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55章 杨焕章
    张禹三人慢慢向前走着,走了七百二十步,再次遇到了红灯。

    三人清点的步数一样,张禹在红灯的位置进行标注,然后又继续走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不禁有些感概。

    太极八卦的神奇,似乎就代表着天地。

    用科学的说法,地球是圆的,无时无刻都在自转。自转的同时,还在围着太阳公转。于是,才有了四季。

    虽然地球一直都在转,可在地球上的人,却根本感觉不到地球的转动。

    这里的阵法,就是这般的神奇,它好像是另外一个天地,在这个阵法中的人,同样感觉不到它在转动。

    张禹先前认为,自己只需要找到三个红灯,就能确定自己所在的方位。说对也不对。

    这三个红灯,并非是随意的三个红灯,乃是八卦上,同一个方位的三个红灯。甚至最好是三个方位。

    三个人进行着漫长的旅途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他们渐渐都变得很是疲倦。喝点水,吃点压缩饼干,又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们见到了红灯越来越多,图纸上的红点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这些红点,分布在八卦图上的各个方位,当画上二十四个红点之时,张禹又一次回忆起那天看到的遗书上的红点。

    也是他的记忆很不错,特别是对这种东西,看过一遍,就能记清楚个大概。

    这一比对,张禹很快确定了目前这个红点大概所在的位置离位。

    离位在八门之中,属于景门。

    距离艮位的生门并不远,只隔着巽位和震位。

    确定了方位,接下来就容易多了,根本不需要再漫无目的的溜达,张禹向先前那般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,向前走三十步,然后再回来。”张禹有点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直接向前走去,朱酒真和一枝梅见他说的如此兴奋和自信,本来已经有些精神萎靡的二人,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他俩跟着张禹向前,很快走了三十步,停下转身,又重新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便是巽位,先前挂在上头石壁上的红灯,已然没了影子。张禹见怪不变,到了地方,向回一招手,说道:“咱们再回去,还是三十步。”

    再有一个来回,重新出发的时候,就是艮位,生门就在这里,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。

    向前走了三十步,三人转回身子,向回走去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......九步、十步......

    当走到第十四步的时候,张禹突然听到前面好像有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不大,但张禹却听不懂,“&&##**&&&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愣了一下,虽然听不懂前边的人说什么,但是他能听明白,对方好像说的是岛国语言。

    “前面好像有人说话。”这时,走在张禹旁边的一枝梅用极低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这小子不愧是小偷出身,耳朵确实是好使,不亚于张禹。

    朱酒真明显是没听到前面的声音,听一枝梅这般说,忙低声说道:“有人......那咱们办?”

    张禹也是低声说道:“我也听到了,好像是岛国人说话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一枝梅点头说道:“没错,是岛国人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朱酒真一听说是岛国人,猛地来了精神,说道:“要不要上去干掉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倒是个好战份子,看来这就要动手打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一般的岛国鬼子,张禹直接就得上,可是他先前听一枝梅说了,对方之中有四个身穿白袍带高帽子的。

    这要是贸贸然出手,即便自己没事,朱酒真和一枝梅恐怕不行。

    张禹低声说道:“不要冲动,先往前走几步,一探究竟,看看对方有多少人,不要贸然行动。还有你们两个走在我后面,保持着三步的距离,别太近了,也别太远了,以免走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一枝梅抢着点头,朱酒真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张禹走在前面,左手金钱剑,右手攥住一把火符。

    其实也就是十来步的距离,若是周边没有雾气,现在应该都能看到对方的影子。

    走了**步,张禹终于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在前面几步远的地方,能有二十来人,他们或者背靠背坐着,或是躺着,一个个东倒西歪,就跟活不起似的。

    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西装,在他们的身边,还放着东洋武士刀,显然都是小鬼子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喽,张禹当然不会放在眼里。他没有马上行动,而是继续进行观察,他要找一枝梅说的那四个身穿白袍的家伙。

    可看了一圈,即便是视线不太好,却也能够看出,并没有自己要找的人。

    “那四个家伙在哪?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一枝梅也不是白给的,别的或许不成,但轻功了得。先前一枝梅想要偷人家的东西,没等近前,就跟大阴阳师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那问题就很简单了,自己的轻功还不如一枝梅呢,距离又不远,在这看了半天了,大阴阳师都没出手。这不一定是守株待兔,八成是人不在吧。

    “管他呢!先干了再说!”

    张禹拿定主意,身子向前一窜,手中的金钱剑直接化作铜钱,飙射出去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......咻咻咻......咻咻咻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!”“啊!”“啊!”“达来(岛国语谁)?”“阿鲁嘿套(岛国语有人)!”......

