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57章 西泽小次郎
    就在大阴阳师朝张禹举起竖笛的那一刻,张禹已经绝望。在他看来,自己死定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,却听“哐”地一声,这声音,好似石破天惊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,张禹心头一怔,还以为自己死了呢。但他随即发现,并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只见前往,那刚刚还无法动弹的黄金巨人,手里举着的狼牙棒愤然落下,重重地砸在白袍大阴阳师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一击,实在是太快,大阴阳师明显是没有想到,自己刚一停止吹奏,换来的代价却是这个。

    黄金巨人能有三米高,他手中的狼牙棒更是硕大,被这东西砸到身上,大阴阳师的身体,整个都被砸塌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看着这黄金巨人,张禹目瞪口呆,他心中庆幸,这样也能保住一命。

    他随即也担忧起来,黄金巨人会不会再想他发难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没事吧!”这功夫,朱酒真已经抢到张禹的身边。

    他一边查看张禹的情况,一边用余光扫向那黄金巨人。

    朱酒真的体格就够大的了,可跟黄金巨人比起来,就如同孩童与大人。

    但是,朱酒真似乎并没有畏惧,已经做好战斗准备,随时等候黄金巨人冲过来。

    然而,黄金巨人却没有移动,“刷”地一下,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看到黄金巨人突兀的消失,张禹和朱酒真都愣了一下。本以来还得拼死一战,现在看来,似乎不用了。

    四个大阴阳师都死了,前面还有四具尸体。但是,并不是一个活人也没剩下,还有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人原本也是紧张,因为他距离黄金巨人最近,也是害怕黄金巨人再朝他出手。

    当看到黄金巨人消失之时,他才松了口气,但随即又看向张禹等人。

    “八嘎!死啦死啦滴!”

    这家伙嘴里说着,猛地举起一直攥在手里的手枪,朝张禹那边打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......砰砰砰......”

    朱酒真本来是在张禹身侧,弯腰查看张禹的情况,一看对方亮出枪来,他下意识地一转身,将整个身子压到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

    张禹知道朱酒真这是在给自己挡子弹,不由得失声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一连串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并没有令人察觉,黑西装的家伙,现在满脸狰狞,嘴里一直咆哮,“死啦死啦滴!死啦死啦滴!”

    他的手指不停地扣动扳机,子弹一颗颗地打在朱酒真的身上,看他的意思,是要将朱酒真给射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“咔咔......”

    很快,再扣动扳机的时候,手枪发出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也是扣动的太快,二十来发子弹打空了。

    他立刻又从腰间掏出枪了,又想继续发射。可没想到,在这功夫,一道黑影从斜刺里窜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黑影的速度极快,不等岛国人反应过来,人都已经来到身边。

    但岛国人明显也是训练有素,他连忙一脚踹向黑影,跟着看清,这黑影的个头极矮,好像是个小孩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一脚才踢出去,他的嘴里又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一把匕首,已经狠狠地刺在他的腿上,动作太快。

    没错,冲过去的黑影正是一枝梅,别看他的个子矮,可也不是省油的灯。要不然的话,怎么可能躲过大阴阳师的一击。

    刚刚看到张禹不成了,朱酒真爬到张禹的身上,他就从斜侧方溜了过来,抓住时机,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“砰!”紧接着,一枝梅又是一脚,狠狠地踢在小鬼子的膝盖弯处。

    这一招恰到好处,小鬼子膝盖一弯,登时跪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一枝梅大喝一声,匕首直接指住小鬼子的咽喉。

    小鬼子万没想到,这小子的速度这么快。他腿上疼痛,喉咙上又有匕首抵着,连忙老实地用国语说道:“不动......不动......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他的手里还攥着枪呢。瞧那意思,还打算找机会给一枝梅来一枪。

    可他小看了一枝梅,一枝梅马上一脚,踢到他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下,手枪脱手而飞。

    “小子!给我放老实点,要不然的话,我的手要是一抖,直接就能要了你的小命!”一枝梅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......”岛国人连连答应,跟着是紧咬牙关。也不知他是恨的,还是疼的。

    张禹躺在地上,本来刚刚那一击,他的伤就不轻,丹田剧痛,喘气都有点困难。

    现在朱酒真为了替他挡子弹,压在他的身上,让他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,直接背过气。

    朱酒真什么体格,跟个小山似得,一般人被他压在身上都受不了,更别说张禹还是个伤患。

    他听到前面的声音,知道是一枝梅已经解决了问题。可张禹想要说话,并不容易,艰难地说道:“大、大哥......你没事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事!”朱酒真抬起头来,爽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满是真诚,看到那真挚的脸庞,张禹不禁心中一阵感动。

    朱酒真似乎并没有留意到张禹呼吸苦难,又撇嘴说道:“兄弟,你这神打符可真管用,那子弹打在我的身上,就好像一块小石子丢过来,根本不疼......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又撇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......放心了......大哥......你能不能......先从我身上......下来......我......有点吃不住......”张禹一边大喘气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......把你压坏了吧......”朱酒真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从张禹的身上起来,他蹲在一边,又关切地说道:“怎么样?没事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好......”张禹说着,咬了咬牙,有心想要起来,无奈丹田疼痛,根本起不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伤不轻啊......”朱酒真发现不对,又关切地说道:“现在怎么办......你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稍微休息一会就好......你让一枝梅把那家伙给带过来......暂时不要乱动,等我能起来......再看下一步怎么做......”张禹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”朱酒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他按照张禹的意思,招呼一枝梅将小鬼子给押了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不能多说话,他们也不说话,就在旁边休息、等待。

