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20章 快点赔钱,别磨叽!
    不仅仅是张银玲、苑小小、尹尚杰等人嘀咕,阿勒代斯他们也都嘀咕。

    卡卡低声说道:“师父,师伯这么买靠谱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......不过我觉得,你师伯还是很靠谱的......”布莱顿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谢丽尔则是看着丈夫,小声问道:“你和你师父上楼,到底跟人家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反正是一句话也没说,就师父说的。”阿勒代斯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谢丽尔多少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还能骗你......”阿勒代斯郑重其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师父这到底是什么意思......”谢丽尔又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不是说了么,要赢钱。”阿勒代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押0就能赢了......”谢丽尔不信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看看呗。”阿勒代斯只能这般说。

    “那就先看看。”谢丽尔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旁的阿德里亚诺小声说道:“卡卡,我这昨天还剩下点筹码,你说能不能跟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,不过师父不是说了么,师伯是靠谱的。要不然,你试试。”卡卡说道。

    阿德里亚诺从兜里掏出来,几个筹码,最大的是1000,最小的是100。

    一楼和二楼的筹码,那都是一样的,但区别还有一个,就是在二楼,其他赌桌上的最低投注必须得达到1000,否则的话,到楼下玩去。也就是轮盘赌,平常没人玩,顶多是一些女人打发时间,所以没有什么赌注限制。

    阿德里亚诺也知道这个规矩,所以他从筹码里面拿出一个最小的,也就是一百块,放到张禹那一万块筹码的下面。

    看眼的那些女人们,惊讶之后,也都开始纷纷下注。她们有的买大小,有的买单双,还有包几个数字的。不过,就是没有一个买0的。

    赌桌旁的荷官,是一个青年洋鬼子,他身边有两个赔码的丫头。

    青年人一看到张禹等人,上来就押10000的0,心里都想笑。他心中暗说,这小子是傻13吧,买0的赔率是高,可这个概率,那不是一般的低。不过,既然你想送钱,那谁也怨不得。

    荷官已经把小球放好,用英语喊了声,“买定离手!”

    反正张禹也听不懂,就在边上等着。荷官跟着拉动扳手,“啪”地一声,小球弹了出去,在轮盘上“哗啦啦”地滚动起来。

    转了一会,小球的速度慢了下来,随时都会落入某个格子中。

    终于,“啪嗒”一声,小球落入了一个绿色的格子中。

    轮盘上,绿色的格子只有一个,那就是“0”。

    “哇!”“买噶的!”“耶!”“中了!”“中了!”......

    刹那间,整个赌桌旁边的人,不管是张禹这边,还是其他的赌客,一下子都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在赌桌上,哪个门赢钱,押注区的灯就会自动亮起来。

    赔码的丫头,收了其他赌注,给张禹和阿德里亚诺赔钱。

    张禹是1赔36,一下子就赢了三十六万。阿德里亚诺因为就押了一百,所以到手的只有三千六。

    拿到赔付的筹码,张禹一脸的淡定。倒是阿德里亚诺已经后悔不已,拿手一个劲的拍自己的脑袋,“我的妈啊!押少了!”

    卡卡则是急切地问道:“师伯,这把押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对,这把押什么?”......其他的人也都问道。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他们的话,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继续押0,这次押八万。”

    青梅子马上将八张10000的筹码放到0的位置上。卡卡看到这个,马上从兜里掏出筹码。他的也不多,总共就两千多点,赶紧跟着押了上去。

    阿德里亚诺把刚刚赢的,还有手里的筹码,也都押了上去。

    布莱顿、罗纳尔多,也都跟着下注,就连张银玲都从兜里掏出来一块1000的筹码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信你一次,我也押。”小丫头放好筹码之后,捏着小拳头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旁那些赌轮盘的女人,看到张禹再次押“0”,而且这次还是八万镑,不禁直迷糊。

    “买噶的,这次押了八万啊!”一个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都出一次,这次还能出吗?”另外一个女人嘀咕。

