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22章 亲自出马
    在这里赌钱的人,也都不是傻子。连出了五个0,换谁都觉得邪门,这里面若是没有古怪,那才出鬼了。

    要砸开象牙球的这个人,十有**是赌场的。

    荷官拿过锤子,对准了小球,众人也都盯着,想要看看,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啪嚓”一声,锤子落定,象牙小球当场被砸的粉碎。

    大家伙的目光,全落在这上面,有没有问题,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荷官现场查看,都是象牙渣,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张禹看在眼里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们赌场若是觉得有问题,大可以好好验验。不过话说回来,这小球好像是你们赌场自己的,我们过来之后,碰都没碰过。我这个人,一向赌运比较好,要是不信,你们再换个小球,我还继续押0。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他的话,当即就有赌客喊道:“换一个试试。”“对,换一个!”“别磨蹭了,耽误什么时间!”“就是,赶紧的,磨磨唧唧!”......

    赌客们这一嚷嚷,荷官脑门子上的汗都淌下来了,眼瞧着这个象牙球没问题,都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谢丽尔一直看着,她此刻明白了,张禹这是在跟赌场对着干。

    先前她还担心张禹答应赌场什么条件,逼迫阿勒代斯和她离婚,现在看来,自己真的是多心了。她甚至认为,张禹这么做,其实也是为了她。

    谢丽尔心中感动,干脆帮忙喊道:“你们赌场是不是输不起啊!我们在赌场可没少输钱,你们收钱的时候可痛快,现在输这么一点,就开始磨磨蹭蹭,疑神疑鬼了!感激换个小球,我们还得继续赌呢!”

    这番话一出口,引起不少人的共鸣。

    到赌场赌钱的,肯定是输多赢少,难得赢钱。

    现在赌场输了一点钱,就这么整,难免叫人不服气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跟着喊了起来,“你们赌场是不是输不起啊!”“就是、就是......输不起啊!”“能不能赌了!”“是不是到你们赌场只许输钱,不许赢钱啊!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这种话,荷官更加慌了,忙东张西望,寻找阿莱士。

    可是阿莱士刚刚挤出去之后,现在还没挤回来,一时间他找不到说的算的。

    稍远一些赌台的客人们,这次听到了喊声,一个个都很纳闷,不约而同的跑过来看眼。

    这种凑热闹的心理,不仅仅是国人有,其实世界各地都这样。大多数的人,都有好奇心,所以也就好凑热闹,都想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转眼间的功夫,赌台这里就被围的是水泄不通。好在荷官这边,是不许赌客靠近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“出什么事了。”“喊什么呢?”......

    “赌钱现在输钱了,结果就拖延时间。”“能赢得起,输不起。”“现在小球都给砸了,发现没问题,还不继续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事儿呢!”“这也太不像话了!”“这还开不开始了!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叫嚷声、起哄声,那是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监控室内艾伦小姐从屏幕上看到这般场景,气的是直跺脚。

    她急切地叫道:“怎么还引起众怒了!让荷官感激继续,不要将事态扩大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、是......”凯恩嘴上答应,却没有马上下令,而是说道:“小姐,您别生气,轮盘赌台的荷官,经验不足。这样,我换一个经验足的老荷官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赶快!”艾伦小姐没好气说道。

    凯恩拿出对讲机,立刻下达命令,让赌厅的经理换一个靠谱的荷官上去。

    眼下轮盘赌台旁边荷官已经更加懵了,众人的喊声,让人无所适从,身子都打哆嗦。

    终于,他耳朵里的接听器内响起声音,“你说去上厕所,这边让亨克接替你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荷官如蒙大赦,连忙说道:“诸位,不好意思,我肚子难受,得去上卫生间......我会让别人来接替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跟着,他就匆匆跑掉。

    赌客们又都大喊,“这算什么?”“荷官怎么还跑了!”“还赌不赌了!”......

