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18章 巧破猫眼
    阵眼!

    赌场的阵法可不简单,对于赌场内的人员,都有庇护作用。在跟人赌钱的时候,有相当的赌运,再加上高明的技术,操控胜负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张禹就近看了一会,跟着说道:“你们两个先下车。”

    赵华不解,但还是招呼司机,一起下车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咬破手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,跟着也下了车。

    这次再瞧赌场的建筑,只见赌场上面,笼罩着一团红影,这红影也好似一只大猫,就跟那个五旬白人头顶上的气流形状差不多。也是那样的狰狞,那样的贪婪。

    “眼睛!”张禹一下子发现,气雾中的那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猫的眼睛在黑暗之中会发光,更是有着一日三变的特征。

    在建筑之上,猫的嘴巴是大门。再往上有鼻子,还有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这代表猫眼,无外乎是两扇窗户。赌场是城堡建筑,看起来金碧辉煌,不过窗户很少,正面就这么两扇窗户。一来是因为里面是赌场,正规的大型赌场,几乎是看不到窗户的。这么做的原因,倒不是担心赌客跳楼,主要是不想让赌客们知道白天黑夜。

    此刻窗内的光线是黄色的,突然间,光线一闪,变成了绿色。

    张禹家里虽然不养猫,但是在农村,他可是见过不少猫的。猫的眼睛在早上的时候,是蓝色的,过午之后,会变成黄色,等到了晚上,又会变成绿色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禹心中一喜,他心中清楚,自己已经找到阵眼了,就是这两扇窗户里的灯。

    俗语说的好,瞎猫碰到死耗子。为什么这么说,意思很简单,虽然猫的很多也很灵敏,可当它没有眼睛的时候,就已经失去捕猎的能力了,极有可能被饿死。

    “只要破了它的阵眼,我看赌场还拿什么跟我斗!”张禹咬了咬牙,心中一阵得意。

    可再一琢磨,自己就算找到了阵眼,想要给破掉,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第一,自己不能把灯直接给打破了,这样人家就发现了。第二,自己怎么进去。这么重要的地方,里面不可能没有监控吧。搞不好还有人守着呢!

    他估算了一下两个窗户的高度,大概是在赌场的四楼,自己莫不如就先上去看看。确定了灯的位置,然后再动手破阵。

    他跟着让司机去停车,带着赵华重新进到赌场。

    二人直接坐电梯上到四楼,从电梯里一出来,张禹就懵了。

    原来,电梯正对的位置,是一条宽敞的大走廊,也可以算是一个大厅。大厅的左右两侧,是两个大型赌厅,张禹这几天经常来这里玩,并不陌生。让他意外的是,大厅靠墙上方的位置,有两扇窗户,棚顶挂着一个大吊灯,光线的颜色,正好是绿色。

    在大厅这里,是办理vip贵宾卡的吧台,以及一个小型的休闲区。其实赌客们没有在这休息的,坐在这里的,都是一些保安,有的累了,就在这里坐一会。

    赌场的规则很严格,特别是四楼,兑换筹码是不动现金的。如果没钱了,都是这个吧台来充值贵宾卡,然后再到赌厅的吧台兑换筹码。如果赢了钱,在赌厅内兑换了筹码之后,也是存在贵宾卡里,如果要提钱,也是到这个吧台,把钱打入赌客指定的银行卡里,十分的方便。

    可这种格局,大厅能有五米多高,那两扇窗户,实在离地最少两米五的高度,上面的大吊灯就更加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张禹上去给人家换灯泡,显然是开玩笑。最起码,人站在下面,抬手肯定是碰不到的,跳上去,估计也行不通。不仅如此,周边还不少监控呢。

    张禹暗自叫苦,要是这灯所在的地方隐蔽点,自己或许还有办法。可挂在这么显眼的地方,反而叫人无从下手。赌场24小时营业,不管什么时候,这里都有人。

    人都上来了,不能说直接下去,他索性带着赵华来到休闲区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拿两杯咖啡过来。”张禹朝赵华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赵华马上要咖啡,赌场的服务,相当到位,酒水也全部免费。只要是有资格上到四楼的,都会得到上帝一般的服务。

    有服务员端来两杯咖啡,张禹坐在沙发上,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抽烟,心中又嘀咕起来,该怎么办?

