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17章 用不着你来教我
    张禹和阿勒代斯出了经理办公室,阿勒代斯一脸的沉重,有心问问张禹,跟对方都说了啥,无奈语言不通。

    二人下到四楼,在楼梯口那里,谢丽尔、阿久、张银玲、伊莉莎正焦急的等待。一看到二人,谢丽尔马上急切地问道:“哈尼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都不知道该怎么跟妻子说,但他也明白,这事张禹已经知道,怕是也瞒不住。于是,阿勒代斯说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等回去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张银玲也看向张禹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张禹和阿勒代斯一般口径,“回去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率先下楼,众人跟着他一起返回别墅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有的在赌场玩,有的在酒店别处玩,现在都不见影子。

    六个人来到张禹居住的别墅,在大客厅内的沙发上分别落座,张禹看了看阿勒代斯和谢丽尔,琢磨了一下,才行说道:“阿勒代斯,这里也没有外人,具体是怎么回事,就说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阿久翻译了他的话,焦急的谢丽尔紧紧地盯着丈夫,这两天她总是觉得阿勒代斯多少有点不对劲,显得心事重重。而这一切,都是从阿勒代斯上次被赌场的经理请走说起。所以,她对这件事,很是敏感、很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唉......”阿勒代斯先是叹息一声,片刻后才说道:“上次我和谢丽尔在赌马的赌厅,本来想要选马,不想突然有人来找我,说是赌场的经理要见我......”

    当下,阿勒代斯就把上次去经理办公室见到凯恩的事情,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等他的话说完,还不等阿久进行翻译,谢丽尔急切地说道:“你、你......你上次为什么不跟我说......竟然一直瞒我瞒到现在......你这混蛋,枉我一直真心对你......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谢丽尔的声音哽咽起来,竟然不自觉地淌下眼泪。

    “谢丽尔......我不跟你说,是怕你担心......我已经拒绝他们了......今天他们又找我说这事,我仍然是拒绝的,师父也在......”阿勒代斯急忙解释。

    伊莉莎也听明白是怎么回事,她也跟着劝说,“嫂子,师兄已经拒绝他们了......那可是皇室的人,师兄都没有答应,可见是对你一片真心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挺管用,谢丽尔听了之后,紧了紧鼻子,抽泣了一声,跟着欣慰地说道:“阿勒代斯对我好,我是知道的......主要是......我气他瞒着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不是寻思着,我不答应,这事就过去了,省的给你增加烦恼......只是没想到,他们竟然没完没了......对了,还是听听师父怎么说吧......”阿勒代斯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对、对......”谢丽尔也跟着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张禹的身上,阿久先把阿勒代斯的话,翻译了一下,跟着又叫之后的对话,也翻译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禹听罢,微微皱眉,先前面对艾伦小姐的时候,双方也算是针锋相对。可没想到,竟然就是这么大点事儿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一个皇室的女人看上了阿勒代斯,想让阿勒代斯离婚娶她,阿勒代斯不答应。从中好像再没有其他的纠葛,特别简单的一件事。这都什么年头了,这么大点事儿,竟然能劳动皇家赌场如此兴师动众。

    张禹故意笑着说道: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,原来就是那个什么小姐看上了阿勒代斯。其中缘由,想必也是因为阿勒代斯击败了梅威瑟。这应该就像是追星族,没什么大不了的,跟她说清楚就行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轻描淡写,可是阿勒代斯却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两个人是一起见到了艾伦小姐,当时张禹和艾伦小姐的对话,他就算听不懂个,也大概能够看出,二人颇有点针尖对麦芒的意思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也是个聪明人,这几次赌钱,张禹一直都瞄着周家富。又拍人等着,有得在一张桌子赌,看起来还要赢人家的钱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本事,想要弄钱,并不困难,犯不着干这个。

    皇家赌场是什么地方,连阿久都知道,作为英吉利人,还是经常出入赌场的阿勒代斯,没有理由不知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直没说过,他总是盯着周家富的理由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赌桌上的情况,阿勒代斯也看在眼里,同桌赌钱的周家富,基本上就是在打酱油。而张禹想要赢钱,又是那么的困难。

    “师父,有句话,我不知道当不当问。”阿勒代斯说道。

    等阿久翻译后,张禹说道:“咱们师徒之间,用不着如此,你想问什么,尽管问就好。”

    阿久继续翻译,阿勒代斯随即说道:“我觉得师父来皇家赌场的目的不简单。特别是这两天跟咱们赌钱的这个人,师父你好像一直在找他。而这个人,还是岛国人的目标......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我觉得今天,这里面很有问题......”

    岛国人曾经给阿勒代斯照片,要找周家富一行三人,之前阿勒代斯跟张禹说过。

    这事看起来挺机密,在这里碰到周家富之后,阿勒代斯也没多说,毕竟张禹一直在采取行动。

    但是,岛国人要找周家富的事情,知道的人很少,那时候当翻译的人不是阿久。

    此刻阿久听了,不由得一凛,不过还是按照阿勒代斯的话,翻译了一遍。

    张禹扫了眼沙发旁的五个人,说道:“诸位都是自己人,这个时候我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。我这次来英吉利,其中一件主要的事情,就是将这个叫周家富的人引渡回国。他现在受到皇家赌场的保护,行事起来,确实有点困难。不过也没什么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他刚说到这,张银玲的手里响了起来,小丫头掏出来一瞧,是赵华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接听之后,原来是到点吃饭了,大家伙都集合起来,准备去餐厅。

    张银玲把这话一说,张禹马上笑着说道:“到点吃饭了,大伙去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了个懒腰,站了起来。张禹没有说,艾伦小姐要挟他的事情,显得十分淡定。