    “哪有这么大的概率啊......我这把,还是继续跟小。”又一个女人,将手里的筹码,放到“小”上。

    她们都认为,张禹这次再中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倒是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妙龄女郎,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那人都押了这么多了,旁边的人,也都跟着,搞不好真的能中,我也跟他一手。”

    妙龄女郎说完,点出两千的筹码,也跟着下到“0”上。

    荷官和两个赔码的丫头,互相看了一眼,虽然没有说话,但心中也难免嘀咕,这是特么的有病吧,上次让你给蒙中了,这玩应还能总蒙中么。

    “买定离手!”荷官喊了一嗓子,跟着打了一下钟,这是不让再移动筹码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跟着扳动扳手,“啪”地一声,小球弹了出来,开始在轮盘上“哗哗哗”地乱转。

    终于,小球落入一个格子中,于此同时,惊呼的声音也都跟着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中了!”“中了!”“零!真是零!”“买噶的!”“上帝!”“我的天!”“又是零!”......

    “我中了!我中了!”刚刚那个跟着张禹买0的妙龄女郎,激动的都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这边下注的,也都是欢呼雀跃。

    荷官和两个赔码的丫头看到这个,这次他们是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在轮盘赌台上撞大运的,不是没用,但是从来没见过,一上来就押“0”,而且还连续中两次的。

    但是人家赌中了,那就得给赔钱。

    两个赔码的丫头赶紧动手,给大家伙赔钱。

    众人收到赔付的筹码之后,一个个是激动不已,兴奋的都好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1赔36啊!

    这个赔率,在赌场中属于那种绝对高的赔率了。押一千,转眼就能赢三万六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概率太低,即便出来了,也未必能够让人赶上。

    张银玲拿到赔付的筹码之后,手抖一个劲的颤,她急切地叫道:“这把押什么,这把押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也都看着他呢,都想看看张禹这局押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指了指“0”,说道:“青梅子,再押八万的零。”

    青梅子马上把筹码放了上去,张银玲、布莱顿、卡卡等人一窝蜂的又把筹码放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的手才放下,赔码的丫头就赶紧说道:“已经超出限额了,后下注的贵宾,请把你们下的筹码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赌场之所以限注,就是靠概率和抽水来赢光赌客的钱。当然,若是再加上一点小小的千术,更是能够将赌客赢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另外,奉劝喜欢赌钱的朋友,想要赌钱发家那是不可能的。就算朋友间去麻将馆打个小麻将,到头来一算,大伙都是输家,钱都进摆桌的口袋了。

    张禹他们这一次押的可多,张禹下了八万,张银玲、卡卡他们,把上一局赢的钱,都给押上了,可以说严重超标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张禹,张银玲扁着小嘴说道:“你少押点,给我们留点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头笑道:“青梅子,把我的筹码撤掉三万,就押五万。其他的人,也都谦让谦让......另外,给旁边的人,也留点跟注的空间。”

    青梅子按照张禹的意思,拿掉筹码。张银玲等人商量了一下,一人押五千,这让一来,腾出来一点空间。

    刚刚跟着张禹赢钱的那个女郎,微笑着说道:“我还可以跟着押吗?”

    赵华点头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thankyou。”那女郎直接给赵华来了个飞吻,押上去一万的筹码。

    现在还剩下一万的空间,其他的女人看到这个,也都纷纷将筹码押到“0”上。有下一千,有下两千的。将十万的限额,全都给押满了。

    至于说其他数字,大小单双,再没有一个人押。

    如此壮举,荷官和赔码的丫头,那是第一次看到。

    两个丫头看向荷官,荷官的心里都有点打鼓,难道还能出0么。

    要知道,赌场的荷官是分三六九等,轮盘赌的荷官,基本上属于最低等的了,高等的荷官,一般都是在百家乐和骰子这些高流水的赌台上。就连赔码的丫头,在轮盘赌台上,也都算是实习。

    荷官就算是心里打鼓,也不能说不开始。他喊了一声,“买定离手!”

