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34章 扭转乾坤
    张禹的话,现场能听懂的人不多,但起码米开罗和艾伦小姐能够听得懂,另外还有一个赵华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人亲眼看到张禹在赌场做了什么手脚,但只要知道这事的,都明白,问题出在张禹身上。他自己搞的鬼,他自己出手化解,当然容易了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看了眼张禹,心中暗说,你这真是在糊弄傻子。

    只是艾伦小姐有点纳闷,张禹为什么要搞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。

    不过她何等心机,转念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张禹这是要搞宣传。

    米开罗当然不知道这里的问题是张禹搞的,在他看来,阵法一点问题也没有,赌场为什么一直输钱,他也不太清楚,只能是猜测。他估计自己怎么也得三天时间才能解决问题,可张禹敢说一个小时,还扬言不管自己要多少钱,对方若是不成,就能得到这笔钱。而且,张禹开出来的条件,也不是那么苛刻,无外乎是要举办一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让他帮忙宣传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米开罗认为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他当即朗声说道:“这话可是你说的,那好啊......如果你能在一个小时之内,解决这里的问题,让赌场扭转局势,我就答应跟你举报这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并且配合宣传。可如果你解决不了,那不好意思,你得拿出五百万镑给我!你敢吗?”

    张禹当然敢了。他微微一笑,点头说道:“没有问题。眼下艾伦小姐就在这里,咱们也不比立什么字据,就让她给咱们做个保人。你没有问题吧。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心中暗说,你倒是不见外,上来就让我做这个保人。

    但是她心底还挺暖和,表面上不出声,只是看着米开罗。

    米开罗并不知道艾伦小姐的具体身体,毕竟之前也没见到,刚刚凯恩等人打招呼,也没介绍。

    他端详了艾伦小姐两眼,跟着看向凯恩,用英语说道:“凯恩先生,这位艾伦小姐是......”

    凯恩马上说道:“艾伦小姐是赌场的副总裁,是女皇的孙女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米开罗点了点头,既然对方是皇室中人,也可以作保,那就没问题了。他看向张禹,用国语正色地说道:“没有问题,那就请艾伦小姐作保,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怎么解决问题的!”

    见两边说定,艾伦小姐也是着急,赶紧把正事给办了,别让赌场再继续输了。

    她朝张禹说道:“张禹,米开罗先生已经答应,我来做这个保人,一切你大可放心。现在,你可以开始了吗?”

    “ok。”张禹还故意来了句英语。

    说完,他耸了耸肩膀,朝艾伦小姐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当下,张禹、艾伦小姐、米开罗、凯恩和阿勒代斯几个人一同坐电梯前往赌场的顶楼。

    赌场一共六层,来到顶楼的天台上,张禹从怀里掏出来一些小旗子,按照斗转星移的方位,将旗子摆在地上。

    可以说,在张禹摆放旗子的时候,在场人的眼珠子就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。

    旗子不大,下面就是一根小木棍,可这木棍丢在地上,它竟然不倒,能够稳稳地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、艾伦小姐他们对于张禹的本事,大概也清楚一点,知道张禹厉害,可是这么不科学的事情,实在叫人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旗子摆好,张禹说道:“艾伦,你开车跟我走一趟,其他的人就留在这里盯着,不要破坏这里的旗子。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马上下令,让凯恩他们在这里看着,不许任何人动这里的旗子。包括米开罗在内,也得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米开罗看的是莫名其妙,他虽然会星相风水,可这种手段,他还没见过呢。米开罗心下踌躇,暗自嘀咕,难道这样就行了,未免也太简单了吧。

    他也留在天台上等着,张禹和艾伦小姐一同下楼,到地下停车场取车。

    到停车场的时候,两辆依维柯才开来。张银玲等人下车,张禹让他们先在停车场等会,他坐着艾伦小姐的法拉利出了赌场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开着车,心中莫名其妙,明明是赌场里面出了问题,张禹为什么要出来呢。

    车子上了高架桥,才一下桥,张禹就突然说道:“前面的路口向右拐。”

    “向右拐......”艾伦小姐愣了一下,说道:“这是要去哪?”

