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27章 它还用护腿板呢!
    看到这些马的躁动,艾伦小姐也懵了,心下忍不住嘀咕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,谁养的你们,和他认识啊!

    不仅仅是她,张禹的徒弟们现在也都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马厩中争先恐后的马儿,一个个面面相觑,嘴里小声嘀咕,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“外国的马,也能听懂过去?”“咱们国内的马,好像也就能听懂驾驾驾、驴驴驴吧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阿勒代斯、谢丽尔、布莱顿等人则更是纳闷,他们听不懂张禹刚刚说了啥,低声问赵华,“怎么回事,我师父说什么了,这些马一匹匹激动的不要不要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师公就问这些马,谁想被他骑,结果这些马就跃跃欲试的了。”赵华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啊......”阿勒代斯诧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神奇了。”“可不是么,上帝。”“什么上帝啊,还上什么帝,现在咱们是道家的了,得叫道祖。”“对对对......我一时没改过来......道祖也太灵验了......”......谢丽尔、布莱顿、卡卡等人也是这般,惊异地嘀咕。

    这一众马儿中,以那匹欢实的白马,最为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那白马两眼,指了指白马说道:“就凑合骑它吧。”

    “嘶......”“嘶......”“嘶......”“嘶......”......众马听了这话,似乎颇为失望,发出失望的鸣叫。

    只有那匹大白马,显得是更加兴奋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看了看白马,又看了看张禹,最后朝身边不远处的一个中年人指了指,说道:“库克,把这匹马牵出来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库克穿着一身饲养员的衣服,他没有马上朝马厩那里走,而是来到艾伦小姐的旁边,低声说道:“小姐,这马是剑桥公爵的,而且至今还没有驯服......不能给别人骑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我哥的......”艾伦小姐点了点头,跟着转头看向张禹,这次用国语说道:“这马不能借你骑,一来这马不是我家的,二来这马还没驯服。”

    对于张禹来说,其实骑什么马无所谓,他主要看重的是一个缘分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问哪匹马愿意主动送上来骑,这匹马显得最为激动,所以张禹才看上了它。

    现在艾伦小姐这么说,张禹故意说道:“小姐,刚刚你不是说,这边的马都是你们家的,让我随便选么。怎么选了之后,就不是你们家的了,还带这样的......你不会是觉得这马厉害,怕输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会怕输!”艾伦小姐立刻露出鄙夷之色,说道:“我的马可是汗血宝马,听说过吧,在你们国家,有一种说法叫作赤兔马,说的就是我这匹马!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输,你把这马牵出来啊。”张禹指着白马说道。

    这白马仿佛能够听懂张禹的话,见张禹指向自己,蹦达的更加欢实了,而且还一个劲的叫唤,“嘶嘶......嘶嘶......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看向旁边的库克,低声说道:“就借来骑骑,就算我哥在,也不能说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倒是,剑桥公爵也不能说不借......可是这马还没驯服,特别的危险,骑上去之后,很有可能把人给摔死......”库克认真地说道:“这匹马可不是一般的马,它通体上下,一色雪白,没有半根杂毛,传说能日行千里,乃马中极品中的极品。你看这马,只有脖子周围长毛,犹如雄师一般,它性格暴烈,长大后都会被赶出马群。据我亲自观察,这马晚上身上会发出银光,估计是因为这个才会被其他的马撵出马群。所以,它有一个诨名,叫作照夜玉狮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好马......我哥明知道我喜欢马,怎么还不跟我说一声呢,是不是怕我管他要......”艾伦小姐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清楚了......”库克赶紧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不再理会他,又朝张禹说道:“这马的脾气很暴躁,我不让你骑是好意。万一你从上面摔下来,摔出个好歹,可别怪我。”

    张禹耸了耸肩膀,打起揖手,说了一句,“无量天尊,摔了算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不见黄河不落泪呗。”艾伦小姐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这话说错了,在我们国家,这句话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不到黄河不死心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......我知道,这意思差不多......”艾伦小姐寒着脸,跟着朝库克做了个手势,用英语说道:“把这马放出来,借他骑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库克没想到艾伦小姐还要把马给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啊什么啊,赶紧的,就算摔,也不是摔我。你怕什么?”艾伦小姐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yes、yes......”库克只能连连点头,拿着钥匙来到白马的马厩前,将栅栏门打开。

    这大白马一出来,如同脱缰的野马,显得兴奋不已。它一双前蹄炸跳起来,跟着朝张禹这边奔来。

    若是换做一般的人,都得吓到,比如说艾伦小姐,都不由得惊叫一声,“呀......”

    张银玲、谢丽尔、阿勒代斯、苑小小等人也都失声叫了起来,“啊......”“小心!”“师父!”......

    然而,这大白马只是在张禹的身边滑过,又围着张禹和艾伦,以及那匹汗血马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汗血马看到大白马来回转悠,似乎有点不满,打起响鼻,“呼......呼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像是在恐吓大白马,“你转悠给屁啊,给我老实点!”

    听到汗血马的响鼻声,大白马也不禁打起相比,“呼呼......呼呼呼......呼呼哈呼......”

    它像是在跟汗血马说,“你跟谁这么说话呢,找揍啊......”

    汗血马又打起响鼻,“呼呼呼......呼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摆明是告诉大白马,“我跟你说话呢,怎么滴,谁怕谁啊!”

    大白马也不示弱,继续打起响鼻,“呼呼......呼呼......呼呼呼呼......”

    像是在说,“你这小娘们跟我装什么13啊,以为你是母的,我就不敢揍你呗!”

