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31章 水满则溢
    马场的赛道上,张禹和艾伦小姐坐在马背上。面对艾伦小姐提出来的问题,张禹答道:“其实很简单,就是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运气......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?在我们赌场......”艾伦小姐说到这里,突然觉得有点失言,没有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在你们赌场怎么了?”张禹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赢钱也是要靠概率的,哪有说......押什么出什么的......”艾伦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只要运气好,自然是押什么出什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我们赌场的运气就很差吗?”艾伦小姐有些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皇家赌场的风水,可是请大星相师摆的,怎么可能运气差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明白了她的意思,笑着说道:“你们赌场的运气当然很好,如果我猜的不错,应该是请高明的星相师摆的风水局吧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看出来了......”艾伦小姐刚刚没如实说,现在被张禹点破,她也就承认了。艾伦小姐接着说道:“我们赌场的风水,那是相当好的,具体是怎么回事,虽然我也不太清楚。但我能够肯定,想要在我们赌场赢钱,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容易了,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力气。最起码,得把你们赌场的风水给破了吧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破了......你怎么破的?”艾伦小姐诧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东西,是不能对外言之的。不过你放心好了,回头我会将你们赌场的风水给补好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挺神秘,我是外......”艾伦小姐有点不满,本来她想说“我是外人么”,可话说了一半,旋即发现,自己好像就是外人。不过这让艾伦小姐更加的好奇,说道:“我都答应你的条件了,等下回去,就把周家富交给你。而且按照你的要求,给你们道观捐款。具体是怎么回事,就不能跟我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是怎么回事,等我把风水给你补上之后,你就知道了。现在就算跟你说了,你也不懂。”张禹故意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瞧把你得意的......”艾伦小姐说着,就要扭头瞪张禹一眼,可刚扭了一半,又担心刚刚对嘴的事情再次发生,连忙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她重重地哼了一声,跟着抬起左腿,当即就想将腿给移到右侧,然后跳下马。

    这种姿势下马,也是需要点功夫的。以前她都是踩着马镫,这次也没踩,明显有点想当然了。

    左腿从马头上绕过的同时,身子瞬间不稳,直接就要朝马下滑去,嘴里不由得又是惊叫一声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人在这种情况下,都会有下意识的反应,她伸手去抓张禹,却也只是抓住道袍。

    张禹就在她的后面,见状连忙伸出双手,立马将她拦腰抱住。

    稳住身子,艾伦小姐才松了口气。她旋即发现,自己是侧身坐着,被张禹给抱在怀里。她的俏脸从白转红,瞥眼偷偷看向这个男人,却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张禹也发现她脸红了,轻轻把手松开,缩了回来,嘴上说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艾伦小姐大咧咧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不管什么样的女人,在害羞的时候,都跟小女生一样。艾伦小姐的上下贝齿咬了咬嘴唇,跟着直接纵身一跳,从马背上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来到自己的马旁边,汗血马好像刚刚自己摔了主人耿耿于怀,满是歉意地用马头在主人的怀里不停地磨蹭。又是道歉,又是撒娇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摸了摸马头,她心中也清楚,自己刚刚摔出去,其实并不怪马,乃是因为自己发出信号的时候晚了一步,以至于汗血马连续起跳,有点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安慰了一下汗血马,艾伦小姐这才翻身上马,她又看向张禹,说道:“敢不敢继续比?”

