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02章 高科技
    白天放三人进来之后,桌上只剩下周家富对面这一个位置了。白天放径自到那里坐下,沈晴和青年人则是到菲律宾人后面的那排沙发上坐下。

    之所以坐在这里,是因为白天放只要微微侧头,就能看到沈晴二人。这样的话,有利于他轻易的掌握信号。

    四人到齐,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过来用机器给他们刷卡,每人扣除1000万英镑的资金,然后给他们端上990万英镑的筹码。这1%的费用,就相当于赌场的水钱了。

    每人10镑,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可在赌桌上,10镑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筹码摆好,最小的一张筹码都是10万,最大的面值是100万,另外还有20万和50万的。

    四人彼此客气了几句,就行开赌。

    荷官先拿出扑克,摊开之后,请众人验牌,确定不多不少,就行洗牌,然后把扑克放进牌靴里。

    他们每人丢进去一张10万镑的筹码,作为底注,由荷官开始发牌。他们赌的是fivecardstud,国语的名字叫作“嗦哈”,另外还有五张、豪斯等名称。

    荷官发了底牌,又给四人发了张明牌,由牌面最大的人说话。

    白天放的明牌是一张黑桃a,这是赌局中最大的牌了,对面的周家富的牌面是红桃2,白人兰帕德的牌面是方块9,菲律宾人福柴的牌面是方块q。

    白天放看了眼自己的底牌,是一张红桃a,他心中暗喜,今天的运气可太好了。

    他当即丢进去一张五十万的筹码,说道:“第一局,小一点,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周家富看了眼自己的底牌,是一张梅花6,小2加小6,实在不怎么样,他把牌一丢,当即投降不跟了。

    兰帕德也跟着投降,福柴倒是跟了一手,可白云飞又来了一张梅花a,这让福柴只能投降。

    按照赌场的规矩,扑克是一局一换,以免有人在上面留下记号,亦或是搞什么鬼。特别是这种大赌,管理的更加严格。这40万的水钱,可不是白抽的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收了扑克,跟着放入碎纸机中销毁。然后拿出一副新的扑克,而这副扑克背面的花色,跟先前那一副完全不同。如此做法,也是防止有人偷牌换牌。通常在赌场里,有上百种不同花色的扑克,想要出千,难度大着呢。

    荷官继续发牌,第二局,白天放又是大牌,上手就是一对k,他又喊了五十万。周家富看了牌面,一张3、一张5,就这破牌,跟注不等于找死,于是他把扑克一丢,又投降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连过去十局,白天放、兰帕德、福柴三人,都有大牌牌面,而周家富,明牌不是小2,就是小3,最大的一次也是一张7。

    他连续放弃了十局,就算这样,输底也输了一百万。

    见周家富每一局都没跟,白天放故意说道:“周兄,怎么一盘都不跟,未免太谨慎了吧。这样的话,光输底都输死了。”

    周家富无奈一笑,说道:“我倒是想跟了,可就来这牌怎么跟啊,最大的才是一张7。”

    荷官继续发牌,到了第十一局,周家富终于来了一次大牌,明牌是一张方块k,兰帕德和福柴的牌面都不大,一个9,一个6,白云飞是一张红桃4,他看了眼底牌,是一个黑桃4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有一对,白天放笑道:“还真是不经念叨,这次轮到周兄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故意看向沈晴。这是让沈晴给他传送信号的意思,因为发牌的时候,沈晴通过x光传控器,能够得到牌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白天放也是有点急,事先说好,得是冤家牌的时候才用,这还没到时候呢。可是周家富连续放弃十轮,他沉不住气了。

    沈晴显得漫不经心,其实一直在偷偷观察白天放,见白天放寻问,她马上用手指在鼻尖上不经意的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告诉白天放,对方的底牌是a。然后,沈晴从包里拿出烟来,给自己点上,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白天放的心中有了底,跟着就听周家富说道:“难得大一回,怎么也得将本钱捞回来。一百万!”

