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42章 迷雾
    三清观。

    在记者们走了没多久,道观就炸了锅。原因无他,乃是由于新闻这一爆料出来,镇上的人就一窝蜂赶到三清观。

    小镇上难得出现这么轰动的事情,以前这个不受待见的道观,此刻成为了香饽饽。哪怕不皈依道观,上柱香什么的,顺便抽签、看相,最好再给看看风水。

    道观里忙的不像样子,约翰布朗等人水平有限,都得张禹出手。张禹是一边带徒弟,一边给人解签、算命,亦或是去人家看风水。

    让张禹亲自出手,价格也不能低了。今时不同往日,眼下三清观何等名气,不必向上次那样免费看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一看张禹这么忙,根本没有闲暇,便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临走前,她把艾露高拉出道观,皱着眉说道:“你怎么还追到这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......寻思着学太极拳么......”艾露高没好意思出自己的初衷。

    就算她不说,艾伦小姐也能猜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说道:“你现在拜张禹为师,新闻都报道出来了。我姑妈很快就会知道,以她的脾气,还不得炸了!到时候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......这有什么大不了的......”艾露高撇了撇嘴,“难道就许她我行我素,我就不能做一点出格的事儿啊!再者说,你不也跑来捐款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艾伦小姐心说,你当我想捐啊,钱是被张禹给赢走的,自己其实一毛钱都没捐,只不过因为打赌,没有办法。她又皱着眉说道:“行行行......你的事,我不管了,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!我得回去了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回去干什么,我还得留在这学本事呢。”艾露高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留下吧,拜拜!”艾伦小姐说完,是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艾露高撇了撇嘴,“拜拜!”

    她转身返回道观,心中也是为难,自己确实有点冲动。可现在拜师都拜完了,新闻也上了,只能这么样。

    老妈不问则已,问的话,就这么说!

    道观的房间实在有限,想要扩建也不是那么快的。但艾露高既然拜师,要住在这,只能先凑合。张禹让人在张银玲、苑小小的房间添了张床。

    张禹一天下来,也折腾的够呛,晚上旁人上晚课,张禹不能上,单独和张银玲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让张银玲指导他太极拳。

    现在太极拳宣传的那么火,自己怎么说也得先给学明白,要不然怎么教徒弟。

    正学着呢,道袍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掏出手机一瞧,是养文宾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距离拍卖会,还有些日子呢,怎么养文宾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他立刻接听,说道:“喂,养兄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电话里响起养文宾的声音,“老弟真是好本事,竟然收了英吉利皇室中人当徒弟......一下子就轰动了整个英吉利......国内现在也轰动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想到。”张禹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“老弟,你现在是不是在莱沙镇的三清观?”养文宾突然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愣了一下,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此刻也到了莱沙镇,就在三清观旁边的路口,你能出来一下么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禹更加糊涂了,实在想不明白,养文宾怎么会突然跑到这里。

    但他隐隐能够意识到,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让张银玲先等自己一会,他独自一人出了三清观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在道观侧方的路口,停着三辆车。

    张禹走了过来,才到路口,见看到了熟人。不是别人,正是阿久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。”阿久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来了,养兄呢?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养先生正在车里等您呢。”阿久做了个请的手势,指向中间的那辆房车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走了过去,在车旁站着四个保镖,倒也都认识,其中一个就是当初被张银玲给摔飞那位。

    保镖看到张禹,也都礼貌地打招呼,有一个拉开车门,说道:“老板,张先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就跟在保镖的旁边,只见养文宾正坐在里面。养文宾也看到了他,马上招呼道:“老弟,快进来坐。你们退出十步之外!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保镖答应。

    等张禹上车,保镖随手关门,带人退出十步之外。

    见养文宾这般,张禹又是狐疑,他坐到养文宾的对方,干脆直接说道:“养兄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出了一件怪事。”养文宾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出声,等待养文宾继续说。

    养文宾皱了皱眉,接着说道:“这事说大不大,却又特别的奇怪......就是周家富的老丈人杨焕章,那天晚上我在得到消息之后,马上给国内打电话,让人前去抓捕。结果人到了地方,却没有见到杨焕章,只是看到十二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见到这么多尸体?”张禹不由得一怔,说道:“那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养文宾微微摇头,说道:“具体原因现在也没查出来,只是从尸体上能够确定,死者是被锋利的武器所杀。由于镇上还没有覆盖监控,所以不能确定,到底是什么人做的,想要追踪,也很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儿......”张禹好奇地说道:“那会不会是有人抢先一步赶到杨焕章的住处,被杀的人,都是杨焕章的保镖。”

    “先前也是这么认为的,还专门让周家富和杨舞前去辨认。据二人讲,杨焕章的身边,只有四个保镖。到了现场之后,找到了那四个保镖的尸体。另外的八具尸体,周家富和杨舞并不认识。除此之外,还发现了一个问题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张禹又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四个保镖的尸体,是在杨焕章所居住的小楼里。而另外的八具尸体,则是在院子里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院子里......不在一个地方......”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在院子里杀掉八个人,难道没有街坊邻居听到。”

    养文宾摇了摇头,说道:“杨焕章所住的小楼,有点偏僻,周边没有人家。通过走访得知,镇上居住的人只知道那里是有钱人修来度假的,院子里有保镖和狗,所以也没有人靠近。对了,院子里设有监控,不过监控录像光盘,却被人给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做这件事的人不简单啊......”说到此,张禹突然想起一件事,立刻问道:“那些人是什么时候死的?”