    大伙也都起来,一同前往餐厅。

    吃了晚饭,大伙又是自由活动,对于众人来说,很多人都不清楚张禹的计划,所以他们就是旅游,该玩就玩。哪怕张银玲也是没心没肺,跟着一起玩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两口子现在有点心事重重,吃完饭就跟着张禹、阿久回到住地。他们俩进了自己住的别墅,张禹和阿久回到自己的别墅。

    张禹往楼上走,阿久一直跟着,来到张禹的卧室。

    见他跟进来,张禹在休闲沙发那里坐下,指了指一边的位置,跟着说道:“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阿久坐下之后,说道:“张先生,今天的赌局,我觉得不那么简单。周家富已经挑明不再赌了,以后都会住在这里,咱们想要把他给带走,简直是难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张禹微微点头,说道:“确实有点难,但我会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您的本事很大。不过......有一件事,我十分好奇......”阿久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今天,赌场的人请您和阿勒代斯一起去见他们经理的事情。正常来说,这件事......只需要找阿勒代斯就好,可......为什么找您一起去呢......是不是跟您摊牌啊......”阿久又是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赌场的人确实发现了咱们的来意,没什么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,艾伦小姐的交换条件。现在的张禹,毕竟不是当初那个刚刚踏入镇海的乡下小子,也知道什么话该说,什么话不该说。

    不想,阿久却说道:“皇家赌场是英吉利皇室的地盘,皇室有人看中了阿勒代斯,那是绝对不会轻易罢休的。不提出这件事,还则罢了,既然提出来,那就一定要成功,否则的话,很影响皇室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下他明白了,怪不得对方如此小题大做,原来是为了面子。

    阿久又接着说道:“据我所知,藏在这里的各国通缉犯很多,各国也难免会派人前来引渡。对于这种事情,只要不动强硬手段,赌场都是睁眼闭眼。人可以来,但不要破坏这里的规矩,毕竟打开门做生意,进来住也是要消费的。赌场突然这般帮着周家富,其中必有缘由,我想是不是想让您妥协,帮忙拆散阿勒代斯和谢丽尔,让阿勒代斯迎娶皇室中人。如果您以此和赌场进行洽谈,我觉得想要带走周家富的可能性是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张禹不由得一惊,心中暗说,这家伙的脑袋瓜竟然这么灵光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的脸色已经沉了下来,淡淡地说道:“阿勒代斯是我的徒弟,让我去拆散他和他的妻子,这是人做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事......正常来说是不妥当的......”阿久赶紧解释道:“不过阿勒代斯终究是一个老外,一个外国徒弟,又算得了什么,他当初拜您为什么,不也是图着您本事大么。为了咱们的任务,就让他牺牲一下......这也不能算是牺牲,皇室公主的女儿,人家不是还说给他大十字勋章么......这可是一下子成为贵族......也许他心里愿意,就是少个台阶呢......您给他一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不等阿久的话说完,张禹就直接打断了他。张禹冷冷地看向阿久,语气还算平和地说道:“他是我的徒弟,我是不会出卖我的徒弟的......还有,我怎么做事,用不着你来教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、我知道......”阿久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,张禹平常随和,让人觉得很亲近,可现在这目光,却叫人心中胆寒。阿久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我这就是一个提议......不是也想着......尽快完成任务......没有别的意思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禹沉声说道:“还有别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......我这就告退......”阿久慌忙站了起来,匆匆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等到阿久退出房间,张禹掏出烟来,点了一支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站了起来,走到露台之上,吸了几口烟。

    其实张禹现在也发愁,凭着自己的本事硬抢,估计把人带走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但这么做的话,自己马上就得成为英吉利的通缉犯。估计连国都回不去。

    再者说,皇家赌场这里也不是没有高人。就好像这个赌场的建筑,那就是一个了不得的风水局,能够摆出这个风水局的人,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想到赌场的建筑,张禹不由得朝赌场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的心中,冒出来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风水局......有意思......要不然,就先会会这个风水师......也让你们皇家赌场知道,我张禹不是好惹的,最重要的是,也不至于直接撕破脸......”

    拿定主意,张禹给赵华打了个电话,让赵华联系司机,自己要出去转转。

    赵华马上答应,联系好司机,便一同出了赌场,朝切尔西市区方向开去。

    开出去能有一段距离,张禹立刻叫道:“stop!”

    他也学会了几句简单的英语,司机马上停车。他跟着做出一个让司机掉头的手势,司机莫名其妙,不是要去市区么,怎么又掉头呢。

    司机也担心看错了手势,问道:“咱们去哪?”

    赵华也是不解,说道:“师公,咱们才出来,怎么就要掉头回去?”

    “掉头就好,不回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赵华翻译了他的话,司机将车头调了过来,朝向皇家赌场。

    他们坐着的是依维柯,车子有点高,车窗也大,坐在前排的张禹,视角特别好。从这个位置,能够看清整个赌场的全貌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,张禹让司机把人再往前开开,就这样,停停走走,过了能有两个小时,他们再次回到赌场的门前。

    赌场的风水局,张禹来的时候就看过了,特别的巧妙,特别的厉害。

    但是再厉害的风水局,都会有阵眼。不管是东方的,还是西方的,虽然布局的手段不同,但和杜鲁夫、帕丽斯交手之后,张禹已经发现,西方的风水和东方的方面,也有类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可以强行破阵,这样容易找到阵眼。可在人家的地盘,人家又没让你来看风水,你在这里强行破阵,动静肯定也打,容易挨揍啊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先找到阵眼,然后再加以破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