    “还比啊?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赛道已经跑了三分之二,现在是友谊赛。”艾伦小姐撅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陪你跑一会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”“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大白马和汗血马似乎能够听懂主人的话,马上又打起响鼻,想要跟对手一较高低。

    对于艾伦小姐和张禹来说,胜负已经无关紧要,也就是友谊。可刚刚汗血马输的有点不服气,所以这次憋足了劲。

    准备好之后,艾伦小姐双脚一磕马腹,汗血马立刻四蹄翻飞,朝前方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这边都不用表示,大白马一看汗血马跑出去了,是立刻撒腿去追。

    大白马现在可是配置了神行马甲,现在对赛道已经有了一定的认识。眼下最难跑的障碍都已经过去了,剩下的几个简单障碍,根本不算个事。

    在障碍赛道上,两匹马的表现倒是差不多,汗血马终究经验老道。可当到了没有障碍的冲刺赛道时,那就不一样了。大白马本身就快,加上神行马甲,简直是离弦之箭,扎眼的功夫就将汗血马甩到身后。

    几秒钟过后,大白马率先来到终点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先到,张银玲、苑小小、阿勒代斯等人立刻兴奋的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张禹赢了!”“赢了!”“赢了!”“师父赢了!”“师公最棒!”“师伯牛13!”......

    艾伦小姐的手下们,没有一个出声的。

    而且在他们的脸上,也看不出来沮丧之色,只是看着从后面赶到的艾伦小姐。在他们看来,胜负其实已经分出来了,刚刚小姐骑在张禹的马上,摆明是被人家给救了。只要小姐不出事,他们就没有责任,这样就行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到达终点的时候,也就比张禹晚个两三秒。其实这在赛道上,已经属于很大的差距了。要知道,人在三千米的跑到上跑下来,差距也就是几秒钟。而马的差距,那就更短了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呼呼......”大白马正扭头等着汗血马呢。见汗血马到来,立刻打起响鼻,像是在跟对方说,“怎么样,这次输的心服口服了吧。”

    汗血马低下头,竟然都没好意思打响鼻,似乎是觉得自己输了,丢了马,气势都已经比不得先前。

    张禹翻身下马,本想跟艾伦小姐客气一句。

    这当口,张银玲冲到张禹的身边,笑呵呵地拉住张禹的胳膊,嘴里叫道:“张禹,你真棒!我刚刚看你骑马的时候,真是太帅了,我也想骑。”

    张禹心说,这是比赛,我也是赶巧。你还上去骑,再把你摔个好歹,我怎么跟你爹交代。

    他本想安抚两句,让张银玲骑马的念头,不想后面骑在马上的艾伦小姐突然扬着俏脸,冷冰冰地说道:“张禹,她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她......是我师妹。”张禹扭头答道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翻身下马,走到张禹的身边,看向张银玲,跟着还大量起来。

    张银玲见对方这么打量自己,不由得说道:“你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看你咋滴!

    这句话,艾伦小姐当然是不会说的,她又没来过东北。

    “就是看妹子长得蛮漂亮的。”艾伦小姐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长得就漂亮。”张银玲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皇家赌场。

    眼下,米开罗已经将赌场的风水给“解决”了,凯恩让人带米开罗星相师去休息,特别叮嘱,好吃好喝好招待。不管米开罗先生有什么需要,都要满足。

    人下去之后,凯恩就赶紧来到二楼的监控室,坐到大屏幕前,继续观看轮盘赌桌上的情况。

    轮盘赌的荷官们,脑袋上都冒汗了,赌场今天输的也太多了。而其他的赌桌上,荷官和赔码的丫头,那叫一个清闲。往日里属他们最忙,尤其是百家乐什么的,更加繁忙。现在可好,他们的赌台上,一个人也没有,人都集中在轮盘赌那里。

    这一局,赌客们又开始下注,大小、单双、颜色、区间什么都有。但有的赌客,现在似乎也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哪边押的多,哪边就会中。

    所以,赌桌上渐渐也出现了一边倒的局势。就是大家伙下注的时候,都靠一边来押,中的概率特别的。偶尔有几个不信邪的,输了钱之后,也随着大流押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赌注下到了“大”上,押奇数的也多,在数字上选择大数区间的人也多。最终,小球落入了“27”的格子里。

    很明显,赌场又输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凯恩暗自皱眉,心里头说,怎么还输呢,米开罗不是说赌场一定赢么。

    他帮米开罗找了个台阶,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接下来,一局、两局、三局......