    她嘴里说着,法拉利却是风驰电掣,转眼间来到路口。她还是张禹的意思,拐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顺着这条路往前走有个公园,咱们先去那个公园,然后再去你们赌场。”

    “公园......”艾伦小姐更糊涂了,说道:“去公园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你就别管了,按我说的办就好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神神秘秘的,有什么不能说的!”艾伦小姐不由得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来到一个小公园,公园里也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来这里,其实原因很简单,张禹昨晚把赌场的山猫星座给移走了。他所移到的位置,正是这个公园。

    车子在公园停下,这里也没什么人,二人下车之后,张禹轻车熟路般来到暂时存放山猫座气运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摆好令旗,嘴里振振有词,跟着大喝一声,“斗转星移!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当然什么也看不明白,她的眼睛只集中在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禹喊完之后,收拾好令旗,直接说道: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完事了?”艾伦小姐诧道。

    “完事了。”张禹慢吞吞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简单?”艾伦小姐还有点无法相信。

    “那你以为能有多难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径直朝公园外走去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马上跟上,嘴里急切地说道:“就这么随随便便的,我们赌场就没了运气,一个劲的输钱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张禹微微点头,脚步仍然不停。

    “这也未免太邪门了吧......”艾伦小姐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可不是么,自己的赌场,配备有各种仪器,其中更是老千如云。想要在赌场赢钱,哪有那么容易,今天可好,不仅仅张禹把赌场赢的够呛,在张禹离开之后,赌场还是逃不脱输钱的命运。

    两个人来到车旁,张禹拉开车门,先行坐了进去,艾伦小姐也拉开车门,刚要往里面坐,突然想起来一件事,不得不说,这女人的反应速度,那叫一个快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艾伦小姐弯腰朝车内的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张禹挠头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跨腿进到车内坐下,先是随手关门,跟着说道:“我虽然不知道,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,可我知道,昨天晚上你在赌场内外折腾来折腾去,进进出出的......是不是昨晚......你就来过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张禹不由得一笑,说道:“被你看出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看出来的,还不止这个呢!”艾伦小姐盯着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看出来什么了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,但给我的感觉是,就算你用的法子简单,可终究也得有个地方插那旗子......”艾伦小姐的一双眸子,仍然是紧紧地盯着张禹,“你昨晚肯定是到过这里来插旗子......那你是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她的手向上指了指,接着又道:“也到过赌场六楼的天台插过旗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刚要否认,可因为这一个吞吐,艾伦小姐马上的手马上指了过来,说道:“看来我猜对了吧!你昨晚肯定是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了!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他跟着拿出一幅老子就去了,你能把我怎么滴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“去了......”艾伦小姐仍然盯着张禹,却没有对张禹的表情,做出什么反应,而是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不对吧,我们赌场到处都是监控......你如果上了天台,不可能没发现你啊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艾伦小姐猛地大叫一声,“对了!”

    这一嗓子也不小,张禹的肩膀都为之一动,说道:“大小姐,怎么了,还一惊一乍的?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昨晚突然下雨了,还下了大雾!你是不是趁那个时候上天台的?”艾伦小姐严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天气预报明明说的没雨,怎么这么巧就能下雨呢?”艾伦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。”张禹故意拿出一幅无辜的表情来。

    自己的本事,也不能让对方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......那谁知道?”艾伦小姐瞪着眼珠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赶巧了呗......那个啥,一个小时的时间都快到了,咱们赶紧回去,省的那个什么星相师赖账......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多巧合!我不管,你一定得给我说明白!”艾伦小姐满脸不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她还是乖乖地开车,朝赌场赶去。

