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33章 一小时
    谢丽尔直接摇头,表示不能退出。可她没有想到,阿勒代斯却突然郑重地说道:“没有问题!我愿意退出拳坛!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英语,车内除了张禹之外,其他人都听得懂。

    几个人都是一怔,开车的艾伦小姐立刻通过后视镜看向阿勒代斯,她简直无法想象,阿勒代斯竟然会回答的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要知道,阿勒代斯可是新近击败梅威瑟,日后的前途无比光明。不难确定,阿勒代斯就是未来的拳王,甚至可以说,在他击倒梅威瑟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是拳王了。作为拳王,不仅仅是无限风光,而且收入也会是惊人的。一场比赛的出场费,起码是几百万美元,甚至是上千万,几千万,乃至上亿。

    说退出就退出,连考虑都不多去考虑,这未免也太果断了吧。

    坐在阿勒代斯身边的谢丽尔吓了一跳,她连忙抓住阿勒代斯的胳膊,急切地说道:“达令,你这是开玩笑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,我是认真的!”阿勒代斯郑重地说道:“以前,我苦练拳击,一心想要成为拳王,想要出人头地。可后来我发现,我根本就不是那块材料,我根本不可能成为拳王。我如何赢的梅威瑟,你也清楚。风头,我已经出过了,拳王......也有无数人喊过了,其实就是那么一回事......我没想到,成为拳王之后,会给自己带来这样的麻烦......你是我的妻子,在最困难的时候跟的我,而且一直不离不弃......我怎么可能为了虚荣和你离婚......我已经决定了,明天就召开新闻发布会,当众宣布,从此退出拳坛,一心跟着师父修道!”

    “阿勒代斯......”听到丈夫这般说,谢丽尔的眼泪“刷”地一下,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无比感动,双手抱住丈夫的胳膊,将额头压在丈夫的肩头。

    她明白,丈夫会做出这个决定,都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那些虚名,一直是无数人争夺的,世上会有几人,愿意为了这份感情,放弃这些虚名呢。而且,阿勒代斯放弃的不仅仅是虚名,还有梦想,还有金钱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不由得一阵感慨,心中暗道:“实在想不到,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男人......”

    紧跟着,她瞥眼看向坐在副驾驶的张禹,心中突然泛起涟漪。

    张禹正回头看向后面的人,他听不懂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的对话,但是看谢丽尔此刻的表情,他隐约能够猜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赵华此刻将阿勒代斯和谢丽尔的对话,翻译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了之后,张禹也不禁一阵感动。这一刻,他突然想到了自己。

    在感情方面,自己现在简直是一塌糊涂。可阿勒代斯,为了心爱的人,竟然愿意放弃一切。

    张禹不由得暗问自己一句,“我能不能为了小阿姨放弃所有的一切......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张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,自己根本无法回答这个问题。确切的说,他根本不敢回答。

    走到今天,张禹隐隐意识到,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乡下孩子。他现在需要承担的事情,很多、很多......

    初衷!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是无法和命运抗争的。曾几何时,他的梦想只是和小阿姨在一起,过着快乐的生活,背着小阿姨上山游玩,老婆孩子热炕头。

    很多人的一生,是注定不会平凡的。比如说朱元璋,他当初的梦想,也只是老婆孩子热炕头,能有两亩地,就已经足够。然而命运之神一步步的将他逼到造反的路上,从此无法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不如你!”张禹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再次露出诧异之色,赵华也是糊涂,随口还给翻译了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和谢丽尔也都糊涂,不知道张禹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好奇地问道:“师父,您指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赵华跟着翻译,张禹赶紧摇头一笑,说道:“没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他跟着郑重地说道:“修道不见得比不上当拳王,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!”阿勒代斯重重地点头。

    其实两个人都明白,靠着作弊来当拳王,根本就不靠谱。张禹可以给阿勒代斯神打符,让他不怕挨揍,但也顶多是能够不被ko罢了。拳击比赛还是要靠拳头的,规则中就算是打不死你,也能够靠点数取胜。

    就好像梅威瑟的那一战,如果没有张禹用头痛咒、肚痛咒暗中帮忙,阿勒代斯就算是有神打符,最后也是个输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是什么实力,阿勒代斯自己也清楚,打不过好友约翰逊,打不过对头阿什利科尔。张禹总不能每次比赛的时候,都飞到国外来帮他吧。拳王一旦输掉比赛,就等于跌下神坛。站的越高,摔得越重。

    人!还是要提高自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或许,在这个时候退出,是一个更好的结局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前往切尔西,傍晚前到了赌场。艾伦小姐把车开入地下停车场,下车之后,通过地下员工电梯,直接来到二楼。

    一进监控室,坐在靠外的赌场办公人员都转头看了过来,旋即纷纷起来打招呼,“艾伦小姐。”“艾伦小姐。”“艾伦小姐。”......

    艾伦小姐微微点头,却没有往里面走,只是和张禹等人站在门内。

    赌场的人也是好奇,因为张禹现在还是一身八卦仙衣,没换衣服,怎么冒出来这么一位。仔细一瞧,不正是先前在赌场轮盘赌桌上赢钱那小子么。

    除了张禹之外,他们还看到了阿勒代斯,阿勒代斯可是打倒梅威瑟的男人,风光无限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打量,转眼间,有几个人匆匆走了过来。领头的正是凯恩,在他的身边还有米开罗,还有一些赌场的管事。

    他们过来之后,也都纷纷打招呼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的目光只放在凯恩的身上,她直截了当地问道:“凯恩,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情况仍然不乐观,赌场一直在输钱......现在,已经突破了四亿......”说出这个数字的时候,凯恩的身子都在打哆嗦。

    四亿!

