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59章 毒箭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哪知道......可能是......刚刚黄金巨人受了伤......所以才没出来吧......”西泽小次郎支支吾吾地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受伤了是不假,但这种机关阵法,怎么可能因为受了伤,就不出来呢?它是黄金巨人,但终究不是人,有那样的指挥吗?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就不知道了......我要是什么都知道,就不能这样了......”西泽小次郎结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看地上的他,又转头四下观瞧,这里静悄悄的,再看不到半点异常,地上也没有骸骨什么的。

    朱酒真和一枝梅也跟着张禹四下观瞧,到了最后,他们的目光,都落到后面的悬空金印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既然没有那个黄金巨人,要不然......我上去试试,把那个金印给摘下来......”一枝梅又提议起来。

    周边除了这个金印,再没有任何东西,此时此刻,估计换做是谁,都会冒出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跟着摇头说道:“不要动它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动它......为什么......这个金印,应该就是这里的机关吧......如果不动它,咱们怎么离开......”一枝梅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也不知道咱们该怎么离开,但我有一种感觉,金印是机关没错,不过是不是离开这里的机关,那就没准了......”说到此,张禹扭身指向躺在地上的西泽小次郎,接着说道:“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哪知道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赶紧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从金印下过来,并没有引出黄金巨人,这也就证明了一点,黄金巨人不是靠近金印,就会出来的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出来的?”朱酒真问道。

    一枝梅和杨焕章也都看向张禹,等待张禹给出回答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看着地上的西泽小次郎,淡淡地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黄金巨人是在触碰到金印之后,才会出现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来,西泽小次郎的脸上不禁变色,但很快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他似乎想要说点什么,却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十分淡定,又接着说道:“你们来到这里之后,肯定看到了金印。不管是谁来到这里,心中都会十分的着急,想要离开这里。于是乎,势必会在第一时间想办法摘下金印。你们也是这样,可没想到,在触碰金印之后,竟然引出了黄金巨人......你之前在讲到这个环节的时候,想来一定很后悔,但想要隐瞒,已经于事无补。所以,你干脆改变了说法,只说是接近金印的时候,就会引出黄金巨人......这样的话,只要我们靠近之后,发现没有引出黄金巨人,就有可能去触碰金印......亦或是,根本不敢靠近,而是想别的办法去触碰到金印。你说是这样吧......”

    一枝梅和朱酒真、杨焕章都目光都凝聚在西泽小次郎的身上,等待这家伙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不想,西泽小次郎却大笑起来,他的笑声,十分的狂放,“没错!我们就是因为触碰了金印,这才引出了黄金巨人......你确实很聪明,可这又能怎样?这个金印,一定是离开这里的机关,你不拿下金印,那肯定是出不去的!而想要摘下金印,那就一定会引出黄金巨人......到时候,你们也是死路一条......所以,不管怎么样,你们都会陪我死在这里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这家伙又得意地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不是张禹等人的对手,他也明白,自己是在劫难逃,必死无疑。正如张禹先前所说,临死也要抓几个垫背的。

    面对他得意的笑声,几个人也都担心起来,一枝梅说道:“触碰金印,就会引出黄金巨人......不触碰的话,就一定会继续困在这里......那、那咱们要怎么样才能出去......这岂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不会一点机会都没有吧......”朱酒真也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却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不见得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朱酒真马上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难道还有别的办法?”一枝梅也急切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阵法虽然高明,但也不是说,就肯定走不出来。从咱们刚刚遇到的骸骨上看,能够找到这里的人,似乎也不少。他们或许是靠真本事,又或许是误打误撞。总而言之,不管是谁来到这里,第一目标,肯定是这个金印。只要触碰到金印,就会引出黄金巨人,届时必死无疑。其实说真的,如果不是咱们来的时候,碰巧遇到阴阳师和黄金巨人交手,我也会在第一时间触碰这个金印。或许是咱们的幸运......这才能够让我窥出其中的玄机......”张禹说到最后,不由得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玄机?什么玄机?”一枝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道理很简单......我刚刚不是说了么,任谁走到这里,在第一时间都会不自觉地将金印当作离开这里的机关,然后加以触碰,这样就必死无疑......如果不碰它,那就不会有事!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碰它,咱们岂不是同样无法离开这里。”朱酒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错!”张禹肯定地说道:“不碰它,不代表离不开这里。这个机关,是一个坑死人的机关,真正的生门,不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这里......那是什么地方?”一枝梅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在前面......”张禹伸手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“在前面......前面好像......看不到什么......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咱们还没有走过,走过去之后,就会了然......先前我一直计算着脚步,测算着距离,只是在遇到那些骸骨的时候,一下子忽略了这一点......很多人,想来也会这样,被金印所迷惑......按照距离,这里根本不是生门所在的位置,还要差上一段......现在,我可以肯定,哪怕是能够触碰到金印,这个金印也摘不下来......就跟咱们先前遇到的那些红灯一样,谁也破坏不了......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咱们只要继续向前走,就能离开这里了。”朱酒真有些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有**!”张禹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跟着指了指地上的西泽小次郎,又道:“把他给带上,让他亲眼看到,咱们是怎么离开这里的!”

