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10章 人去楼空
    今天的阿勒代斯,可以说是风光无限,比赛打完,他和谢丽尔就没闲着,记者们仿佛不愿意离开他,围的是严严实实,不仅仅要做采访,还要做专访。

    张禹和赵华、布莱顿先行离开,返回酒店。

    在希尔顿酒店等到晚上九点多钟,阿勒代斯两口子才回来。不难看出,阿勒代斯红光焕发,酒没少喝。这一夜他们继续住在这里,第二天早上,才一起返回皇家赌场。

    进到他们下榻的别墅,张银玲、卡卡等人见到阿勒代斯的时候,全都称呼他为拳王,这让阿勒代斯显得很是难为情。

    自己是怎么打败梅威瑟的,他自己的心里最清楚,要是没有张禹暗中帮忙,估计自己第一回合就得被梅威瑟给ko了。

    大家伙欢欢喜喜,都表示阿勒代斯昨天成为拳王,谢丽尔赌了四十万,这次赢的最后,一定得请客吃饭。

    谢丽尔的心情特爽,吃客自然是没有问题的,让大伙随便点,尽情的玩。

    不过在吃饭的时候,张禹总是觉得不对劲。之前他和沈晴在电话里说好的,昨天白天放的赌局肯定还是输。输了之后,让沈晴和华雨浓说一声,就说自己在这里,愿意帮忙。

    按理说,华雨浓答不答应,总应该有个电话才对,怎么现在都没一个动静。

    张禹摊开手掌,施展出圆光术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圆光之中一片黑暗,根本看不到沈晴。这种情况曾经发生过一次,就是寻找萧铭山的时候,用圆光术也看不到萧铭山。当时萧铭山是被困在阵里,令张禹的圆光术失去了作用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张禹对圆光术的了解不是特别深,后来加强了认识,知道圆光术也不是万能的,如果距离的特别远,同样也没有效果。毕竟圆光术也是分等级的,初期是在掌心出现一道圆光,想要看到一个人在做什么,基本上就能看到。到了中期,圆光能有盘子大小,到了后期,圆光就跟一个大镜子似得,甚至还能收发自如,想要谁看到,谁就能看到。说白了,就跟电视里的神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门法术跟西方的水晶术差不多,但是西方人大多是需要带着法力的水晶球来驾驭,而东方道家则是用纯粹的法力来驾驭,难度之大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还停留在初期,圆光术还做不到满世界的查看,超过了范围,同样也会一片漆黑。

    这样张禹有些纳闷,英吉利也不是很大,沈晴难道被什么人给困住了?

    旁边的张银玲见张禹反应异常,好奇地问道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摇头一笑,说道:“我上趟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他离席而起,朝卫生间走去。

    在卫生间内,掏出沈晴的手机,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里面说的都是英语,“sorry,thenumberyoudialedpoweroff。”

    以张禹在国内打电话的经验,这句话是“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关机了,不应该啊......难道出什么事了......”张禹不由得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实在想不明白,会出什么事,沈晴又会被什么人给抓住。

    他旋即又摊开手掌,查看起华雨浓来。

    这一瞧,又是让他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圆光之内,也是一片黑暗,根本看不到华雨浓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也没了......两个人一起出事了......”张禹倒吸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以自己和华雨浓之间发生的一切,即便两个人不能有什么结果,但如果华雨浓遇到危险,张禹也不能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张禹咬了咬牙,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去华雨浓的别墅看看。

    出了卫生间,张禹叫上阿久,一起出了餐厅,前往华雨浓住的别墅。到了地方,别墅外照样有洋鬼子保镖守在院门口。

    张禹到了近前,直接说道:“请问住在这里的华小姐在吗?”

