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25章 贵族
    从艾伦小姐的话里,张禹能够听出来,艾伦小姐看似淡定,其实已经有点怕了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赌别的?当然也没有问题,只是不知道,在场的这些朋友们,是否答应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故意扫了一眼周边里三层外三层的赌客们。

    赔码的丫头正在给赌客们赔钱,赌客们欢欣鼓舞,精神头一个赛一个,瞧这意思,今天是吃定赌场了。

    “赌场是我的地盘,我随随便便就可以在这里的轮盘全部断电,就算是想赌这个也赌不了!”艾伦小姐恨的是直咬牙。

    张禹从容自如,说道:“莫说是轮盘了,凭我今天的运气,就算是赌别的,照样能把你们赌场赌的关门。其实我觉得,你最好还是把人交给我,大家伙也不伤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赌别的......你也行?”艾伦小姐仍是咬牙,心中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信,咱们也大可以试试。不过,我有个条件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艾伦小姐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条件很简单,如果我赢了,就让我把人带走,如果我输了,那我就拍屁股走人。你觉得怎么样?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看着张禹自信的样子,艾伦小姐一时间不敢答应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用的是缓兵之计,等星相师过来,怎么也得四个小时。

    张禹用的什么手段,到底是靠什么赢的钱,根本说不清。如果答应张禹,万一张禹赢了,自己就得愿赌服输,否则的话,一来信誉过不去,二来张禹肯定还得继续闹事。一局2000万的输赢,赌场可承担不起这个。

    就在艾伦小姐和张禹说话的时候,凯恩已经不失时机地挤出人群,打电话去了。

    而眼下,赔码的丫头也慢慢吞吞地将筹码赔付完毕。

    赌客们都看向张禹,一个个大声喊道:“这局押什么?”“这局押什么?”“这局押什么?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这些声音,艾伦小姐的耳朵都好炸了。

    张禹都不用赵华的翻译,都能猜出来大概是什么意思。见艾伦小姐还在犹豫,张禹也不客气,直接拿起面前的6万块筹码,随手扔到“8”上。

    赌客们见张禹下注,铺天盖地的筹码好似下饺子一般,一下子扑到赌桌上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看到这个,身子不由得一晃,狠狠地横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在赌场中,其中不乏老千高手,毕竟在赌场里抓老千,靠的其实也是老千。艾伦小姐琢磨了一下,就算张禹的运气再好,难道说还能赢了这里的老千么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咱们赌21点,你敢吗?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是没见识过老千,知道这里面的门道。他淡定地说道:“赌什么都无所谓,但是你们赌场最好不要在我面前耍什么把戏。我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,不会留恋,可这里的赌客们就不同了,万一这里有什么猫腻,被我当众给戳穿,对谁都不好。你也知道,我就是要人,不想跟你们赌场结怨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让艾伦小姐登时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张禹敢这么玩,肯定也是高手。两个人赌约若是定下来,自己若是让人出千,真让这小子给点破,估计赌场当场就得被这里的赌客们给砸了。皇家赌场,上百年的招牌,差不多也就此断送,以后不用做买卖了。这个责任,可不是她能承担的。

    蓦地里,震天价的喊声又响了起来,“8!”“8!”“果然是8!”“中了!”“中了!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喊声,艾伦小姐忙收住心思,只一瞧,赌桌旁的赌客们,都在激动的欢呼。轮盘之上,小球在“8”的格子中。

    两千万!

    这一刻,赌场又损失了两千万!

    皇家赌场就算是家大业大,也抗不了这么输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心中明白,自己现在已经不好跟家族高层解释了。自己必须当即离开,不能再有半点迟缓。在赌桌旁跟张禹拖延,就等于给自己挖坟。

    她要找出来一个自己最容易掌控的赌博,即便是出千,也不能被人看出来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这女人的反应速度也快,她马上想到了一种赌法。

    在赔码的丫头进行赔付的时候,艾伦小姐说道:“你敢赌马吗?要是你赢了,我就把人交给你!如果你输了,赌场今天的一切损失,你都得赔给我,然后再能拍屁股走人。否则的话,我保证让你离不开英吉利!”

