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41章 盛会
    一个来挑战,一个应战,一个从中撺掇,还给赞助,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事宜,一下子就确定下来。

    在时间方面,米开罗倒也不敢托大,需要点时间准备。于是,交流会的时间定在12月1号到12月7号,为期一周。

    地点订在新英皇度假庄园,之所以订在这里,是因为这个庄园也是刚刚竣工,需要小小的宣传一下。两边搞风水较量,那是再好不过。顺便还能给庄园里的房屋搞搞风水布局。

    今天到此采访的记者们,一个个都是高兴不已。难得有这样的大噱头,这趟没白来。

    在米开罗走后,记者们马上就回到采访车里,开始将采访的内容以最快的速度汇报给总部。没用上一个小时,各大网站头版,都将此事播报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勒代斯退出拳坛跟踪报道!皇家大公主的女儿艾露高拜无当道观张禹道长为师,成为阿勒代斯的师妹!”“重大的发现!bbc记者在莱沙镇三清观巧遇皇家大公主的女儿艾露高小姐。原来,艾露高小姐追踪前往三清观,学习太极拳!”“太极拳到底有何神奇,竟令大公主的女儿艾露高小姐痴迷!”......

    “皇家赌场为三清观捐款两千万镑!更有星相师米开罗先生登门挑战三清观,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一触即发!”“星相师米开罗先生约战无当道观张禹道长,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拉开帷幕!交流会时间订在12月1日,地点是新英皇度假庄园!”“决战新英皇度假庄园!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即将打响,是东方的星相风水高明,还是西方星相风水更胜一筹,让我们拭目以待!”......

    “东方道术到底有多神奇?中医、看相、风水......三清观在莱沙镇上演了小镇神奇!”“有球队请星相师占卜,有球队请高僧开光!莱沙队请道观助威!会不会好运再现,敬请关注足总杯下一回合,莱沙主场对阵枪手阿森纳!”......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新闻,席卷了整个英吉利,随后席卷欧洲,乃至全世界。

    可以说,星相风水文化,不仅仅是在东方流行,其实在西方更加盛行。

    镇海市曾经的两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结局都是张禹获胜。可因为总总缘故,并没有大肆宣传。

    这次在英吉利,还没等交流会开始,就已经在媒体的烘托下,沸沸扬扬!

    意大利,罗马。

    星相师圣地克林思堡。

    一个宽敞、古朴的房间内,大星相师皮萨诺盘膝而作,他的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袍,脖颈上挂着一条黑宝石项链,苍苍白发用发箍扎着,看起来好似一位圣者。

    在他下手的两侧,坐着六个黑袍人,左侧的第一个,便是张禹曾经的对手杜鲁夫。右侧的第一个,是皮萨诺的二弟子,也就是杜鲁夫的二师弟因扎吉。在因扎吉的下手,坐的也是张禹的熟人,那就是帕丽斯了。

    这六个人,乃是皮萨诺门下的六大弟子,三弟子叫帕多因,五弟子叫德西利奥,六弟子叫蒙托利沃。

    像马夏尔、杰克刘这样的,根本没资格坐在这里。

    皮萨诺的面前,放着一叠报纸,正是关于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内容。

    他将报纸拿了起来,淡淡地说道:“关于在新英皇度假庄园召开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事情,已经应该也知道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报纸丢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“知道。”“知道。”......杜鲁夫、帕丽斯全都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以前咱们去镇海市搞了两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结果都是铩羽而归,根本没有打开东方的市场。现在可好,那个叫张禹的人,竟然已经把手伸到了英吉利。你们要知道,如果说,这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让他赢了的话,东方道教星相风水的触手很有可能伸过来。到那个时候,咱们的生意就不好做了。”皮萨诺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师!那个张禹实在是可恶!我看要不然这样,他们既然说是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那肯定也不能说只有米开罗和张禹较量,欧洲其他的星相师也是可以参与的!我想前往英吉利参加这次的星相风水交流会,这次一定能够获胜!让他知道咱们西方星相术的厉害!”杜鲁夫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不想,他的声音刚落定,坐在他对面的因扎吉就冷冷地说道:“学长,上次在镇海市,你就输给了那个张禹,甚至连老师的水晶球都毁于一旦。我想这一次,你还是不要去了,由我出手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因扎吉!你这算是什么意思?”杜鲁夫登时就火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......学长你精通的是魔法,在星相风水方面,并不是特别的擅长......此次英吉利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事关重大......看起来是在英吉利举办,但实则是东西方星相风水的一次碰撞,咱们绝对不能输......不但如此,还一定要赢,赢的风风光光!”因扎吉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扎吉学长说的没错......”坐在帕丽斯下手的蒙托利沃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杜鲁夫学长你擅长的是魔法,星相风水之道,并非强项。这一次可是输不起的,所以我认为,还是应该让因扎吉学长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次只是太依赖水晶球罢了,如果......”见老二和老六一起指责他星相风水之术不行,杜鲁夫有点急了。可话刚说到这里,他突然发现,有一道森冷的目光扫在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随即发现,老师皮萨诺正冷冷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杜鲁夫一下子反应过来,这水晶球可是老师的法器,而且特别贵重,结果竟然被毁掉。因为这事,老师特别的生气、上火。现在自己这么说,岂不是在告诉老师,你的水晶球不行,如果自己不用,反倒是能赢。这不等于打老师脸么。

