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29章 手挥琵琶
    “什么东西!”“那是马么?”“买噶的!”“what!”“流星!”“流星你妹!”......

    不仅仅是张禹的徒弟们怔住了,就连艾伦小姐的保镖和马场的工作人员们现在也都傻了。他们瞠目结舌,有的则是使劲揉眼睛,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美!

    帅!

    这些词都无法来形容此刻的天马行空。

    大白马的名字叫作照夜玉狮子,身上雪白,没有半根杂毛,到了晚上,都能散发出银光来。

    现在是中午十分,阳光耀眼,在阳光直射下,跃起的大白马速度本来就快,看起来就像是一道银虹。说是流星,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就这一跃,不知道的还以为大白马已经肋插双翅了,跟飞都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在向上的陡坡后面,有个三连障碍,难度特别的大,要求骑手和自己的马要达到一种和谐的共鸣。落下的位置,得恰到好处,留有一定的冲刺距离,让马能够在冲刺的状态下先后越过这三个障碍。如果跳下的地方不对,耽误时间都是小事,还有可能令人或马重伤。

    但张禹这马此刻的一跃,直接就从三个栏杆上面飞了过去。饶是如此,暂时还没有落下的意思,仍然是朝的位置跃,在空中滑行了一段距离,这才向下。

    古时的卢马有马跃檀溪的典故,此刻照夜玉狮子这一跃,比之的卢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莫说这个,这一跃的距离,比那飞跃黄河都远。

    国内有摩托车飞跃黄河的,但这飞越黄河也是有说法的。黄河最宽的地位,能有1500米,什么摩托车能飞过去。所谓的飞越黄河,是从黄河壶口飞,也就是最窄的地方。虽然说是窄,但也有55米,骑摩托车飞过去,绝对不容易,很有可能就一头扎黄河里了。

    张禹胯下的大白马,这一跃的距离,不仅有50多米,而是上百米。

    银白色的美丽抛物线,绚丽无比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骑着汗血马在张禹前面,率先过了向上的陡坡,能领先张禹一百米左右。

    蓦地里,她就感觉到后面一阵风响,这让她下意识地扭头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看,人都懵了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中,一匹天马从天而降,那骑在马背上的张禹,身上的道袍迎风向后飘洒,发出猎猎之声。胸前的八卦图案,显得格外醒目,这令张禹看起来,如同天神下凡一般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都没等艾伦小姐反应过来呢,大白马就在艾伦小姐的身边落下。

    正直前方,有一个深坑,这个坑并不宽,能有五米,大概两米深,马若是掉下去,也得摔得够呛。可是大白马落下来之后,都不用助跑,后腿一蹬,直接跃了过去。

    越过这个深坑,往前有两匹马的距离,就是一个更加宽的坑。坑的深度,仍然是两米,宽度却是达到十五米。

    这个障碍,要比先前的难多了。短短的冲刺距离,跳过这么宽的坑,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。当然,一般的马也白费。没有足够的冲刺距离,有的马都不敢跳,但在惯性之下往前跳的话,很有可能掉坑里。

    照夜玉狮子当然不是一般的马,配上神行马甲速度更快。尤其还有一点,这马没训练过,纯是在自己跑,根本不用来操控。

    正常的赛马比赛,这是一个缺点,没有好的骑手操控,马有的时候会对障碍心生畏惧,有的地方不敢跳。而且,距离什么的,也未必把握的好。

    在这场比赛中,反倒是没有训练过的马,更加适合张禹。如果给张禹一匹训练有素的,张禹不知道什么时候给马信号让它冲刺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该跳。骑马的不知道,马就更糊涂了,原本该起跳的地方,不知道该不该跳。马的速度多快,特别是障碍赛,每一个动作都要在千钧一发之际完成,错过了就有可能发生危险。

