出去,万一动手,还不得被人给打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出去更得被打死,现在只能硬挺了!”张禹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要是一直缩在下面不出去,肯定是害怕的意思。必然本来还有所忌惮,要是见他们迟迟不出去,难免会认定他们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现在绝不能露怯,张禹决定拼了,必须得出去。

    姬冰和侯宣先行上去,二人顺着楼梯,出了石门,又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姬冰回头看了一眼,确定张禹等人没有马上上来,立刻低声说道:“猴哥,那小子自称是天师府的,还说天师府的高手在上面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能确定他们是天师府的吗?”侯宣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其实就算是天师府的人,我也不怕......只是,这小子能破掉这里的机关,显然不简单......还有那个黑大个,也肯定是高手......如果说,天师府还有人在上面接应,那属实不好扎手......甚至都有可能丢掉性命......”姬冰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个想法......不过看他们得到的法器可不少,这些应该都是好东西......这里的机关如此厉害,怕是还藏有无价之宝......就这么空手而归,我可不甘心......”侯宣说完,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“小妹我也不甘心......要不然这样......”姬冰的眼珠子转了转。

    “你有好办法?”侯宣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是什么实力,咱们也不清楚......若是能够试探出来就好了......要不然,咱们看看他们什么时候上来,要是他们不敢上来,就说明他们害怕咱们,咱们就下去将他们干掉......”姬冰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上来了呢?”侯宣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跟着他们上去,看看上面是不是有天师府的人接应。如果有的话,只能一拍两散,如果没有,咱们就干掉他们。”姬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妹子......如果上去看到天师府的人,我看咱们就算是想要一拍两散,恐怕都不成......”侯宣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明白,要是上去碰到天师府的高手,张禹等人再亮出他们十二星相的身份,加上侯宣和姬冰就两个人,还不得被人家给打死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姬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俩说话的功夫,下面脚步声响起,二人回过身子,从石门内传来的脚步声是越来越清楚。想必是张禹等人就快上来了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二人就见张禹和朱酒真率先走上来,杨焕章和一枝梅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看到四人上来的这么快,姬冰和侯宣又互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姬冰说道:“小道长,你们这就要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微笑颔首。

    “如此正好,我们俩也要上去跟同伴汇合。我估摸着,他们应该也到了,也不知有没有和你们天师府的道长们碰面。”姬冰故意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还真就不好说,那咱们就一起走吧,等上去之后,一看便知。说实话,下来的时候,这里的路可真难走,我们四个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。你们是怎么找来的?”张禹十分随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他说话的口气,仿佛上面真的有援兵一样。

    这话更加让对方有所忌惮,姬冰说道:“我们久仰天师府的大名,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前往。今日能够天师府的朋友,也是一桩幸事。之前下来的时候,可以说是天昏地暗,不过就在不久前,突然雾气散掉,才让我们找到这里。这想必是道友破掉机关的缘故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碰巧才破掉这里的机关。”张禹的脸上,故意露出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“天师府果然是名不虚传,令人佩服。那......咱们请吧......”姬冰说着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现在就往前走,等于将自己的后背露给对方。如果对方偷袭,自己是必死无疑。当然,其实也用不着偷袭,光明正大的打,自己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对方现在这么做,有可能也是在试探,自己若是不向前走,对方或许也会认为他是害怕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里只是拎着两把剑,他将右手里的剑交到左手,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二位,请!”

    说着,向前走了几步,来到姬冰的身边停下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是高速姬冰,我不会走在你的前面,以免被你偷袭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还挂着微笑,显得从容不迫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这次是侯宣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但脚步没动,而是故意看向朱酒真。

    朱酒真面带笑容,跨步走到侯宣的身边。一枝梅看了杨焕章一眼,带着杨焕章走到张禹身边,六个人算是站成一条线,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速度都不快,张禹和姬冰走在一起,二人一边走,一边斜眼打量对方,又像是在提防对方。

    张禹的脸色惨白,他是受了重伤的缘故。姬冰的脸色也不太好,嘴唇都是干裂的。

    她下来的比张禹早,带的食物和水早就喝光了,说句难听的,若是没有张禹破掉这里的机关,她和侯宣都得困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人长时间不吃不喝,也是不好过的。她二人绝非在最佳状态,加上认定张禹的实力不弱,所以才不敢冒然出手。

    就这样,六个人一起走着,表面上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眼下这里的雾气已经没了,往回走的路上,没过多久就来到了星相师死的位置。

    等过了这里,便是那白骨之地,继续往前,就是救下杨焕章,杀死岛国鬼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雾气,能够看出很远,再向前走了一会,就能看到前面好像有一道石墙。不过这石墙并不宽,也就几米见方,两侧的位置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快要走到石墙的时候,终于能够看清,石墙的两侧都是道路,只是被石墙隔开。

    当他们一同从右侧过去之后,扭头一眼,便能看到那里有一个通道,是通往上面的台阶。

    只需要回忆片刻,张禹就能想得起来,这里应该是来时下来的路。

    “到地方,我们好像就是从这里下来的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是。”姬冰扬起来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侯宣指了指通道:“那咱们这就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张禹痛快地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心中祈祷,对方可千万别跟着他上去。

    这若是上去,看不到天师府的人,自己的牛皮就算是戳破了。对方要是不动手,那才出来鬼了。

    且不说对方到底有没有帮手,自己这边也不是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