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30章 维护
    张禹现在也不知道说点什么,干脆不出声了。坐在他身前的艾伦小姐,也是低着头不说话。

    不过在艾伦小姐的心中,却不由得掀起涟漪,脑海中回忆起刚刚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自己的马把自己给掀飞出去,当时自己吓得,不说是魂飞九霄也差不多了。千钧一发之际,是身后的这个男人,将她给救了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太害怕,她根本没有时间多想。可现在想起来,她突然发现,这个穿白色道袍的小子,适才是那样的帅。

    白马、白衣,横臂立马,在身姿此刻想来,跟拿破仑的画像是那样的相似。

    靠在这个男人的怀里,让她觉得特别的踏实,先前的害怕,已然消失不见,而这种踏实的感觉,依然还在。这是一种,让她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踏实,在这个男人的身上,还透着一股神秘。在西方人的心中,东方大国是一个充满神秘的过度,虽然这个国家也曾经受过列强的凌辱,但是很快就会复苏,很快就会强大起来。很多人用这个一个词语来形容这个国家,那就是东方巨龙。哪怕是在羸弱之时,也没人敢小觑,尚且称之为“沉睡的雄狮”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会说国语,所以她对东方的文化,也有一些了解。她知道东方古国历史上,出现过很多英雄和科学家,这些人的伟大和智慧,甚至超越他们西方。影响世界的100人中,排在前十的,就有两个是这个国家的人。爱因斯坦牛13吧,可在排名上,尚在发明造纸术的蔡伦之后呢。

    东方古国的神秘,似乎也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充分体现出来。

    原本的那一摔,就算是不摔死,也得摔个骨断筋折,在理论上,没有人能够救下她。结果,自己就莫名其妙的被救了下来,稳稳地坐在这个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她又不自觉地想到张禹的双手所放的位置。一只在上面,抓在那个地方,一只在下面,被自己的屁股压着。

    她感觉的自己的双颊越来越烫,小心肝“扑通通”的跳的更快。

    “哒哒哒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二人沉默之际,后面有马蹄声响起,转眼间,汗血马就来到大白马的旁边。

    汗血马抬头看向艾伦小姐,轻轻地打了个响鼻,看那意思,仿佛是在跟自己的主人道歉,是自己太过没本事,才把主人给摔出去。

    其实在刚刚,艾伦小姐摔出去之后,汗血马也在地上翻了个跟头,摔得够呛。好在马高马大,体格不错了,没有什么大碍。它很快爬了起来,过来查看主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大白马见它过来,炫耀似的打起响鼻,“呼呼呼......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看那意思,像是在跟汗血马说,“小妞,你还是不行滴,刚刚摔的够呛吧,让你跟我得瑟......”

    汗血马显然听得出大白马的意思,立时火了,它愤怒地打起响鼻,“呼呼呼......呼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它似乎是跟大白马说,“我那是不小心才摔倒的,有本事咱俩再比一次!”

    大白马神气活现的又打响鼻,隐然是说,“再比一次就比一次,就怕把你摔死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两匹马又掐了起来,“呼呼呼......”“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你来我往,这响鼻打的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骑在大白马上的张禹和艾伦小姐虽然不知道这两匹马说的啥,但从它俩的架势上也能看出来,这是谁也不服谁,还准备继续掐架呢。

    不过,两匹马倒也文明,充分体现出“君子动口不动手”的精神,只是互相喷吐沫星子,倒是没有用蹄子打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两匹马的主人就和谐多了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靠在张禹的胸膛上,连声露出微笑,说道:“你看它俩,从刚刚一见面就打,现在还打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一点也不和谐,咱俩都和平了,它俩还掐啥啊......”张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......”艾伦小姐轻轻点头,双颊跟着又是火烫,羞臊之下,她马上强硬地说道:“谁跟你和平了,你别以为你救了我,咱们的事儿就算了!”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,你不会还要接着比吧......”张禹没想到,艾伦小姐竟然来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张禹这句话,指的是,自己都救了你了,这一局胜负应该也分出来了,没有必要再继续比了。

    可话在有的时候,说话的人是一个意思,听这话的人,理解不一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听了这话,明显就理解错了。她误以为,张禹说的“都这样了”,指的是“我都把你给摸了,咱俩这个关系,还需要接着比么”。

    这让艾伦小姐更加害羞,为了不露出窘态,她嘴里强硬地说道:“不比也行,但你......”