    张禹不会骑马,照夜玉狮子也没训练过,纯是凭着自己的直觉在跑。好马是有灵性的,对于危险什么的,它自己是有判断的,该什么时候起跳,马自己就跳了。

    照夜玉狮子越过第一个坑之后,向前一窜,跟着起跳,稳稳地越过大坑。

    张禹连人带马过去了,艾伦小姐是在他后面,艾伦小姐都有点看傻了,做梦都没想到,这小子竟然还能追上来,而且这马起的也太好了,都不用打马,马自己就跳了,人和马的结合,简直是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她心中暗说,这小子之前是扮猪吃老虎吧。

    可在这功夫,她的马已经来到第一个坑旁边,按理说,之前的一步,就该打马,让马在这一步上起跳,结果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好在艾伦小姐反应的快,连忙给马来了一鞭子,汗血马向前一步,旋即跃起,轻松的越过深坑。

    跳是跳过去了,但是出现了一个意外,因为晚跳了一步,向前的距离也就多出来一步,留给自己冲刺的距离就没了。刚刚张禹的马过来之后,是向前窜了一步才起跳的。

    长期训练的马,跟没训练过的野马就是不一样。说白了,就是有点机械性了,反应不像野马那么多,需要人来操控。这是好事,也是坏事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当然也发现自己的马多窜出去一步,这绝对会影响到下一次起跳。在这个地方,想来个急刹马也来不及了,再者说,她还想追张禹呢,如果强行把马给拉住,就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艾伦小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后手一鞭子,抽在马股之上,汗血马得到命令,直接起跳,向前跃了出去。

    马刚跳过来,没有得到冲刺的空间,跟着再行发力起跳,这就跟三级跳差不多了。一鼓作气再而竭,正常来说,根本跳不过去。

    好在汗血马终究是汗血马,马的前蹄,正好踏过深坑的边缘。不过,后踢没地方落了,一落就得掉坑了。马虽然有些机械,可它不是傻子,在这种紧要的关头,它也有自己的应对反应。

    汗血马落下之际,前蹄猛地用力向前一蹬,想靠前蹄力量蹬出去一段距离。然而,刚刚的跳跃,已然是再而竭,再来这一下子,便是三而衰了。

    马的身子直接向前栽去,惯性之大,更不必说,马上的艾伦小姐身不由己的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赛马场一圈三千多米,多大的一块地。艾伦小姐此刻的这一声惊叫,连在起点看眼的那些人都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的保镖们和马场的工作人员直接吓傻了,“这......”“小姐......”“小姐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全都失声惊叫起来,有的反应快的,慌忙朝赛道上跑去。但谁都知道,肯定是来不及了,只能看摔得情况了。就这么一下子,估计就算是不摔死,也得摔个半残。

    他们都能听的这一声惊呼,在艾伦小姐前头的张禹哪能听不到。张禹忙回头看去,就见艾伦小姐呈一条抛物线朝这边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别人,可能赶紧拉住缰绳,嘴里喊“驴”,让马赶紧停下来,再下马救人。

    可张禹现在距离艾伦小姐最少五十米,等他把马停下来,估计艾伦小姐都得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张禹已经顾不得这是不是自己的对手,救人要紧。眼瞧着艾伦小姐划出来的抛物线开始往下,张禹忙抬手打出去一道狂风术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狂风符直接射到艾伦小姐的身后,紧跟着狂风大作,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那向下落的身子,在狂风的吹动下,凭空向前滑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张禹扭着头,一手死死拉住缰绳。

    照夜玉狮子正撒欢猛跑呢,张禹一用力,大白马哪受的了,前蹄登时抬了起来,双腿蹬地,整个立起。

    张禹的双腿锁住马肚子,看到人抛飞过去,张禹左手松开缰绳,抬起双手准备把人给接住。

    想法是不错的,可张禹忘了一件事,那就是自己是第一次骑马。手一离开将手,身子登时向下一仰,险些从马背上掉下去。幸亏反应快,左手忙一把抓住马鞍桥,只能靠单手迎向艾伦小姐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迎面摔了过来,在狂风符的作用下,看起来娇弱身子,却是力道极大。张禹又不是双手,光凭一只手,如何能把人给接住。