    好在只是片刻,一个三十多岁的荷官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满脸微笑,说道:“诸位不好意思,迪纳塔莱肚子坏了,我来接替他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亨克明显要比刚刚的荷官老道的多,他收拾了桌上的锤子什么的,又拿出来一个新的小球,嘴里说道:“诸位请下注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现场安静,众人都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面带微笑,听了赵华的翻译后,说道:“青梅子,五万块钱买0。”

    青梅子直接下注,张禹的徒弟们,按照事先商量好的,一人五千。

    这一来,十万的封顶就剩下两万的额度。

    不过现场的赌客们,一时间却没人下注。多数的人,还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,有的人则是想要看看,这把还能不能出0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小球已经换了,张禹还能一押就准吗?

    就在众人迟疑的时候,先前那个一直跟张禹下注的二十来岁女郎拿出两万的筹码,直接扔到0上。

    张禹忍不住看了这女人一眼,还真别说,这女人现在鸿运当头。

    她一直跟着张禹押,1赔36啊,就这么一会功夫,已经赢了上百万。当然,张禹面前的筹码更多。

    “买定离手!”

    亨克表现的十分从容,在场的有些赌客还认识他,知道是百家乐的荷官。

    见没人再下注,亨克摇了一下钟,跟着使劲抓住扳手,狠狠地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直开0的事情,他也知道了,心中同样好奇,这是怎么个逻辑?

    现在新换了一个小球,赌台也是赌场的,他还真想看看,这把是不是还出0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......”

    小球在轮盘上不停地转动,所有人的眼睛,都集中在小球上面。

    随着小球的转动停止,终于落入一个格子中。

    紧接着,爆炸般的声音响了起来,“0!”“又是0!”“又中了!”“买噶的!”“这是第几次了!”“每次都是0!”“真邪了!”“上帝啊!太不可思议了!”......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荷官亨特也有点懵了,瞪着眼睛,嘴巴张得老大。这事上,难道还有这么巧的事情么!

    赌场的暗灯们,也都是目瞪口呆,仪器也探测过了,小球也是刚换的,肯定没毛病,问题出在哪呢?如果说,是赌桌有问题,可桌子是赌场的。若说张禹放了磁铁,那早被勘测出来了,再者说,磁铁也吸不住象牙!

    不仅仅是现场的人,监控室大屏幕前站着的众人,现在也都懵了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的嘴巴张开,半天都合不上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屏幕。赌桌上的一切,以及张禹脸上的表情,还有其他赌客们的模样,她都可以通过监控从各个角度看出问题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艾伦小姐扫了眼身边的人,冷冷地说道:“你们看出问题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“没有。”“没有。”......众人低着头,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dog**!”艾伦恨恨地骂了一句,双拳死死地攥住。

    赌台旁的亨特,下令让赔码的丫头赶紧给下注的人赔钱,然后又有条不紊的继续开始。这一次,亨利扳动扳手的力量,明显小了许多。也没想到,到了最后,小球还是落入0中。

    赌客们见识到如此神奇,也都开始抢着跟张禹下注。张禹也是故意让大伙赢钱,示意徒弟们就先不要押了,自己下五万就行,其他的份额,让给旁的赌客。

    一连又过了四局,开出来的都是0。先前拿来的筹码,已经不够赔的了,赔码的丫头,又去拿筹码。

    而沉着冷静的亨克,现在脑门子上都冒汗了。这么下去,赌场得输多少钱,一局就得赔出去三百六十万。这可是英镑,折合成软妹币,一把就是三千六百万。什么样的赌场也承受不起。这才多长时间,一天下来,估计都得把赌场给赢破产了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凯恩明显也考虑到了,他在艾伦小姐旁边低声说道:“小姐,这家伙实在是太邪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还用你说,我也知道。现在该怎么办?”艾伦小姐急道。

