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46章 真情
    张禹带着弟子们送张真人、张银玲五人离开。送出山门,望着张银玲的背影,谢丽尔、伊莉莎等人都是不舍。

    她们和小丫头的关系很好,不管是在三清观,还是在赌场,小丫头的活泼,让人十分喜爱,即便是语言不通,可也能玩到一块。

    真是没有想到,刚刚来到无当道观,张银玲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谢丽尔凑到张禹身边,用生涩的国语,低声说道:“师父,银铃什么时候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......”张禹语塞,因为他也不知道张银玲什么时候能回来。或许,再次能够见面,已经是猴年马月。

    这些天相处在一起,人冷不丁就这么走了,他也不舍。张禹说道:“用不了几天的,她家里有点事,很快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张禹也能看出来,谢丽尔她们的不舍,只能如此安慰。

    谢丽尔点了点头,又生涩地说道:“本来还想着,让她带我逛街shopping的......看来要等几天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着急,要想出去玩,我让人带你们去。好了,咱们回去休息吧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早就看不到张银玲的影子,张禹带着众人,进入道观。

    相较于英吉利的三清观,张禹的无当道观简直是辉煌壮丽。因为天色已晚,张禹只是先带大伙到后面休息,等天亮之后,再行参观。

    夜里躺在床上,张禹的脑子里乱糟糟的,全是心事。

    不过事情再多,也得一件件的办。

    在飞机上也没有睡觉,张禹也是疲倦,刚闭上眼睛,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人的音容笑貌。

    “沈晴!”

    没错,张禹想到的人正是沈晴。

    原本和沈晴说好的事情,结果沈晴一下子就没了影子,用圆光术都找不到,仿佛人间蒸发。不仅仅是沈晴,连华雨浓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“华雨浓她们的目的,应该也是杨焕章吧......她们肯定是离开了英吉利,要不然的话,我的圆光术不会看不到......她们会去哪呢?难道说......她们当时已经预见杨焕章还留在国内......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禹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摊开右掌,紧跟着,一道白光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光镜之中,沈晴一个人静静地躺在一张大床上,看起来睡的很香。

    “没错!没错!她果然是在国内!”看到这里,张禹的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紧接着,圆光消失,张禹的心念又是一动,光镜再次浮现。

    这一次,光镜中的人影则是华雨浓。

    华雨浓穿着一袭紫红色睡袍,一个人独自坐在窗户边,她光着双脚,显得是那样的惬意,只是脸上挂着一丝惆怅。在旁边的玻璃桌上,放着一瓶二锅头,还有两碟小菜。

    外面的夜色很美,却又看不出是哪里。

    “我猜的果然没错......可是......她们这是在哪里......”张禹心中嘀咕。

    手上的光镜消失,张禹又琢磨了一下,再次使用起圆光术。

    这一回,张禹要找的人是杨焕章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掌中一片黑暗,张禹登时一愣,杨焕章是被人劫走了,生死不明。如说是死了,光镜中肯定不是这个样子,可能是只有两个,一个是不在范围之内,人或许是在国外;另一个则是跟上次萧铭山一样,被困入什么阵法中了。

    杨焕章可是通缉犯,想要出国,应该不是那么容易。当初周家富都没来得及把人带走,劫走杨焕章的人,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人给带出国。

    但若说是被困在阵法中,那对方得是什么实力。普通的困阵,肯定是阻碍不了圆光术的。

    “沈晴她们都在国内,杨焕章却找不到了,我现在该怎么做......先去太行山一探究竟,还是先去找沈晴......”

    对于华雨浓的目的,张禹越来越好奇了。

    研究了一番,他终于拿定主意,先去找沈晴,顺便肯定能够找到华雨浓。

    或许,杨焕章就是在华雨浓的手里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可想要使用八字寻命术,就必须得有沈晴的贴身衣物。当时在皇家赌场,自己虽然遇到了沈晴,却也没管她要贴身衣物。这种话,他也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张禹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闭上眼睛,张禹睡了过去。第二天早上起来,他安排李明月招待从英吉利来的弟子们,了解一下无当道观,然后由李明月先负责传授一些道家本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张禹又让杨得胜带领十名弟子去办理护照和签证,前往英吉利的三清观,进行交流。

    能够得到出国的机会,这让杨得胜等人十分的兴奋。而李明月则是心中委屈,自己好歹也是二弟子,竟然不能去国外旅游。

    但他也知道,张清风和王杰不在,道观也不能说撂挑子。师父总是神出鬼没,总得有人盯着。

    一切安排妥当,张禹前往香海花园小区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,他先去褚臻焕家里一趟,看看褚爷爷。褚老爷子一看到他来,那是相当的高兴,因为也快到午饭时间,老爷子直接给聂老爷子打了个电话,让聂爷爷过来吃饭。

    两位老爷子都知道,张禹今时不同往日,无当集团董事长,爱睡手机的创始人,绝对是大老板。张禹肯定比较忙,不能像以前一样经常来探望,但能抽空过来一趟,也已经是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吃了午饭之后,张禹还给两位老爷子捏腿按摩,就和以前一样。让这二老更是高兴。

    爷仨聊得欢快,不知不觉到了下午三点,张禹这才说道:“聂爷爷,不知道沈爷爷家里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老沈这一失踪就是一年,害的我们打麻将都三缺一......唉......也不知道,他什么时候能回来......”聂爷爷在沈老爷子的时候,不禁叹息。

