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2章 金册玉牒
    虽说这里的宝物都是玉虚宫的,可自己拼死拼活来到这里,若是不下去看看,也未免太对不起自己的这条命了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咱们下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向前走了两步,先弯腰将地上的金印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金印一入手,张禹就发现不对劲。

    先前这金印之中,蕴含着浓郁的灵气,可是现在,灵气变得极为稀薄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子,看了看两侧分开的石门,无奈地一笑。他也能想的明白,金印虽然是机关的钥匙,但想要开启,需要其中大量的灵气进行配合,否则的话,还是无用。

    他让朱酒真带上地上的那些法器,即便大体上可以确定,这里十有**是藏宝的地点,但也不一定。如果是出口的话,那就直接离开。

    反正杨焕章已经找到,又得到不少法器,这些东西,都不是等闲之物,也算自己这一趟没白来,起码是有收获的。

    一枝梅负责在前面开路,张禹和杨焕章、朱酒真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顺着台阶向下,因为下面有金光泛出,倒也不需要照明就能看清。

    向下的通道很深,顺着台阶下去,估摸着最少能有二十米。

    终于,四个人来到最下面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放眼一瞧,这里是一个极为宽敞的大殿。大殿两侧,是红漆石柱,在那最前面的神台之上,供着三清。

    这倒不算什么,惊人震惊的是,在三清的神台之前,竟然站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头戴道冠,身穿白色的鹤氅,因为大殿太大,距离较远,看不清面目。另外,在这人前面,好像还躺着几个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有人......”一枝梅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不卑不亢,主动打起揖手,“无量天尊,晚辈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,三清像前面那人,并没有说话,仍然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见他不出声,张禹又接着说道:“晚辈冒然打扰,还请前辈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同样,那人还不出声。

    张禹等了一会,心中纳闷,略一琢磨,就跨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一枝梅、朱酒真、杨焕章跟在他的后面,也慢慢向前。张禹只走了十来步,旋即发现,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因为张禹没有看到前面那道人的脸。能够看到的,竟然是一个骷髅头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暗吸一口凉气,迟疑了一下,才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又往前走了七八步,这次看的更加清楚。可不是么,在道冠之下,正是一个骷髅头。只是因为,骸骨的身上被道袍盖着,加上又是站在那里,张禹刚刚才误以为是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人已经成为骸骨,可骸骨外罩着的道袍没有一点损伤,张禹完全可以确定,这件道袍绝不简单,是一件法衣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还能看到,在站着的那具骸骨前,还东扭西歪的躺着四具骸骨。

    这四具骸骨的身上也穿着道袍,道袍的颜色还各有不同,两个穿白色的,一个穿红色的,还有一个穿黑色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身上的道袍,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破损。

    离张禹较劲那副骸骨,胸口插着一把剑。同样在红色道袍胸口的位置,现在有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在右侧,躺着的骸骨穿的是黑色的道袍。道袍的小腹处破开,里面的骨头粉碎。看得出来,这人应该是被人震碎了丹田,连带脊椎骨都被震碎了。

    再往前,左侧的那个白色道袍骸骨,身上呈北斗七星状,被钉出七个洞来。张禹隐隐能够确定,这人可能是被什么小型的法器给穿死的,但具体是什么东西,就得仔细检查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具白色道袍骸骨,心脏处插着一把戒尺。这应该就是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在四副骸骨的周边,还有各式法器。其中有拂尘,有金钱剑,有八卦镜,有钢鞭,有三清铃......

    张禹最后再次看向那个一直站着,穿着鹤氅的骸骨。

    这骸骨的身上,好像没什么伤,鹤氅完好无损。虽然不知道,这里具体发生了什么,但张禹隐隐能够遇见,死在这里的四个道士,应该是被站着这个道人给杀掉的。

    紧跟着,张禹又想起那封遗书。当年真大道分为天宝宫派和玉虚宫派,两家在此发生决战。这一战的结果是,玉虚宫派就此消失,天宝宫派因为这一役,损失惨重,从此一蹶不振,最后无奈归入全真教。

    这五具骸骨,到底哪具是玉虚宫高手的,哪些是天宝宫高手的,表面上,张禹也分不出来。但张禹几乎能够预见,站着的这位肯定是玉虚宫的前辈。

    他应该活到了最后,要不然的话,这里的机关,怕是早就被破掉了。很有可能是,在封死机关之后,里面的人,也无法出来。亦或是,在杀掉对方高手后,这位前辈也油尽灯枯而死。

    毕竟,从那死掉的四个道士的道袍上看,他们都穿的法衣。能够有资格穿法衣的道士,绝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张禹又向前看去,在站立骸骨的后面,好像有淡淡的光泽发出出来。他向旁边走了两步,旋即看清,在骸骨的后面除了神台之外,前面还有一个神案。

    在神案上,放着一个笔架,笔架上横着一支毛笔。在毛笔前,还有一本册子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张禹暗自嘀咕,慢慢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朱酒真、一枝梅和杨焕章都是小心翼翼,生怕触碰什么,引出不必要麻烦。他们三个跟着张禹,从站立骸骨的旁边绕过,来到那神案之前。

    这一回,张禹看的更加清楚。

    在神案上的那本册子是红色的,在册子上有四个金漆大字,那光泽就是从金漆大字上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金漆大字是篆字,张禹倒是能够认出来,写的是金册玉蝶。

    “金册玉牒......”张禹暗自嘀咕了一句,虽然他没有听说过这个东西,但他能够意识到,这个东西好像极为珍贵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的?”张禹伸出手去,抓向玉牒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手指才一触碰到玉牒,他就感觉到好似触电一般,手指不自觉地被弹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张禹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侧后方的朱酒真也发现不对,低声问道:“师兄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......”张禹露出一丝微笑,他跟着又伸出手去,抓向玉牒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手指再次触碰到玉牒,这一次他是有所准备,可即便如此,那触碰到的那一刻,上面蕴含的电流,又把他的手给弹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怪啊......”张禹再次错愕。