    “轮盘赌博本就难以出千,咱们现在已经拿出了全部手段,也没看出来他出千。我琢磨着,他是不是真的运气很好......”凯恩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运气!”艾伦小姐多少还是有点不信,“什么样的好运,能够让轮盘每一局都出0!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凯恩也不信,世上还有这样的好运。可是,除了运气之外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他想要一件事,低声说道:“小姐,昨晚这小子进进出出的,今天一早,又来问咱们,能不能在咱们赌场赢钱,赢了钱之后能不能拿走,会不会被赶出去......现在看来,这小子似乎是有备而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昨天来过这个赌桌吗?亦或是,他身边的人?”艾伦小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昨天对他和他的人,进行了全面监控。他只是去过四楼的赌厅,没来过这里。其他的人,就算是赌钱,也是在一楼的赌厅,没上过二楼。但是,若是有生面孔的话,那就没法确定了......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艾伦小姐直接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凯恩不敢反驳,只能小心地说道:“我看他这么做,无非是想逼咱们把周家富交给他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艾伦小姐恨恨地说道:“凭这点手段,就想让我妥协,简直是白日做梦!混蛋,你们这些废物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一转身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凯恩赶紧跟上,嘴里问道:“小姐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靠你们看来是找不出问题的所在了,我要亲自去瞧瞧,看他到底搞的什么鬼!”艾伦小姐嘴里说着,脚下不停,快速地走出监控室。

    凯恩陪着她,另外有保镖在门口随同,一起走出员工通道,朝轮盘赌台走去。

    未几,来到赌桌之旁,周围的暗灯们看到他俩过来,忙慌点头打招呼。

    暗灯们的心里也紧张,让张禹带着赌客们赢了这么多钱,实在没法交代。果不其然,这位大小姐和经理都来了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只是扬起脖颈,用下巴尖朝前面的人群点了一下。

    暗灯立刻会意,这是小姐要进去看看。现在想要挤进去,显然是不容易的,几个暗灯一起开道,才勉强分开人群,护着艾伦小姐和凯恩来到前面,对面赌桌。

    她走的位置,是张禹这一边,只是张禹身边还有赵华、张银玲等人。艾伦小姐也不出声,由暗灯开路,分开赵华,来到张禹的旁边站下。

    赵华不认识她,不由得用英语说道:“干什么,这么能抢!”

    艾伦没搭理他,只是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过来,微笑着说道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艾伦小姐冷哼一声,没有说话,只是打量着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摊开双手,也不说话了,让艾伦小姐随便打量。

    “0!”“0!”“又是0!”“中了!”“这次我也中了!”“哈哈哈哈!”“太好了!”“上帝保佑!”“明灯啊!”......

    赌桌旁的赌客们,并没有在意艾伦小姐的到来,他们也不认识这位大小姐,众人的目光,只是落在轮盘的小球上。当小球在“0”的格子中落定,众人立刻爆发出震天价的喊声。

    赔码的丫头这是新取来的筹码,又继续给大伙赔钱。不难看出,两个丫头的手心里全是汗。

    荷官亨特看到艾伦和凯恩都来了,现在也是紧张,怯怯地看向凯恩。

    凯恩只是微微点头,让亨特继续。

    张禹还是五万块钱的0,其他的人跟着押,那是一个争先恐后。一连又是三局,开出来的都是0,就没见过其他的数字。

    参与到这场赌博的人,面前的筹码都是越来越多。张禹的筹码最多,摆的是整整齐齐,跟个大方块似得。这可是上千万的筹码。

    眼瞧着又是一局过去,搬来的筹码再次光了,赌客们又喊了起来,嚷嚷着让赔码的丫头多拿点筹码来,最好是一直往这边搬运,就别歇着了。

    面对如此喊声,凯恩低声说道:“小姐......太邪门了......”

    艾伦小姐也知道邪门,迟疑了一下,她给凯恩做了个手势,让凯恩把耳朵贴过来,她在凯恩的耳边用极低的声音嘀咕了两句。

    听了之后,凯恩连连点头,然后朝人群外挤去。

    通过这个行为,张禹能够确定,艾伦小姐肯定是想出什么主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