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26章 你们这些马,哪匹主动点
    “她穿的那么少,还用得着我仔细观察啊......随便看一眼就能看出来......”阿勒代斯见妻子吃醋,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厉害,你骑过马么,一眼就能看出来人家经常骑马?”谢丽尔对丈夫横眉冷对。

    “一般骑马的人,身材都苗条......”阿勒代斯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身材还苗条呢,怎么没骑过马呢......”谢丽尔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是走t台么......”阿勒代斯只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这两口子的对话,惹得布莱顿等人一阵哄笑,赵华还顺便给翻译了一下,张禹等人也不禁都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大伙发笑,谢丽尔有点难为情,横了丈夫一眼,说道:“现在先饶了你,有什么事,咱们晚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......晚上说、晚上说......”阿勒代斯笑嘻嘻地点头。

    皇家庄园马场是在伦敦的富勒姆区,与切尔西区相邻,同样是伦敦的富人区。

    在英吉利,哪怕是进入现代化,这样的庄园马场还是经常举行赛马比赛。其中大概分为三种,也就是马术三项赛。皇家庄园马场亦是如此,除了没事的时候,皇室中人在此养马、跑马之外,每个月都有几场比赛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来到皇家庄园马场,在门口的停车场能够看到艾伦小姐的座驾,只是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好在有引路车等在那里,是敞篷的园区观光车,确定了张禹等人的身份之后,请他们上车,进到马场里面。

    他们所走的位置,距离养马的地方很近。坐车不一会,就能看到马厩。

    只见艾伦小姐已经到了,现在的她,都换好了衣服。脚下是一双黑色的马靴,腿上是白色的裤子,身上白色的衬衫,外面套着黑色马甲。就连头顶,也戴着黑色的骑士帽。

    在艾伦小姐的身边,还有一匹枣红色的骏马,这么体高1.6米左右,体型饱满优美、头细颈高、四肢修长、皮薄毛细,看起来步伐轻灵优雅、体形纤细优美,再衬以弯曲高昂的颈部,勾画出它完美的身形曲线。而在马的身上,还有那精致的鞍辔,简直是神骏无比。

    如果是懂马的人看到这匹马,一定会称赞不已,甚至垂涎。

    因为这匹马,不是一般的马,乃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。汗血宝马,产于土库曼斯坦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,是经过三千多年培育而成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之一。这马从古至今繁衍生息,从未断过血脉,在土库曼斯坦、俄罗斯、哈萨克斯坦、乌兹别克斯坦都有阿哈尔捷金马,总数量为3000匹左右,其中2000多匹都在土库曼斯坦。听说国内,纯种的汗血马总共才11匹。都在那种绝顶的大富豪手里。一匹这样的马,能换十辆法拉利。当然,法拉利是能生产出来的,可这马,配种太困难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一脸的傲慢之色,她冲着张禹说道:“东方小子,这里的马,随便你来选。你不说,在你们东方,骑马是男人的事儿么,既然你这么男子汉,那咱们就在场地障碍赛上一决高下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抬手轻抚马颈。在她**爱马的时候,脸上的傲慢之色瞬间消失,变得满是怜爱。看得出来,她对自己的这匹马,那是无比的疼爱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!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但他跟着,看了眼赵华,低声问道:“什么叫场地障碍赛?”

    张禹上次和汪中书较量,当时就是一个骑马、一个骑牛,赛道平整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说法。现在艾伦小姐说什么场地障碍赛,字面上,张禹也能听的明白,但因为是第一次听说,规则什么的,他也不懂,总得问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赵华显然也不是很明白,说道:“我一般也不看赛马,只看足球,要不然......我问问阿勒代斯......”

    见张禹点头,赵华马上用英语寻问阿勒代斯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虽然不是贵族,但起码是英吉利白人,加上经常赌马,对于赛马也是十分了解的。

    他当即说道:“场地障碍赛是马术三项赛中最难的一个,去年全世界年度最大的单项赛事‘伯明顿大赛’,是在毕福德公爵庄园中举行,障碍设置极其危险,被看作是勇敢者的运动。看比赛时没人会喊加油,都屏息凝神看骑手是否会在自己面前从马上摔死!可以说,如果是高难度的障碍赛,莫说是一般的骑手,就算是顶级的骑士,都有可能发生危险......师父......能行么......”

    他没好意思说,师父你没骑过马,你要是去跑障碍赛,基本上是白扯的。

    一旁的谢丽尔跟着补充道:“去年的伯明翰大赛,所有贵族都想去现场看,有50万必到现场的观众,但门票只有5万张......我是在电视机前看的,那场面......别提有多危险了,好像只有两个没坠马的......虽然比赛说,可以坠马两次,但马在高速的奔驰下,一旦坠马,基本上都是重伤......”

    赵华听的是目瞪口呆,跟着进行翻译。

    张禹的徒弟们听了翻译,也都傻了眼,苑小小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师父,您光骑过牛,突然骑马跑这个......能成么......”

    先前蹦达最欢的张银玲,眼下担忧起来,她小声问道:“张禹,你能成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我肯定是不成的,可到了这个份上,咱不能认输吧。

    先前他以为就是比速度呢,没想到比赛这么多讲究,还带障碍的。瞧这意思,光靠神行马甲,不一定管用。

    见张禹那边议论纷纷,不少人都露出担心之色,艾伦小姐得意地说道:“还愣什么呢,赶紧选马啊......对了,顺便告诉你一声,我刚刚已经让人按照上次伯明顿大赛的障碍难度进行设置......你若是不想摔死,现在投降还来得及......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显得极为激动和兴奋,似乎是恨不得马上就到赛道上进行比赛。

    一点也没错,在英吉利,虽然女人也可以骑马,其中也不乏女骑士,可是艾伦小姐终究是皇室贵族,有些危险的比赛,皇室是不允许她参加的。

    就像上次的伯明翰大赛,她本来都想报名了,在家里苦练赛道,结果还是家人给拦了下来。当时的那场比赛,没有一个女骑士,全都是男的。而且,摔伤大半。

    “师父,怎么办?”“师父,能行吗?”......张禹的徒弟们都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倒是王杰说道:“师叔,我看好你哦,精神上支持你,干她!”

