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58章 悬空金印
    西泽小次郎喘息了好一会,这才算缓上一口气来,他慢吞吞地说道:“龙头被我们按在在洞穴上面的龙身之上......你下来的时候,应该也能看到......在我们到来之前,这里光有龙身,没有龙头,是我们给按上去......他、他能作证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躺在地上的他,扭头看向旁边的杨焕章。

    这个张禹知道,只是看了眼杨焕章,并没有寻问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向西泽小次郎,冷冷地说道:“你刚刚你还说,这事说起来话长呢,不会就这么几句吧。是不是等我问你,为什么要这么做啊。”

    西泽小次郎苦笑一声,说道:“其实具体为什么,我也不清楚,只是奉命行事。最初我们的目标,就是寻找龙头,另外还有一拨人,是负责到太行山上寻找龙身......在找到龙身之后,结果意外的发现,这下面有个洞穴,也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的......于是,有人下来探索,但不管下来多少人,都是有去无回。我们甚至在下来之人的身上绑了绳子,让人下来搜索,以免失踪......结果,意外的事情发生了,当拖拽绳子的时候,拉回来的只有绳子,却没有人......因为这里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地方,所以上面十分重视,又先后派来忍者和阴阳师下来搜索,可依旧是有去无回......这一次,我们找到了龙头,上面又请了四位阴阳师跟我们一同前来,除了安放龙头,就是下来探寻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他也明白,太多的机密,西泽小次郎也未必能够知道,特别是关于龙脉的事情。毕竟,这家伙都得下来冒险,如果是真正的高层,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的。张禹又行说道:“那四个不应该是大阴阳师么,怎么你口口声声叫他们阴阳师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大阴阳师......距离大阴阳师,还是差那么一点点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大阴阳师......”张禹唏嘘一声,这四人的实力,张禹已经见识过了,似乎不亚于那个明步龙行。只是自己的实力提升了,要不然的话,根本挡不住对方的攻击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问道:“你们岛国有多少大阴阳师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一共有六位。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是听从你们天皇的命令吗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体上都是,只有花泽大阴阳师不一定听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老实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有一个明步大阴阳师,他很厉害么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他死了......”西泽小次郎疑惑地看向张禹,仿佛是在纳闷,张禹是怎么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他厉不厉害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厉害是肯定厉害......一对一的话,比你杀掉的这四位厉害,可是想要杀掉他们四个......肯定是不成的......”西泽小次郎的话中,带着恭维之意。

    “那在你们岛国的大阴阳师中,有谁能一个人杀掉他们的四个呢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没有吧......如果有的话......就只有花泽大阴阳师......他们四位,虽然单独拿出来,不能算是大阴阳师,但他们四个一向是联手对敌......听人说,他们四个联手的话,几乎无人能敌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明白,这四个人确实厉害,如果四人同时出手的话,自己已经挂了。饶是如此,现在也是重伤,还多亏着那个黄金巨人干掉了一个。

    说自己杀掉四人,其实是扯淡。张禹自己,心中还是有点数的。

    可西泽小次郎说,那位花泽大阴阳师是可以一个人干掉这四位的,如此也能想象出来,这位大阴阳师得是什么样的实力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别的大阴阳师,几乎都听从天皇的号令,只有这么一位,不一定会听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又问道:“你们之前一直找不到他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张禹指了指杨焕章,嘴里继续说道:“后来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,知道他的藏身之处”

    “是日边君告诉我的。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日边君......他是干什么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黑龙会的人,一直在这边搞谍报工作。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人在什么地方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一般都是在京城五环那里的兴华别墅区住。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就有所隐瞒了,不过他也相信,张禹就算想要查,也不可能马上查到。

    张禹确实现在也纠结不到这一点,接着问道:“那他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?”

    “他的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,我确实无法得知。因为我是军方的人,他不是......”西泽小次郎一脸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先不说这个......”张禹指了指前面,也就是先前四个星相师和黄金巨人交战的地方,说道:“刚刚那个黄金巨人是怎么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到这里来的时候,看到前面的半空中......悬着一枚金印......于是,我就让随行的忍者过去查看......可当他们接近金印的时候,那个黄金巨人就凭空冒出来了......然后手里的狼牙棒一挥,就把忍者都给干掉了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金印......”张禹先前并没有注意,此刻仔细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看了半天,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西泽小次郎似乎担心张禹认为他是撒谎,连忙说道:“金印的位置,还在前面......我们见它如此厉害,后仓惶撤退,逃到这边之后,稳住了阵脚,四位阴阳师才出手制住它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张禹淡淡地一笑,指了指那边的四具尸体,“你说他们是在金印那里死的,尸体为什么会在这边?”