    当手掌触碰到对方的身体时,张禹的胳膊就是一震,他是修道的,武功不是强项,更没练过乾坤大挪移什么的。这种硬接,胳膊非断不可。着急之下,他下意识用出太极拳中的一招手挥琵琶。

    这招张禹学过,但用的不好,总是有形无意,没想到此刻一着急,竟然用的恰到好处,将艾伦小姐摔来的力道往旁边一卸,跟着一扭,艾伦小姐的身子便稳稳地被他扭到身前。

    白马的前蹄旋即落下,艾伦小姐就稳稳当当地坐到马背上。

    看到人平安无事,张禹不由得松了口气,下意识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......呼呼......”艾伦小姐已然花容失色,吓得脸上没有半点血色,人坐在马背上,开始不住地大喘气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,仿佛没有半点力气,绵软地贴在张禹的怀里,嘴巴喘了半天,这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......谢谢......”艾伦小姐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艾伦小姐也不知道该说点啥了。

    自己本来是和张禹较量,没想到马失前蹄,自己摔出去了,结果还被张禹给救了。到了这个时候,基本上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她心中有点尴尬,自己也太不争气了。寻思着再说两句,可“谢谢”也说了,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蓦地里,她突然发现身上有点不得劲,自己身子左边的某处,正被一只手紧紧地压着。

    她低头一瞧,惨白的脸色瞬间绯红。一点没错,张禹刚刚把她给揽过来,也是怕她摔了,手就没挪地方。艾伦小姐的身上穿的又是皮马甲,张禹也没留意这个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一时间羞臊不已,怯怯地说道:“你的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啊......”张禹这才注意到,手放的地方不对,连忙把手给缩了回来,尴尬地解释起来“那个啥......我是怕你摔了......就没注意......不好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......我知道......你不是有意的......还是应该谢谢你......”艾伦小姐低下头,双手不自觉地抓住缰绳,在手里来回捏着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是误会就好......不用这么客气......”张禹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嘴里说着,觉得左手有点不得劲,好像是被什么压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禹意识到,自己刚刚在情急之下,伸手抓住马鞍桥。艾伦小姐过来时这一坐下,正好坐在他的拳头上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尴尬,他轻轻地将抓住马鞍桥的手松开,慢慢地往回拽,想在对方没有察觉的情况下,把手给抽回来。想法倒是听到的,可艾伦小姐又不是死人,特别是骑手抓的白裤子,那可紧身裤。

    对于骑士来说,穿这种裤子也不是说抗摔,只不过是一种骑士礼节。艾伦小姐的里面就穿着一条小裤裤,张禹的手又是在她的敏感部位,手这一动,她怎么可能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的脸本来就羞红了,察觉到这个,她的俏脸臊的更红。

    要知道,西方在那种事情上,虽然比较开放,可艾伦小姐终究是皇室中人,放到以前,不是公主,也得是个郡主。英吉利皇室仍在,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得讲究个礼法。不能说,皇室的女儿还没出嫁,就跟普通女人一样,又和这个处对象,又和那个不清不楚的,那皇家的尊严何在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现在尚未出嫁,别看都二十七岁了,终究是个大姑娘。此刻坐在人家的手上,让她的小心肝不由得“砰砰砰”直跳。

    她轻轻地抬起屁股,张禹连忙把手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感觉到对方抬屁股,显然是被发现了,张禹再次尴尬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那个啥......我刚刚本来打算双手接你......结果手一松开,我差点掉下去......没办法......一着急就把手抓这了......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还好,这一说话,艾伦小姐的双颊瞬间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但她听的出来,张禹的声音十分紧张,也满是难为情。

    这让她忍不住“噗哧”一笑,低声说道:“我也没怪你......你紧张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紧张啊......我就是跟你解释解释......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解释什么?”艾伦小姐仍然低着头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一时语塞,自己解释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