    那可是四亿英镑,现在一天都没过去呢,就输这么多,怕是第二天上面收到消息,自己很有可能滚蛋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看向张禹,用国语说道:“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多长时间能够解决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一个小时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好,需要什么,尽管和我说。”艾伦小姐说完,转身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凯恩当然认识张禹,他隐隐能够意识到,今天赌场出现的麻烦,就是这小子搞出来的。至于说是怎么办到的,他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明白,解铃还需系铃人的道理,事情是张禹搞出来的,这小子一定有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有吭声,但是站在他旁边的米开罗却突然开口说道: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一愣,看向凯恩,说道:“这位是......”

    她并没有见过米开罗。

    凯恩马上说道:“这位是米开罗星相师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艾伦小姐点了点头,说道:“原来是星相师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。”米开罗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说道:“米开罗先生远道而来,一定有些累了。凯恩,还不让人赶紧陪星相师先生去休息,好好招待。”

    她可没那个闲心去说,你的水平不行,我得换人之类的话。直接就打算将米开罗给打发了。

    然而,米开罗这次竟然是用生硬的国语说道:“你以为我听不懂你们刚刚说的话么......我精通六国语言,其中就有国语......你们俩说的话,我已经听到的,这算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这次说国语,轮到凯恩等洋鬼子懵逼了。一个个互相看看,寻思着,这是说什么呢?

    艾伦小姐也没想到,这家伙竟然还能听懂过去。她看得出来,米开罗颇有点不满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,赌场的风水,是米开罗的师长布置的。现在出了问题,赌厅要找别人,米开罗当然不满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仍然是用英语,还算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米开罗先生,先前凯恩在电话里跟我说,你需要三天的时间,才能解决这里的问题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米开罗点头,“这里的星相风水局出了一点问题,我需要一定的时间,将问题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这样,那就没错了。我们赌场现在损失惨重,必须马上解决问题。你说三天的时间,实在太久。再者说,我们赌场也不可能突然在这个时候宣布停业装修,这属于自砸招牌。这位东方的先生说,他能够在一个小时之内解决问题,让我们赌场扭亏为盈。那我理所应该选择他来帮我看风水,你说是吧?”艾伦小姐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其他人,是听不懂国语的。现在一听这话,都不约而同的点头。确实是这么回事,一个需要三天来解决问题,一个需要一个小时,那换谁也得选一个小时的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之内解决......”米开罗的脸上满是不信,他摇头笑了起来,说道:“这简直是天方夜谭么......这里的星相风水阵法,是我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布置的,现在出了问题,连我都需要三天的时间来解决,就凭他,一个东方小子,想要在一个小时之内解决,根本是不可能的......你可不要被他给骗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解决,到时候不就知道了么。”艾伦小姐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吧!”米开罗有些不满了,“你们是请我来给看星相风水,现在突然又找了别人,那我算什么?”

    这也是人之常情,比如说某家请了和尚来做法师,事情还没完事,你们家又请了个道士来,让道士来做,这肯定会让和尚不满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,米开罗是西洋星相师,张禹是个东方道士。赌场都把米开罗请来了,回头请个道士,米开罗能答应么。

    如果说,赌场请来一个更加牛13的星相师,比如说像是杜鲁夫这种的,那米开罗也只能忍了。

    可你请一个东方道士,还是年纪轻轻,这米开罗可忍不了。

    “米开罗先生,那你想要怎么样?”艾伦小姐现在着急,也懒得跟对方多费唇舌,直接问对方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东方人,肯定是不行的,你让他胡乱折腾,如果破坏了阵法,那后果更加严重,你可要想清楚。正常来说,我用三天就能解决,若是他搞出问题,只怕时间更长,我花费的精力也就更大。所以,我必须要把事情给说明白,以免你到时候后悔。”米开罗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直在一边站着,刚刚和艾伦小姐说好,这都要去办事了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位,对方说的什么,张禹还听不懂,心下纳闷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开口问道:“艾伦小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如实说道:“这位是米开罗星相师,我们赌场的星相风水,就是他们帮忙布置的。现在我让你帮忙,米开罗先生认为,你有可能破坏了这里的风水,让他日后会大费周章。”

    这下张禹就明白了,一来是自己抢了对方的生意,二来是对方瞧不起他。

    自己此番在赌场搞点手段,那也不是为了跟米开罗对着干,目的就是单纯的逼艾伦小姐就范,把周家富交给他,没有别的。

    现在米开罗整这么一出,张禹倒也并不生气,这种事在国内就见过,好像给杭家崎治病,当时就遇到了和尚。人家也以为他是抢生意。

    可是,米开罗终究不是和尚,而是一个星相师。这让张禹的心中,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,那就是洋鬼子星相师曾经两次到国内撒野,搞什么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。在较量的时候,更是耍一些旁门左道。

    此刻自己遇到了一个西洋星相师,给对方点颜色瞧瞧,那没什么意思。就听米开罗说的话,也不是什么高手,把他给赢了,也没啥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张禹故意说道:“区区一个星相风水局,还是这位先生自家摆的,竟然都看不出问题出在哪里,我看也不外于是。要不然这样,如果说我在一个小时之内,不能把问题解决,那星相师先生开个价,我如数奉上,也算是交个学费。可如果说,我在一个小时之内能把问题解决,那星相师先生该怎么样呢?”

    米开罗是懂国语的,都不用旁人翻译,听了之后,就直接用生硬的国语叫道:“你说什么样?”

    张禹微笑着说道:“很简单,如果我做到,阁下就要说个服字。并且,我镇海市无当道观要在英吉利召开一个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看看是东方的星相风水之术了得,还是西方的了得,届时也需要阁下帮忙做个宣传!你......敢答应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