    吸了口烟,他少不得抬起头来,看向上面的大吊灯。

    这大吊灯也叫一个排场,整体为圆形,直径起码能有五米。

    上面还有明亮的水星,好似天上的星星,在绿色的灯光下,那叫一个漂亮。

    以前张禹也见过这灯,却没有太过在意。可是现在知道是阵眼,仔细观察之后,他突然发现,这灯不一般吧。

    光是这灯上的点缀,都是一个阵法了,明知道是阵眼,也不是那么容易破掉的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张禹发现,这些明亮的水晶,好像组成的是一个猫的图形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西方人的阵法,多是以星座来布局。这让他不由得琢磨起来,星座之中,有没有猫。

    对于星座,张禹知道的不多,现在只知道那个王道十二宫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但张禹听人说过,西方的星座,不仅仅是这十二个,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当然,就算张禹知道,他也不懂得具体是怎么回事。唯一的共同点是,原理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星座......”张禹暗自嘀咕一声,心中暗说,“这阵法还怎么破,明知道阵眼在哪,就是没法下手......要是能给移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移走!”刹那间,张禹的心头一动,忍不住想起了一件事,“斗转星移......”

    “星座也是星......用斗转星移能不能把它给移走呢......现在没法破它,但是把它给移走的话,那赌场不就没有了庇护......”

    星相风水本来就是互通的,只不过东方这边,很少有借助星相布阵的。倒是西方,张禹现在见过的阵法,大多都是靠这个。

    张禹有了种茅塞顿开的感觉,倘若这次能够靠斗转星移将这里的星座阵法给移走了,那以后自己就再也不惧那些洋鬼子的星座阵法了。

    喝了咖啡,张禹也没有马上走,而是进到赌厅内,兑换了十万的筹码,输光了才走。

    张禹带着赵华回到自己居住的别墅,他让赵华招呼司机,准备出发。自己到房间内取了使用斗转星移的法器,下楼汇合之后,又离开赌场。

    皇家赌场的布局,是城堡样式。

    在猫型建筑的两侧,都是高楼,属于酒店。

    酒店的最顶层,属于闲人止步。在走廊左侧,是一个超大的套房,其实就是酒店的总统套房,能有1000多平米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坐在封闭露台旁边的一把椅子上,斜侧方有一个圆桌,桌上放着白兰地和高脚杯。

    晚上的她,穿着一件白色的晚装,衣服的款式是抹胸的,折叠裙摆才到大腿,坐着的时候,还要上褪不少。

    她白日里盘起来的金色秀发,现在披洒在肩头,这令她少了几分端庄,多了几分秀丽与妩媚。

    在她的后面,有一扇玻璃门,门是开着的。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过来,轻轻敲了一下开着的门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没有回头,直接说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姐,凯恩先生来了。”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他进来。”艾伦小姐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很快,胖子凯恩就走进封闭露台,他很是礼貌地站在距离艾伦还有两步远的位置,低着头说道:“艾伦小姐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办的怎么样?”艾伦小姐一边看着夜色下的星空,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你的意思,我已经在周家富居住的别墅增加了大批人手,重新安装了监控,保证哪怕一只苍蝇飞进去,也逃不出咱们的眼睛。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艾伦小姐满意地点了点头,跟着抓起高脚杯,喝了小半杯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她又行说道:“那个年轻人,有什么举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想跟你汇报呢,他晚饭后的行动很怪。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艾伦问道。

