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61章 环环相扣
    张禹的手刚触碰到小球上,猛地又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般,旁边的朱酒真紧张地问道:“兄弟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有点不对劲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......哪里不对劲?”朱酒真跟着用安慰的语气说道:“是不是......那个小球不是机关......不用着急,再想想......反正咱们也被困那么长时间了,不差这一时半刻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目光跟着集中在圆盘之上。就在刚刚的那一刻,他心中突然想起来一件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里的机关是玉虚宫长辈留下来的,而且里面肯定藏有玉虚宫内十分厉害的法器。想要破开这里的机关,绝对不容易,擅入者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可是,这只是对其他人而言,对于玉虚宫传人来说,就不是这么回事了。玉虚宫的长辈,自然不会害死后辈传人。

    看看这个轮盘虽然生门在哪,已经很清楚了,可是生门上的圆球,却有好几条轨道可以移动到中心点上来。

    想要破开机关,机会只有一次,一旦错了,这里藏着的暗箭就会射出来。

    从几具骸骨所遗留下来的法器上看,这几位都是高手,能够走到这里,不可能看不出轮盘的生门在哪?可他们最终还是被毒箭射死。

    玉虚宫的老祖宗会给门下传人留下来一道多项选择题么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毕竟机会只有一次,传人好不容易找到这里,结果因为最后选择错了,再葬身于此。那玉虚宫长辈留下来的宝贝,怕是永远也不可能被人得到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认定,选择肯定只有一个。而且,对于玉虚宫的门下来说,一定会十分的简单。这个“简单”的原因,就是在遗书的图纸上。

    只要有那幅图纸,肯定能一下子就确定哪里是真正的机关。对于旁人来说,按照正常逻辑选择,必然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“只有一个选择......”张禹仔细地打量起轮盘上的小球。

    生门所在的位置,是在轮盘的最外侧。轮盘上所有的小球,越是靠外侧的,能选择的路线就越多。相反,越是靠近中心点的小球,能够选择的路线就越少。

    定睛一瞧,张禹发现,在最内圈的八个小球,它们进到中心点的路线只有一条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这些小球......只有一个选择的,才会是真正的出路......”张禹在心中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脑子飞快的转动,额头上的汗水,不自觉地躺下。

    虽然缩小的目标,可终究也是八选一,会是艮位上的小球吗?

    张禹也难以确定。

    他仔细回忆起遗书中的图纸,回忆着图纸上的红点。那图纸是按照奇门八卦方位画的,红点并不均匀。

    “好像......好像......”蓦地里,张禹猛地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红点的全部方位,张禹也不敢确定,可通过自己先前画过的草图,再经过仔细的回忆,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关节。那就是在最靠近中心点的八个方位上,好像有一个凹缺。

    “对!对!一点没错......是少一个......”张禹激动起来,他的身上,都不由得颤动。

    在那张图上,红点的分布不规则,张禹回忆起来,八个方位中,其中有一个方位是没有红点的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是在下面......下面......那是......坤位......坤位是死门的所在......这么说,就是将坤位的第一个圆球给挪下来......也就是起死回生了......”张禹的双手死死地捏住拳头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抬起手来,刚刚已经找到艮位,顺着再找到坤位,自然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,都有点颤抖,虽然自己好像找到了生路,但机会只有一次,如果错了,那就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见到张禹抬起手来,朱酒真三人都不自觉地屏住呼吸。仿佛现在他们连大气都不敢喘,生怕影响到张禹。

    渐渐,张禹的手移动到坤位的第一个小球上。

    要说不害怕,那是不可能的,什么人在这种时候,都会害怕。这不像是与人动手,急眼的时候,哪有什么怕不怕的,靠的是一股狠劲。而这种关头,可不是耍狠拼命,更像是死刑犯将要走向刑场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是生是死,完全都是在小球落入中心点的一刹那。

    张禹的颤抖着手,终于慢慢地将小球滑入了中心点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,小球稳稳地陷入其中。

    紧跟着,边听“咔咔咔咔”的声音,在周边不住地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听到这个声音,朱酒真猛地大喝一声,身子抢上一步,挡到张禹的身前。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对面的石墙上,突然开出无数个方孔。那“咔咔”声,就是方孔打开时发出的。

    杨焕章和一枝梅也都害怕,下意识地向后倒退。杨焕章终究上了年纪,只是一步,就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一枝梅的速度可快,向后一窜,就是七八米远。

    可是,方孔虽然打开,却没有羽箭射出。旋即,又有“卡卡卡”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次,是前面的那个圆盘。

    圆盘一左一右的向两侧分开,片刻之后,就出来一个能有成人拳头大的方孔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被朱酒真当到身后的张禹,现在也反应过来,他嘴里叫了一声,义无反顾地从朱酒真的身后绕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跟着看到面前的一切,不由得愣了一下,说道:“怎么没有暗箭?”

    “开了!机关打开了!”朱酒真兴奋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打开了?”张禹有点不可思议,毕竟周边的墙上都露出方孔,按理说,应该会射出暗箭才对。

    “没错、没错!”朱酒真又是兴奋地说道:“这里是机关总成,只要打开,所有的机关就会失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......那、那前面这个方孔,又是什么......”张禹指向圆盘分开之后,露出来的方孔。

    朱酒真挠了挠头,说道:“这东西,好像又是一个机关......只有用一件这样大的东西作为钥匙,才能彻底将破掉机关......”