    打量了两眼玉牒,好像也没什么特殊。在玉牒后,便是那笔架,笔架上的毛笔,笔杆上都是古朴的花纹,看起来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,干脆伸手抓向毛笔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当他的手指触碰到毛笔之时,他又感觉到上面有电流袭来,让他的手指不自觉地弹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”张禹大吃一惊,这种情况,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呢。

    不过他随即想起,当初在吕祖阁经楼的时候,自己虽然看到了机关,可也就是若有若无,总是看不到真正的端倪。倒是熊剑,却能看的清楚,最终打开了机关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明白了。这东西是留给玉虚宫传人的,说白了也就是留给熊剑的。因为熊剑是有缘人,只有有缘人才能得到。

    自己虽然误打误撞的来到这里,可终究无用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的脑子中,又跟着一动,“五雷正法......”

    这毛笔和金册玉牒上面,设有雷电,并不是随随便便的。这东西本身,不一定带有雷电,极有可能是有高手在上面故意设置了雷电。

    所谓的有缘人能够得到,应该是获得密室中传承的人,可以不被雷电所伤,进而轻而易举的得到这宝物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明白,所谓的有缘人,也不一定真的是有缘人。如果说,真有强悍的高手,完全可以破掉上面的雷电,将东西带走。当然,这个前提是,十有**要完全修成五雷正法,达到威仪师的实力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,还不够资格。而且这还是熊剑的东西,熊剑又是自己的徒弟,自己作为师父,总不能抢徒弟的东西。

    旁边朱酒真见张禹不动了,又好奇地问道:“兄弟,这是怎么回事?看你好像是碰不到这上面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张禹洒脱地一笑,说道:“不是我的,当然碰不得。算了,咱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朝骸骨的另一侧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朱酒真见张禹绕过去,也就跟上,他好奇地看了看神案上的东西,最终还是跟着张禹一起绕过去。一枝梅跟在朱酒真的后面,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来,看起来也想试试,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,也跟着过去。

    杨焕章对这个只是好奇,却没有兴趣,随同绕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显然,神案上的东西,肯定是拿不走的。张禹琢磨着,等出去之后,给熊剑打个电话,让熊剑过来一趟,把传承的宝物拿走。

    不过,躺在地上的四具尸体,还是引起了张禹的好奇。

    被剑刺死的,还有那个被戒尺穿死的,倒也好说,张禹最好奇的是那个被七星法器打穿的骸骨。

    走到骸骨前,张禹蹲下身子,慢慢地解开骸骨上的道袍。

    骸骨之上,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,一共被打断了七节骨头。

    张禹很快看到,在天权星的位置上,有一把银质的小刀。

    他伸手将小刀给摘了出来,仔细再看,小刀很是古怪,上面并没有开刃,确切的说,有点像是古代的刀币。

    在刀币之上,一边刻着北斗七星,一边刻着符文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应该是一件法器。

    可张禹再看,另外六个断裂的位置,却并没有这种刀币。

    “这人的身上,有七处骨头被打断,怎么只有一枚暗器......”张禹更为好奇,又是仔细寻找。

    骸骨的身上都烂光了,根本没有其他,如果还有银质的刀币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小刀还真挺古怪的......等回去的时候,用九玄镜看看,到底是怎么用......”张禹在心中拿定主意,跟着将小刀揣进兜里。

    这里的法器还不少,张禹抓起骸骨旁散落的一把金钱剑。

    这金钱剑上所用的铜钱,刻的是开元通宝四个字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感觉到,这剑上蕴含的古气,似乎比自己的金钱剑还要浓郁。而且上面蕴含的灵气,也不见得弱于自己的金钱剑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这里的几位都穿的法衣,用的法器,当然也不能弱了。

    扒死者衣服的事儿,张禹真干不出来,可是这些法器,不拿白不拿。

    只是这里就他们四个,拿起来也挺费劲。张禹当下,让一枝梅和杨焕章帮忙,把自己的法器都给捡起来,自己也捡了两把剑拿上。

    他们抱着法器,这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走了不过十多步,张禹听到有脚步声从前面的楼梯口响起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一听到脚步声,张禹心中一凛,跟着就暗叫一声不好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突然响了起来,一直困在这里的人可不止他们四个。

    岛国鬼子虽然都死了,可是还有三个高手也在这里。该不会,下来的是他们吧。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地停下脚步,朱酒真他们见张禹停下来,也都跟着止住脚步。

    朱酒真说道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外面走人进来。”张禹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话音才落,脚步声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一枝梅似乎也听到了脚步声,急忙看向张禹,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还能怎么办?搞不好,只有打了。

    可是打的话,自己身负重伤,已经无力再战。光靠朱酒真一个人能成吗?

    正琢磨的功夫,张禹他们就看到有两个人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进来的这两个人,一看到张禹等人,马上停下脚步,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同样,张禹也打量起这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男一女,女人身上穿着一套红色的孔雀毛大衣,手里拎着一对好似鸡爪子的东西。男人的衣着,多少有点夸张,竟然是穿着一套豹纹皮衣。最要命还是那头发的颜色,满是黄毛,加上尖嘴猴腮,看起来有七分像猴,三分像人。在这男人的手里,还拎着一条棒子,配上这件武器,估计去演《西游记》应该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到这女人的模样,不由得愣了起来,他当即想了起来,小芸曾经跟他说过,当日和轮椅人交手的人是一男一女,那个女人,好像就是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那男人,跟眼前这位猴子装扮的,截然不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