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45章 冷漠的张真人
    八百里太行山。

    此山在国内,极有名气,横跨京城与北河、南河、西山三省,纵横交错,古有“太行八陉”之称。

    冬季里,林叶不再繁茂,许多树变得光秃秃的。在山中的一角,此刻有三个人正坐在石头上,一个身穿黑色羊绒大意,一个身穿红色孔雀毛大意,另外一个,则是普通的羽绒服。

    穿羽绒服这位,年纪最大,头发花白,一脸的憔悴,在他的旁边,还放着一双拐杖。

    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那轮椅人。他被掠走之后,想要坐轮椅,也没人给他推了。再说这太行山上,想要坐轮椅上去,显然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苟文,咱们在这山上转悠多少天了,累死姑奶奶了。”红衣女人看向黑衣男人。

    “都说多少次了,别叫我名字。”黑衣人立刻瞪向红衣女人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正事呢,别老跟我瞪眼!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给挖出来!”红衣女人用恐吓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正事也不用叫我名字吧。”苟文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你名字难听啊!”红衣女人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名字好听,姬冰......”苟文故意拿腔拿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比你的好听。”姬冰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......我现在懒得跟你斗嘴......特么的,咱们在这山上转了差不多俩月了吧,从秋天转悠到冬天......真是要了命了......”苟文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把那地图拿出来再瞧瞧,是不是领错道了!”

    “光我领路,你没领过啊!”姬冰也是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从兜里小心翼翼地掏出来一块羊皮,将羊皮展开。

    地图上画着一条山脉,山脉上标有很多红点。在地图的最右侧,还有一首诗,诗曰:盘影遮空黑,愁生入望赊。高来难客路,深去断人家。翠死寒溪水,香残别洞花。今宵何处宿,山口日将斜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是宋代和尚释保暹写的《途次望太行山》,那肯定说明,藏宝的地点就是在太行山。咱们这一路,也是按照诗上描写的风景寻找......可这太行山也太大了,加上这个季节......就更找不到路了......”姬冰一边看着羊皮,一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倒是没错,太行山纵横八百里,这指的还只是长度,并非宽度。一个能够横跨将近四个省的大山,这得有多大。在山上也开不了车,全靠两条腿,加上现在太行山上实在也没啥风景,光凭这一首诗来寻找,那不得累死。

    苟文凑到姬冰的身边坐下,说道:“这图上不是还有红点么......按照这个红点找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放尼玛个屁!你按照这个红点找来!老娘看这红点看的,眼睛都直迷糊,晚上睡觉,闭上眼睛,眼前都是红点!”姬冰骂骂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也难怪她火气大,这份地图实在也太要命了,为了研究,姬冰也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苟文尴尬一笑,说道:“我也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跟着,他看了眼一边坐着的轮椅人,抬腿一脚,踹在轮椅人的大腿上,用力倒不是很大。

    “喂!这图怎么回事?不会是假的吧!”苟文瞪着眼珠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真是假,我哪知道,我以前都没见过。”轮椅人也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说实话,自己虽然当年不怎么地,可自从跟师父学了本事之后,那也是养尊处优,哪怕是戚家的人见了他,都得毕恭毕敬。现在可好,在这两位的面前,简直成了任人宰割的绵羊。

    “妈的!”苟文骂了一句,跟着还准备动手教训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拿他发脾气......”姬冰斜了他一眼,冷冷地说道:“瞧这张羊皮的年头也不短了,绝不可能是假的。说实话,这里面如果没有在机关难度,老大早就找到宝藏了,怎么可能带进棺材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苟文点了点头,接着皱眉说道:“可是这图......是个人也看不明白,这都冬天了,接着找下去,估计得在山上过年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找个帮手。”姬冰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找谁?”苟文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找侯宣怎么样?”姬冰说道。

    “猴子一向狡猾,如果把这事告诉他,只怕请神容易送神难。如果非要找帮手,还是找老猪能安全点......”说到这里,苟文突然看了眼轮椅人,跟着一闪身来到轮椅人的背后,抬手一掌,砍向轮椅人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嘎”地一声,轮椅人直接休克过去,仰天摔倒。

    苟文搭了一下轮椅人的脉门,确定人昏了过去,这才接着说道:“等找到宝藏,再把人干掉,也是易如反掌。不会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干掉他是易如反掌,可你有没有想过他的智商啊......咱们都看不明白这张图,猪十二能看懂......别开玩笑了......”姬冰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凭他的智商......确实是......可猴子难对付......搞不好,咱们偷鸡不成蚀把米......”苟文有点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不想,姬冰听了这话,却瞪向苟文。

    苟文旋即反应过来,忙说道:“我这不是顺嘴说了个鸡字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给说我的忌讳,小心我下次去饭店点狗肉吃!”姬冰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、知道......怕了你了......”苟文主动示弱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猴子难对付,但他聪明,极有可能帮咱们找到藏宝的地方。他和猪十二也不一样,如果咱们告诉猪十二,这胖子极有可能把事情告诉三哥或者是五哥,那就根本没咱们的事儿了。而猴子肯定不会告诉他们,等找到宝藏的时候,那就各凭本事,我相信,你我二人联手的话,即便杀他困难点,也不是杀不了。”姬冰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没错。”苟文点了点头,说道:“与其这么漫无目的的找下去,不如先找他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猴子滑的很,咱们一起去找他,他肯定心生戒备。我看这样,由我出面去找到,咱俩在一起的事儿,他们都不知道,肯定不会怀疑。他自认为比我厉害一些,自然也会想着见到宝藏之后杀我灭口。到时候,我明你暗,你跟在后面,我找到宝藏,你突然杀出来,合你我二人之力,定能把他给干掉!”姬冰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苟文重重点头,随即他看了眼一边的轮椅人,问道:“他呢?要不要现在就给干掉?”