    张银玲也跟着点头,说道:“别怕她,不能怂!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赵华把艾伦小姐的翻译了一下,阿勒代斯等人听了之后,更是傻了眼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皱着眉说道:“真是按照伯明翰大赛设置的......这......师父......”

    布莱顿、卡卡等人从来不看马术比赛,现在看阿勒代斯的样子,也替张禹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咬了咬牙,现在这个时候,怎么也得上。

    但他跟着发现,人家艾伦小姐穿的是骑手服装,自己总不能西装上去比吧。

    他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这位小姐,我可不可以先换一下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艾伦小姐自信地说道:“你有骑手服装么,如果没有的话,我已经给你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有衣服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向后走出,找青梅子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自己的皮箱得带着,这里面还有法器什么的,总不能跑这么老远,还把皮箱留在别墅里。

    他打开皮箱,从里面将自己的八卦仙衣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的法衣,穿上这个,就算从马上掉下来,也没什么大碍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避讳,直接脱了西装,穿上道袍。

    换上这身,人的气质又是一种变化,显得是道骨仙风。

    张禹再次走到前面,艾伦小姐看了之后,不由得愣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还是一个道士?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道士?”张禹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知道的......”艾伦小姐不以为然地来了一句,接着说道:“作为一个道士,你会骑马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反正是骑过牛,估计和骑马也差不多。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艾伦小姐忍不住笑了起来,说道:“你这人还蛮有趣的,我也不管你骑没骑过了,到了赛道,你自求多福就好。对了,咱们事先,是不是应该把赌注重新确定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。”张禹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指向张禹,说道:“如果你输了,第一要把我们赌场今天的损失,如数包赔;第二,你必须促成艾露高和阿勒代斯的婚事,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;第三,从赌场滚出去,我不想再见到你;第四,说出你为什么会押什么中什么,到底耍了什么手段!如果我输了,我会按照约定,将周家富交给你。你赢走的那些钱,也都是你的,我不再追究,但是你以后不许再在我们皇家赌场赌钱!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艾伦小姐对于张禹还是有些忌惮的,生怕张禹继续在赌场折腾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除了第二条,其他的我都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你必须答应。”艾伦小姐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阿勒代斯的师父,但是他的婚姻,我无权插手。不过我有一点,我可以答应你,那就是不去插手这些事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......”艾伦小姐微微点头,跟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,说道:“我也不怕你赖账,你开始选马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我同样也不怕你赖账。只是,咱们还有一点要说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艾伦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提出这么多条件,我总不能只有这么一条吧......如果我赢了,我赢你们赌场的钱,不能算是我赢的......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算是什么?”艾伦小姐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你结下的善信,捐给我无当道观的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是我捐的......”艾伦小姐有点发懵,说道:“钱都在你的手里,怎么还得算是我捐的?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是赢的,终究不太好听,还是捐的比较好听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艾伦小姐轻蔑地一笑,说道:“我们皇室只信奉新教,只会给新教捐款,怎么可能给你们什么道观捐款。把钱赢走,算你的本事,说是我捐的,没门!”

    在英吉利所谓的新教,其实也是基督教,理论上什么的都差不多,就是非得整这么个名字。而且,新教在英吉利,又被称之为国教,英吉利皇室必须信奉新教。当然,因为职业皇室的人数限定,在一定程度上,除了女皇等四个人之外,其他的人是可以信奉天主教什么的了。

    可让艾伦小姐去给道教捐款,这事传扬出去,那算什么?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你不是信心十足,觉得一定能赢么,不会连这个都不敢答应吧。不过是捐款而已,又不是让人非得信奉我们道教,全当是扶贫也行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用激将法,一边又顺便帮对方想了个台阶。

    果然,艾伦小姐也是心高气傲,认为自己一定能赢,什么叫不敢啊。

    她当即傲慢地说道:“好!那我就答应你,看你能不能赢我!赶紧选马吧!”

    “ok!”张禹淡淡一笑,就朝艾伦小姐这边走去。

    旁边是一排马厩,而且还特别的长,一眼都望不到头,看不出有多少马来。

    打眼瞧去,入目的这些马,什么颜色都有。红色、白色、黑色、黄色、棕色......

    艾伦小姐指着前面的一根旗杆说道:“以这个旗杆为界限,靠咱们这边的马,都是我们家的,你可以随便选。旗杆那一边的,则是寄养在马场的,因为是别人的,所以我无权让你骑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没事......我随便挑一匹就行......”张禹看向马厩中的马,随口叫道:“有没有主动点,站出来愿意让我骑的?”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他随便一说,可没想到,马厩中的马,仿佛能听懂他的话一般,竟然一下子全都跳了起来,嘴里发出嘶鸣之声。

    “嘶......”“嘶......”“嘶......”“嘶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它们一个个躁动不已,若是没有栅栏挡着,只怕已经冲出来了。这其中,更是一匹白色骏马,整个跃了起来,一双前蹄砸在木栏上,发出“哐哐哐”的声音,看起来是最为着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呢?”看到这个,张禹登时愣住了,自己就是随便说说,你们竟然还能听得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