    张禹知道赌马这游戏怎么玩,天子马场就有这种赌博。赌客们对十四匹马进行下注,赌哪一匹能够获胜。当然,玩法也很多,还能赌马匹进入终点的次序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赌博,可操控性太大了,庄家让哪一匹胜出,哪一匹就能胜出。

    跟对方赌这个,就算赌场现在没有运气了,张禹也能够认定,自己十有**是要输的。

    张禹假装不懂,故意说道:“赌马......是咱俩骑马赛跑吗?咱俩谁骑得快,谁就赢?”

    他这纯属打马虎眼,不想艾伦小姐一听这话,眼睛登时一亮。

    作为英吉利的皇家贵族,没有说不会骑马的。

    英吉利崇尚骑士精神,什么叫骑士,现在可能说,获得骑士勋章不一定非得会骑马,可是在早年间,必须得会骑马。要不然的话,算什么骑士。

    英吉利有四大运动,足球影响力很大,却属于工人阶级。最小众的、贵族阶层的eventing,指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爵家的“赛事活动”,被称之为:马术三项赛。赛马只属于贵族,不在于经济门槛,而是一种家族传统,需要从小受到熏陶。

    当然,养马的费用,那是特别大的。一匹好马的价值,完全比一辆好车贵,特别是对于英国贵族来说,马是必需品,否则很难参与社交活动。一般人最多去看看比赛,贵族则“喝着香槟,混杂着尿骚味”,自己给马洗澡。“好的骑士必须是高尚的人,必须对马很好;而英吉利女人可能不会对男人谈什么,但会对马表示充分的情感。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八岁的时候就开始骑马了,不说是在马背上长大的,那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刚刚她也没想着跟张禹赌这个,估计张禹也不敢答应,没想到张禹自己提出来了。艾伦小姐心头一喜,表面上却露出鄙夷之色,说道:“你们东方人会骑马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张禹心中暗说,你瞧不起谁呢?就算成吉思汗不算是我们民族的,可打败蒙古骑兵的徐达、常遇春这些,哪个不是马背上的将军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还以颜色,说道:“在我们东方,有很多马背上的皇帝,马背上的将军。不过......这是男人的事情,你们女人怕是连马都上不去吧!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本来是挤兑张禹,结果被张禹给反将了一军。这让她心中大怒,不由得冷冷地说道:“那是你们东方,在我们西方,女人同样也会骑马,而且成就丝毫不比男人逊色!你要是有种,咱们就在马背上较量一下!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求之不得,他有神行马甲,骑牛都比骑马跑得快,当初都能骑牛赢汪中书,更别说赢一个女人了。

    但他不想表露出来自己的自信,而是故意愤愤地说道:“较量就较量,谁怕谁!但是你得记住了,你要是输了,就得兑现承诺,把人交给我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我要是会输给你,莫说是把周家富交给你了,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!”艾伦小姐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俩这边针锋相对,在赌桌上,赔码的丫头已经慢吞吞的将筹码赔付完了。

    赌客们又都看向张禹,一个个急切地说道:“这次押什么?”“这次押什么?”“帅哥,这次押什么?”“神奇的东方人,这次怎么买?”

    张禹明白他们的意思,故意去拿面前的筹码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艾伦小姐急了,连忙说道:“咱们不都说好了赛马么......这盘你不能下注了......”