    张禹一脸的悠悠然,说道:“这就是赶上连雨天了......我一看有雾,我就爬上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艾伦小姐横了张禹一眼,撇着嘴说道:“大冬天的,哪来的连雨天!莫名其妙的就下雨了,莫名其妙的就起雾了,还正好是在咱俩针锋相对的时候,怎么就这么巧!还有,昨晚你在赌场进进出出的,到底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昨天从你的办公室里出来之后,我就想办法,寻思着该怎么破了这里的风水。你这城堡该的跟猫似的,我就觉得这里面有问题,所以观察了观察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四楼赌场,又打算做什么?”艾伦小姐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风水一行中,任何风水阵都有阵眼,你们那风水局的阵眼就在四楼,我本来找到阵眼给破了,结果有点不方便下手,就只能想别的办法。结果也是巧,突然下了雾,我一下子就想到,另外一个办法了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连天都帮你啊。”艾伦小姐又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人品。”张禹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“少来这套......”艾伦小姐斜了眼张禹,接着说道:“你要搞什么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这也不是一天半天的事情,总需要时间。这期间,是不是也得住在英吉利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还得参加一个拍卖会,这期间,都得住在这儿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行。”艾伦小姐点头说道:“明天咱们去马场,再切磋切磋。”

    张禹本不想答应,可毕竟有事麻烦人家,他只好点头说道:“行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我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。”艾伦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从来没有人,能从我们赌场强行把人给带走。虽然你现在赢了,这个规矩同样不能破。这样,我让人将你要的人请出去,然后由你出手来抓。没有问题吧。”艾伦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没有问题,谢谢。”张禹点头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只要周家富没有皇家赌场作为保护伞,那张禹想要把人拿下,还不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法拉利的速度也快,没一会功夫,就回到赌场的地下停车场。

    张银玲、布莱顿等人还在这里等着,见面之后,众人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他们先到了天台,张禹将旗子都给收了,然后下楼前往监控室。

    进到监控室内,里面的工作人员立刻跟艾伦小姐和凯恩打招呼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直接问道:“现在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个中年人马上说道:“刚刚的几局,赌客们都把赌注押在一门,结果出了相反的一门,连续杀了赌客们几局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真的转运了!”艾伦小姐的脸上露出喜色,快步朝里面的大监控屏幕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监控屏幕前,正好又是一局的开始。

    赌客们的筹码,这次并不集中,有的押大,有的押小,押的区间也不同。显然是刚刚的几次失手,让他们的心思不再统一。

    荷官拉动扳手,小球弹出,转了一会之后,稳稳地落入“0”中。

    这一局,并没有押0的,赌场直接通杀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赌博的人很少能够做到见好就收。一般见好就收的人,往往是那种刚赌的,只要陷进入,就根本没有见好就收这一说了。

    今天赌客们虽然都赢了钱,但仍然是前赴后继。特别是一些先前赢钱的人,还想多赢,只是赌注反而少了。接连几次的失利,让他们觉得不甘心,下的注码反而还多了。

    赌场不怕赌客赢钱,当然像张禹这样,带着赌客们往死里赢的,赌场受不了。赌场怕的是,赌客们不继续玩了。只要你们来玩,之前赢走的钱,肯定都得输回来。

    看着局势的扭转,艾伦小姐和凯恩等人的脸上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跟着先后又有电话打给凯恩,一楼和四楼的局势,也都扭转了。赌客们接连输钱,越输押的还越多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小声嘀咕,“这可真是邪门了,赌场说转运就转运。”“谁说不是么,先前一个劲的输,这是怎么整的,回头就开始赢钱。”“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。”……

    莫说这些人不明白,就连米开罗也糊涂。这阵法明明是自家师长布置的,自己一时间都没办法,这个东方小子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米开罗一脸的懵逼,艾伦小姐则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他,平和地说道:“星相师先生,张禹先生在一个小时之内,令赌场的气运扭转。这里是皇家赌场,我作为公证人,有权让你愿赌服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