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32章 情
    皇家赌场赚的钱是多,可是皇权早已没落,赌场的收益,已经成为皇室主要的经济来源。皇室奢华的生活,根本不是那两个工资所能支撑的。

    赌场赚来的钱,除了给皇室成员分红之外,偶尔也需要做一些善事。同样也不能说天天往死里头赢赌客,该放水的时候也得放水。

    目前赌场账面上是有一定资金的,但勉强也就今天输的。要知道,目前已经输进去三个多亿了,才几点?接着输的话,估计五亿挡不住。

    如果说,赌客们一起用赢来的筹码全部兑换现金的话,赌场账面上十有**还不够。毕竟赌场是赢钱的,不是输钱的。每月赢来的钱,都要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分派。

    用不着连续输三天,估计按照这个进度输到明天早上,基本上就破产了。指望着那些皇室中人将以往派发给他们的钱再给拿出来赔给赌客,难道也太大了。当然,为了形象,肯定不能赖账,可他凯恩,被炒鱿鱼是必然的了。

    “办法......”米开罗的脸上露出沉思之色,其实在他的心中,满是纳闷,自己明明按照师父生前的叮嘱,给那三个灯换了,那是阵法的阵眼,只要上面的彩色水晶保持色彩,阵法就在,就不会有事,赌场一定会赢钱。这种状况,完全超乎了自己的理解范围。

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,他也不知道,可凯恩正盯着他呢,要是自己说一点办法也没有,未免太废物了。

    自然,他的实力,跟他师父相比,还是要差不少的。

    甚至,就是这个阵法,他都摆不出来。

    米开罗无奈之下,硬着头皮说道:“办法也不是没有,只不过,需要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多长时间?”凯恩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三天!”米开罗伸出三个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又是三天......”凯恩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他压着性子说道:“三天也太长了吧,我们赌场根本撑不到三天!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实在不行吧,你们赌场先把赌客们打发走,就说内部装修......”米开罗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凯恩迟疑了一下,随即把头摇晃的跟拨浪鼓似得,“不成、不成......赌客现在正赢钱呢,赌场突然宣布内部装修,不让赌客们赌了,那这口碑一下子不就砸了......传扬出去,以后生意还做不做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赌场太大,现在山猫座星阵有可能出了问题,我需要重新摆阵。这么大的赌场,需要的时间自然不能少了。所以,你自己考虑。”米开罗说完,摊开双手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也做不了主......”凯恩琢磨了一下,就掏出手机,给艾伦小姐打电话。

    此刻的赛马场,张禹已经将大白马四条腿上神行马甲给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大白马似乎看得出来,张禹有走的意思。它连忙用脑袋一个劲的磨蹭张禹的胸口,打算提醒张禹,把它给带走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明白它的意思,可先前艾伦小姐也说了,这匹马不是她的。当然,就算是她的,估计这马也不便宜,人家哪能随便送人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好马比好车都贵呢。这可不是一头牛,是一匹好马。

    艾伦也是懂马之人,一眼就能看出来,照夜玉狮子对张禹的依恋,跟汗血马对她的依恋是一样的。可是艾伦也做不了主,只能说道:“张禹,看得出来,这匹马是把你当作主人了。可这马是我各哥哥剑桥公爵的,我做不了主,没法将它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人家都这么说,张禹也不能强人所难,点头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大白马和自己并肩作战,张禹也不禁对它产生感情。他轻抚着大白马的头,说道:“白马,我要走了,谢谢你今天帮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......”大白马打了两个响鼻,又一个劲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这档口,一旁响起了手机铃声。

    有保镖快步来到艾伦小姐的身边,递上手机,“小姐,是凯恩先生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接过手机,直接接听,“hello......人已经到了,很好,情况怎么样......什么,还不行,输了这么多了......三天,开什么玩笑,还停业装修......要是现在停业装修,估计以后就不用开门了......这事我知道该怎么处理,等下我就回去......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艾伦小姐将手机递给保镖,转头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她温和地说道:“咱们现在回去吧,赌场现在......损失惨重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也明白,自己把赌场的星座给移走了,赌场的气运没了,他甚至还吸了不少赌场人的财运,令赌场二楼的气运大衰。看起来,或许只是二楼受到了影响,其实不然,气运这种东西,经常是此消彼长的。二楼这边受到重创,势必也会慢慢影响到其他的楼层,导致整个赌场一边的人,气运都在减弱。

    这和行军打仗也是一个道理,比如说甲的部队把乙的部队包围了,正常甲肯定是赢到家了。可是,突然冒出来一支部队,在甲的后面偷袭,杀开了一条口子,这支部队还很强,里应外合之下,甲的气势必然大减,进而全线溃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一挥手,让饲养员去牵马。

    她的马倒是好说,平常都是饲养员来养,艾伦小姐时不时的来探望,所以也习惯被饲养员牵走。但大白马就不一样了,看到有人来牵它,登时就炸了,身子一转,抬腿就踢。

    饲养员反应不及,被蹬在胸口,惨叫一声,直接向后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见状,赶紧抓住缰绳,嘴里喊道:“不要伤人。”

    大白马就听他的,马上稳住。张禹跟着抢到饲养员的旁边,查看情况。

    饲养员被踹的不轻,张禹一摸就知道,骨头断了一根,倒是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张禹叫道:“他被踢断了一根骨头。”

    饲养员躺在地上,死去活来,艾伦小姐也赶了过去,嘴里喊道:“快叫医生!快叫医生!”