    阿久进行了翻译,保镖听了之后,说了一通英语。阿久翻译给张禹,“他问咱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我是华小姐的朋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阿久继续翻译,保镖说道:“住在这里的人,并没有退房,但昨天晚上一直没有回来。既然你们认识,那就电话联系吧。”

    听了翻译,张禹再次一愣,人没有退房,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,那是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华雨浓在国内的电话,早就是空号了,张禹现在只有沈晴的电话,但她还是关机,人能去哪呢?

    张禹担忧起来,华雨浓这边来找周家富赌钱,显然是有什么算计,这里面必有古怪。

    现在人没了,会不会和周家富有关?

    “周家富!看来我得当面会会这个家伙了!”张禹在心中说道。

    他转身就走,阿久在旁边跟上,小声地说道:“张先生,您在这里还有朋友?”

    “一个国内生意场上的朋友,没想到前天在这遇到。”张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。”阿久点头,没有再说。

    张禹也没心思回餐厅吃饭了,朝自己住的地方走去,心中一个劲的琢磨,自己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还以为是沈晴打过来的,急忙掏出手机,一看来电显示,难免有些失望。电话号码不是沈晴,而是养文宾。

    他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张老弟,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?”电话里响起养文宾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这边已经亲眼看到了周家富,养兄你那边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通过1300万镑的成交价拍下了那幅画,可画的主人,并不是咱们要找的人,只是一个中间人。我花了大价钱,从这个中间人的嘴里得知,委托他卖画的人,是在苏格兰。我原想问问,你在那里有没有遇到目标,现在你遇到了,那在苏格兰委托中间人卖画的人,又会是谁?”养文宾颇为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亲眼看到的人只有周家富一个......另外他的妻子好像也在这里......你说的那个苏格兰的人,会不会是第三个目标......”张禹不敢肯定地猜测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养文宾琢磨了一会,说道:“我和周家富在商场上打过交道,皇家赌场这里的情况,我也知道。如果我去赌场和周家富碰面,只怕这家伙一定会认为我是去抓他的,怕是更要缩起来。老弟,你有没有办法将他给抓住?”

    “这里的保镖、监控实在太多,不那么容易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这件事很为难......对了,据我所知,周家富这个人很好赌,我还跟他打过牌......皇家赌场这个地方,一切都是看钱的,如果有钱,就能一直住在这里,如果没钱了,就只能滚蛋......曾经有不少人逃到这里来,却因为这里纸醉金迷输光了所有,被请了出去......甚至有无奈回国自首的先例......老弟,你能不能从这里想想办法......”养文宾慢条斯理地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从这里想办法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旋即想到沈晴说的,华雨浓让白天放靠高科技去赢周家富的钱。而且还打算在赢了钱之后,再让周家富就范。

    养文宾的这个法子和华雨浓的法子很像。看来,想要抓住藏于皇家赌场的人,办法似乎只有这么一个。

    张禹点头说道:“好,那我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一定有办法。如果有什么问题,给我打电话,我带着那个中间人,去苏格兰查查。咱们注意保持联系。”养文宾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张禹答应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旁边的阿久说道:“是养先生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头,如实说道:“养兄那边也得到了一些线索,说是要去苏格兰一趟。咱们这边,需要在赌桌上想办法赢光目标的钱,迫使目标被赌场给撵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不错......”阿久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是那个周家富很有可能是在五楼的豪华贵宾赌厅进行赌钱,想要成为豪华贵宾,不仅仅要有钱,还要有贵宾作为介绍人。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,只怕不容易啊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阿久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张先生,如果是前两天,肯定不容易。但是现在不同了,阿勒代斯刚刚击败了拳王梅威瑟,一时风光无两。如果说,他想要申请成为豪华贵宾,应该不难。等他成为了贵宾,那再介绍你进去,不就顺理成章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张禹连连点头,说道:“这个法子好。”

