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40章 如约而来
    记者们将采访回答全都录制下来,今天的采访,可以作为作为对阿勒代斯的跟踪报道,绝对能够博得眼球。

    他们挨个进行采访,艾露高刚刚拜师,也在人群之中。她倒是不想接受采访,自己是大公主的女儿,被人发现自己在这里,多少有点不太妥当。

    于是乎,她总是向后缩。可因为这个举动,反而引起了几个记者的注意。有一个记者,一下子认出了艾露高,立刻兴匆匆的冲了过去,嘴里喊道:“艾露高小姐,你也在这!”

    被喊出名字,艾露高立时露出尴尬之色,但这种尴尬随即消失,她硬着头皮说道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现场的不少人,不知道艾露高的身份,刚刚也只是听了名字。眼瞧着有记者认识艾露高,众人不禁纳闷,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。

    一个记者认出艾露高,马上就会有好几个记者认出来,他们一股脑地将艾露高给包围了。

    作为大公主的女儿,早就在媒体上挂了号了,加上艾露高还上拳台打过比赛,自然是更加吸引眼球。记者们万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艾露高。

    “艾露高小姐,请问你到这里做什么?”一个记者率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是来拜师的......”艾露高无奈,只能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记者们听了这话,都是大吃一惊。旋即有一个记者问道:“皇室大多都是新教徒,艾露高小姐你是大公主的女儿,到道教拜师,这么做有什么理由?”

    大公主的女儿!

    刹那间,院子里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她是大公主的女儿!”“连大公主的女儿都拜张道长为师。”“太不可思议了。”“有啥不可思议的,大公主还参加过奥运会呢。”“听说大公主脾气火爆,竟然超速驾驶,被警方罚款了好几次。看来有其母必有其女。”“你小点声。”“我知道。主要我是寻思,现在皇室成员做事,可真是出人意表。”......

    先前众人一直都在琢磨,艾露高到底是什么身份,没有想到,竟然会是皇室中大公主的女儿。

    作为皇族中人,肯定是新教教徒,跑到这里拜师,开什么玩笑。用不少人的话说,大公主去参加奥运会,还经常超速驾驶,公开场合不穿正统的服装,就已经够出格的了。结果这位小公主更夸张。

    不过,刚刚大家伙已经亲眼看到,艾露高拜了张禹为师,皈依了道家。

    面对记者的问题,艾露高多少为难。她拜师的时候,多少也有点冲动,忘记了自己特殊的身份。

    另外,她也是因为见识到太极拳的厉害,自己练了这么多年的拳击,被一个小丫头打倒两次,已然是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艾露高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昨天在新闻上看到阿勒代斯拜张真人为师,学会了太极拳,在拳击方面,实力得到了飞跃。我也是一个爱好拳击的人,所以......就来拜师了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这话,都暗自嘀咕,好像开始不是这么回事吧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话,他们现在也不敢当面说。艾露高说什么就什么吧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既然拜了张道长为师,那就等于拜入了道教。新教那边,艾伦小姐准备怎么办呢?”马上有一个记者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可这在英吉利,也不算是什么事,记者什么样的问题都敢问,管你是不是皇室中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艾露高的母亲大公主因为超速驾驶,都能被警方罚款好几次,搞的全世界都知道这位大公主的行径,皇室也就是这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艾露高心中暗骂,你们哪来那么多屁话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得心平气和的回答,“人人平等,信仰自由,阿勒代斯作为天主教堂,同样可以同时信仰道教,成为道教徒,我又有什么不可......”