    “跟这个一样大的东西......”张禹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这功夫,杨焕章已经从地上爬起来,一枝梅也窜回原处。朱酒真和张禹的对话,他二人也听的清楚。

    一枝梅仿佛想起什么,眼睛一亮,说道:“若说这么大的东西......好像只有咱们刚刚看到的那个金印......”

    “金印!”

    “金印!”

    张禹和朱酒真都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在这里他们也没见到过有什么方形好似拳头大小的东西。若说有的话,也就是先前见到的金印。

    “我先前一直瞄着那个金印,观察它的大小......现在看来,好像和这个方孔的大小差不多......你们说,咱们要不要回去看看......”一枝梅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回去看看。”张禹马上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肯定不是强行给打开的。如果能够动强的话,估计早就被砸开了。

    而且,先前碰到的那个金印,一直悬在半空,肯定是一个机关不假。可同样,这东西也未必只是用来害人的,搞不好另有用途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似乎还真会有点用。

    张禹转过身子,朱酒真三个也都转身,一起朝来路走去。

    四人向后走着,很快看到躺在地上呲牙咧嘴,无法动弹的西泽小次郎。

    这家伙的腿被朱酒真踹断,眼下的情况,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也不搭理西泽小次郎,因为他们现在已经发现,前面的雾气正在慢慢消散,似乎用不了多久,雾气就会全部消失。

    这是阵法被破掉的征兆,差的只是那个金印了。

    穿过极淡的薄雾,他们又回到先前那块没有雾气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走到这里,张禹几个就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。

    原来,那本来悬在空中的金印,此刻正慢慢地落下。速度很快,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下面托着,令金印无法直接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渐渐,金印来到距离地面还有一米多高的地方,突然停了下来,不再继续下坠。

    张禹四人互相看了看,一时间,都不知道该不该直接上去。也就是这一刻,一个黄金巨人凭空冒出。黄金巨人所在的位置,正好是金印的上面。

    一看到黄金巨人,张禹四个都是心头一紧。他们压根就不想再看到这个黄金巨人,可以说,躲都躲不急呢,怎么又碰到了。

    朱酒真捏住拳头,张禹咬牙抬起左掌,一旦黄金巨人冲过来,那没有办法,自己只能拼尽全力使用掌心雷了。其实,到底能不能再发出掌心雷,连张禹自己都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他虽然表面上还能动,但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黄金巨人浮现出来之后,也就是在半空中停留了不到两秒钟。旋即,它的身子突然慢慢散开,化作无数黄沙,消散在四周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一分多钟,黄金巨人彻底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朱酒真目瞪口呆,嘴巴长得老大。

    “破了......一定是机关破了......所以守在这里的黄金巨人才会消散......咱们成功了、成功了......”张禹忍不住兴奋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咱们过去看看。”一枝梅也是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!”张禹兴奋地说着,跨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很快他们就来到那枚金印之前,金印就浮在一米来高的位置,四人的眼睛,都盯在金印之上。

    金印也就一个拳头大小,和刚刚的方孔似乎正好能够对上。张禹不用触碰,就完全能够感觉到,在金印之上,弥漫着浓郁的灵气。

    这枚金印,绝对是道家的一件绝顶法宝。

    张禹缓缓地伸出双手,触碰到这枚金印。金印之上,没有任何异常,双手抱住之后,只能感觉到上面浓郁的灵气和古老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仔细观察金印,在金印上面有一个把手,是一个古朴的狮子形状。在金印下面,雕刻着符文,这种符文,也是张禹第一次见过。

    因为九玄镜不在,张禹也不知道这金印有什么用途,姑且权当是打开机关的钥匙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朱酒真在一旁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咱们现在就回去。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张禹转身朝后面走去。朱酒真等人跟着他,一口气返回机关所在。

    路上的雾气更加稀薄,几乎可以忽略。

    他们先看到了地上躺着的西泽小次郎,张禹手里托着金印,在西泽小次郎的身边停下。他故意晃了一下金印,淡淡地说道:“金印我已经得到了,马上就会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......”看到张禹托着金印,西泽小次郎的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与恐惧之色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,自己即便死在这里,张禹他们也会陪葬。现在看来,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,死的人只有他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,还是比较厚道的。如果说,就放任着你躺在此间,怕是你会痛苦无比。看在你先前回答了我那么多问题,我给你一个痛快的。让你少受点苦吧,如果你有来生,希望你记住,我堂堂东方大国不是尔等宵小所能染指的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苦笑,半晌之后,他颇有感慨地说道: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给他个痛快的吧!”张禹看向朱酒真。

    朱酒真当即会意,他抬起腿来,对准西泽小次郎的心口,直接踏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又是一声闷哼,西泽小次郎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。”张禹说着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四个人重新回到石壁之前,这里一切如故。

    张禹拿着金印,对准了那个方孔。还真别说,确实是一般大小。张禹将金印的底部对准方孔,然后慢慢地放入。

    金印严丝合缝的进到方孔中,只是一刹那,“喀喀喀”的声音便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的这道石墙,开始慢慢后退,这次不难看出,这墙着实有够厚重,差不多退出能有半米。紧接着,石墙左右分开,露出门户。

    插在中间的金印,却是因为石墙的分开,掉落在地。这一次,没有像先前那样漂浮,就好像一块普通的石头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站在原地,眼瞧着石壁分开之后,里面露出一条向下的通道。

    通道内,并不黑暗,里面泛出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“这里会是什么地方?难道说,藏着什么宝物?”一枝梅有点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小偷出身就是小偷出身,一遇到这种情况,立时就能想到,这里肯定藏着宝物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也明白,这里百分百就是玉虚宫前辈留下的宝藏所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