    一下注就是两千万,谁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右手拿着筹码故意在左手掌心上拍了拍,然后说道:“今天赢的差不多了,就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看向艾伦小姐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寒着脸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就请吧。”

    “请!”张禹很是绅士地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咬着牙一转身,直接让身后的人群分开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让徒弟们收拾筹码,跟着艾伦小姐离开赌桌。

    众人一看张禹不赌了,难免很是失望,一个个说道:“怎么不赌了呢?”“趁胜追击啊!”“难得有这样的好运气,赶紧继续吧!”“别走啊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的目标只是周家富,他也不是真的想把赌场给赢垮。毕竟这里是英吉利皇室的地盘,真把人家给赢急眼了,估计就算能出去这个大门,也离不开英吉利。

    张禹带着徒弟们朝吧台那里走,先把筹码兑换。艾伦小姐则是叫来凯恩,嘱咐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等两下忙完,这才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而赌场的赌客们,现在明显没玩过瘾,就算没了张禹,也继续在轮盘赌桌上玩着。说来也怪,虽然这次是大伙随便押,可赌场仍然是输家,只是赌注有点分散,加上张禹走了,赌客们信心不足,押的有点少,倒是没让赌场死的太惨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,赌场里的这些荷官、暗灯、工作人员,头顶的财运都让张禹给吸了,加上星相风水被张禹给移走了,运气就不在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轮盘赌靠的就是运气,而赌客们的气运都在,赌场拿什么跟人家斗。

    好在赌客们不明白这个,还有一些先前赢了大钱的,张禹一走,她们的胆子反而小了,不敢下重注。如果说,众人还是一股脑的按照一门来押,集中大家伙的气运,赌场仍然劫数难逃。

    暂时不说赌场这里的事儿,只说张禹等人下楼之后,他们坐上来时的依维柯。艾伦小姐的座驾是一辆法拉利红色跑车,另外她还带着十几个保镖。上车的时候,艾伦小姐只给张禹扔下一句话,“皇家庄园马场见!”

    她的车快,先行前往马场,张禹他们的车,在后面跟着,说白了是自己往皇家庄园马场开。

    张禹和艾伦一直是用国语对话,现在突然离开,又是去皇家庄园马场,这让阿勒代斯等英吉利人十分纳闷。

    坐在上车,阿勒代斯小心地问道:“师父,咱们怎么突然要去皇家庄园马场,这是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跟那个女人骑马比赛。”张禹在听了赵华的翻译后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连张禹的徒弟们都懵了,赵华翻译之后,阿勒代斯他们也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还会骑马呢?”阿勒代斯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银玲还是好奇地问道:“张禹,你还会骑马呢?”

    苑小小也说道:“师父,我们也没见过您骑马啊,您会骑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张禹咧嘴一笑,挠了挠头说道:“我没骑过马,就骑过牛,但是估计这个原理应该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“噗!”“噗!”......

    苑小小、青梅子、赵华等人直接就喷了,他们小声说道:“骑马和骑牛也不多么......”

    倒是张银玲点了点头,撅着小嘴说道:“应该差不多吧......都是四条腿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,像是在说,这能使差不多么,四条腿的多了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、谢丽尔他们听不懂,也不知说什么,谢丽尔急切地问道:“赵华,师父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虽然没拜张禹为师,但是丈夫是张禹的徒弟,自己也就跟着这么称呼。

    赵华如实翻译,“师公说,他没骑过马,只骑过牛。但是马和牛应该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“what......”“这差远了吧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阿勒代斯、谢丽尔、布莱顿他们面面相觑,第一次听说,骑马和骑牛差不多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心下着急,也不知道张禹为什么要和对方比赛马。

    他小心地问道:“师父,为什么突然去赛马?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,张禹马上微笑着说道:“只是想让她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脑门子上都冒汗了,您老人家也没骑过马,怎么就能让对方输的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赵华又翻译了一下,阿勒代斯他们已经彻底服了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挠了挠头,说道:“师父,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讲。”

    经过翻译,张禹直接说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说道:“在我们英吉利,骑马是贵族运动,特别是在皇室,基本上不分男女,都会骑马。而且,看这个女人的身材,应该是经常骑马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刚说到这里,耳朵登时就被谢丽尔给掐住,“你观察的挺仔细啊,还看人家的身材就知道经常骑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