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12章 聚宝盆
    “你当我想中标啊......”周家富颇为无奈地说道:“在你家老爷子说的时候,我都已经答应投标了,这是政府项目,咱们只需要干活就好。写一份计划书,注明工程需要多少钱就成。因为已经答应,我才不得已不投标,可为了不中,我特意让人将工程的费用做的很高,绝对可以说是竞标者中,造价最高的了。另外,计划书上,我写的也是特别简单......如果换做往常,肯定是中不了的,天晓得怎么就中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也行......”杨舞露出一脸的不可思议,她接着说道:“就算不小心中标了,你好好干不就完了么,用得着多方打点,到处送礼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说起来更窝囊。老泰山都提醒了,我敢偷工减料么,当时我买的都是好材料,就连老爷子都亲自来设计,生怕出问题。送礼这事,这年头你干点什么,不得表示表示,何况是这么大的项目。”周家富一脸不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好工好料,怎么还出事了呢?”杨舞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?”周家富委屈地说道:“我那么多事,总不能天天站在工地那里盯着他们施工吧,项目是由高洋负责。可事情一出来,高洋就没影了,加上赵局又通知我赶紧跑,别连累他们,我只能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......我这不问你,你一辈子都不会主动跟我说吧......那这事......咱们家是冤枉的,问题肯定是出在高洋身上......会不会是他偷工减料,中饱私囊啊......只要找到他,咱们是不是就能洗脱冤枉......”杨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做梦吧,高洋自杀的消息,你应该听到了吧。他藏身的地方被警方找到,跳楼自杀了。还有通知我跑的赵局,也特么自杀了。我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!说我不是偷工减料,有谁会信!在网上,我祖宗十八代都被骂了个遍,只要回国,枪子是跑不了的!”周家富说完,摇了摇头,然后叹息一声,“唉......这辈子,只能留在这里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......”杨舞点了点头,丈夫说的话,她也明白,这么大的事情,不杀几个是不可能的。而且说周家富是清白的,是下面的人偷工减料、中饱私囊,怕是也没人信吧。老板又不是眼瞎,只能说周家富信错了人。

    “既来之则安之......妈的!想要抓我,没这么容易!就算是歪门邪道的人,也休想把我怎么样,只要咱们留在这里不出去,谁也别想把咱们从这里带走!”周家富气鼓鼓地说道。

    圆光术只能看到人的影像,却无法听到人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家富两口子说了些什么,张禹是听不到的。张禹现在,只能皱眉,想不到这家伙,竟然还有本事化解自己的五雷咒。

    这时,圆光中的周家富突然翻身起床,一瞬间,张禹看到周家富的枕头很是特别。这是一个白瓷的枕头,在枕头上面,画着一幅画。

    这幅画,张禹只看到一眼,却已经看清画的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身穿锦袍的老头,双手捧着一个大元宝,其形态和周家富今天背后升腾起来的那个橘黄色影子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“招财使者陈九公......”看到这个,张禹忍不住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所谓招财使者,乃是五路财神中的偏财神。

    五路财神分别指的是赵公元帅、招宝天尊萧升、纳珍天尊曹宝、招财使者陈九公和利市仙官姚少司。

    其中正财神只有一位,那就是赵公明了,其他四位都是偏财神。

    这下张禹隐隐看明白了,这周家富之所以赌运这么好,原来是靠着这件法器。

    这是法器给周家富招来的偏财运,不是说周家富的运气好,怪不得自己的吸运**不管用,因为不管怎么吸,人家有法器在这摆着,偏财运不断。

    “你有法器不是么,那我就把你的法器给破了,看你还怎么赢我!”张禹瞬间拿定主意。

    既然靠五雷咒没法逼周家富就范,那只能按照原先的办法,在赌桌上赢光周家富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起床,张禹就把阿久、赵华、阿勒代斯等人喊来,给大伙下达任务。大家的任务很简单,就是在餐厅、赌场门口和豪华贵宾厅等着周家富,只要看到周家富,马上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么做的目的,自然无他,那是张禹想潜入周家富的别墅,又担心被碰到。