    这两匹马你来我往,不停地打响鼻,艾伦小姐看的是直迷糊,心中暗说,这是怎么回事,看来白马的脾气是不怎么好,上来就挑衅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看大白马,指着白马说道:“你先过来。”

    大白马闻言,马上凑了过来,讨好地用马头在八卦仙衣上蹭了起来,就像是久别多年的小媳妇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纳闷,这马怎么这么粘人,跟我们家牛似得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摸马背上的鬃毛,这马很是享受,任由张禹摸着。

    看着大白马和张禹如此的亲密,艾伦小姐朝库克招了招手,说道: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库克快步跑了过来,低声说道:“小姐,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这马还没驯服,特别的暴躁么......怎么个暴躁,我怎么没看出来呢?”艾伦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我也不知道啊......平常出来,根本不让人碰,更别说骑了......现在为什么会这样,我也是第一次看到......”库克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说话也没个准啊,赶紧找套鞍辔,给这个马按上。”艾伦小姐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库克立刻按照艾伦小姐的意思,去找鞍辔。

    骑马不能骑光屁股的马,那太磨的慌了,就算是俩人属于比赛阶段,该给张禹准备的,那也得备准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这功夫,艾伦小姐后面的一个保镖走了上来,保镖手里拿着电话,递给艾伦小姐,“小姐,是凯恩先生打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接过,立刻接听,“hello。”

    “hello,小姐......事情不妙啊......”电话里响起凯恩的声音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纳闷地说道:“怎么不妙了,又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在你们走了之后,那些赌客们仍然在继续玩轮盘......说来邪门,这押中的概率也太高了......从你们走到现在,咱们又损失了差不多四千万......”凯恩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又损失了四千万,怎么会这样呢?”艾伦小姐诧异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......暗灯们都在特别关注,结果和那小子在的时候,没啥区别,根本发现不了问题......不过看得出来,他们就是凭运气瞎押......唯一的区别就是,哪怕押的多,哪边赢......二楼一共四个轮盘赌,关了一个之后,不是还剩三个么......眼下这三个轮盘赌桌都赌上了......”凯恩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?”艾伦小姐也懵了。

    “不但如此,一楼那里,咱们赌场也是输多赢少......眼下赔付出去的筹码极多......已经突破两亿了......好在四楼那里,靠着出千,勉强能够稳住......”凯恩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赌场在有些时候,也是要出千的,特别是在注码比较大的赌厅,更加需要老千来控制场面。

    其实大多数的正规赌场都是这样,比如说澳岛的大赌场,要是赌客在一楼小玩,押个50、100的,赌场都不稀罕出千,光杀水钱就行了。要是你去二楼以上,就不是这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艾伦小姐差点没跳起来,她随即看向张禹,张禹也不懂她的话,正跟没事人似得,伸手摸着白马,像是在联系感情呢。艾伦小姐本想问问张禹,这是怎么回事,可转念一想,先前双方是说好的,只有艾伦小姐赢了,才能让张禹说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艾伦小姐只好冲着电话叫道:“难道这些人都没有出千?”

    “暗灯们看的仔细,没有出千的迹象,就是发给他们的牌特别好......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运气......难道是运气......人呢,星相师呢?人什么时候到?”艾伦小姐急道。

    “人正在路上,估计还有两个小时能到。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久!”艾伦小姐失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......”凯恩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我知道了!”艾伦小姐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她挂了电话,将手机递给保镖。

    这时,库克将鞍辔拿了过来,准备给大白马按上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张禹摸它没事,库克想上来动手,马上令大白马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它猛地一侧脑袋,朝库克打了个响鼻,前蹄立刻蹬了起来。

    库克吓了一跳,仗着反应的速度快,身子一闪,躲到张禹的另一侧,才没被大白马踢中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看到没,这马的脾气确实不好......”库克看向艾伦小姐,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艾伦冲张禹说道:“鞍辔都给你拿出来了,你赶紧给马装上,咱们跟着就去比赛,别耽误时间。”

    她心中着急,得赶紧赢了张禹,从张禹嘴里问出赢钱的原因。

    赌场要是继续这么输,就得关门了。就算不管,自己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。

    张禹点头答应,可他哪懂怎么给马按上鞍辔,艾伦小姐的胆子也大,亲自帮着一起给大白马装上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大白马对艾伦小姐倒是没有什么敌意。只是汗血马看到自己的主人给大白马装鞍辔,明显有些不满,它气鼓鼓地来到大白马的面前,又一个的打响鼻。

    大白马也不示弱,跟汗血马对着喷响鼻。

    两边像是说,“尼玛波,你竟然敢让我主人给你装鞍辔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让了,怎么地!”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我揍了!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来啊!”

    “来就来!谁怕谁!”

    “你上啊!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你先上!”

    “你有种的话,你就来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好家伙,俩马打起了嘴架。响鼻喷的吐沫星子横飞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大白马的鞍辔终于按好了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好马配好鞍,就跟佛靠金装是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这大白马本来就神骏,配上这套行头,更是威武不凡,丝毫不亚于艾伦小姐的汗血宝马。

    大白马在穿戴整齐之后,也显得十分得意,朝汗血马喷了两个响鼻,像是在说,“小妞,你看哥帅不!”

    汗血马跟着喷了好几个响鼻,摆明是说,“你帅个屁!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见给大白马装备好,直接说道:“咱们现在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......”张禹说着,从腿上将自己的神行马甲给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艾伦小姐直迷糊,她自然不认识神行马甲,特别是见到人腿上没事绑这个,难免纳闷。她忍不住问道:“你腿上怎么还绑这个,踢足球呢?”

    “护腿板,我给马绑上,以防摔伤了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藏着掖着,原因很简单,这里是养马的地方,监控也不少。如果偷偷摸摸给马绑上,被发现之后,肯定狐疑。自己倒不如光棍一点。

    “它还用护腿板呢……”艾伦小姐的嘴巴张的老大,第一次听说,马还得用护腿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