    “那黄金巨人的狼牙棒一甩,就把他们四个给扫飞出去了......真的......我绝没撒谎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苦着脸,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看向一枝梅,说道:“你过去看看,那四具尸体,到底是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一枝梅立刻窜了过去,挨个尸体检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他很快回来,直接说道:“从尸体上看,应该是重创而死。他们身上的骨头,多处断裂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觉得大概靠谱,看来十有**是被狼牙棒给扫死的。

    而且这四具尸体,也不是整齐的躺着,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现在事情已经了解了一个大概,张禹估摸着,那金印很有可能就是这里的阵眼所在。但一切都得看个究竟。

    他点头说道:“走,咱们过去瞧瞧。一枝梅,你搜搜这家伙的身上,看有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枝梅是小偷出身,干这种事十分的在行。

    其实在西泽小次郎的身上,还有两把枪,刚刚休息的时候,已经被一枝梅给翻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又搜了一遍,也就是钱包什么的,再无其他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禹让朱酒真负责看着他,然后几个人一起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向前走了不远,果然看到前面的石壁下悬着一枚金印。

    金印的光华并不耀眼,可能也是这里的光线原因。

    “还真有一枚金印。”朱酒真指着金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靠近看看,一定要小心。刚刚那个黄金巨人还没有死。”张禹谨慎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朱酒真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步步为营,走的十分小心,一边走一边四下扫视,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距离金印并不远,充其量也就三十米,可这三十米的距离,竟然走了两分钟。

    距离金印越来越近,但并没有看到刚刚的黄金巨人。

    用西泽小次郎的话说,是四个忍者靠近金印的时候,黄金巨人才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走到离金印还有五步远的时候,张禹停下脚步,仔细打量起那枚金印。

    现在他重伤在身,已经开不了天眼,只能用心眼查看。

    心眼所向,并没有任何异常,丝毫没有察觉到黄金巨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朱酒真他们几个也都跟着停下脚步,目光集中在金印之上。

    过了三分钟,张禹睁开眼睛,看向西泽小次郎,说道:“那四哥忍者是走到什么位置,黄金巨人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大概.....距离金印下还有一步远的时候......”西泽小次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是大概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当时站的位置,差不多也是这里。就记得他们马上到金印下的时候,那个黄金巨人凭空就冒了出来。”西泽小次郎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到金印下的时候,黄金巨人就会冒出来......那......”朱酒真皱起眉头,要是按照这种说法,岂不是糟糕。他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兄弟,你看这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知如何是好,那黄金巨人虽然刚刚受了重创,可自己也受了重伤。想要靠朱酒真和一枝梅干掉黄金巨人,显然不现实。

    他也微微皱眉,旁边的一枝梅突然说道:“方丈,你说这枚金印会不会是这里的机关?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有一个想法。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想法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速度快,要不然这样,我助跑冲过去,抢在那个黄金巨人冒出来之前,将金印给摘下来。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跟着摇头说道:“太冒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要不这么做的话,咱们仍然会困在这里,一点机会也没有。这恐怕是唯一的机会。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瞥眼看向另一侧的西泽小次郎。

    视线一扫的功夫,他突然发现,西泽小次郎的眼中,闪现出一抹狠毒之色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反应很快,当看到张禹转过看向他时,那抹很辣之色,旋即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,张禹不由得心生疑惑。

    要知道,对方恨自己是肯定的,如果一直是狠毒的目光,倒也没什么,可为什么反差这么大。难道说,这里面有什么诡计。

    “方丈,要不然你们先后退。你放心好了,我的速度快,肯定能够拿到这个金印。”一枝梅又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张禹果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?”一枝梅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办法,我不一定有......但是......”张禹嘴里说着,目光一直没离开西泽小次郎。西泽小次郎被张禹盯得,不自觉地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张禹的声音,忽然冷了下来,“西泽小次郎先生,你刚刚是不是说谎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说谎......我说的都是实话......”西泽小次郎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看他的样子,多少带着一丝惊慌。

    “其实说真的,我也能够理解你为什么说谎。到了这个时候,死就是你唯一的归路。如果换做我是你,同样也会这样。不过在临死之前,是不是也应该拉几个垫背的。”张禹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......我......我......”面对张禹的话,西泽小次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茬。

    只能是结结巴巴、吞吞吐吐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否定的话,显然太假了,被张禹这么折磨,要是心中没有怨恨,根本不可能。可若是承认,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在靠近金印的时候,黄金巨人就出来了,那咱们不妨就试试!”张禹说着,看向朱酒真,“大哥,把他给丢过去,记得不要扔的太高,以免碰到金印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朱酒真大吃一惊,“这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。”张禹从容地说道:“其实不这么做,咱们也再无所在,只有前进,不能后退!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!”朱酒真点头,跟着一把抓住西泽小次郎的腰间,稍微用力一甩,西泽小次郎的身子就直接向前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

    西泽小次郎被丢出去能有四米多远,落地之后,又在地上滑行出去能有三四米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已经超越了金印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张禹四人的眼睛,都是死死地盯着,一枝梅明显有些紧张,像是担心黄金巨人会突然冒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二十多秒钟过去,也不见黄金巨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那个黄金巨人怎么没出来?”一枝梅有点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一点没错。”张禹嘴里说着,跨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他几步走到西泽小次郎的身边,西泽小次郎因为双臂的关节被卸了下来,自己根本站不起来,仍然是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见张禹走过金印没事,朱酒真和一枝梅、杨焕章也都快步跟了过去。那个所谓的黄金巨人,一直也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靠近一米的时候,黄金巨人就会出现么。现在我们已经走过来了,黄金巨人怎么还没出来呢?”张禹低着头,看着地上的西泽小次郎,冷冷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