    她本来还有话想说,好在她不傻,把后面那句硬给咽了回去。那句话就是‘国家不也只是规定,皇族在册的四个成员才必须信仰新教么,我又不在册’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,实在不方便说。

    艾露高成为这里的焦点,记者们围着她又问东问西。

    采访进行了能有两个多小时,已经快到中午。

    因为道观越来越热闹,约翰布朗也是高兴,提出留记者们在这里吃饭。可是记者们还有事情要做,着急去莱沙俱乐部和弗朗牧场进行采访,甚至还打算去一趟伊莉莎的家,时间特别的紧,也就告辞。

    张禹和约翰布朗等人送记者们出门,快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有一行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人不多,一共是七个,走在前面的,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女人。不是旁人,正是艾伦小姐。

    在她的后面,都是保镖、随从。

    作为皇家赌场的副总裁,艾伦小姐就算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公众人物,同样也上过几个杂志的封面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因为在赌场职位的缘故,而是因为她是一个女骑手,还是那种实力很强的女骑手。

    有记者马上认出了艾伦小姐,立刻说道:“艾伦小姐你好,请问你怎么到这里来了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其他的记者们随即反应过来。艾伦小姐突然到此,肯定是有什么事,大家伙一股脑的,就把艾伦小姐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倒是艾露高看到表姐来了,吓了一跳,赶紧躲到阿勒代斯的后面。见她这般,给谢丽尔气的够呛。好在,艾露高并没有对阿勒代斯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面对记者的提问,露出阳光般地笑容,说道:“我这次过来,是给三清观捐款的。”

    “捐款?”“为什么捐款?”“艾伦小姐,你怎么突然要给三清观捐款?”......记者们纷纷问道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记者好奇,在场的众人,除了张禹等去过马场的之外,全都纳闷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又微笑着说道:“我们皇家这些年来,一直都给社会公共事业和教会捐款。昨天在新闻上得知,阿勒代斯先生是因为拜了一位东方道长为师,实力才突飞猛进,击败了梅威瑟。我认为,英吉利道家的文化,也应该得到推广,就干脆找到这里,予以资助。”

    这是她答应张禹的,其实所谓的捐款,就是张禹从赌场赢来的钱。这笔钱,已经进了张禹的口袋,艾伦小姐也就是做作表面功夫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记者问道:“艾伦小姐,刚刚我们在这里看到艾露高小姐,她是你的表妹。她现在已经拜张道长为师,不知道你对这件事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啊?”这话让艾伦小姐大吃一惊,她心中纳闷,这话是怎么说的,我之前怎么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艾伦小姐,你好像并不知道这件事。艾露高小姐呢......”那记者马上回头寻找。

    另外的记者们,现在也都扭头寻找艾露高,并且纷纷叫道:“艾露高小姐呢。”“艾露高小姐!”......

    艾露高本来躲在阿勒代斯身后,不想在这种场合下见到表姐。听了记者这话,差点没给气死。

    可现在也没有办法,躲是躲不掉的,艾露高只能从阿勒代斯身后绕了出来,舔着脸挤出笑容,来到艾伦小姐的旁边。

    “表姐。”艾露高皮笑肉不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心说,你可真行,人家阿勒代斯都不打拳了,你竟然还追来了。更不要脸的是,竟然还拜张禹为师,你好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艾伦小姐先不回答记者的问题,而是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新闻上听说太极拳的厉害,所以就来拜师了。”艾露高按照先前的话,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心中暗说,你脸皮挺厚,真是这么回事吗?

    自然,她不能这么说,只是说道:“东方武术确实玄妙,令人佩服。你既然选择洗练太极拳,那也是一件好事,多多努力。”

    “姐你放心吧,我一定会努力的。”艾露高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就这样,将记者的问题给糊弄了过去。随即告诉手下,马上进行捐款仪式。

    现场这么多记者,立刻开始拍照摄像。艾伦小姐的手下从车里捧出来一张超大的支票,她和张禹、阿勒代斯、约翰布朗四人在支票旁进行合影。

    很明显,艾伦小姐这算是做足了功夫。

    记者们也都高兴,又有题材可以写了。而且这次,还是关于皇家的,噱头绝对十足。

    捐款仪式上,张禹和艾伦小姐都简单的讲了几句,主要让约翰布朗来讲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坑约翰布朗了,张禹和艾伦小姐之前是有约定的,两个人知道有这事,可他俩并不多说,让并不知道,没有一点准备的约翰布朗来说。

