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28章 天马行空
    张禹将神行马甲拆开,用四条木板分别绑在马腿上,其中暗藏神行符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,艾伦小姐自然不懂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艾伦小姐直接飞身上马,她的动作十分的美妙、潇洒。

    看到艾伦小姐上马的英姿,在场的女人都不禁亦真羡慕。

    “哇!女人骑马的样子也好帅啊。”苑小小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谢丽尔就更加羡慕了,“我什么时候也能骑马。”

    在英吉利,家里能够养马的女人,那都是贵族小姐。还有一些女骑手们,绝不是因为家境贫寒,才出来骑马。刚好相反,能骑马的女人,都是贵族小姐。再不济,也得是资本家。

    其实全世界都差不多,好像是在迪拜,真正的有钱人,真正的富二代,人家都不飙车,都是赛马。

    伊莉莎就更不用说了,眼神中都是向往。英吉利的女人,看到马之后,都是有一种神往的,哪怕是普通百姓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张银玲撇了撇嘴,说道:“骑马貌似很好玩,为什么人家的马,比旅游景点骑的马好多了呢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么,旅游景点五十块钱骑一圈的马,怎么跟赛马比。

    骑到马上的艾伦小姐看向张禹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。因为她知道,一个初学者,想要独自骑上赛马并不容易。她抬起马鞭指向张禹,说道:“上马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虽说是第一次骑马,可他是什么身手,一脚踏入马镫,身子借力一跃,稳稳地骑到马背上。

    大白马在张禹上来了,不禁更是欢实,它双蹄抬起,“嘶”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!”艾伦小姐嘴里说了一声,双脚一磕马腹,汗血马直接向前窜去。

    张禹从来没骑过马,马上倒也挂着鞭子,反正牛得用鞭子打。可等他琢磨好,该怎么催动屁股下的马呢,大白马猛地嘶叫一声,四蹄翻飞,就朝汗血马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它突然启动,张禹一点准备没有,差点没被晃下去。莫说是骑马,就是坐汽车,驾驶员如果突然一脚油门,都会有一种推背感,让人晃一下。

    相传很多女人喜欢跑车的原因是,起步时的那种推背感,给人一种速度与激情。当然,拜金也是另一种说法。

    马就更不用说了,马在突然起步的时候,那种感觉更加刺激。

    大白马的目标就是前面的那只红马,压根都把背上骑着个人的事儿给忘了。估计,也没寻思着张禹这么逊。

    张禹的身子向后一倾,背脊登时躺在马背上,好在功夫还行,柔韧性也好,身子向前一弹,又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禹不敢大意,连忙抓住缰绳。

    大白马几步就追上了汗血马,按照艾伦小姐的意思,稳稳当当的先骑到赛道的起点就完事了。

    她是这么想的,可屁股下的马不是这么想的,汗血马一看到大白马追上来了,立马就火了,打了个响鼻,像是在说,“尼玛波的,还敢追我,让你看看真正的速度!”

    汗血马后退使劲一蹬,好似离弦之箭,“嗖”地一下,就向前射了出去。大白马也是不惧它,打了个响鼻,像是在说,“在我面前装呗,谁怕谁!”

    两匹马都是好马,在马谱上都是有名的,古时候都是当战马来用,和平年代,那就是拼速度的,到底谁快谁慢,也是说不上的。

    二马齐头并进,互不相让,正式比赛还没开始呢,就已经镖上了。

    初次骑马的张禹发现,这马的速度可真快啊,估计自家的大水牛就算是挂上神行马甲,都不见得比这马跑得快。

    张禹隐约可以确定,自己就算是不催动神行马甲,光凭这马的速度,也不见得输给艾伦小姐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平地,只不过前面有个向下的坡路而已。

    到了坡路之时,马都不是跑下去的,而是跳下去的。

    一红一白,好似两团影子。艾伦小姐稳稳地抓着缰绳,侧目看向旁边的张禹。此刻她心中多少有点后悔,这匹大白马应该是最近才来了,她还不知道,结果让张禹捡了便宜。这让她颇为后悔,让张禹骑着这匹马,自己想要赢还是有点困难的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又不是平地赛跑,而是拼障碍赛道,就张禹这骑术,在马背上一摇三晃的,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。

