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36章 天意
    “天意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对于这白瓷枕头,他曾经亲眼看过,知道这东西就跟聚宝盆似得,并非永久性,一旦气运用完,人的气运也就走到尽头。

    张禹懂这个,但他没有想到,周家富这么一个普通人竟然也懂。好奇之下,张禹故意说道:“这话怎么讲?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,还有什么好说的,人这辈子,最忌的就是贪心......”说着,周家富惨然一笑。

    这句话,很多人在大彻大悟的都这么说过。贪心是一种原罪,无数人因为贪心,最终走向绝路。

    旁人听了这话,只能认为周家富是大彻大悟,但在张禹听来,却是另有所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周家富的气运之所以会用尽,原因不是其他,乃是因为赌博一直赢钱。

    他的偏财运确实很强,就连张禹的吸运**也奈何不得。可气运用尽之时,便是人生的终点,钱再多也没命花。这一点,就和富可敌国的沈万三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清楚那枕头的用途的?”张禹盯着周家富。

    周家富面色一凛,惊诧地看着张禹。先前他只知道,张禹是来抓他的,却没想到,张禹还有这般的见识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是太过贪心,每天都去赌钱,每天都去赢大把的钞票,最终将你的气运用尽。怕是现在,你还不会坐在这里。”张禹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然,张禹是通过威逼赌场来达到目的,迫使艾伦小姐就范,将周家富交出来。可这是因为周家富气数已尽。如果说,周家富的气数没尽的话,天晓得又是什么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知道的?”这一次,周家富彻底惊呆了,他好像看鬼一样看着张禹,显然是不敢相信,这个世上竟然有人明白这个。

    “若是没有这点本事,又怎么能够把你从赌场里带出来呢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对......”周家富无力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能说说,你这枕头是怎么来的吗?”张禹平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周家富露出迟疑之色,他接着又是苦笑一声,说道:“反正已经都没了......说了又有何妨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、阿久、杨舞都没有出声,静静地看着周家富。

    周家富先是一脸的苦涩,进而大笑,然后又是酸楚,他慢条斯理且又感慨地说道:“人生有起有落,好似潮涨潮汐。我的人生,也是这样,一切或许都是天意吧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还记得我年轻的时候,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赌徒,从十三岁就开始跟人赌钱,不过那都是小打小闹,有输有赢。可当我到了十九岁的时候,第一次踏入赌场,我的命运,也就此改变......我输了很多钱,高利贷找上门的时候,我父亲气死了,我母亲上火得病,连医院都去不起,只能在我舅舅家暂住......我卖光了家里所有的能卖的,彻底一无所有的那一刻,我决定自杀......可就算是死,也不能做个饿死鬼......我对门口小卖店的人说,我想死了,能不能给我一瓶酒,再帮我买一只烧鸡,从此我再不会出现......小卖店的人也是怕了我,赶紧给了我酒和钱,将我打发掉......我拿着酒和烧鸡来到了河边,遇到了一个要饭的老头,他说自己三天没吃饭,能不能分他一口吃的......可能是人之将死的缘故,我请他一起吃,也算是临死之前找一个能陪我说话的人......那个时候,我已经没跟你谈心了......我和他说了很多,等东西吃光之后,我就说我要跳河了,我要去九泉之下向我的父母跪地认错......不想,老头突然跟我说,他现在一无所有,尚且不想死,我这么大个人,有手有脚,为什么一定要去死。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现在回头,还能够见到曙光......”

    周家富顿了顿,摇头苦笑,半晌后才道:“我当然不信他的话,还是打算死。可是他从破包里,掏出来一个白瓷枕头,然后对我说,只要我拿着这个枕头,人生就会改变。既然你连死都不怕,还怕多活一年么,也许一年之后,你就不想死了......我仍然不信,可他说的也对,我连死都不怕了,难道还怕多活一年么......他留下的枕头,同样留下了八个字切忌贪心,枕在人在......然后就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周家富突然大笑起来,片刻后才道:“我做梦都不会想到,这个枕头,真的改变了我的命运......我晚上回到舅舅家,恰好听邻居说,郊区新开发一块墓地,正招聘挖坑的,我也不想赌了,就跟邻居说,我想去干活......邻居知道我好赌,本来不想带我去,好在舅舅帮忙恳求,人家才把我给带去......就干了三天活,我竟然在土里挖出来两根金条,我当然不会交给别人,直接就给卖了......靠着卖金条的钱,我做了点小生意,仿佛老天爷都在照顾我,我的生意无比火爆,由小变大......偶尔和一些生意场上的人赌钱,也是逢赌必赢,我的家业越来越大,风光无限......在我二十五岁的时候,我已经成为本地的青年企业家,没有人知道我曾经是个赌鬼,气死了父亲,只知道我年少有为,更是本地的十大杰出青年,怎么可能想着再去死......那年进京城,我认识了我的妻子杨舞......”

    周家富看向妻子,又是感慨地说道:“我们两个就此一见钟情,可是我的往事,却不敢告诉她......我的事业,持续蓬勃发展,一直到修高速公路的前夕......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不禁流下了眼泪,“明明一帆风水,老天爷却在这时候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......我的工程......稀里糊涂的成了豆腐渣工程......谁会相信,我其实没有偷工减料,做那事情的,是我最亲信的下属,可他却死了......我只能带着妻子跑路,却也担心连累我的岳父泰山,想带他一起走,结果他还没走成......我在国外东躲西藏,总是怕被抓到,辗转来到皇家赌场......贪心......在赌场里的日子,让我似乎变成了曾经的那个我,只是比当年理智......但逢赌必赢的我,似乎忘记了那位老人家的叮嘱,每天沉迷在赢钱的快乐中......我想着赢更多的钱,永远在这里享受,可我却忘记,其实我的钱已经几辈子都花不光了......就在刚刚,我的枕头碎了......也就在那一刻,我想起了老人家的八个字切忌贪心,枕在人在......在这一刻,我我知道我的人生,已经到了尽头......”