    跟着,摇了一下钟,便扳动扳手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,小球弹出,在轮盘上转动起来,没一刻就落入一个格子中。

    “哇塞!”“中了!”“0!”“又是0!”“我的天!”“上帝!”“上帝!”“偶买噶!”......

    赌桌旁的人,又大叫起来。先前虽然也都叫唤,不过其他的赌客们,不过是惊讶,可是现在,她们的声音中充满了兴奋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次,她们也都跟着下注了。

    “what?”“what!”“what!”荷官和两个赔码的丫头,这一刻彻底的傻眼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一次赌中0,那是运气好。两次的话,或许是蒙中了。但是连续三次的话,就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面面相觑,都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都在等待赔付,可这三位还没从惊愕中缓过来呢。

    这一下,刚刚那些下注的女赌客们不干了,她们虽然是在这里打酱油,随便玩着。可随便玩也输进去上万了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翻身农奴把歌唱,赔钱的速度怎么这么慢。

    马上有一个女赌客喊道:“赶紧赔钱!等什么呢!”

    紧接着,其他的女赌客们和布莱顿、卡卡等人也都吆喝起来,“快赔钱!”“磨蹭什么呢!”“别耽误时间,我们等着下一局呢!”“就是,快点,别磨叽!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喊声,赔码的丫头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她们赶紧说道:“马上!”“请稍等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她俩旋即发现,盒子里的筹码不够。

    轮盘赌属于小赌,一天下来,赢的钱也不多,赔付的钱同样不多。估计从赌场开门以来,还没见过有人会在轮盘赌的“0”下满十万。

    张禹一共就玩了三局,第一局只押了一万,卡卡的那一百可以忽略。这就赔出去三十六万。第二局就惨了,张禹下了八万,算上其他人的跟注,十万的限额差不多就封满了,直接就赔出去差不多三百六十万。

    轮盘赌一天的流水也没多少,哪还有如此多的筹码赔付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筹码没有了,请稍等一下,我这就去取。”一个赔码的丫头,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有了呢!”“可不是,你们赢钱的时候,收筹码的速度可挺快,现在赔的时候,怎么就没了呢!”“这算什么!”“赶紧赔!”......那些女赌客们又吆喝起来,布莱顿、卡卡他们也都跟着叫嚷。

    那说话的丫头,连忙朝吧台跑去。剩下的那个赔码丫头帮忙解释,“我们轮盘赌桌,每天赌的人很少,所以准备的筹码也不多。这种连续满注中0的概率实在太低,刚刚赔付出去差不多三百六十万,以至于我们赌桌的筹码不够了。请你们稍等,马上就把筹码取来赔付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!”“快点!”“别磨叽!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这边吵吵嚷嚷,少不得要吸引其他桌的赌客。

    附近的一些赌客都看了过来,有的干脆走过来瞧瞧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很快,便围上来二十多人。

    这里面,有一个中年人开口说道:“露丝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达令,我刚刚买中了0,结果他们说,没筹码赔了,真是磨蹭!”一个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稍等一下,没什么。”中年男人来到女人旁边,他跟着朝赌桌上看去,随即发现,赌桌上的筹码全都集中在“0”上,其他的位置,没有一个筹码。最为要紧的是,“0”上押的筹码可不少。作为一名常来玩的赌客,哪能不知道轮盘赌的限注。中年男人诧异地说道:“0上怎么押了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这位先生押了五万镑......”中年女人指向张禹,说道:“他的朋友,也都跟着押了一些,我们这些,或多或少的也都跟了一些,没想到,还真中了......而且,这已经是连续第三次开0了,前两次这位先生都买中了,接下来我就准备跟着这位先生下注了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话,马上引起一片轰鸣。

    “连续三次开0!”“真的假的!”“三次都买中了!”“我的天啊!”“还有这种事!”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