    说话之时,她下意识地向后一扭头。坐在她后面的张禹,不可能说自己的脸一直对着她的后脑勺,所以张禹是把头探到艾伦小姐的右侧肩膀那里,一方面说话方便,一方面是在看那两匹马。

    他就是保持着这个姿态,结果可好,艾伦小姐这突然一扭头,张禹反应不及,两个人嘴巴一下子对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唔......”

    在嘴巴对上之后的一秒钟,张禹率先反应过来,身子忙向后一仰,急切地说道:“你那个......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,艾伦小姐也扭过头来,弯腰抱住马脖子,扁起小嘴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她的脸,红的跟大红布差不多,心跳的更快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......”汗血马看到主人突然抱住大白马的脖子,不仅有点吃醋,朝艾伦小姐不住地打响鼻,显然是在告诉主人,“你抱错马了。”

    可艾伦小姐也顾不上它,还在害臊呢。

    这功夫,斜刺里有叫喊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小姐!”“艾伦小姐!”“小姐,你没事吧!”......

    这些人都说的英语,一听动静,就知道是自己的手下。艾伦小姐吓了一跳,忙抬手捂住双颊,生怕被人看到发烧的脸。

    她偷眼朝声音的来源看到,手下的人距离这里还有二十多米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忙大声叫道:“我没事!正比赛呢,你们都给我回去!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她的喊声,都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他们只能看到张禹和艾伦小姐坐在大白马上。

    先前他们听到艾伦小姐的叫声,以为出了事,至于说艾伦小姐怎么得救的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眼瞧着小姐没事,他们也松了口气,其中一个保镖关切地说道:“上帝保佑,小姐你真的没事吧,用不用叫医生。这还能比赛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吗?”艾伦小姐故意扯起嗓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保镖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还能这么喊,当然是没事了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回去,在那等着!”艾伦小姐叫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“是!”“是!”......手下人纷纷点头,既然小姐没事,又这么说,那就回去吧。

    众人转身往回走,见人都走了,艾伦小姐的心才算踏实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她仍然不好意思跟张禹说话,张禹同样也不太好意思说话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静止,两个人谁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但坐在这里,张禹觉得也不是个事,便开口说道:“小姐,刚刚你跟我说......不比也行,但我......什么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没名字......”艾伦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叫什么名啊,我也不知道。”张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艾伦,以后你就叫我艾伦好了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艾伦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张禹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......”艾伦小姐一说到这里,马上想到两个人嘴对嘴的一幕,她的上下贝齿不自觉地下嘴唇,接着才说道:“是想跟你说,我愿赌服输,答应你的事儿,一定会做到,把人交给你。但是,你得告诉我,你是靠什么在我们赌场赢的钱。”

    皇家赌场。

    在二楼的监控室内,凯恩坐在监控大屏幕前,他的眉头深锁,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在他的身后,站着十多号人,一个个也都是垂头丧气,满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屏幕上是赌场的情形,二楼的三个轮盘赌桌上,仍然聚集着大量赌客。

    以前冷门的轮盘赌,现在无比的火爆。

    好在赌客们都有一种心理,那就是“越赢钱越胆小,越输钱胆越大”。意思就是,赢多的时候,往往不敢下大注了,输红眼的时候,多大的赌注都敢下。

    眼下,不少赢钱的赌客,都减少了注码,甚至有的已经见好就收。可因为有一些新来的赌客,发现其他人都围着轮盘来赌,也就是过来凑热闹。从开始的试探,到赌注的增加,又让赌场损失了一些。