    之前的格局,似乎一直没有改变,赌客们还是赢大钱,赌场不停地赔出筹码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凯恩的手机响了起来,他立刻接听,“hello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经理,四楼现在出事了。”一个中年男人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楼又出什么事了?”凯恩诧道。

    “四楼现在也开始赔钱了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赌场的好手都在四楼,怎么会赔钱呢?”凯恩急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出现在番摊赌桌上......赌桌上的电子秤突然坏了,荷官估算不出来棋子大概的数字,也就不好出千了......结果可好,现在哪门下的多,哪门就中......有些在别的桌输钱的赌客,也都跑到番摊这里下注......让咱们损失惨重啊......”电话里的中年人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番摊的规则很简单,就是荷官用碗掏出来一把围棋子,然后让赌客们押点数。

    这个点数无非是0、1、2、3。

    在赌的时候,荷官会将棋子倒在桌上,用木棍四个棋子为一组的拔开。到最后一组的时候,看剩下几个棋子。如果是四个,那就是0,如果是一个,那就是1。

    这种赌博作弊的方法很简单,那就是当碗淘出棋子之后,放到赌桌上固定的一个位置,这个位置藏有电子秤,能够按照棋子的重量,大概确定出来棋子的个数。

    这个赌台上的荷官,那都是老千高手,棋子在出来之后,必须会先盖上。不能让人看到,然后赌客押注。买定离手了,再给打开清点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中,只有荷官在揭开碗的一瞬间,可以用手,之后一概使用木棍,以示公平。真正的老千高手,需要按照桌面上下注的形势,在揭开碗的同时,利用极快的手法,偷走一个棋子,改变开出来的点数。

    小小的一个作弊,足以杀死很多赌客。但是现在电子秤突然坏了,荷官也不知道碗里到底有多少个棋子,因为太多了,只能靠重量判断。不知道个数,天晓得偷完棋子之后,剩下的是多少。这样一来,出千也没用,全靠撞大运。

    于是乎,这就出现了轮盘赌的那一幕,哪门下注多,哪门就中。赌客们慢慢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钱基本上都下到一门,令赌场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四楼的注码可大,一百万镑才有资格成为vip,一局下来,得输多少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凯恩有点慌了,一楼、二楼现在一个劲输,就让赌场有点吃不消了,勉强靠着四楼的收入,还能弥补一些。

    现在四楼也开始输了,这就让人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凯恩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我知道了,我这边会马上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他赶紧打电话给陪同米开罗的一起走的人,让人快把米开罗给请回来。

    米开罗才在酒店选好房间,正寻思着找个妹子,探讨一下人生呢。

    结果还没等选呢,凯恩的电话就到了。米开罗也没办法,只好跟着赌场的人回去。这次干脆,直接到了二楼的监控室。

    见了面之后,凯恩也不耽搁,把情况快速说明,希望米开罗赶紧想办法解决。

    米开罗听了之后,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这事跟赌场的风水不发生关系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跟风水怎么没有关系呢?”凯恩急道:“赌客们也没有出千,就是运气好......这不就是风水上的事情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......”米开罗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星相风水一学,也是有讲究的,所谓水满自溢......你们赌场利用风水赢了很多钱,现在已经慢了,自然要溢出去一些......等溢出去的差不多了,就会好转,把钱再给赢回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不能这么说吧......”凯恩皱着说道:“现在我们赌场损失惨重,已经输了几个亿了。就算是往外溢,也不能溢出去这么多吧......到时候,我没法交代啊......”

    米开罗微微摇头,说道:“这是天意......我也没有办法......据我所见,三天之后,应该就能恢复正常......”

    “三天!”凯恩差点没哭了,“莫说三天,就算是一天,我也承担不起......米开罗先生,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,赌场就算是输了,也不能一天输这么多......要是这样,再继续输三天的话......估计就得破产关门了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