    张禹也发现这个问题了,马和牛还是不太一样的,自己的大水牛虽然也跑得快,可特别的稳。估计这跟地盘有关系,厚重的水牛终究要比马稳当。

    张银玲等人,早已经看不到二人的影子里。只能跟艾伦小姐的保镖们一样,坐上观光车,慢慢悠悠的往赛道那边开。

    等他们赶到的时候,张禹和艾伦小姐早就到了,正骑着马在沿着赛道转圈呢。

    皇家马场的赛道,那叫一个大,天子马场跟人家这里比,明显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
    这里的赛道,也是椭圆形的,一圈下来,起码能有三千多米。

    赛道并非人工赛道,乃是泥土赛道,这也是最原始的赛道。在赛道之上,设置了各种障碍。艾伦小姐是主人,关于赛道的设置,她肯定是了如指掌。但她清楚,张禹则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果直接比赛较量,张禹应该也不能说什么,不过在英吉利赛马,有一种规则,那就是在比赛之前,必须熟悉赛道。特别是东道主,最少得给对手一天的时间来熟悉赛道。有的时候,都得好几天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骑士精神,不能胜之不武。艾伦小姐即便再想赢,即便再着急,可当她到了马背之上,就充满了骑士精神。所以,她提出来陪着张禹熟悉一圈赛道。

    这已经算是最大的照顾了,毕竟艾伦小姐也不能让张禹在这里熟悉几天吧。

    在赛道上,张禹和艾伦小姐并辔而行,一边走,艾伦小姐一边给张禹介绍。赛道总长是3600米,设置有16种障碍,有栏杆,有陡坡,有浅坑,有深坑,等等......

    最后的冲刺距离,一共是450米。

    一般的比赛,都是跑两圈,艾伦小姐表示,咱俩就一圈定胜负。

    张禹也没有意见,慢悠悠地转了一圈回来。其他的人也都到了,全站在赛道旁边观看。

    两匹马进到闸口,专门有马场的工作人员做好准备,只需要艾伦小姐一声令下,闸道就会落下。大白马和汗血马不停地打着响鼻,仿佛也都知道,这是要进行比赛较量。

    二马互不示弱,大有棋逢对手将遇良材的意思。

    其实马也是通灵性的,就跟人差不多。比如说拳击比赛,彼此间也大概知道对方的实力。马同样如此,汗血马知道,这大白马不是等闲之马,绝对有实力跟自己一较高下。

    大白马同样也清楚,汗血马是个好马,跟自己是同一级别的。马和人一样,进到赛道之后,都想着一较高低。名马之间,到底谁更好、更快,这可不是马评家说嘴评出来,得跑出来才见真章。

    两匹马都跃跃欲试,骑在马背上的两个人,似乎也被渲染。艾伦小姐已经进入状态,今天自己是一定要赢的。自己虽然经常骑马,可这种障碍赛,自己只能练习,还没有正了八经跟人比过。难道有这样的机会,看得出来,张禹就算是菜点,但屁股下的马是好马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艾伦小姐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并没有准备好,好在纠葛呢,要不要催动神行马甲。刚刚一路过来的时候,这马的速度太快了,要是再催动神行马甲,得是什么速度。太快了的话,前面都是障碍,大白马别控制不住,再给撞上去。

    就算观察了一圈赛道,自己还没正了八经的跑过,天晓得这马成不成。

    可艾伦小姐既然这么问了,自己也不能太示弱,自己的马都精神奕奕,大有跟汗血马决一死战的架势。自己若是连这点胆识都没有,还混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大咧咧地说道:“准备好了,开始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艾伦小姐点了下头,旋即看向闸门旁的工作人员,大声说道:“start!”

    工作人员按动电钮,两个闸门同时打开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都不用拍马,双脚一磕马肚子,汗血马直接窜上赛道。汗血马经常在这条赛道上进行练习,对这里再熟悉不过。

    速度一起来,前面就是栏杆,汗血马快到近前之时,艾伦小姐用鞭子一拍马屁股,汗血马后腿一蹬,前腿跃起,稳稳地越过栏杆。

    “哇!”“好帅啊!”“太美了!”......张禹的弟子们,还有谢丽尔等人,看到这一幕,都忍不住叫出好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张银玲更是激动不已,一双粉拳紧紧地捏在一起,嘴里叫道:“我要骑马!我也要骑马!”