    周家富丢了一百万下去,白天放又看向沈晴,沈晴的手拿着烟,放在嘴上,她的大拇手指在鼻子上点了一下,吸了一口之后,轻轻弹了弹烟灰,本来勾着的无名指,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三个信号,牌靴里面那么多扑克,x光感应器也不能说在这么远的距离,一下子把所有的扑克顺序都给感应出来,这个距离只能感应到最前面的三张。

    摸鼻子自然a,弹烟灰是6,无名指是4。

    得知了底牌,白天放心中暗喜,故意用右手拿起筹码。

    兰帕德正琢磨着要不要跟,见他这般,又迟疑了一下,摇了摇头,把牌一扣投降了。

    福柴丢进去一百万跟了,白天放也跟了一百万。

    荷官继续发牌,发给周家富的牌果然是a,福柴得到一张6,派面上就是一对6了,白天放得到一张4,加上底牌一共是三张4。

    按照牌面,是福柴最大,由他说话。福柴笑道:“刚刚都100万了,这一回怎么也不能少过100万。”

    他拿出200万的筹码丢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天放在看福柴的时候,顺便也能看到沈晴,所以转头看,显得十分自然。

    沈晴正在弹烟灰,然后拿起烟吸了一口,大母手指从人中划到鼻尖。

    这个意思下,下面的三张底牌分别是6、k、a。白天放飞快的盘算,如果自己跟注,那发牌之后,周家福就会得到一张a。

    于是,他即便拿着三张4,也选择投降。周家富倒是不含糊的跟了200万,荷官继续发牌。

    给福柴发了一张6,给周家富发了一张k,没人三张名牌,福柴的是三张6,周家富的是两张k和一张a。

    福柴的底牌,已然在不经意间告诉了白天放,是一张j,接下来发给福柴的牌,肯定是一张a,就看之后发给周家富的牌是什么了。

    白天放故作无事,看向福柴,实则看向沈晴。沈晴知道他会看过来,一边抽烟,大拇手指头一边放在人中上。也就是说,周家富将要得到一张k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手势,白天放差点没哭了,这也未免太坑了。如果赌下去,福柴肯定输,特别是眼下的牌面,福柴牌面三张6说话,不可能说直接投降吧。

    福柴正拿着筹码琢磨,白天放暗自咬牙,然后将手很自然地放到自己先前拿出来的雪茄盒旁边。

    这个意思是告诉福柴,一下子全都下了。

    福柴哪知道现在什么情况,见白天放这般,以为肯定能赢,他当即露出一丝傲慢的表情,说道:“你桌面有多少,我赌你全部的!”

    周家富看了一下,淡定地说道:“有五百八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福柴点出筹码,直接推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轮到周家富考虑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如果一下子输光了,就相当于输了一千万英镑,折合国内的钱,就是一个亿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好一会,跟着咬了咬牙,说道:“我跟了!”

    随即,他把面前所有的人筹码,一把都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荷官进行发牌,给福柴发了张a,给周家富发了张k。因为已经梭了,不许再额外加注,只能开牌。

    赌场有赌场的规矩,可不是街头耍钱,没有个限制。就好像有的斗鸡赌博,也叫三张牌,如果说有三家以上都不放弃,那就得跟到天。这样很容易钱少的人拿到大牌也照样因为没钱继续跟而输掉。这属于以本伤人,如果这样的赌的话,没有多少人能赌过李超人。

    赌场就是按照桌面来算,以免出现这种以本伤人的情况。

    双方开牌,周家富三张k一对a,大于福柴的三张6,赢下这一局。

    随后,赌局继续,周家富又连续多少盘,没有拿到大牌,全是放弃,过了二十多局,拿到一把像样的牌,跟了之后,哪怕白天放机关算尽,最后也输了。

    一转眼,六十局完事了,用了六十副扑克,周家富放弃了五十七局,总共赢了三局。看桌上的筹码,周家富还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订好了时间,从一点赌到五点,四个小时,除非有一家输光筹码,不想追加,否则的话,赌局就得继续进行。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六十副扑克足够他们玩到五点了。由于周家富投降的次数太多,现在才三点钟就把六十副扑克给用光了。

    这不算什么,赌场要是没扑克就毁了。荷官马上让人又拿来六十副扑克,继续开赌。

    但在这一刻,白天放有点懵了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乃是之前他们就准备了六十副扑克。这种作弊扑克,入库之后,很难拿出来,一旦被发现,问题就大了。所以,他们收买的人,可不敢让白天放拿来太多的记号扑克。一天给用光,销毁之后,没人知道,万事大吉。毕竟库房是倒班,又不是一个人说的算。

    白天放也认为六十局就能搞定周家富,天晓得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眼下说不赌,肯定不成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。

