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49章 将计就计
    当晚,张禹四人找了一家酒店住下,张禹满腹疑惑,总认为华雨浓是发现了自己,这才故意躲避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使用了圆光术,光镜之中,华雨浓和沈晴仍然是在车上,不过看起来,并不是在高速,好像是在市区内行驶。可到底是到了哪个城市,张禹不能确定,但可以肯定的是,绝不是进了京城。

    因为他最初是到的石家市,从石家市到邯郸是向南走,上了前往京城的高速,则是往北走。

    “大体上,应该还是在北河省......看来,我得再尝试一次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拿出八字寻命盘看了看,想要法器恢复使用,多少需要些时间。

    但张禹并不着急,接下来的几天,他都住在邯郸,白天游览一下邯郸的风景名胜,晚上把酒谈天,顺便让朱酒真给他讲解一下机关总纲中自己不明白的地方。

    朱酒真还挺纳闷,来的时候,张禹说是找人,结果这几天下来,张禹就是在邯郸玩,也看不出来是找人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张禹和朱酒真吃完晚饭,便回到自己的房间。回房之后,他没干别的,很快又从房间出来,独自下楼出门,在街上拦了辆出租车,告诉司机,上前往京城的高速。

    司机一听说要上高速,不由得打量了张禹几眼,虽说张禹看起来不像是坏人,可大晚上的出远门,总叫人有点不放心。毕竟,坏人的脑袋上也没写字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晚上出不了远门,十二点就交车了,你找别的车吧。”司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是司机故意推脱,干脆从兜里口袋里掏出来一叠千元大钞,丢到司机的面前。

    司机一瞧,眼睛都晕,这可是十万块。用来搭车的,估计全国跑一圈都得给找钱呢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司机有点结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急事,你拉着我走就好。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钱......都是给我的?”司机还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错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走吧!”司机立刻一脚油门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司机也蛮机灵的,没错直接奔高速,半路上给媳妇打了个电话,让媳妇在家门口等着,到了地方,把这十万块钱交给了媳妇。

    在司机看来,自己这车也不值几个钱,十万块钱到二手车市场,买三辆都不成问题。而且他也藏了个心眼,让媳妇还给拍了个张照片,万一自己回不来,就上公安局报案找这个小子。

    人家谨慎也是正常的,光是这一次给十万块钱搭出租车,都够惹人怀疑的了。所以,张禹也不当回事,车子上了高速之后,他时不时的使用一下八字寻命术,看罗盘上的指针动不动。

    使用八字寻命术,除了要知道生辰八字和拿着贴身衣物之外,还得咬破舌尖喷血。

    司机在旁边看着,少不得又是提心吊胆,“兄弟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是一个算命的正在找风水宝地。今晚是吉时,所以我才走的这么仓促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......”司机这才释然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北上,当快到沧州的时候,轮盘的指针动了起来。张禹一看方位,马上吩咐司机,从这里的高速出口出去,进到沧州市区。

    指针所指的位置,十分的固定,加上又是深夜,道路十分好走,没有堵车现象,除非是遇到无法绕行的建筑物,其他的都可以走直线。

    然而走着走着,指针突然向左边的方向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抬起右手,施展圆光术。光镜之中,沈晴和华雨浓坐在车上,车子在夜幕中奔驰。

    “果然!”张禹暗自咬牙,在心中嘀咕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完全能够确定,华雨浓是发现了自己的到来。

    今晚他自己过来,没有带任何人,目的就是想要看看,会不会被华雨浓发现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上次被发现,有可能是车上的人通风报信,那今天晚上呢?自己一个人出来,谁也不知道,之前一路安好,也就是进入沧州,接近目标的时候,人家跑了。

    “有趣,可真是有趣......”张禹握着沈晴背心的左手,一下子捏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他让司机沿路追踪,可这种追踪,显然是不可能追上。

    按照方向,出租车来到了高速公路的入口,跟着上了高速。

    “咱们怎么又上来了......这回去哪啊?”司机再次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,目的地可能就是沧州,没想到又上高速了。

    张禹情知追不上,说道:“回邯郸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回去了?”司机诧道。

    “不高兴么,是不是还想再转几圈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高兴高兴......当然高兴了......”司机忙不迭地说着,跟着绕到通往邯郸的方向,高速驶去。

    张禹收了八字寻命盘,也不去看沈晴所在的方位了,只是昂起头来,紧紧地靠着椅背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即便自己的本事再大,可自己的行踪,竟然被华雨浓全面了解。若说有人暗中窥视自己,那自己能够发现。他能够确定,没有这种现象。但是,自己的行踪,又是怎么被华雨浓查获的呢?

    很快,张禹想到司机在从邯郸出来之前,对妻子的各种叮嘱。当时声音不小,好像也是故意在说给张禹听,让张禹别打歪心思。

    张禹顺口问道:“老兄,你说你媳妇,现在知道你在哪吗?”