    “先不着急杀他,万一找不到呢,或许还能有点用处。你把他安排到一个妥善的地方藏起来,等找到宝藏之后,再把他干掉也来得及。再者说,咱们就是不管不问,只要他跑不了,饿也饿死了。”姬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苟文点头。

    镇海市。

    张禹一行和养文宾下飞机的时候,正是国内的夜晚。

    他们是晚上从英吉利走的,到了地方,还是晚上。

    养文宾安排了车,送张禹一行前往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、谢丽尔、艾露高、赵华等人都是第一次来到国内,而且又是要去张禹的无当道观,心中难免兴奋。

    以前只是听说过神秘的东方大国,此刻领略到这东方不夜城的风光,他们也不禁感慨。这里的繁华,丝毫不亚于伦敦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车里,东瞧瞧西看看,只有张银玲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来到无当道观,半路之上,张禹已经给李明月打了电话,说自己回来了,还有一些在外国收的弟子,让道观内准备晚饭。

    一到道观,李明月就带着师弟师妹迎了过来,张禹给进行介绍,其中以布莱顿的身份最高,是张禹的师弟,其他的人,都是徒弟,得管李明月等人叫师兄。赵华就惨了点,辈分最低,见谁都要一声师叔。

    张禹让大伙先吃晚饭,他则是亲自带着张银玲去见张真人。

    张真人还没有睡觉,其实也是听说张禹今晚能回来。

    两下见面,少不得客套一番。

    可张银玲见到老爹,却只低着头,除了进门时打了招呼,再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客套之后,张真人说道:“小女多日打扰道友,给你添了不少麻烦,还望体谅。天师府还有一些要紧的事务,我们父女就不打扰了,今晚就告辞。”

    张禹愣了一下,这大晚上的,就算不待见我,也不至于这么着急走吧。

    张银玲更是火大,忍不住说道:“爸,我刚下飞机回来,饭都没吃呢,咱们就走啊!”

    张真人瞪向女儿,严厉地说道:“吃饭急什么?咱们修道之人,也讲究饿其体肤,劳其筋骨,总不能这点都承担不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银玲心中愤愤,却也只能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张道友,我们就不打扰了。有空来天师府,盘桓几日。”张真人温和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好,一定拜访。那我这就送道友下山。”张禹也看出张真人去意已决,要不然也不可能大半夜的提出要走。

    当下,张真人带着张银玲、李如轩,以及两个随行的弟子离开。

    张禹率同门下弟子相送,一直送出道观门外,张禹本想将人送下山,张真人连连拒绝,表示张禹刚刚回来,就不用如此劳苦的折腾。

    这让张银玲更是不爽,你闺女我刚爬上来,转头就下去,有你这么当爹的么,我是不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即便再不满,也只能跟着下山。来到山脚的停车场坐进车内,他们一共是两辆车,张真人和女儿上了一辆车,让一个张姓的弟子负责开车,李如轩则是坐上另外一辆车。

    李如轩见师父没让自己跟着上同一辆车,心中难免惴惴不安。自己也算是张真人的爱徒,可瞧现在的意思,有点像是被打入冷宫。

    他也明白,自己帮着张银玲欺瞒了师父,师父虽然没多说什么,可这样更让人心中打鼓。不管怎么说,自己终究是外姓弟子,而张银玲即便犯了再大的错误,那也是师父的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张银玲和父亲坐在车后排的位置,她一句话也不说,就是低着头。

    张真人也不说话,闭上眼睛,仿佛是在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这让张银玲有点意外,按理说,老爹肯定会说教一番,怎么今天,有点不合常理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驶往高速公路,父亲一句话都不说,这让张银玲的心里也打鼓,她忍不住说道:“爸,你......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回去面壁思过,自己反省。”张真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面壁思过......”张银玲吓了一跳,在天师府内,面壁思过是极为严重的惩罚,其严重程度,已经超过被罚挑水、劈柴了。她急切地叫道:“为什么要面壁思过,我就是去英吉利见识了一下而已,又没惹什么祸!”

    张真人不说话,仍然是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!你......”见老爹这般冷处理,张银玲反而更着急,她跟着咬了咬牙,说道:“你就能对我有本事!人家张禹,还敢和洋鬼子较量星相风水,顶天立地!再看看你,胆小如鼠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是张禹跟你说的?”张真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他跟我说么,你们俩打电话的时候,我就在旁边,我又不是笼子!”张银玲叫嚷起来,“这次跟张禹出门,我才知道什么叫英雄气概,什么叫谈笑间令对手竞折腰......再看看你们,整天窝在龙虎山,自诩一代宗师,可遇到跟洋鬼子较量,非但不帮忙,还阻止张禹,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不等女儿说完,张真人猛地断喝一声。

    这一嗓子,吓得张银玲打了个哆嗦,就连前面开车的弟子,手都抖了一下,差点没撞路旁的树上。

    张银玲的身子,被晃了一下,双手扶住前面的靠背,才算稳住。

    她扭头正色地看向父亲,认真地说道:“我以前一直以为父亲顶天立地,现在看来,跟张禹比起来,你差远了!你是个......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不等她的话说完,张真人反手就是一记耳光,狠狠地抽在女儿的脸上。

    张银玲登时就被打蒙了,跟着捂住腮帮子,眼泪簌簌淌下。

    “你打我......”小丫头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真人的手颤抖了一下,他也觉得自己似乎有点过了,当作为父亲,总不能给女儿道歉吧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,回去给我好好面壁!”张真人的语气,稍微缓和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哼!”张银玲重重地哼了一声,鼻子里抽泣了一下,倒也不敢再出声顶撞父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