    他闭上嘴巴,不敢再说。但他不难发现,因扎吉的脸上,闪现出一丝得意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同门,以前的关系也不错。之所以因扎吉会拆台,乃是因为皮萨诺对杜鲁夫的偏袒。因扎吉一向认为,自己的天赋高过杜鲁夫,只是入门晚了,杜鲁夫是大弟子。老师在出席一些重要场合的时候,总是带杜鲁夫去,将杜鲁夫视作接班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不管是东方也好,西方也罢,大家修炼,除了靠真本事之外,同样离不开法器。法器的加成,有时可以令一个普通高手成为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皮萨诺的法器可不少,杜鲁夫作为接班人,拥有的法器是最好的。等老师一旦过世,法器都得传给杜鲁夫。

    这让因扎吉的心中很是不平衡。

    就好像上次杜鲁夫去镇海市搞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按理说这个活,用不着他堂堂大弟子出马。可是,皮萨诺一方面希望不要出差池,另一方面希望杜鲁夫立下一个大功劳,接班的时候,更是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不曾想,杜鲁夫不但输了,而且连水晶球都毁了。在杜鲁夫回来的时候,皮萨诺就很是生气,嘴上虽然没怎么责备,可杜鲁夫在老师心目中的地位,已经打了折扣。

    因扎吉本来都没什么指望了,就因为这件事,让他突然发现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眼下张禹和米开罗在英吉利举办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老师明摆着是要派人去,因扎吉知道,自己的机会来了,所以他绝对不能错过。为了这个机会,他此刻都不惜公开和杜鲁夫叫板了。

    六大弟子中,蒙托利沃和因扎吉的关系最好。他也认为,这应该是因扎吉的机会,自己成为老师的接班人,成为大星相师,那是不可能的。可如果现在站队,站到因扎吉这一边,一旦因扎吉真的继承了老师的位置,自己肯定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而支持杜鲁夫,好像也没什么用。毕竟杜鲁夫身边不缺少支持者。

    “因扎吉,这个叫张禹的不好对付......你有把握吗?”皮萨诺看向因扎吉。

    “老师,请你放心好了,我有十足的把握,一定会赢的!”因扎吉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皮萨诺微微点头,说道:“那好吧,这件事就交给你了。华伦天奴的威特先生,一向喜欢研究星相风水,我在一个小时之前,给我打了电话,说是要赞助这次星相风水交流会,同样会联络皇家赌场那边,希望能将这次的交流会办的更加盛大,到场的星相师更多。等会他会过来,到时我引荐给你认识。记住,千万不要输了!”

    “是,老师!你放心好了,弟子绝不会输!”因扎吉郑重地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他心中得意,自己终于有机会出头了。

    其实,因扎吉也办过不少事情,也曾独当一面,事情办的也挺漂亮。作为二弟子,皮萨诺也不能说不器重他,比之其他的弟子,他的待遇要好多了,得到的法器也不少。可是,在接班人的问题上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当然,若非有一定的实力,因扎吉也不敢借机和杜鲁夫叫板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,其他的人退下吧。”皮萨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鲁夫不甘心,无奈老师都这么说了,他也不敢不从,只能说道:“是,老师。”

    他站了起来,其他的弟子们也都站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五个人出了房间,一同下楼,蒙托利沃故意走的比较慢,拖在最后面。刚刚帮因扎吉挤兑了杜鲁夫,他多少也是害怕的,只能寄希望于因扎吉这次获胜。

    帕多因、德西利奥、帕丽斯都不出声,只是静静地走着,仿佛心中都在盘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杜鲁夫则是一边走,一边找机会偷眼去看师弟、师妹的脸色,似乎想要从他们的脸上看出他们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下楼出了古堡,他们一同后面的院子走去,然后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帕丽斯本想回自己住的地方,可是杜鲁夫却把她给追上了。

    “帕丽斯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,有事吗?”帕丽斯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杜鲁夫四下扫了一眼,见其他的人都走远了,他才低声说道:“上次咱俩在镇海办事,结果铩羽而归。现在,因扎吉要去参加星相风水交流会了,你觉得他有多少胜算?”

    他故意将两个人上次一起在镇海的事情先给提出来,意思也是告诉帕丽斯,咱俩是一起失的手,现在是一条绳上的。

    杜鲁夫是接班人,帕丽斯平常少不得也要巴结这位大师兄,属于杜鲁夫的追随者。现在杜鲁夫说这话,多少也是对自己有点不自信。

    帕丽斯当然明白,这是杜鲁夫在试探她,她马上说道:“这个张禹十分的狡猾,而且修为不低,我看因扎吉学长的胜算并不高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认为。”杜鲁夫微微点头,在他看来,自己都输了,就算因扎吉的胜算高,他也不希望因扎吉赢。杜鲁夫接着说道:“这一场较量,老师志在必得,我也想跟张禹再斗一场!帕丽斯,你说咱们私下里去参加这个星相风水交流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帕丽斯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老师已经安排因扎吉学长前去,咱们再去的话,是不是不妥......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想赢回来吗?你的水晶球,也毁在他的手里......对了,窥视水晶球,我倒是有个多余的,就送给你了......”杜鲁夫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窥视水晶球何等珍贵,帕丽斯的水晶球毁了,回来之后,皮萨诺也没说给她补一个。现在杜鲁夫愿意给她一个,这让她激动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她连忙说道:“谢谢学长......那个......我当然想要一雪前耻,重新赢回来......咱们、咱们这次去,也不见得不妥......万一因扎吉学长输给张禹,那岂不是等于一败涂地,咱们私自去的话,在因扎吉学长落败之后,咱们再出手赢了张禹,一来是将功补过,二来也是为老师分忧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杜鲁夫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这个提议不错。我给爱疯集团的库克先生看过风水,我负责去游说他去参加,提供赞助。然后,咱们就能顺理成章的参加这次星相风水交流会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杜鲁夫狠狠地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也不知,他这是因为恨张禹,还是因为恨因扎吉。或者,他两个人都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