    褚爷爷也叹息地说道:“人到了这个岁数,就是念旧......以前老聂没搬过来的时候,老沈经常过来陪我聊天,后来我腿好了,我们又一起下棋、打麻将......本来寻思着,我们老哥仨能够在一起安享晚年,可没想到......竟然出了这种事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褚爷爷黯然神伤,落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说道:“两位老爷子,我算出来沈爷爷没有过世,现在不知道在什么地方......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两位老爷子异口同声兴奋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张禹郑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能不能找到他?”聂爷爷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褚老爷子也是急切地说道:“对对对,能不能找到他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沈爷爷和沈晴的生辰八字,可想找到他们俩,需要点东西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需要什么?”聂爷爷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褚老爷子跟着说道:“对,有没有我们能帮上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打算去聂爷爷家,找点东西,或许能够派上用场。对了,他们家,在这之后,还有人来过吗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聂爷爷摇了摇头,说道:“自从老沈失踪之后,印象中就警察又来过一次,再就没人来了。老沈家里的保姆,为人挺勤快的,后来就在干了。时不时的,也过去收拾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样,能不能带我过去一趟,我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咱们现在就过去。”聂爷爷兴奋地叫道。

    张禹本来还在给褚老爷子按摩肩膀呢,褚老爷子也顾不上别的,直接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现在老爷子的腿脚不错,连拐杖都不需要了。

    两个老头和张禹一起出门,来到沈爷爷家。

    聂老爷子让保姆拿出钥匙开门,然后一起进到沈家。正如聂爷爷所言,哪怕是沈家没人了,家里也是一尘不染,收拾的十分干净。

    张禹从沈爷爷的衣柜中,找了一件背心,然后又去沈晴的房间寻找。沈晴以前也不是经常住在这里,却也不能说,在这边一件衣物也没有。她在这里也有房间,也有一些衣服。

    张禹翻找了一下,这里倒是不乏小裤裤和文胸,可张禹总不能当着两位老爷子和保姆的面拿这个,还不得让人认为他有什么特殊爱好。

    他找到一件小背心,这应该也是贴身穿的。

    将东西放进自己的包里,张禹表示没有问题,随后就会去寻找。又陪着老爷子聊了会天,这次聂爷爷强烈要求,张禹晚上一定得在他家里吃顿饭,要不然都不让走。

    盛情难却,张禹便留了下来,保姆做了很多菜,爷仨开怀畅饮。

    正吃着呢,张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是李明月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放到耳边接听,张禹说道:“喂,是明月么?”

    “师父,是我。有人来道观找您。”李明月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千杯少的老板朱酒真。”李明月说道。

    李明月跟张禹一同去过千杯少,自然认识朱酒真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说朱大哥来了,不由得愣了一下,心中纳闷,朱酒真怎么突然跑到无当道观来了。

    但人家远来是客,张禹立刻说道:“我知道了,好生招待朱大哥,我这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李明月应道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看向两位老爷子,说道:“聂爷爷、褚爷爷,我们道观从远方来了个朋友,我得回去接待一下。现在就得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张禹要走,两位老爷子都流露出不舍之色。

    聂爷爷说道:“小禹啊,这就要走了......你什么时候,再来看我们老哥俩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啊,小禹......你什么时候还能有空......”褚爷爷也是不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爷爷放心,我一有空就过来。这次我得去找沈爷爷和沈晴,估计用不了多久,就能把他们找到。到时候,咱们四个一起打麻将。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......你小子现在有钱的......我们得赢你小子点......”褚爷爷有点哽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......我是臭手,专门给你们送钱......”张禹满脸笑容地说道。

    和两位老爷子又聊了几句,张禹这才站起来,他本来不想让二老相送,可两位老爷子哪能不送。

    不但给他送出门,还得给他送下去,瞧那意思,都恨不得坐上张禹的车,给张禹送回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张禹的车,慢慢离开,两位老爷子望着他的车,直到完全看不到,才不舍地上楼。

    忘年之交,这种感情,真的是世间少有。

    张禹拿定主意,等他找到华雨浓之时,必然要跟华雨浓摊牌,把人给要回来!

    一路无话,返回无当道观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了。

    进到山门,张禹看到弟子就问,来找我的那位朱酒真在哪。

    弟子一愣,说道:“师父,谁是朱酒真?我今天刚值夜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长得特别高,而且还挺黑那个......”张禹伸手比量了一下。

    徒弟马上反应过来,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就是那个今天拉了好些坛酒来的那位吧......人在后院,估计现在还喝着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这次轮到张禹愣了一下,“带了好多酒,现在还喝酒呢......跟谁喝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在喝呢......二师兄好像都趴下了......”弟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还能喝趴下,反了他了......”张禹说着,就加快脚步朝后院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后院的客房,虽然听不到什么动静,却能嗅到从淡淡的酒香。

    张禹顺着酒香味,来到一间客房门口,伸手一推门,房门应手而开。

    只见房间内,摆了一张桌子,赵华、卡卡、阿德里亚诺、艾露高等人正和一个黑铁塔喝酒呢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到张禹进来,立刻起来打招呼,“老弟,你回来了!”“师父......”“师伯......”“师公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这帮人,反正喊什么的都有,不过除了黑铁塔和赵华之外,其他人的脸色通红,显然是没少喝,一个个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张禹皱了皱眉,说道:“我回来了,这是怎么回事,一见面就喝上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高兴!”朱酒真裂开大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高兴!”“高兴!”......其他的人也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扫了两眼,都是洋鬼子徒弟和朱酒真喝,没有本门的弟子。另外,布莱顿和阿勒代斯、谢丽尔也不在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有点纳闷,来到桌子旁,笑着说道:“不知今日驾临,有失远迎,还请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兄弟间客气什么,快坐快坐,咱们喝点!”朱酒真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禹率先坐了下来,示意众人也坐,跟着说道:“阿勒代斯、布莱顿他们呢?”

    赵华立刻露出尴尬一色,说道:“师叔公和师伯……都、都喝趴下了......已经回房间睡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小子倒是没喝酒。这也是,他要是喝大了,还怎么当翻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