    赛道之上,张禹和大白马跑在汗血马的后面。马虽然自己也会跑,也会跳,可它是需要训练的。就好像艾伦小姐快到栏杆的时候,给马屁股上来一鞭子,这是叫马在这里跳跃的意思。

    学骑马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绝对是长年累月的功夫。张禹就骑过牛,一天马也没骑过,碰到障碍赛,他哪里知道如何驾驭屁股下的马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大白马开始的速度倒也挺快,匆匆地就跑栏杆之前,眼瞧着就要撞到栏杆的时候,它的前蹄猛地抬了起来,嘴里叫了一声,“嘶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万没想到,这马到了地方没跳,竟然来了这么一下子。好在自己双手死死地抓着缰绳,要不然的话,都得被甩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的,你会不会跳啊......”在马的前蹄落下之后,张禹忍不住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心中暗叫侥幸,仗着没催动神行马甲,要不然这马得撞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刚刚马立起来的时候,自己一身白色的八卦仙衣,迎风飘洒,人那叫一个帅气,绝对给人一种横枪立马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哇!师父也好帅啊......”苑小小忍不住叫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太帅了!”“要是再配上一把银抢,那就更帅了。”“可不是么。”......王杰、青梅子等人也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倒是一边的张银玲嘀咕道:“帅啥啊,你们没看着么,人家是跳过去的,张禹的马......都没跳......赶紧看看,那洋妞都跑哪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张银玲指了指已经越过四道障碍的艾伦小姐。

    众人当场傻了眼,可不是么,差距也忒大了。

    而在不远的另一侧,艾伦小姐的保镖们和这里的工作人员,都已经开始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“这算是什么啊?”“这马怎么也不跳!”“这小子明显不会骑马!”“就这选手,还好意思跟咱们小姐赛马,简直是不自量力!”“太不自量力!”......

    “他们说什么呢?”张银玲听到人家的笑声,看向赵华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师公不会骑马,简直是自不量力......”赵华怯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竟然敢这么说师父!”“太嚣张了!”.......众人一阵忿忿。

    张银玲低声说道:“他们好像也没说错哈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。”“对什么对,赶紧给师父加油!”“师父加油!”“对对对,师父加油!”“师公加油!”“师兄加油!”“师伯加油!”......

    此刻张禹的大白马正在向后退,退了十多步之后,猛地向前冲去,在距离栏杆还有两三步的时候,突然跃起,跳过了栏杆。

    大白马又继续向前冲去,前面又是一个栏杆,不过高度要比刚刚那个高上一些。

    但这个高度,对于大白马来说并不是问题,有了刚刚的经验,大白马直接就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这个栏杆后,是一个组合的两道栏杆,说白了就是,跳过这个栏杆之后,没有给马冲刺起速的机会,就得马上发力,越过这个栏杆。

    照夜玉狮子果然也不是盖的,学会了跳栏杆,面对这个难度,那是毫不在乎,是先后轻松越过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心中暗喜,看来这马还有自学成才的本事。

    紧跟着又是一个三连跳,大白马仍然是轻松越过。

    再往前有缓坡,有浅坑,这个都不是问题,也都先后越过。

    过了浅坑,前面是三十米之外,是一个上行的陡坡。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,张禹已经看不到前面的艾伦小姐。不过按照张禹的记忆,越过陡坡之后,前面又是一个五连栏杆,跳跃的距离特别重要,一定得越过这五个栏杆。如果砸在栏杆上,这马就差不多了。如果没跳过去,不管停在栏杆那里,都没有足够的冲刺距离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难度,加上已经看不到艾伦小姐了,他心下一急,干脆默念真言,催动起神行马甲。

    照夜玉狮子跑的本来就快,加上神行马甲,人眼都有点看不清楚了,好似一道白光,瞬间窜上了陡坡,腾空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!”“道祖!”“我的天!”“天马行空!”“太帅了!”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