    杨舞的眼中淌出眼泪,她一句话也没说。在她的脑海中,只是浮现出两个人认识后的点点滴滴。

    在她的心目中,周家富是一个成功的男人,是一个坚韧不拔的男人,是一个商业奇才。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人,凭着自己的努力,能够有今天,这是何等的不易。

    现在,听了周家富所讲述的往事,更是令人感伤。

    阿久没有出声,不是看着周家富,就是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对于张禹来说,他只想知道这枕头的来历,到底是怎么回事,至于说别的,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周家富是不是冤枉,这事轮不到他张禹来管,这种大案子,以张禹的身份,根本插不上嘴,自己能做的,只是完成任务。接下来,把人交给养文宾,也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张禹仍然看着周家富,虽然他没有看天眼,却也能够看出来,周家富和昨天赌钱的时候一样,满脸的晦气。

    这时,阿久突然说道:“张真人,我有一件事,想跟您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想拜您为师......不知道成不成......”阿久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拜我为师?”张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您的本事,我已经见识过了......我是真心想要拜您为师的......”阿久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收你,你还要给国家公干,哪有时间修道。”张禹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份工作......我可以辞掉的......反正任务也已经完成,等下养先生来,我就向他辞职......养先生很有能量的,只要他同意,我就能够辞职成功......”阿久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阿久是干什么,张禹当然清楚,属于放在国外的眼线。让这种人跟着自己,那搞不好自己干点什么,这家伙都有可能上报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不愿意收这么一个徒弟,可直接拒绝,似乎又不是特别妥当。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收徒弟,一向是看缘份。现在缘分未到,日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这是委婉的拒绝,阿久哪能不明白,他失落地说道:“那、那好吧......”

    大概过了两个小时,养文宾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张禹将周家富两口子,以及周家富的保镖一并交给了养文宾。

    这个任务,算是完成了,接下来只要在拍卖会上将那个龙头给拍下来,就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人都被送上养文宾的车,养文宾跟张禹聊了一会,说的都是鼓励的话,以及这次回去,会向上面请功。要知道,能从皇家赌场把周家富两个人给带出来,简直是一个奇迹。

    “老弟,这次的任务多亏你了,我现在马上就要将人送走,引渡回国。这事办完,咱们再联系。”养文宾微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养兄你去忙你的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养文宾拍了拍张禹的肩膀,然后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旁边的阿久突然说道:“养先生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养文宾看向阿久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的几天,我想继续跟随张先生可以吗?”阿久用恳切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养文宾看向张禹,征求张禹的意见。

    毕竟任务已经完成了,留不留阿久在侧,得看张禹的意思。

    青梅子等人都在旁边,张禹朝青梅子做了个手势,把人招呼过来。

    跟着,他在青梅子耳边嘀咕了两句,青梅子马上点头,快速朝他们的车跑去。转眼工夫,人就回来,只是手上多了一个信封。

    这个信封鼓鼓囊囊,青梅子把信封交给张禹,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张禹接过,转手递给阿久,平和地说道:“这些天也麻烦你来回帮我们张罗,这点钱你拿着。任务已经完成,我们暂时还要在这边住两天,没有你什么事,回去休息两天。”

    见张禹这么说,阿久也不能再说什么,他接过信封,知道里面装的肯定是钱,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张先生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阿久跟着养文宾离开,张禹一行,则是重新回到皇家赌场。

    夜已经深了,折腾了一天,当然要好好的休息一晚。

    次日,下午两点,伦敦希尔顿酒店。

    此刻的酒店大礼堂内,聚集了无数人,都是来自四面八方的记者。

    这么多记者们聚集在此,原因无他,乃是打倒梅威瑟的“新晋拳王”阿勒代斯协同妻子谢丽尔召开新闻发布会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现在是什么身份,他要召开新闻发布会,自然是十分的轰动。

    同样,各家媒体也都十分的好奇,阿勒代斯突然召开新闻发布会是什么意思。要知道,下一轮十六强进八的比赛,马上就要开始。所以,记者们也都在猜测,是不是阿勒代斯想要高调宣布,自己要成为真正的拳王之类的。

    就算打败了梅威瑟,可拳王争霸赛终究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在所有的记者都到齐之后,阿勒代斯和谢丽尔在酒店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台上坐好。

    记者们纷纷鼓掌,台上的主持人看向阿勒代斯,说道:“阿勒代斯先生,请问您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,是有什么事情想要宣布?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台下又响起雷鸣般的掌声,“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等到掌声停歇,阿勒代斯站了起来,郑重地说道:“我今天召开新闻发布会,想要宣布的事情是......我要退出本次的拳王争霸赛,不但如此,从今天开始,我阿勒代斯将会彻底退出拳坛,跟随我的师父张真人前往无当道观修道!”

    “啊?”“修道?”“退出拳坛!”“这话怎么说呢?”“what?”“这算是什么意思?”......

    在阿勒代斯说完这话之后,台下炸锅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血狼萧逸,开心坏人,黑天马,乌龟公子,轮回的宽恕,飞碟了俄乌,金克成,聿小言,书友201712,东皇暝醉,x先生,翔龙在天,一生一世在心中,sisley,,刘振邦爸爸,书友158,宁静,郎,车山过,洋,广伟大大的打赏,还有这几天来的2000多张推荐票和300多张月票。

    老铁今天不求票,只是恭祝诸位亲哥亲姐们圣诞快乐!啪啪如意!心想事成!大吉大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