    马场就有医生,毕竟这里养了这么多马,马也不见得老实,偶尔也会踢人,而且比赛的时候,坠马也属于常事。所以,有专门的骨科医生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在艾伦小姐惨叫的时候,都给医生打电话了,可医生赶过来的时候,艾伦小姐已经没事了。工作人员们松了口气,却忘了通知医生。医生已经到了,此刻见有自己的用武之地,快步冲了上来,查看情况,然后把饲养员给抬走了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看到这个情况,也是皱眉,只好说道:“张禹,要不然,你把它给牵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知道,也只能这样,他和艾伦小姐一起骑马,赶到马厩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马厩这里之后,问题又来了。汗血马自动进到自己的马厩了,大白马却根本不进去,一直赖在张禹的身边,就是不走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?”艾伦小姐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想也成马之美,可马是剑桥公爵的,哪怕是她发话让张禹把马给牵走,估计这里的饲养员也不能答应,肯定得马上给剑桥公爵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想想办法......”张禹琢磨了一下,拍了怕马头,说道:“你是别人的,我真的不能把你带走,日后有机会,我会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大白马摇头,根本不答应。

    艾伦拍了拍大白马的马头,说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见过,这么忠心的马。马儿,要不然这样,你先跟我的马住一块,我会想办法跟我哥商量,把你从他那边要过来,然后让你们团聚,你看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大白马这次低着头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,你先去红马那边住,你们俩也有个伴......艾伦不是也说了么,会把你要来的......”张禹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大白马,然后牵着它,朝汗血马的马厩走去。

    同样是饲养在这里的马,待遇明显是不一样的。马厩也分大小,大白马和汗血马的马厩都特别的。

    汗血马的马厩还没关门呢,张禹把大白马牵了进去,还真别说,大白马似乎也意识到张禹的为难,只能跟着进到汗血马的马厩里。

    汗血马见它来了,立刻打起响鼻,“呼呼呼......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像是在说,“谁让你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大白马也不是好脾气,马上打起响鼻回敬,“我就进来了,你能把我怎么滴!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好家伙,两匹马又开始对喷。

    看着两匹马这般样子,艾伦小姐也觉得蛮有趣的。自己的马,一向是单独居住,虽说周边都是邻居,可以没说在一个马厩里。而且,自己的马还比较高冷,平常对别的马爱搭不理,根本不屑一顾,也就是跟大白马在一起的时候,能够擦出火花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可是爱马之人,她已经拿定主意,不管怎么样,也得把这匹大白马从剑桥公爵手里给要出来。哪怕是留下给大白马做个伴,那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张禹从马厩出来,将栅栏门给关上。这功夫,饲养员才敢上来,把门锁好。

    张禹和艾伦小姐跟两匹马道别,这两匹马都探着脑袋,露出不舍之色。

    看着这两匹马,艾伦小姐心中感慨,说实话,自己每次离开汗血马的时候,汗血马都会这般。只是,她和汗血马的感情多久了,张禹和大白马的时间才多久。

    二人走在回去的路上,艾伦小姐突然说道:“张禹,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表妹艾露高的事情......现在,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复她了......”艾伦小姐为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不可以么。顺便,你也劝劝她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摇头,说道:“我这个表妹是什么性格,我最是清楚。我这边没有办法,她一定还会找别人帮忙的,绝不会断了这个念想......唉......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这个表妹,就一定要拆散阿勒代斯和谢丽尔?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她这个人,一旦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,就一定会想办法得到。人,也是一样。”艾伦小姐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!”艾伦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张禹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艾露高看中的只是那个ko梅威瑟的男人。如果说,阿勒代斯从此不再打拳,艾露高就会对他失去兴趣。”艾伦小姐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岂不是强人所难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有这一个。如果阿勒代斯继续打拳的话,一旦拿到拳王争霸赛的冠军,成为真正的拳王,那艾伦高更加会欲罢不能。”艾伦小姐正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没有再继续说话,一路回到停车场。阿勒代斯等人和艾伦小姐的保镖现在已经到停车场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碰面之后,张禹就要上车,艾伦小姐突然说道:“张禹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能坐我的车吗?”艾伦小姐真挚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愣了一下,旋即说道:“我想邀请三个人一起上车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这次轮到艾伦小姐愣了一下,但她点头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当下,张禹招呼了赵华和阿勒代斯、谢丽尔一起坐上艾伦小姐的车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,小丫头张银玲还多少有点不满。只可惜,艾伦小姐的法拉利四门轿跑就能坐下这几个人。

    他们上车之后,艾伦小姐一脚油门,车子风驰电掣,赶往赌场。其他的人都是乘坐依维柯,哪有法拉利的速度快,转眼间就被甩没了。

    在车上,张禹坐在副驾驶阿勒代斯三人挤在后面。作为女人,谢丽尔满腹狐疑,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事。

    她率先坐不住了,开口说道:“师父,你叫我们也上车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虽然没拜张禹为师,却一直随着丈夫来称呼张禹。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之后,张禹扭回头说道:“刚刚艾伦小姐又和我说了一下,关于艾露高喜欢阿勒代斯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,难道还没解决吗?”赵华翻译了之后,谢丽尔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艾露高是一个不达目的,决不罢休的女人,哪怕是艾伦小姐不再帮忙,她也会去找别的人帮忙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那、那怎么办?”谢丽尔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人家是皇室中人,自己和阿勒代斯算是什么,怎么可能斗得过人家。

    张禹认真地说道:“艾伦小姐跟我说,艾伦高真正喜欢的人,其实是拳王阿勒代斯。如果阿勒代斯退出拳坛,艾露高或许就不会再纠缠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能行?”听了赵华的翻译,谢丽尔急切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