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50章 谈判
    张禹朝沈晴微微点头,跟着大咧咧的在沙发上坐下,看起来丝毫也不见外。

    沈晴心中无比的欢喜,仍然不敢在华雨浓身边造次,老实地坐下,看起来比较拘谨。华雨浓看起来则是十分随意,坐下之后,右腿直接压在左腿之上,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那紧身的牛仔裤,令她曲线玲珑,好像里面根本没穿秋裤。

    “到国内做什么?”张禹嘴里问道。

    跟着,从兜里掏出烟来,点了一支。

    华雨浓见他抽烟,很是主动地伸过手,张禹递过去一支,顺便将火机一并给了华雨浓。

    “旅游。”华雨浓点了烟,吸了口之后,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我找的你们很苦么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们......”华雨浓故意露出一副茫然的样子,“不知道啊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演戏的水平,果然一流。先前见到张禹之时的吃惊,已经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,咱们就不说了,反正你自己心里明镜似的。咱们说说正事吧。”张禹正色地看向华雨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华雨浓的脸上洋溢着妩媚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要带沈晴走,还有沈爷爷!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沈晴一听这话,脸上立时露出激动之色。

    而华雨浓脸色,随即冷了下来,“这件事,我做不了主。需要我父亲点头......张禹,我的身份,你也知道,我想我们之间,最好不要有什么瓜葛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咱们井水河水,各不相犯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,只是我的朋友在你的手里,起码你得把人交给我吧。华小姐,我想你应该清楚,当初我是在帮你,结果却被打晕,险些丢掉性命。这件事,我不跟你们计较,但是你们趁我昏迷的时候,将我的朋友给带走了,现在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说法。”说完这话,张禹的双眸凝视着华雨浓,颇为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面对张禹的目光,华雨浓心头一紧,她仿佛有些不认识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当初的这个男人,特别的随和,没有什么心机,更不会这么强势。可是现在,简直变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变了。”华雨浓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变了,而是心寒。”张禹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不明白,当初自己被打晕,十有**是白天放干的。这应该不是华雨浓的安排,估计也是靠着华雨浓,自己才能保住一命。可是,从这里也就能看出,华雨浓这边都是些什么人。

    说实话,给张禹印象最好的人,倒是那个死了的铁头。虽说杀人不眨眼,却也算是光明磊落。

    华雨浓当然知道张禹所指,脸上仍然露出微笑,温柔地说道:“不要再去提那不开心的往事。你现在不是过的很好么,堂堂无当集团董事长,富甲一方,身边美女相伴,成功人士的典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接着说道:“往事可以不提,可人我要带走。你有什么条件,就尽管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跟你谈条件,人也不会给你。”华雨浓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实力,你应该清楚。”张禹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清楚的很!”华雨浓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你确实有本事让我在这个世上消失,而且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。但是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华雨浓突然嫣然一笑,“你是不会对我下手的......”

    这句话,倒是说到张禹的心坎里了,张禹嘴上是那么说,但让他真的对华雨浓下杀手,他肯定下不去那个手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太过自信,我这个人一向说一不二,说是要把人带走,就一定要把人给带走!”张禹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候,女司机端着茶水过来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请喝茶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并没有去看茶水,目光仍然放在华雨浓的身上。

    华雨浓朝女司机摆了摆手,淡淡地说道:“你们两个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明白,不仅仅是让女司机出去,同样也叫沈晴出去。

    女司机点头,见沈晴还没动,便走到沈晴身边,“咱们不要打扰华小姐和张先生谈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沈晴只好站起身来,但仍是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我想没有必要背着别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人在你的手里,难道她们还能跑了。”华雨浓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又摆了摆手,示意女司机和沈晴都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谅华雨浓也不敢耍什么花样,朝沈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沈晴这才跟着女司机一同出门。

    眼下,大客厅内就剩下张禹和华雨浓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人都走了,你想说什么?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直以来,我都想为那次的事情向你道歉,不过现在看来,似乎不必了。”华雨浓说完,苦涩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确实不必。其实你让我学会了很多,最起码,这种亏,我以后是不会再吃了。”张禹摇头一笑。

    “跟你在一起的那几天,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。不用耍心机,不用勾心斗角,一切坦然相对......”华雨浓嘴里说着,脸上浮现出伤感。

    她和张禹的距离并不远,身子不自觉地朝张禹那边一倾,跟着躺到张禹大腿上。

    张禹一怔,万没想到她会这样,立刻说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华雨浓枕在张禹的腿上,朝着张禹的脸上,脸上仍是苦涩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累了......想躺一会可以么......”华雨浓有些楚楚可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低着头,从这个角度来看华雨浓,可以说更加清晰。混血儿大多漂亮,华雨浓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,俊美异常。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,那好似蓝宝石般的眸子上带着一滴晶莹。一头红棕色茂密的头发,因为这个角度,稍显散落,却又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不管怎么说,也是跟自己有过那种关系。而且,并没有真的害他之心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出声,任由华雨浓这般枕着。