    让凯恩忧心的并不仅仅是这个,在一楼的赌场,因为是小打小闹,赌场也不出千,结果是损失惨重。这一局局的蚂蚁啃大象,赌场也吃不消。

    凯恩抬起手来,看着腕上的手表,心里还在嘀咕呢,“人什么时候来啊......这若是在继续输,得搭进去多少钱......到时候怎么跟上面交代......”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监控室的推开,一个中年人匆匆地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经理、经理......米开罗星相师到了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中年人的声音,凯恩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?”凯恩叫道。

    “人已经上楼了,应该马上就到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凯恩当即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等他来到门外,就看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人走了过来。在中年人的身后,还跟着四个人。

    “您就是大星相师莎士比亚先生的大弟子米开罗先生吧。”凯恩等对方来到面前,主动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米开罗微笑着说道:“你就是凯恩先生吧,请问这次找我过来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们赌场当年是请莎士比亚大星相师给看的风水,说是赌场能够大杀四方,日进斗金。可是今天,赌场突然发生怪事,赌客们不停地赢钱,令我们赌场损失惨重。现在大星相师已经不在,所以我想请米开罗先生帮忙看看,是不是风水上出了问题。”凯恩热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事......”米开罗微微点头,说道:“皇家赌场的星相风水局,确切的说,是我师的老师的老师的老师当年设计、布置的。这个风水局是按照山猫座进行布局,万无一失。只是风水局也不是说,一劳永逸,每隔十年时间,就需要进行一次维护,打理一番。不然的话,容易失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还请米开罗先生尽快帮我们赌场维护一下。”凯恩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说、好说......”米开罗自信地说道:“你们赌场的星相风水,我老师在临终前,也是特别的叮嘱。凯恩先生,咱们去四楼。”

    “ok。”凯恩点头。

    当下,一行人就前往四楼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米开罗直接来到大厅挂着的那个超级大吊灯下面。

    凯恩和其他人一直跟着,来到这里,众人莫名其妙,不知道米开罗为什么直接到这。

    米开罗看了看头顶的大吊灯,然后说道:“让人搬个大梯子来,无关人等退下。此时此刻,不许任何人靠近,以及旁观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凯恩答应一声,赶紧照办。

    他一方面安排人将左右赌厅的门口给堵住,楼梯口和电梯也都给堵住,另外又让人搬来梯子。

    梯子在灯下摆好,凯恩叫余下的人,全部离开,谁也不许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米开罗扫视了一圈,见再没有其他人,这才说道:“将灯的开关给关了,我现在上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凯恩亲自关了灯,米开罗独自顺着梯子爬到灯下。

    这灯是三色灯,早上是蓝色,午后是黄色,晚上是绿色。

    在吊灯的灯盘上,错落摆放着三色灯泡,灯泡有大有小,有主有次。

    米开罗先是拧下来一个蓝色的主灯灯泡,灯泡看起来就特别的高档,特别是在灯头的位置,还包一块不大的蓝色水晶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米开罗愣了一下,心中暗说,“师父不是说,水晶的颜色消失,才是阵法失效的时候。现在水晶的颜色也没消失,阵法怎么会失效呢?”

    他又打量了一会灯头,心里估摸着,这年头也不短了,就算是水晶的颜色目前还没消失,应该也快了。干脆,直接给换上一块新的水晶,也就行了。

    这倒是省事,他也不去想其他的原因,直接将镶嵌在灯头的水晶给拧了下来,换了一个蓝的绚丽多彩的水晶。拧上之后,再次按入灯罩之中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黄色和绿色的灯泡,也都装上了。

    他从梯子上下来,凯恩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关心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已经搞定了。你们记住,任何人不许碰这里的灯。”米开罗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好了,这个灯谁也不敢碰。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成,你接下来再看看,谁还有本事在这里赢钱。”米开罗自信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