    张禹躺在原地,慢慢地调息,过了不知道多久,丹田内的气息才算平稳。

    他从地上爬了起来,一旁休息的朱酒真见他起来,连忙关切地问道:“兄弟,你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一些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跟着将散落在铜钱和法器收了起来,顺便也将四个大阴阳师用的法器给拣到手里。

    最先拿到的是那把白纸扇,纸扇一边画着太阳,一边画的月亮,上面也没有符文什么的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用。加上现在真气损耗严重,有伤在身,想要用真气强行催动试试,也是不行。

    但这纸扇的威力,张禹见识过,知道是好东西,就先给收下。

    跟着拿到手的是那个阴阳镜。

    所谓的阴阳镜,上面就是个太极图,传闻岛国的阴阳术其实也是古时从国内传过去的。只是上面,也没有符文什么的。

    他接着又捡起竖笛和手串,都看不出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东西都给收好,张禹这才回到休息一枝梅这边。

    杨焕章一直坐在地上休息,一枝梅负责看着小鬼子。

    张禹刚刚听到小鬼子能说国语,便行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小鬼子看了张禹一眼,冷冷地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愿用什么极端手段,但是你也不要逼我。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小鬼子仍然不出声,脸上甚至还露出一抹不屑和狠色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张禹轻笑一声,跟着看向朱酒真,说道:“麻烦大哥,让他老实一点,先叫他的胳膊动不了,然后把他的鞋和袜子都给脱下来。”

    朱酒真马上点头,但是不明白张禹要脱下这家伙的鞋袜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直接动手,在他的手中,小鬼子就和小鸡崽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朱酒真只要稍微用力,就轻而易举地卸了小鬼子的胳膊,跟着脱掉小鬼子的皮鞋和袜子,人基本上是躺着,双脚朝天。这家伙也想反抗,可如何能反抗的动。脚脖子被朱酒真狠狠地攥住,根本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张禹从兜里掏出来银针,刺入小鬼子脚心的涌泉穴中。

    很快,就听笑声响起,“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?”朱酒真惊讶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就连旁边的杨焕章和一枝梅也都疑惑地看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只是一些小手段,让他老实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很快,小鬼子就笑的上气不接下气,他的眼泪都笑出来的。渐渐,他的笑声也变得痛苦、难听起来,比哭还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你、你......哈哈哈哈......你这算什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呃......你......你有本事就......就杀了我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出声,只是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等小鬼子笑了能有十分钟,整个人笑的都好脱力了。他想要用胳膊挣扎,无奈双臂都被朱酒真给卸了环,脚脖子又被攥着,正可谓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。

    他的脸孔,笑的都在扭曲,这种疼苦,丝毫不亚于张禹使用头痛咒和肚痛咒。这另外的一种折磨,效果仅次于那种全身的针灸。

    小鬼子的笑声,慢慢变得嘶哑、凄厉,在这种环境下,颇有点鬼哭狼嚎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说的吧。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你要我......说......哈哈哈......说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不是问你了吗?我的话,不说第二遍。要是不回答,那就慢慢的享受。你放心好了,我是不会让你笑死的。”张禹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我......我......我叫西泽小次郎......是岛**方情报处少校......跟我来的这些人......有的是我的军方部下,有的是黑龙会的人......刚刚那四个穿白袍的......哈哈哈哈......是星相师......”小鬼子一边笑,一边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军方的人,怎么还和什么黑龙会的人混在一起,这黑龙会是做什么的?”张禹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黑龙会是早年的军国份子......在战争结束后就解散了......不过......前些年在天皇的秘密支持下,又重新......组建了......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西泽小次郎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天皇不是已经没有权力了么,怎么还想搞什么事儿吗?”张禹不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西泽小次郎狰狞地笑着,这种笑实在是憋不住,但他也不禁咬了咬牙,显然是对张禹的说法,十分痛恨。他有心不说,可是这种大笑不止的痛苦,让他又经受不起。

    岛国人虽然奉行什么武士道精神,有什么也搞一些什么宁死不屈的精神。可在和平年代下,这种精神早就没有了。充其量就是表面耍狠,遇到更狠的,他也老实。这也是岛国人一向的特点,欺软怕硬。

    “天皇......天皇确实不当政了......但在民间,还是有很多支持的......而且资产无数......如果真想恢复政权,并不困难......只是在时局下,并没有这个胆量......只能选择隐忍......”西泽小次郎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得不佩服你们天皇,当年输的还不惨么,还想搞事情!”张禹瞪着眼珠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西泽小次郎只是忍不住发出笑声,没有接张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们抓他的目的是什么?”张禹指了指一边的杨焕章。

    “我们抓他......是因为......他的手里有一个龙头......对我们十分的重要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西泽小次郎又是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龙头是做什么用的?”张禹又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虽然他明知道这龙头是用来做什么的,也想听听对方是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这龙头......这龙头......哈哈哈哈......哈哈哈哈......说起来......话有点长......能不能......哈哈哈哈......先不让我笑了......”西泽小次郎用祈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他实在受不了的,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微微点头,说道:“不过我事先提醒你,千万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,不然的话,我会让人更加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将插在他脚心的银针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银针一取出来,西泽小次郎不再继续发笑,跟着开始不停地大喘气。

    刚刚的不停地大笑,笑的他都缺氧了。张禹之所以把针拔掉,也是知道,再这么笑下去,对方都能活活笑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