    任务安排好,张禹就和张银玲出去溜达,昨天他和周家富互相说了别墅号牌,想要找到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他俩假装是情侣,在园内欣赏风景,随便瞎聊,找到别墅院落,张禹认真地给记了下来。为了避免在大雾中迷失方向,还故意跟张银玲在一棵树下合影照相,顺手在树上做了个记号。

    一切都准备好了,他让张银玲爱上哪玩去哪玩,自己在别墅里等消息。

    快到中午的时候,赵华那边打来电话,说是在餐厅门口遇到了周家富一行人,这家伙不管去哪,都带着一串保镖。

    一听说周家富出了家门,张禹毫不怠慢,马上动手做法,先是求雨,跟着升腾起大雾。

    院子中,好似仙境一般,张禹出了别墅,直接前往周家富住的别墅。有了上次的经验,张禹在找到记号的数之后,很容易就确定了目标,翻入院子,通过二楼的平台进到房间里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他进的房间,正好就是周家富两口子住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看床上,果然摆着一个白瓷枕头,张禹过去将枕头拿了起来,上面画的正是偏财神招财使者陈九公。

    这看似是一幅画,其实上面是一个阵法,就跟张禹曾经做过的山海镇差不多,不过各自效用不同。而这个白瓷枕头,显然要比自己当初制作的山海镇厉害多了。哪怕是其他招财运的法器,也没有这个强悍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拿着枕头,旋即感觉到,在枕头上面,竟然有一股古老的气息,这枕头很有年头。古老的气息中,蕴含着灵气,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他几乎能够确定,哪怕自己不去强行破掉这枕头,估计也用不了两天了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蓦地里,张禹突然发现,枕头中除了古老的气息与灵气之外,还存在着一股气息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很怪,和怨气很是相似,但张禹能够肯定,不是怨气。

    张禹闭上眼睛,用心眼仔细去感受。渐渐,他好像能够听到欣喜若狂的笑声,又能听到悲痛欲绝的哭声。

    笑声、哭声,笑声、哭声......

    反反复复了许久,张禹的眼睛猛地睁开,嘴里忍不住失声叫道:“聚宝盆!”

    这只是一个枕头,跟盆一点也不像,可张禹为什么这么说,因为他想起来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还记得当年跟老王头修行的时候,经常听老王头讲故事,自己没事也翻点小人书看。

    有一次他看到过一个故事,名字叫作《聚宝盆》,讲的是元末明初的大富商沈万三的故事。

    沈万三本名沈富,字仲荣,俗称万三。朱元璋当皇帝的时候,南都城的城墙,有一半是沈万三修的,简直是富可敌国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有钱,传说中他有一个聚宝盆,里面自己能够变出元宝来。

    但到底能不能变出金银,谁也没见过,有的说法是,沈万三是经商有道,那个时候就开始搞海运,所以才这么有钱。

    张禹就聚宝盆的问题,问过老王头。

    老王头的回答是,聚宝盆很有可能是一件聚集财运的法器,聚集的是正财,而且十分的厉害。但这种法器,有一个弊病,应该是属于一次性法器。当这件法器中的灵气消失之后,法器就会跟着消失不见,同样也包括靠着这件法器发家致富人的性命。也就是说,盛极必衰,乃是天意。

    这种法器,不是那么容易得到,但得到他的人,也不知幸还是不幸。

    毕竟,沈万三曾经富甲天下,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享尽富贵。可当气数到了的时候,下场却是无比的悲惨,就连子孙后代也会受到牵连。当年靠聚宝盆得来的一切,都会化之乌有。