    约翰布朗性格并不外向,有点内向,让他进行长篇讲话,确实有点不难。

    但是,他心中也高兴,以前哪有来这里,哪有人对他进行采访,现在终于有露脸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也是硬着头皮,表达出自己澎湃的心情。在讲话的时候,约翰布朗激动的都打哆嗦。

    他正讲话呢,道观外突然响了吆喝的声音,“这就是三清观了吧,里面谁说的算!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,登时打断了还在演讲的约翰布朗。

    在场围观的人,又一次纳闷起来,这又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记者们也都好奇,但又特别的兴奋,看来又有新闻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股脑地朝门口看去,只见道观门内此刻站着五个人。

    这五个人,全都是一身黑袍,这在欧洲,如此穿着的,都是教派中人。

    记者们率先跑了过去,来到五个人的近前,有个记者跟着认出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中年人,记者随即惊呼道:“你、你是米开罗星相师!”

    “米开罗星相师!”“真的是米开罗星相师!”“你怎么回来这里!”......记者们都发出惊诧之声。

    今天的三清观可真够热闹的,先是遇到大公主的女儿来拜师,跟着是艾伦小姐来捐款,现在又有星相师米开罗前来。

    在欧洲,星相师是一个高贵且神秘的职业。在一定程度上,他们的档次是高过教会的普通神职人员的。

    米开罗星相师在英吉利也是有一定名气的,虽然比不上他故去的老师,但也是有一号的。

    院子里的其他人,也都纷纷凑了上来。他们也都嘀咕,“星相师怎么还来了!”“这到底整的是哪一出儿?”“这谁知道。”“先看看再说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、艾伦小姐、约翰布朗等人也都朝门口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米开罗满脸的傲气,对于记者的问题,他并不回答,只是待张禹等人过来,才鼻孔朝天地说道:“你们这里谁说的算?”

    约翰布朗说道:“我师父说的算。”

    跟着,他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米开罗这次来,当然是上次的赌约,在皇家赌场打的赌,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敢赖账。起码,米开罗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履行承诺,到三清观来找张禹。

    只是这家伙上次输了,心中特别的不服气。此番前来约战,那也是实打实的,他已经下定决心,一定要赢了张禹。

    毕竟,这种事谁都明白,张禹明显是想要扬威,有心借着这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会,在扬名英吉利。如果说,在会上自己输了,那输的不仅仅是自己,同样也是说明英吉利的星相风水比不上东方。

    张禹向前一步,打起揖手,平和地说道:“无量天尊,贫道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赵华跟着翻译,米开罗冷冷地说道:“听说你们东方道教精通星相风水,一向自诩无出其右,现在又是大张旗鼓的宣传,把手都伸到我们英吉利来了。我今天前来,不为别的事情,只是想邀请你们三清观,咱们共同举办一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。届时也看看,是我们西方的星相风水更胜一筹,还是你们东方的星相风水更为了得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记者们一听他这么说,精神头变得更足,摄像机、照相机对准了米开罗一顿拍。随后,他们又对准了张禹,也是一顿拍,想要看看张禹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明眼人,其实应该能看出来,这事蹊跷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算是给三清观、无当道观,乃至道家做了宣传。可是并没说什么星相风水,说的只是太极拳。结果呢,米开罗却来挑战风水,搞什么星相风水交流会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有趣,真是有趣......既然阁下有心和我东方切磋一下星相风水,那贫道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!其实早闻西方星相术的大名,在国内也曾见识过。这次在英吉利,正好交流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......听起来蛮有趣的......”艾伦小姐突然站来出来,她走到张禹和米开罗的中间,笑着说道:“不知二位的切磋,需不需要赞助方。我们皇家赌场愿意赞助一千万镑,用作这次交流会的奖金和一切费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