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39章 不亦乐乎
    张银玲趾高气昂,伸手指着艾露高。

    艾露高躺在地上,其实都不用听赵华的翻译,大概也能猜出来,张银玲说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待听了赵华的翻译之后,艾露高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,愤愤地说道:“我不服!刚刚她耍诈!我还没准备好呢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人都是一愣,这算是什么理由啊?

    两个人都动上手了,而且还是你让张银玲上的,结果还来了一句“没准备好”,这未免也太能赖了。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之后,张银玲大咧咧地说道:“那你这次准备好没有?要是准备好了,就赶紧上吧,我让你先出手!”

    小丫头还没打过瘾呢,在她的眼中,艾露高这也太弱了,简直是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赵华又行翻译,不少看眼的洋鬼子们,忍不住开始起哄,“这次你可得准备好了。”“别等下输了之后,又说自己没准备好。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有的是已经拜入三清观,有的是来学功夫,现在自然都要替张银玲说过。在他们看来,张银玲是自己人。

    另外,他们也是不知道艾露高的身份。

    听了众人的话,艾露高火往上撞,长这么大还没丢过这么大的人呢。

    如果说,打不过厉害的拳击手,或者是打不过男人,那还说的过去。可现在自己连一个长得十分瘦弱的小丫头也打不过的话,那还混个屁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艾露高大喊一声,提起拳头,就朝张银玲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这丫头也学了乖,冲到张银玲近前的时候,突然停了下来,稳稳地一拳打向张银玲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艾露高终究是练过,不同于一般的汉子,请的教练也是相当不错的。上次吃了亏,这次不敢大意,稳扎稳打。可张银玲身体灵活,哪能被她给打中,靠着太极拳和辗转腾挪,接连化解了艾露高的招数。

    转眼间打了十多个回合,张银玲趁艾露高一拳使老,闪身来到艾露高的身侧,一把艾露高的肩头,稍一用力,便是一个反臂擒拿。艾露高的身子向前一倾,屁股撅起,张银玲就势一脚,把人踹趴在地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银玲得意扑了扑手,说道:“这次知道厉害了吧。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都纷纷叫好,“厉害!”“太极拳果然厉害!”“东方功夫!牛13!”......

    更是有人朝艾露高进行嘲讽,“这次应该准备好了吧?”“可别再找什么理由!”“服不服啊!”......

    艾露高此刻趴在地上,心中羞愤难当。

    今天的亏吃大了,而且还是在阿勒代斯面前被张银玲戏耍两次。

    一瞬间,眼泪不自觉地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何等眼力,马上就发现艾露高哭了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艾露高也是艾伦小姐的表妹,总不能真让这位小姐太难看吧。

    张禹从袖子里掏出手绢,先是看了眼阿勒代斯,觉得不太妥当,跟着将手绢交给苑小小,朝她递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苑小小当即会意,拿着手绢来到艾露高的面前,伸手将艾露高扶了起来,并用手帕帮她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们可怜我!”艾露高猛地推了苑小小一把。

    苑小小可没什么功夫,而且艾露高又是突然出手,手劲还挺大,苑小小被推了一个趔趄,跌跌撞撞的向后退出几步,才稳住身子。

    张银玲和赵青一起冲了过去,扶住苑小小,见艾露高蛮横不讲理,张银玲怒声叫道:“她好心扶了,你推她做什么!有本事冲我来!”

    苑小小可怜巴巴,艾露高此刻也反应过来,人家这是好心好意,自己打不过张银玲,推苑小小做什么。

    张银玲说的话,她听不懂,可是周围看眼的,都说英语,这些人少不得对艾露高指指点点,所说的话无非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,刁蛮不讲理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旁人越这么说,艾露高越是火大,她不满地叫道:“用得着你们来教育我吗?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!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愣,心中暗说,你又能是谁啊?