    “好!”朱酒真一把将西泽小次郎从地上拎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跨步向前,几个人在旁边跟着。张禹显得十分自信,他相信自己的判断绝对不会走错。生门就在前方,只要不被这里的金印所迷惑,那就一定能够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向前走了能有四十多米,原本一切看起来十分的光明,已经没有了雾气。可当走到这里的时候,前面又出现了薄雾,让人无法看清,前方到底有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,走路艰难的西泽小次郎突然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哈......又有雾了,又有雾了......你刚刚说了那么一大堆,看来也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......还生门就在前方,现在又到了有雾的地方......哈哈哈哈......想要离开这里,就必须拿到金印......我看你,根本就是怕死......不过这样也好,你肯定也要困死在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话挺多啊!是不是着急死!”朱酒真见这小子双臂都动不了,现在还敢如此猖狂,不由得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挺着急的!有种就杀了我!”西泽小次郎瞪起眼珠子看向朱酒真。

    他是真不想活了,对他来说,死是早晚的,与其继续受折磨,还不如直接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不敢啊!”朱酒真说着,就提起拳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,等等。”张禹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......你、你还留着他干什么?”朱酒真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用,不过我觉得吧,还是让他再坚持坚持,活到咱们离开这里的时候,再让他死。他不是说,咱们离不开这里么,我就让他看看,咱们是怎么出去的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也行!”朱酒真一把掐住西泽小次郎的后勃颈,狠狠地说道:“小子,等会就让你瞧瞧,我们是怎么出去的!”

    “呵!”西泽小次郎冷笑一声,“你们能出去......那就见鬼了!”

    张禹不再理会他,脚步继续前面,来到薄雾那里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如果有人走到这里,十有**会认为,又走错了,一定要折回去。刚刚没有雾气的地方,才是生路的所在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坚信,事情往往不能被表面所迷惑,这里不是生门的所在,生门还在前面。

    他毅然决然地跨步向前,其他的人跟着他走进雾中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、三步......一百步......

    走了能有一百多步,前面的雾气,越来越稀薄。

    蓦地里,张禹就看到,前面好像躺着什么,似乎是一具骸骨。

    “看!那里有骸骨!”果然,看到骸骨的人,不止是他一个,旁人也看到了。一枝梅指向骸骨所在的方向,用不大的声音叫道。

    “走,过去看看,走慢点。”张禹放慢脚步,全神贯注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虽然还能够行动,可已经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如果有个突发情况,张禹知道,自己十有**是躲不过的。

    他们慢慢走向骸骨旁,渐渐看的清楚。只见这具骸骨肩头之处,好像插着什么东西,像是一支羽箭。而这骸骨,也并非白森森的,而是有些黑。

    终于,他们来到骸骨之前,看的更加仔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骸骨的肩头却是插着一支箭,在骸骨的上半身,几乎都是黑色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里......还有箭......”朱酒真忍不住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蹲下身子,打量着骸骨和羽箭,羽箭的箭杆是铁的,上面还有着锈迹。他抬起手来,想要将箭给拔出来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一刻,一旁的一枝梅叫道:“别碰!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张禹看向一枝梅。

    “这箭伤肯定有毒。”一枝梅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毒?”张禹又仔细大量起来。

    一枝梅则是继续说道:“这人肯定是中箭而死,但中箭的位置并非要害。他骨骸发黑,这是中毒的征兆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朱酒真都点了点头,朱酒真跟着说道:“电视里好像就是这样,中毒之后,人的骨骸会发黑......可是......他身上的箭,会是谁射的......这人怎么也会走到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谁知道......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咱们会想到继续向前,到此的高手,想必也不少,不可能没有人看出金印的问题......这里既然有人中箭而死,那就说明,咱们应该是走对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张禹从兜里掏出来四张神打符,然后分别递给朱酒真、一枝梅和杨焕章,自己也留了一张,却没有西泽小次郎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接着说道:“把符贴到胸口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“好。”......三人点头,马上将符纸在胸口贴上。

    朱酒真是最了解这东西的好处的,先前没被子弹给打死,全是多亏这个。

    贴好之后,张禹说道:“走,咱们继续向前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雾气越来越少,能够看到的距离越来越长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又能看到,地上有很多羽箭。靠近一瞧,羽箭的样式和刚刚骸骨上插着的箭,是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因为先前那支羽箭是插在骸骨上,看不清箭头的样式。此时此刻,则是能够看出,箭头之上,没有半点光泽,只是乌黑。

    接着向前,眼前忽然开朗。

    只见前面,出现了一道石壁。

    这道石壁前,没有半点雾气,能够让人看的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。在石壁前,还有四具骸骨,骸骨躺在地上,在他们的身上,都插满了羽箭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是中箭死的……看来这里,肯定有机关……”看着前面的一幕,一枝梅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里会是生路么……”朱酒真也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说不准……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大家小心,不要乱动……”

    他跟着看了眼西泽小次郎,又行说道:“大哥,最好不要给这小子乱动的机会,他肯定是在想办法,要和咱们同归于尽。这个地方,必有机关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!”朱酒真说着,猛地抬起腿来,朝西泽小次郎的腿上踢去。

    “咔!”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骨头断裂的声音和惨叫声旋即响起。

    就朱酒真脚头上的力量,莫说是普通人了,就算是老虎,估计也吃不消。

    对于西泽小次郎的惨叫声,张禹等人没有半点怜悯,小鬼子一向可恶,让他痛快的死,都属于福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