    正如阿久所言,现在阿勒代斯绝对是今时不同往日,击败梅威瑟的男人,岂是等闲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吃饭的时候,服务女郎看到阿勒代斯的时候,那都是无比的惊羡,特别的殷勤。一些吃饭的赌客,在见到阿勒代斯的时候,都是主动打招呼,热情的握手、合影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回别墅了,直接给赵华打电话,告诉大伙到赌场集合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银玲的赌瘾还不小,一听说去赌场,饭都不吃了。不仅是他,布莱顿、卡卡等人,那也是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上次除了王杰之外,他们都大赚一笔,还打算跟着张禹继续赢呢。

    在赌场一楼碰头,张禹将自己的打算告诉阿勒代斯,让阿勒代斯先去申请成为豪华贵宾,然后把他也给带进去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自然没有二话,先是一起去了趟三楼赌厅,谢丽尔和布莱顿把奖券兑换,然后上楼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前,阿勒代斯想要主动申请成为豪华贵宾的话,肯定没那个资格,除非是有人引荐。今时不同往日,光凭阿勒代斯的名头,也足已成为这里的豪华贵宾。当然,前提是也得拿出来一千万英镑。

    他这边办完,成为贵宾之后,随即邀请张禹成为贵宾。

    张禹手里的现金不够,只能通过银行卡转账一亿国内的钱,通过兑换成为高级贵宾。

    在汇率方面,其实是吃亏的,让赌场赚了一笔差价,张禹也只能认了。

    随后,张禹带着张银玲、阿久,阿勒代斯带着谢丽尔、伊莉莎一起上楼,其他的人自由活动,就算之前赢钱了,也不许瞎折腾,如果想玩,只能在一楼。

    这已经算是张禹吐口,可以小玩,但不能沉迷。有了这话,大家伙精神十足,马上下楼,这就要跟赌场一决死战。

    之所以让阿勒代斯带谢丽尔和伊莉莎,则是显得自然一些。要不然带个国人一起上来,颇有违和感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留在五楼,有接待女郎主动招呼,寻问他们喜欢玩什么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,任何赌局,赌场都是不掺合的,只收去水钱,赌客间自行对赌。如果人少,赌场想办法给凑搭子。

    他们事先已经说好,阿勒代斯直接说道:“唆哈。”

    女郎一听这话,马上做出请的手势,说道:“现在正有两位先生也准备赌唆哈,因为人手不够正等着呢,请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看向张禹,阿久翻译了之后,张禹点头一笑,说道:“我上趟卫生间,你们稍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要开天眼,总不能在赌桌上要手指头吧,还得去个没人看到的地方。

    今天是第一次在赌桌上赌,女郎也没说那两个人要赌唆哈的人是做什么的。如果是周家富,那自然最好,如果不是,也得继续坐下赌。不然的话,算是什么,容易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样,张禹也不想输啊。

    一千万镑的赌资,换成国内的钱就是一个亿,不是个小数。自己也不会赌,别没抓到周家富,自己再稀里糊涂的搭进去几个亿。

    去卫生间内开了天眼,张禹重新出来,每个人的头顶之上,都已经浮现出各色气流。张禹简单地看了一眼,其中阿勒代斯头顶的事业运气流十分的抢眼。

    他们跟着女郎来到一个赌厅,赌厅很大,中间是一张椭圆形的赌桌,旁边站着荷官和赔码的丫头。

    另外赌桌旁边坐着两个人,一个是坐在进门的正对面,这是一个国人,张禹一眼就认了出来,不就是周家富么。另外一个是洋鬼子女人,能有四十岁的样子,浑身上下都是名牌。

    女郎引荐了一下,阿勒代斯因为名声大噪,那洋鬼子女人也不禁多看了阿勒代斯几眼。张禹也不算出奇,女人连看都没看他,倒是对面的周家富不停地打量。

    张禹也看了周家富几眼,在周家富的头顶,橘红色的偏财运气流仍然是那样的强悍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暗吃一惊,人走偏财运的时候,确实挡不住,可周家富之前应该没少赢,偏财运怎么还没到头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也不怕他的偏财运,手掌一翻,一条透明的丝线从掌中射去,直取周家富头顶的橘红色气流。

    “刷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