    “晚饭之后,他就离开了赌场,过了能有两个来小时才回来。然后,他就去了赌场四楼,在休闲区喝了一杯咖啡,又进到赌场赌钱,输了十万。接着,他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别墅,大概就几分钟的功夫,人就再次离开赌场。这次出去了能有将近一个小时,刚返回赌场。也不知道,这小子来来回回的,到底是做什么。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他先后离开赌场两次......那这两次,他都去了什么地方,有没有带什么东西回来?”艾伦问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去了什么地方,我也不知道。不过我们的人,在他进来的时候,专门盯着,发现没带什么东西回来。看起来,一切正常。”凯恩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......”艾伦咬了下嘴唇,脸上露出狐疑之色,片刻之后,她才说道:“下次他再出去,派人给我盯住了。看他是去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凯恩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......哗啦啦......”

    蓦地里,本是漫天行动的夜空,突然下起了雨。

    这露台的四周和上面都玻璃,艾伦抬头看了一眼,纳闷地说道:“好好的天气,怎么突然下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最近的天气,特别的反常,时不时的就会下雨。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有够反常的,天气预报也没说过会下雨,可总是突然就下一会。看来这气象部门的业务,真的有待提高......”艾伦轻轻摇了摇头,接着又拿起酒杯,随口说道:“还有别的事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将酒杯放到唇边,喝了一口酒。

    艾伦终究是皇家贵族,哪怕是拿起酒杯的姿态,还有喝酒的姿势,都是那样的高雅。

    “没有了,我先告退。”凯恩说道。

    见艾伦没有再出声,凯恩恭恭敬敬地退出露台。

    艾伦将酒杯放下,又静静地欣赏外面的雨色。

    也就过了能有二十来分钟,便有雾气慢慢地升腾起来。

    在如此高楼之上,看着升腾起来的雾气,给人一种置身于仙境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真没啊......”艾伦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景色确实很美,可在这种情况下,她忽略了一件事,那就是此时此刻,庄园中的一切监控设施,已经彻底无用。

    而在赌场的顶楼天台上,一个青年人正在作案呢。

    他将令旗插在天台之上,在这里,除了有雾气之外,还有那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到猫型气运气流。

    令旗摆放妥当,这些都是移星的令旗,他的嘴里,跟着振振有词的念叨起来,最后喝了一声,“斗转星移!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弥漫在赌场上方的红色气运气流,在这一瞬间在远方射去。

    眼前都是浓雾,哪怕是张禹也无法再看到那气流。唯一能够确定的是,气运气流射去的方向,正是自己摆放移星位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的脸上露出笑容,这一次的成功,不仅仅预示着,自己能够在赌场为所欲为,还预示着西洋星相术和东方的星相术其实是相通的。凭借着斗转星移,一样能够将西方的星相给移走。

    以后如果再遇到西洋星相师靠这个来摆阵,那自己想要给破掉,简直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张禹收了令旗,走到楼边,先是打下去一张狂风符,待狂风从下风涌起,他随即跳下,稳稳地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次日,清晨。

    艾伦小姐穿着一件白色的宽松睡衣,一个人坐在套房的小餐厅内吃饭。

    桌上的早餐很简单,有一大杯奶茶,一碗谷类加80毫升冻牛奶,两片奶油土司,煎蛋和培根,一杯葡萄柚汁。

    她吃饭的速度很慢,一边吃饭,还要看着早间新闻。

    快要吃完的时候,中年女人来到餐厅门外,轻轻地敲了下门。

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艾伦清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凯恩先生打来电话,说是阿勒代斯和那个东方年轻人想要见您。”中年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要见我......”艾伦愣了一下,但是脸上随即露出微笑,“会不会是服软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,她比了一个手势,又道:“给我准备衣服,说我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艾伦的衣服很多,最为要紧的是,一个月下来,每天都穿不同的。而且,在月底的时候,就得把下个月每天穿着的衣服编辑好,1号这件,2号穿那件,3号......

    就跟单位食堂的菜谱似得。

    不过,她每个月的菜谱,也是这样,全是提前编辑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