    惨叫声登时响起,这些小鬼子们都没等拿起地上的并非,就被铜钱打的是头破血流,有的当场毙命。

    转眼间的功夫,人基本上都不动了。张禹只看到人群中有个老头,趴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张禹向前两步,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不是一伙的......”老头抬起头来,用国语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瞧这老头的长相,张禹登时一喜,老头不是别人,正好是自己要找的杨焕章。

    “你是杨焕章?”张禹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......你、你怎么认识我......”杨焕章有些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被岛国人绑架,专门来找你的。过来吧!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我......”杨焕章颤颤巍巍地站起身子,他也知道,在这里只有乖乖听话的份。虽然心中疑惑,不知道张禹是干什么的,还是小心翼翼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往这边走,朱酒真和一枝梅已经来到张禹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兄弟,怎么样?”朱酒真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都解决了,劳烦大哥,你们两个上去看看,还有没有活口。我有话要和这个人说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朱酒真和一枝梅快步上前,查看岛国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杨焕章此刻哆哆嗦嗦地来到张禹面前,在他的眼中,张禹跟杀神没什么区别。之前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小鬼子,在这个人的面前,简直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收回金钱剑,又打量了杨焕章两眼,说道:“你现在不必问我是谁,过后自然知道,我会带你离开这里。不过眼下,你需要回答我一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”杨焕章小心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的鬼子,应该不止他们这些吧,其他的呢?”这是张禹最为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其他的已经走了,走的好像,就是你刚刚......来的方向......”杨焕章颤颤巍巍地指向张禹身后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走的人有多少,为什么要分开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的人一共有九个,分开的原因是......没吃的了......那九个人应该是鬼子之中有点身份的,他们拿走了剩下的所有食物和水,让其他人都在这里等着......”杨焕章说到这里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老爷子身子直打哆嗦,嘴唇也在发干,不难看出来,他现在也是又渴又饿。

    同样,他的话说的也明白,所谓在这里等着,无外乎就是等死。

    “他们走了多久?还有,他们之中,是不是有几个穿白色袍服,带着白色高帽子的?”张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走了多久,我也说不上......感觉......好久好久......”杨焕章慢吞吞地说道:“你说的很对,他们这些人中,一共有四个穿白袍,戴白帽子的人......应该是岛国的阴阳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这和自己掌握的情况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又问道:“他们把你劫来,可见你也是一个对他们十分重要的人。为什么不把你给带走,而是要把你留下?”

    “他们抓我......好像只是为了我手里的龙头......我对他们,并没有什么价值......杀我估计也只是早晚的事儿......”杨焕章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价值,岛国人怎么会让你活到现在?我想您老人家就不要瞒我了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岛国人会把杨焕章带到这里,华雨浓又要找杨焕章,若是没有一点价值,张禹怎么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没有瞒你。”杨焕章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?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那天晚上去抓你的人,可不止岛国人吧,另外还有一伙人。他们费尽心力,都要找到你。总不能都是为了一个龙头吧。岛国人找这个龙头,是为了按到外面的那个龙身之上,另一拨人呢?他们显然不是一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人为什么抓我,我也不清楚......”杨焕章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到这个时候了,你都不愿意说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......咳咳咳......”说到这里,杨焕章剧烈的咳嗽起来,“水......咳咳......有水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给他拿点水喝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朱酒真走了过来,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。说是一瓶,其实只剩下小半瓶。

    他们带的水也不多,尚不知要困多久,根本不舍得多喝。

    朱酒真把水递给杨焕章,杨焕章拧开瓶子,直接灌进嘴里。小半瓶水,瞬间下了肚。喝了水,他的脸色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还有两个活口。”朱酒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人带过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朱酒真马上转过去,回到岛国人尸体旁边,从其中拎出两个小鬼子。

    一枝梅也进行了搜查,没有再发现活口,跟朱酒真一起过来。

    朱酒真来到张禹身边,将两个岛国人丢到地上。

    张禹低头看了眼这两个家伙,开口问道:“你们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两个岛国人互相看看,脸上除了紧张,就是害怕,似乎根本听不懂张禹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他俩要是不说,就干掉他俩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情况,张禹可没有闲心再带两个俘虏。

    这两个岛国人,确实是听不懂他的话,朱酒真“砰砰”两拳,就将二人解决。

    张禹的目光,又是落到杨焕章的身上,“水你也喝了,你也应该知道,只有跟着我,你才能走出去。所以,你最好不要瞒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知道,他们抓我的目的是什么......两件古董,都在岛国人的手里......甚至他们都没问过我什么,就是让我跟他们走,然后就来到了这里......还有,你到底问我什么......”杨焕章一脸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知道,杨焕章身上的秘密到底是什么,华雨浓只说过一句,是关于他们家“气运”的。但是杨焕章跟他们家气运能有什么关系,张禹根本无法从这个老头的身上看出来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自己也不问了,把这个老头带走。

    反正这里的阵法,自己差不多也能破,等出去之后,把人直接交给养文宾,也就没自己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华雨浓一心想着不切实际的事情,等杨焕章被上交给国家,看华雨浓还能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好,你不说,我也不问了。”张禹看向朱酒真,说道:“麻烦你看着他,咱们现在继续赶路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有我看着他,他跑不了。”朱酒真的大手,立刻摁在杨焕章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就杨焕章这体格,加上这年岁,估计朱酒真的手要是再使点劲,都能把人直接压塌了。

    张禹转过身子,率先朝来路走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前进,张禹清楚的很,是奔艮位而去。生门就在艮位,只要一直走,就能找到生路。

    一路向前,张禹仍然在心中默默地点着步数。

    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一百步、两百步……

    当走到三百六十步的时候,头顶出现了红灯。

    一看到红灯,张禹的心头更喜,按照遗书上的红点图形来看,再配合奇门八卦,距离生门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在红点下,张禹重新记步,“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七十九步、八十步、八……”

    待他数到第八十一步的时候,还没等数完呢,他突然看到,前面不对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