    司机一听这话,吓得打了个哆嗦,不过旋即故作镇定地说道:“当然知道了!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知道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哪能告诉你,你万一是坏人呢。”司机谨慎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哪个坏人,一出手先给你十万啊!这犯罪的成本,是不是太高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......我这车,现在拿到二手车市场,两万块钱都不一定能卖上......所以,我也纳闷......”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我总觉得,好像我媳妇......知道我在什么地方。可咱俩萍水相逢,又是临时遇到的,你显然不可能认识我媳妇......这可真邪门了......”张禹故意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想知道你在哪,那还不容易啊。”司机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手机gps定位呗。”司机大咧咧地说道:“现在媳妇抓小三,都是用这个,只要知道手机号码,就可以进行定位。要是去什么酒店开房,绝对是一抓一个准!而且关机都没用,里面只要有卡,就知道地方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科技呢......”张禹虽然是爱睡手机的创始人,但是关于科技的东西,他是一点也不负责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年代了,科技时代。莫说我人在什么地方,就我这车在什么地方,一个定位,直接就能找到。”司机吹嘘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......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,随即说道:“下高速!下高速!”

    “又去哪?”司机惊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找个酒店,把手机存起来!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司机极不情愿地说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个嘴巴子,倒是说那么多干什么。原本都往邯郸走了,现在可好,有得跟着转。

    在前面的出口离开,随便找了酒店,让司机陪着下车,开了个房间,一次交了半个月的房费,专门存自己的手机。然后,又跟司机离开。

    司机一瞧,这可真是有钱烧的,专门开个房间存手机,头一回见到。这以后言语饭后,可有的吹了。什么叫有钱人,搭车给十万,存个手机,都在酒店开半个月的房间。

    上车之后,张禹施展八字寻命术,让司机按照自己所指的方向追踪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一个劲的使用八字寻命盘,就是半个小时用一次,确定方位就行,别积攒的那点灵气再用光了。

    终于,在到了德州的时候,张禹能够确定,华雨浓的车应该是下了高速。他用圆光术一瞧,正是如此,他也干脆让司机下了高速,沿路追踪。

    在圆光术和八字寻命术的配合下,张禹发现华雨浓和沈晴住进了一家酒店,他也很快找到了这家酒店。

    车子在酒店外停下,张禹朝司机一笑,说道:“老兄,今晚麻烦你了。我下车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气、不客气......”司机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这十万块钱赚的,说容易貌似也容易。

    张禹下了车,直接进到酒店,开了一间房,先住进去。

    酒店的规模不小,二十多层,张禹的房间在十六楼,进到自己的房间,他又使用八字寻命盘确定沈晴所在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八字寻命盘是平面的不假,但不代表它不能竖着用,在遇到这种高楼大厦的时候,就得竖着来用。

    指针指向斜上方,说明沈晴住在斜上方的房间。

    2012号房间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大的套房,套房内有两个大房间,以及大的客厅和餐厅。

    此刻的客厅内的沙发上,正坐着三个女人,分别是沈晴、华雨浓和她的司机。

    “华小姐,咱们怎么突然又跑到这里来了?”沈晴满是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华雨浓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还不是因为张禹那小子的本事太大,刚刚都找到沧州了。咱们要是不走,还不得跟他碰面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沈晴不由得低下头,小心地说道:“他......他应该也是想帮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让他帮我,岂不是还得欠他一个人情......所以,我用不着他帮我......”华雨浓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晴一心想着张禹能够把她给带走,可是华雨浓实在是太狡猾了,似乎根本不给张禹找到她的机会。

    但她很是不解,华雨浓怎么会知道张禹追来了呢?

    沈晴好奇地问道:“华小姐,你是怎么知道,张禹找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这就太简单了,难道你不知道,这个世上有一种科技叫作手机定位么......”华雨浓得意地说着,然后看向女司机,又道:“张禹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女司机看了眼自己的手机,旋即说道:“还在沧州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华雨浓笑了起来,又看向沈晴,说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小姐高明。”沈晴也不敢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呀?”华雨浓顺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估计是白天放吧。”女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华雨浓指了指房门,“问问他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司机直接走到门口,就手将房门打开,嘴里同时说道:“什么事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刚出口,她整个人就怔住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的反应也快,下意识地就要关门,可她的动作慢了一步,门外之人的力气要比她大,登时就把门给摁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欢迎我么。”一个男人爽朗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不是很大,大客厅距离房门不近,里面坐着的华雨浓和沈晴并没有听出是谁的声音。

    女司机明显一阵尴尬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、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能先找到石家市,跟着又找到沧州,现在自然也能找到这里。”男人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站在门外的人,正是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左手摁着门,右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接着说道:“可以让我进去坐回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请......”女司机本想说‘我去请示一下小姐’,可张禹的腿都迈进来了。

    女司机知道,拦也拦不住,索性就让张禹进来吧。

    她在前面带路,过来玄关,来到大客厅,直接说道:“小姐,张先生想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?”华雨浓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就看到张禹出现在她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华小姐,别来无恙......这几天,我找你找的可是很辛苦......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张禹,这么巧......”华雨浓的脸上闪出一丝尴尬地笑容,但随即变得灿烂,说道:“多日不见,你可真是神采飞扬,快快过来坐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向女司机,“赶紧去给张先生倒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司机立刻去倒茶。

    而坐在华雨浓斜刺里的沈晴,此刻已然站了起来,她的脸上满是激动之色。这种激动,溢于言表,就好像看到救星一般。

    她想要主动和张禹打招呼,可因为华雨浓在侧,她又有点不敢,只是小声地说道:“张禹,你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元旦到,愿亲哥亲姐在新的一年里,快乐自动送上门,金钱开口就会有,好运出门就遇到,健康时时不离身,幸福随手即可得。

    恭喜发财!大吉大利!今晚吃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