    华雨浓显然十分享受这种时光,半天也没有出声,反倒是合上眼睛,仿佛已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客厅内无比的幽静,张禹也想不到,刚刚还你来我往,现在会是这样。女人这种生物,心思实在是叫人猜不透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,在很多时候,前一秒钟,男女双方还争执个脸红脖子粗,后一秒钟,女人就突然小鸟依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华雨浓终于开口说道:“事实证明,想躲的往往躲不开,我还是被你找到了。说吧,你有什么能够让我满意的条件,促使我放了沈晴和沈煜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找一个叫杨焕章的人。”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,把他交给我。你就把人带走。”华雨浓也很是痛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人不在你的手里?”张禹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在我的手里,我会一直留在国内么。”华雨浓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接着说道:“死在唐家山市,杨焕章别墅里的八个人,是你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华雨浓痛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被什么人杀掉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华雨浓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从哪里得知,杨焕章是在那里的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他一直很好奇,华雨浓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同样不知道,是我父亲打电话告诉我的。”华雨浓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父亲早就知道杨焕章在国内?不应该吧......我记得当初,你们还在皇家赌场和周家富赌钱,希望能够把周家富从赌场里给逼出来......怎么突然就来到国内了......”张禹颇为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我也不太清楚。那天白天放和周家富赌钱,结果又输了,沈晴就找到我,说你愿意帮我......”说到此,华雨浓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找你的时候,我父亲恰巧给我打来电话,他说杨焕章没有逃到国外,现在极有可能躲在国内,让我到国内待命。于是,我就带人离开了皇家赌场。”

    “会是这样......”张禹越发的好奇了,养文宾那边都没有查出来,杨焕章仍然在国内,华雨浓的父亲又是怎么知道的。可转念一想,养文宾他们主要目标肯定是周家富,所以目光必然会放在周家富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说道:“这么说,就是你们的人先去抓杨焕章,结果......一个也没回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华雨浓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抓杨焕章的目的是什么?这个......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......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我不能跟你说。”华雨浓倒是直接。

    “那我想问你,你们的目标只是杨焕章,那在行动中有没有叮嘱你的手下,要带走杨焕章的某些东西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并没有,我们的目标就是杨焕章,把人抓到之后,立刻到海边接头,然后偷渡出国。”华雨浓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这么问的目的,就是想要知道,两件古董是被谁拿走的。尤其是那个龙头,更是关键中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只是要杨焕章,并没有让人顺便拿走什么东西?”张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华雨浓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明白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口气,似乎很是胸有成竹。”华雨浓睁开眼睛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应该还好吧。”张禹低着头,也看着华雨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把握,那事情就好办了。把杨焕章抓来给我,我把沈晴和沈煜还给你。”华雨浓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把杨焕章交给你,因为我已经答应了别人。我说了,你想要杨焕章,肯定是有什么目的,如果我猜的不错,十有**是打算从他的嘴里问出来什么事情。要不然这样,你想要问什么,我替你问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必了,我只要人!”华雨浓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没得谈了?”张禹的声音马上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,谈还是有的谈的。”华雨浓的嘴角上翘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谈?”张禹看着华雨浓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需要谈的时候,我会去找你的。你不就是想要沈晴和沈煜么,人到时候,我会给你的。其实我留着他们,也没什么用。”华雨浓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想要一个模棱两可的承诺,要不然,你先把沈晴给我。等谈的时候,我会点头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,据我所知,你身边的女人,可不止一个。你把她再带回去,就不怕有人吃醋么?”华雨浓突然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我的朋友。”张禹正色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朋友......那你说,你和我亲,还是和她亲?”华雨浓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或许自己还是和华雨浓更加亲密一些。

    “回答的这么不痛快,那就全当我没问过......”华雨浓幽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她真的只是普通朋友。”张禹不自觉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......”华雨浓淡淡一笑,说道:“我在国内还有事情要做,到时候,我会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华雨浓猛地坐了起来,斜了张禹一眼,又道:“你现在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把人先给我!”张禹看着华雨浓,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no。”华雨浓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大老远的过来,可不想空手离开。”张禹又是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华雨浓轻笑一声,“如果你真的舍得杀我,那......你可以把人给带走......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显得无比的自信,仿佛是认准了,张禹不舍得将她怎样。

    没错,以她对张禹的了解,完全可以肯定,张禹不会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你赢了!”张禹无奈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我一定会赢。”华雨浓满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很是纳闷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纳闷什么?”华雨浓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正在找杨焕章,你确定你会在我之前,把人给找到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确定。”华雨浓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能确定,那万一我先找到了,你该怎么办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很明白,要不你就拿杨焕章还和我交换沈晴,要不你就等我过后找你。反正,这其中的秘密,我是不会让你知道的。”华雨浓郑重地说道:“确切的说,让你知道这些,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