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11章 洗厄咒
    吸运**!

    在赌桌上如果使用这一招,可谓是万试万灵。

    张禹上次一个人挑了赌船,靠的就是这一手。

    那橘红色的偏财运气流,直接被透明的丝线给卷了过来。

    可意外的事情,跟着发生了。

    原本那浓郁的橘红色气流,却在拉过来的过程中,变得越来越淡,等到了张禹的面前时,竟然没了。

    张禹登时一愣,心中无比的诧异,这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就在他愣神的节骨眼上,坐在对面的周家富身上,突然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周家富的身后,竟然冒出来一个橘红色的人影,那人影双手平托,好像是抱着一个大元宝。不过,人影转瞬即逝,化作一团橘红色的气流,重新出现在周家富的头顶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张禹暗自心惊,自己的吸运**不说是百试百灵也差不多,也就当初在龙华池的身上失过一次手,但最后也是成功了。至于说,到底是怎么成功了,他就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自己的修为有限,可是现在,自己的实力翻天覆地,如果再碰上龙华池的话,肯定是百发百中。

    而这次遇到的情况,显然跟龙华池那次也不一样,周家富的身上,为什么会自动生出来这个。

    他正琢磨的功夫,旁边那接待女郎向他做出一个请的手势,“sir,pleasetakeaseat。”

    “thankyou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来了这么多天英吉利,以张禹的聪明,也不能说一句英语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对方说的是“先生请坐”,张禹客气了一句,便行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。

    紧跟着,四人要进行兑换筹码,每人一千万镑。

    这可是豪赌啊,张银玲距离远,光是看到筹码,倒是没有多大震撼的感觉。可是谢丽尔和伊莉莎看到这么多筹码的时候,身子明显都有点哆嗦。

    她们知道,这都是钱啊!

    筹码摆好,荷官开始发牌。张禹已经知道了大概的规则,而在赌桌上,即便是语言不通,其实也不用说太多的话,有专门的手势来代表。

    只是张禹的吸运**没有得手,想要赢对方,简直没有一点把握。他再次尝试使用吸运**,结果和上次一样,橘红色的偏财运被拽出来之后,又是越来越淡,消失不见。在周家富的背后,浮现出橘红色的人影,最后化作偏财运。

    这里的赌局是有规矩的,只要坐上来开局,绝不可能是玩一把就走。要不然就是时间到了,要不然就是其中一家输光了桌上的筹码,表示不再追加赌资。

    跟偏财运极为旺盛的人赌钱,怎么可能获胜,那个年近四十的女人,赌的很稳,却也是输钱。阿勒代斯明显是经常赌钱,牌局上分析的也挺清楚,知道什么时候跟注,什么时候不跟。

    张禹就不一样了,他也就是知道什么牌大,什么牌小,根本没有半点经验。如果运气不站在自己这边,那基本上除了输就别无选择。

    反正张禹也豁上去了,不就是一千万镑,输了就输了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的功夫,张禹桌上的筹码输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荷官马上寻问张禹是否要追加赌资,阿久过来帮张禹翻译,张禹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“就带了一千万,没准备那么多,等明天多准备点,再来赌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无奈地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这一个小时,阿勒代斯输了能有四百万,中年女人也差不多输了这些,就张禹输的最多。

    张禹并没有马上离开,而是朝周家富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来到周家富的面前,张禹主动伸出手掌,微笑着说道:“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国人,真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感觉,让人十分亲切。”

    周家富见张禹如此客气,站起身来跟张禹握手,客气地说道:“认识就是缘分,你今天的运气,看来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么,今天晚上,好好洗个澡,明天咱们再继续玩。”张禹嘴里说着,左手掐住木雷诀,直接复制了周家富的影子。

    这个周家富有点邪门,靠赌钱看来是不行,张禹决定直接一点,用五雷咒直接将周家富给逼出来。

    周家富微微一笑,说道:“恭敬不如从命,那咱们明天中午一点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不知道是不是长住在此,这里可真是一个人间天堂,我都打算长住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决定长住在这了。”周家富也是笑道。

    “老兄住在几栋,没事的时候,咱们互相串串门,我住在xx栋。”张禹报上了自己的门牌号。

    “我住在xx栋,有空的话,可以多走动。”周家富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客气一番,张禹这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等人也都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下楼出了赌场,小丫头就忍不住说道:“怎么还输了呢?”

    她的话,谢丽尔、阿勒代斯、伊莉莎听不懂,但三人心中也有这样的疑惑,都看着张禹呢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跟着张禹来赌钱,肯定应该赢的。就算是阿勒代斯输了,张禹也应该赢。结果太出人意料了,张禹一下子输了一千万英镑!

    如此数字,张禹也是很在乎的,就算自己有钱,可一千万镑扔进去,连个响动都没听到,也是够让人无奈的。

    但张禹还是洒脱地笑道:“输输赢赢不是很正常么,不必在乎这个。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张禹却在琢磨,周家富怎么会有这样的偏财运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有五雷正法,倒也不一定偏得靠这个。

    他们回到别墅,傍晚时分,其他的人也都回来了。众人今天都在赌场赌钱,玩的倒是挺痛苦,不过输多赢少,都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听说张禹输了一千万镑,众人也都诧异。显然,谁也不相信张禹会输钱。

    晚上大伙也是各玩各的,有的还想再去赌,有的想去游泳。张禹随便他们玩,这让众人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旁人都结伴去玩了,就剩下阿久和张禹留在别墅。

    阿久说道:“张先生......今天一下子输了一千万镑......”