    张禹不想和她一般见识,但徒弟被她推了一把,自己岂能不理会。可去揍艾露高一顿,替徒弟出气,以张禹现在的身份,似乎也不是这么回事。让苑小小上去打艾露高,苑小小也打不过她。

    张禹几步走到她的面前,正色地说道:“你输了!”

    赵华跟在张禹的身边,马上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艾露高咬了咬牙,恨恨地说道:“我知道我输了!用不着你们假惺惺的可怜我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眼泪又止不住淌出来。

    说实话,阿勒代斯跟在张禹的侧后方,看到艾露高这般,他有心上去劝说两句,可媳妇在边上,让他怎么上去。

    其实刚刚张禹也有心让他上去安慰一下艾露高,同样是因为看到谢丽尔,他才觉得不妥,让苑小小上去。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她的话,张禹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我知道你很不服气,这没有关系。我也不用你认错,咱们之前的约定,依旧有效。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只要你认为能够打败她的话,都可以来挑战。”

    赵华继续翻译,艾露高听了这话,不自觉地仔细打量起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的年纪不大,和她差不多,可在八卦仙衣的衬托下,张禹显得有超于同龄人的成熟。更为要紧的是,张禹的那股亲和力,让人觉得特别亲切;但其中,还有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,令人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艾露高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你是阿勒代斯的师父?”

    这句话张禹能听得懂,点头说道:“yes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呢?”艾露高指向张银玲。

    “juniorsisterapprentice(师妹)。”张禹同样是用英语回答。

    来英吉利这么多天,比较简单的用语,他还能说出来点。

    “她呢?”艾露高又指向苑小小。

    “disciple(徒弟)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艾露高点了点头,几步走到苑小小的面前,真挚地说道:“sorry。”

    苑小小好歹也是学霸,要是连这句都听不懂,那就完了。见对方道歉,她用英语平和地说道:“没什么,我知道你刚刚也是一时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能原谅我。”艾露高又是诚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随后,她走回张禹的面前,认真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盯着,张禹有点不得劲,用生涩的英语说道: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拜你为师!”艾露高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“这......”“what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人全都懵了。刚刚被摔出去两个跟头,怎么现在突然又要拜师。

    特别是阿勒代斯和谢丽尔,多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不过马上,谢丽尔就紧张起来,生怕张禹答应艾露高,这样的话,艾露高岂不是成了阿勒代斯的师妹,两个人就会走的很近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突然想要拜我为师?”张禹又是用极为生涩的英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教出阿勒代斯,让他打败梅威瑟,那肯定特别的厉害。靠我自己练的话,这辈子也......”艾露高说着,看向张银玲,颇有难为情地说道:“打不过她......所以,我才想拜你为师......”

    太长的话,张禹就听不懂了,只能看向赵华。赵华立刻翻译,听了之后,张禹正色地说道:“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,拜我为师,就等于皈依我道家。”

    赵华又行翻译,周围的人,大多不知道艾露高的身份,无不纳闷,张禹所指的这个身份是什么。

    有的更是小声嘀咕起来,“她是干什么?”“我哪知道。”“这丫头挺泼辣刁蛮的,刚刚好像还说过,知不知道她是谁。”“先瞧瞧再说。”......

    艾露高一脸的认真,她倔强地说道:“我知道,阿勒代斯现在不就信道么。开始我以为,他只是在糊弄我,也没想到,你们东方的功夫竟然真的这么厉害......只要你收我为徒,我愿意一心向道......我妈现在是不管我的......而且,我们家并不需要一定都信奉新教......到我这,就更不用说了,都是信仰自由的......”

    她话是这么说,可是多少有点吞吞吐吐。不难看出,她这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。而在说完这番话之后,她更是用祈盼的目光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皇族,不信仰新教也就算了,但起码也得是主流的基督教或天主教吧。突然信奉道教,简直是一个奇葩。

    听了翻译,张禹点头说道:“好!既然你愿意拜我为师,皈依道家,那我就收你为徒!”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!”等赵华翻译了,艾露高立刻兴奋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先别着急谢,你还没有正式拜师呢。这样,咱们先去大殿行拜师礼,拜做祖师爷,才真正算是皈依我道家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赵华又是翻译,艾露高自然没有二话,马上点头,“ok!ok!”