    “按照死亡时间推断,是在赶到之前的半个小时左右。不会超过一个小时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间隔的时间这么短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说道:“那些人不早不晚的赶到那里,可见在我问出杨焕章的下落之前,他们恐怕是不知道杨焕章的下落吧......你说......会不会是在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,有人将消息泄露了出去......”

    养文宾点了点头,说道:“国内那边的人和我都怀疑过这个......可是知道这件事的人,就这么几个......我怀疑过阿久,旁敲侧击的问过他,据他所说,给我打了电话之后,他就一直在你身边等我......是这样吗?他有没有去上过卫生间之类的,亦或是短暂离开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张禹肯定地说道:“当时我们俩都在车里,他没有下过车,除了给你打电话之外,再没给任何人打过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怪了......”养文宾皱眉说道:“我们离开的路上,阿久也是一直坐在车上,而且还是跟我坐在一辆车上。我们直接去的码头,从水路把周家富夫妻送到西班牙,然后乘坐飞机引渡回国。从这里到码头的时间也不短,当时国内的人已经赶到了杨焕章住的地方。从时间上算,阿久不可能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会不会是国内的人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......”养文宾摇头说道:“这种任务,下达之后,通常是不许携带通讯设备的。而且这里面还存在极大的疑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疑点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,杨焕章并不算是什么重要人物,哪怕是周家富的案子还牵扯到什么人,也不至于把他给劫走吧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这个确实可疑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,劫走杨焕章的人到底有多少?据国内的描述,杨焕章的四个保镖都是被一击致命,似乎没有什么反抗。这样一来,院子里的八具尸体,又是怎么回事?杀人灭口......也不至于在院子里就动手......最大的可能是,还有一拨人突然赶到,将那八个人给干掉,抢走了杨焕章......可是这样一来,消息走漏的也未免太夸张了......”养文宾眉头深锁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第一个疑点,就够让张禹想不通了。这第二个疑点,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如果说有人从中间通风报信,也不能是两拨吧。

    一想到两拨人,张禹的心头突然一动,“两拨人......岛国人......华雨浓......不是正好两拨人么......”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也不太可能吧。

    这两拨人虽说都盯着周家富,可后来就没影了。如果说这两拨人是在他之前问出杨焕章的下落,那应该早就动手了。如果是有人通风报信,知道事情的就这么几个,自己和阿久、养文宾都不可能,那还能是谁?

    张禹问道:“养兄,死在那里的八个人,有没有岛国人?”

    “你说岛国人......对了,我听阿久汇报过,好像有岛国人也在找周家富......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八个死者,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,没有留下丁点线索。现场分析,他们死后,有人在他们的身上搜过。至于说,他们是不是岛国人,在相貌上,根本无从分辨。衣着上,都是黑色的西装,品牌也都是国内的......”养文宾说到这里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国人和岛国人,以及棒子国人的相貌其实差别不大。

    有人说,大街上哪个是鬼子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这一点也没错,可问题在于,看到的那是活人,而且主要是通过衣着、发型方面,换成死人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要是衣着和发型跟国人没有什么差别的话,就更加无法辨别了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就难办了......”张禹咂了咂嘴,但他跟着打量了养文宾两眼,说道:“养兄......这么机密的事情,你怎么还跟我说啊......”

    养文宾微微一笑,说道:“老弟果然聪明......这么说,国内那边,对这件事也十分好奇,迫切想要找到杨焕章查个究竟......可是问题在于,现在一点线索也没有,跟没头苍蝇似的。老弟你能轻而易举的抓获周家富,本事之大,令人信服......所以,上面认为,一事不劳二主,干脆把寻找杨焕章的事情也交给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么......”张禹不由得苦笑,“老哥怎么会没事将这种机密告诉我,原来是这么回事......”

    养文宾咧嘴一笑,恭维道:“这也是老弟的本事大啊......说实话,周家富躲进皇家赌场,要换成我,别说是我,不管让谁来,也都白费......从这一点,就能体现出老弟你的本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养兄,你就别夸我了......”张禹摇头笑道:“说说吧,该怎么行动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特殊,除了你我之外,英吉利这边没有任何人知道。但是在国内那边,我就不清楚了。保密起见,也是吸取上次的教训,我这边秘密将你送回国内,拍卖会的事情,由别人来接手。你只需要专心负责寻找周家富就好。找到人之后,马上跟我联系。”养文宾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张禹点头,接着说道:“咱们什么时候出发?”

    “越快越好。你现在准备一下,我在这里等你,然后咱们一起走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答应一声,当即下车,朝三清观走去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也是相当的好奇,杨焕章的背后,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?

    不难预见,不管是岛国人也好,华雨浓也罢,他们真正的目标,根本不是周家富,而是杨焕章!

    另外,还有沈晴和华雨浓到底去了哪里,怎么仿佛蒸发了一样。或许,当自己找到杨焕章的时候,同样也会遇到华雨浓也说不定!

    “一团迷雾,那就让我拨开看看吧!”张禹在心中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