    他这是在替张禹担心,本是来抓人的,结果竟然输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张禹笑着说道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等到明天,目标就会乖乖地跟咱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阿久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拭目以待就好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朝楼上走去,进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他也不着急,先打了个盹。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一栋别墅的卧室内,周家富和一个中年女人躺在床上。女人就是周家富的妻子杨舞。

    周家富嘴里叼着烟,似乎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看出丈夫的神色不对,杨舞说道:“家富,今天差不多赢了两千万镑,怎么还闷闷不乐。”

    “赢钱又能如何,除了每天赌钱之外,我都不知道做什么。生怕一离开这里,就被国内来的人给抓走。”周家富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不离开这,在这里,只要有钱,照样吃喝玩乐。而且,你也不用神伤,我这不已经派人拿着画去拍卖了,买走画的人,果然在打探咱们的线索。先把他们引去苏格兰,然后再引去墨西哥,他们以后再也无法确定,咱们到底在哪了。”杨舞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我觉得,咱们好像暴露了。这两天在豪华贵宾厅来了两拨国人,都在跟我赌钱,我怀疑他们是国内派来的。”周家富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疑神疑鬼的。如果是国内派来的,哪来这么多钱跟你赌。逃亡在外的通缉犯,又不止你一个,你见国内对谁下过这么大的力气。”杨舞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自己是疑心生暗鬼。”周家富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跟着,他吸了口烟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抽了,赶紧睡觉吧,连累着我也跟你吸二手烟。咱们手里这么多钱,几辈子都花不完,等风头过来,我还打算环游世界呢。”杨舞温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”周家富将烟头掐灭。

    可是紧接着,他呲了下牙,“啧啧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杨舞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突然觉得有点冷。”周家富说道。

    “冷......怎么会冷呢......空调的温度适中,我还觉得稍有点热呢......”杨舞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实冷......”周家富抱住双臂,缩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“该不会是感冒了吧。”杨舞伸手摸向周家富的额头,跟着惊道:“怎么这么凉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......不知道......突然就觉得身上冷......”周家富打着哆嗦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给你拿感冒药,喝点热水。”杨舞马上起床,找来感冒药,接了一杯热水,顺便又把空调调到最大温度。

    周家富吃药喝水,身子仍在哆嗦,过了半天也是如此,看起来冷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怎么突然这么严重......这怎么办......”见到丈夫越来越重,杨舞有些慌了,说道:“要不然,我叫人去找大夫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......我、我有办法......”周家富说着,双掌突然合十,嘴里开始念叨起来,“&&&##&&&......”

    他念的什么,妻子一句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只是过了一会,周家富的身子,哆嗦的没有之前的那么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在另外的一栋别墅内,张禹盘膝坐在床上,右掌心显出光镜,正看着周家富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周家富会突然发冷,自然是他做的手脚,水雷诀不仅仅能够让人身上发汗,同样也能让人身上发冷。

    此刻周家富双掌合十,嘴里不停地念叨,似乎让他的身体缓和了不少,这让张禹着实意外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念的什么,竟然能化解我的水雷诀......”张禹暗吃一惊,万没想到,周家富竟然还有这种本事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家伙也会法术......不可能吧......”张禹明显不信,可圆光镜内的一切,又让人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未几,周家富的双手放下,看起来没事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......”张禹错愕,随即收了圆光术。

    他跟着掐住木雷诀,又打出周家富的影子,右手掐住火雷诀朝上面打去。

    打了之后,张禹再次使用圆光术,在光镜之中,周家富却好像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彻底傻了。

    而在周家富的床上,杨舞看到丈夫没事了,不解地说道:“家富,刚刚是怎么了?突然冷的,你念的什么,现在又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家富一脸严肃地说道:“有人在用邪术算计我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杨舞吓了一跳,连忙问道:“真的假的?邪术......不可能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有件事,我一直瞒着你,没有跟你说。那就是在三年前,我突然总是头疼,去医院检查,医生说我患了脑癌,活不过一年,哪怕是做开颅手术,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。”周家富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杨舞更是大惊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、你现在不是好端端的么......别总吓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当时我已经到了绝境,遗嘱都准备好了。不过,我仍然在想办法,争取活下来。听人说,西域的布宫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很些得了绝症的病人,到了那里之后,能够奇迹般的活下来。当然,概率并不高,一切要靠缘份。于是,我独自前往布宫,那个时候,我跟你说是出国谈生意。在那里,我有幸见到番僧大佛,他说我和密宗佛家有缘,给我进行了洗礼,并传授我一门《洗厄咒》,说只要念诵这咒语,便可以百邪不侵。在我回来之后,再去医院检查,我的脑癌竟然奇迹般的不见了......于是,我对番僧大佛更加钦佩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,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呢......”杨舞有些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告诉了你,不也是让你徒添烦恼。”周家富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你把洗厄咒告诉我也行啊......”杨舞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咒语只有经历过洗礼的人才能使用,旁人根本用不了。岳丈老泰山都说,这是我的缘法。”周家富淡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都知道!好呀,咱家你就瞒着我一个啊!”杨舞又是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告诉老泰山,是老泰山自己看出来的。不得不佩服他老人家的神机妙算。”周家富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神机妙算,要真是妙算的话......咱们家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......”杨舞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“他老人家当初不让我竞标这个工程的......”周家富仰头叹息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这么听他的,他都不让你接了,你怎么还中标了?”杨舞马上瞪起了眼珠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