    见张禹这就收了艾露高当徒弟,谢丽尔不禁皱眉,要是这样的话,丈夫和艾露高岂不就成了师兄妹,以后走的还近了。

    女人么,都是容易吃醋的,更是担心丈夫被人抢走。谢丽尔看向阿勒代斯,阿勒代斯跟着发现妻子的目光不对。

    他露出委屈之色,像是在说,这事跟我无关,是师父要收的。

    张禹其实也知道这里面多少存在点问题,可冤家宜解不宜结,特别是这种感情纠葛,是不能一棒子给打死的。不少影视剧中告诉我们,这种一棒子打死的,容易因爱生恨,日后还不知道要惹出多少麻烦。

    所以,张禹还是从全处理,希望能够平稳化解。毕竟感情上的事情,不是说拦就能拦住的。

    张禹带着艾露高和众人进到大殿,在殿内拜了祖师爷,行了拜师礼,跟着艾露高又得给师叔、师兄、师姐们见礼。

    艾露高终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千金小姐,既然拜师,那就是尊师重道,不管自己什么身份,自己自己的师兄、师姐们以前又是什么身份,只要成为同门,那就得礼敬。

    她逐个拜见,当来到苑小小的面前时,又再次道歉,这让苑小小都觉得她特别的亲近。等艾露高来到阿勒代斯的面前时,就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,难为情地喊了声“师兄”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也是尴尬,只是点头说道:“师妹,不用多礼。”

    殿内正忙活呢,院子里突然热闹起来,就听有人说道:“请问阿勒代斯先生在吗?”“请问张真人在吗?”......

    紧跟着,又有知客道士进来禀报,说是外面来了好些记者,要进行采访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一同出去,可不是么,只见院子里已经架上了好几部摄像机,光记者就有二三十号。

    有眼尖的记者看到阿勒代斯,马上打起招呼,“阿勒代斯先生!”“阿勒代斯先生!”......

    阿勒代斯上前和记者们打了招呼,寒暄了几句,记者们就好像刨根问底一般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比如说道观内的生活,亦或是张真人是哪一位,人在不在?

    阿勒代斯将张禹介绍给记者,好家伙,张禹旋即就被记者们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道长,我是太阳报的记者。听说你是从东方来的,你的无当道观是在镇海市的光明山,我想请问一下,你这次来英吉利的初衷是什么?”一个女记者抢先问道。

    赵华翻译之后,张禹微笑着说道:“我这次来英吉利,一是来云游,二是听说英吉利也有很多道教协会,就想着来交流一下。”

    道士旅游,那不能叫旅游,得叫云游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会来到莱沙镇的三清观呢?这里好像并不是很大的道观。”女记者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云游么,不分道观大小。我云游至此,与这里的约翰道友一见如故,就在此住了下来。”张禹微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“听阿勒代斯先生说,三清观好像是无当道观的分支?”女记者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东方终究是道家正统,约翰道友在跟我畅谈之后,突然提出要拜我为师,回归正统。因为盛情难却,方才如此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记者人数太多,都围着张禹一个,肯定有不少插不上嘴的。

    于是,干脆有不少记者,先去采访约翰布朗等人。

    不管是三清观以前的弟子,还是后入门的弟子,亦或是今天来上香、学武的,都被记者们给采访到了。

    众人说什么的都有,有的说,张禹无比的神奇,就好像给人解签、算命,一算一个准。伊莉莎和迪尼的事情,早就在小镇传的沸沸扬扬,人尽皆知,有的人就是因为这个,才对道家产生了崇拜。

    多数的人,是莱沙队的球迷,因为穿上道袍,能够给球队带来好运,以至于道袍在镇上特别畅销,有的人表示,等到过两天主场比赛的时候,自己也要穿上道袍,去现场加油。今天过来,一是上香,二是学习太极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