    看起来这东西的作用,和借运什么的差不多,其实却又不同。他不属于主动去伤害别人,乃是一种天道循环。

    看着手里的枕头,张禹几乎能够预见,这枕头十有**就跟沈万三的聚宝盆一样,当气运尽时,就是周家富一无所有之日。

    张禹又仔细打量手里的枕头,上面没有符文,这个阵法,他也不识得,同样也找不到阵眼的所在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张禹更加能够确定,这东西应该就是一个聚宝盆了。周家富的气数,马上便要到头了,他也快要接受法律的制裁,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    张禹将枕头摆好,没有将其带走,因为带走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他从露台出来,借着大雾,原路返回自己住的地方。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,不是不报时候不到,自己只需要再静静地等上两天,到时候问题便能够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三楼的赛马赌厅内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和谢丽尔此刻坐在这里。英吉利是现代赛马的发源地,赛马运动在这个国家极为盛行,更是被冠名为贵族运动,很多贵族子弟都参与到这个运动中来。不但如此,厉害的马术师更会得到英吉利皇室授予的骑士勋章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英吉利都向往着一名骑士,可哪有那么容易,起码你得有钱养马,接下来是骑术。

    谢丽尔虽然不允许阿勒代斯上赌桌赌博,但购买赛马,却是两个人共同的爱好。

    今时不同往日,一进到赛马赌厅,就有好多人主动跟他打招呼,特别的热情,特别的有礼貌。击败拳王的男人,不仅备受瞩目,同样也被人尊敬。

    客套了好一番,二人才有机会坐下。对于这种尊敬,谢丽尔也很是享受。

    他俩研究着,应该买哪一匹马。可就在这功夫,一个二十多岁,穿着赌场的制服的女郎来到二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阿勒代斯先生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,请问找我有什么事?”阿勒代斯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们经理想要见你。”女郎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阿勒代斯愣了一下,没想到会受到皇家赌场经理的邀请。要知道,这里的经理,即便不是英吉利皇室中人,也可以算是皇室的管家了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随即说道:“好的,请带路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拉起谢丽尔的手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丽尔也觉得十分荣耀,脸上满是微笑。

    然而,女郎却礼貌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们经理说了,只见阿勒代斯先生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谢丽尔很是识大体,马上微笑着说道:“阿勒代斯,那你就自己去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阿勒代斯轻轻拍了拍谢丽尔的谢丽尔手,这才跟着女郎一同出了赌厅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上到赌场的六楼。

    这里没有赌厅,有的只是会议室、办公室什么的。

    女郎带着阿勒代斯来到最把头的房间,轻轻敲了敲门,等里面响起“请”的声音,她才将门拧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大的办公室,还是个套间,外面是秘书室,里面是老板室,装修十分的豪华。

    “经理,阿勒代斯先生到了。”女郎说道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,阿勒代斯先生你好。我是凯恩,是赌场的经理。”在老板台后,坐着一个中年胖子,这家伙虽然体态比较胖,但给人一种干练、老成的感觉。

    胖子站起身来,主动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凯恩先生你好。”阿勒代斯在房间中间与凯恩握手。

    女郎很是识趣的退下,房门关上之后,凯恩拉着阿勒代斯到旁边的沙发那里坐下,恭维了好一番。

    他的恭维,令阿勒代斯更是纳闷。自己和皇家赌场没什么瓜葛,实在想不通,对方请他来的用意。他在心中猜测,该不会是想让自己打假拳什么的吧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嘴上敷衍,满脸的微笑,见胖子迟迟不进入主题,阿勒代斯有点着急了,主动问道:“凯恩先生,不知道找我来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阿勒代斯先生你击败拳王,简直是轰动整个英吉利。你高大的形象,更是迷死了无数女人。实不相瞒,希尔公主的女儿艾露高小姐对你青睐有加,希望能够与你喜结连理。这可真是一件幸事,足以称之为英雄美人。”凯恩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阿勒代斯一听这话,立马就是一惊,他跟着摇头说道:“这个不成,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结婚了不要紧,离了不就好了么。艾露高小姐也知道这一点,她并不介意。”凯恩又是微笑着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