    下了底注,荷官开始发牌。

    这一次,周家富的名牌是一张黑桃k,兰帕德的名牌是一张方块q,福柴的名牌是一张梅花9,白天放的名牌是一张红桃a。白天放看了眼自己的底牌,是一张黑桃a,他心中暗喜,表面上却不露声色,丢了五十万的筹码。

    周家富选择跟注,兰帕德和福柴都跟注,顺便将他们的底牌告诉了白天放。兰帕德的底牌是一张k,福柴的底牌则是一张9。

    荷官继续发牌,给白天放发了张方块a,周家富拿到一张黑桃j,兰帕德是一张方块10,福柴是黑桃8。

    现在不知道牌靴里都有什么牌,白天放因为明牌是一对a,也不能太弱,索性下了200万。顺便示意兰帕德和福柴都要跟注。

    周家富也跟了注,荷官发牌,给了白天放一张梅花a,看到这张牌,他差点没兴奋的跳起来,好家伙,现在四张a都在手里。周家富得到一张黑桃10,兰帕德得到一张方块j,福柴得到一张方块9。

    又是白天放说话,他笑着说道:“三张a,真是太巧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了眼福柴和兰帕德,兰帕德桌面上的筹码最少。

    白天放跟着说道:“兰帕德,你桌上还有多少钱,我一把都梭了。”

    兰帕德清点了一下,说道:“还有三百二十万万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三百二十万!”白天放直接点出筹码,扔了上去。

    周家富犹豫了一下,进行跟注,兰帕德则是看了看白天放,白天放示意他放弃。

    当下,兰帕德笑道:“方块9和方块a都露头了,我就不搏同花顺了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放弃,轮到福柴,福柴也得到了白天放的暗示,摇头说道:“我也不去了,你们两个搏吧。”

    跟着,他也投降。

    荷官继续发牌,给白天放发了张黑桃5,给周家富发了张黑桃q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周家富成了同花顺面,黑桃k、q、j、10。

    荷官伸手朝周家富那一边,说道:“同花顺面说话。”

    周家富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还有多少,我梭了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很大,但隐隐缺少一点底气。

    白天放清点了筹码,两个人桌面上的筹码差不多,白天放能稍微少一点。清点的时候,他故意看向福柴,想到知道福柴底牌的那张9是什么花色。

    福柴放在桌面上的手,食指微微探出来一点,这是告诉白天放,他的底牌是红桃9。

    也就是着,外面还有一张黑桃9。

    筹码清点出来,周家富先将自己的筹码推了出去。白天放一直盯着周家富,他突然发现,周家富在推筹码的时候,手略微有点发抖。

    想要刚刚周家富说“梭了”的时候,似乎不是特别的有底气,白天放心中暗说,“还有这么多牌呢,怎么这么巧,就是黑桃9呢!妈的,我看八成是偷鸡!”

    拿定主意,白天放又是一咬牙,将面前的筹码狠狠地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,他把自己的底牌翻过来,在桌子上重重地一摔,“还敢在我面前偷鸡!黑桃a在这呢!”

    没错,他的底牌就是黑桃a。

    可他对面的周家富却是淡淡一笑,说道:“四条a,了不起啊......可惜,黑桃小9就能要了你的小命......”

    周家富轻描淡写地翻开底牌,正是一张黑桃9。

    同花顺!

    “这一局,皮特周先生获胜!”荷官马上宣布结果。

    两个赔码的丫头,立刻清理筹码,将桌面上筹码全部放到周家富的面前。

    随后,荷官又看向白天放,说道:“白先生,您的筹码已经输光了,还要追加吗?”

    都这种情况了,作弊也做不了了,赶紧就这么算了吧。毕竟从这一局,已经能够看出来运气站在谁那边了。

    可是赌博的人,往往都是不信邪,认为下一盘肯定能够赢回来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桌面上就自己输光了,回去见到华雨浓,如何交差。昨晚就犯了错误,信誓旦旦的保证今天能赢,要是这么回去,还不得被华小姐给骂死。

    白天放一咬牙,表示自己追加一千万的筹码。

    但按照规则,如果有一家输光了,追加筹码的,另外三家之中,如果有人的筹码不足五百万,都得追加到一千万,否则的话,赌局就黄了。

    兰帕德和福柴见白天放追加,只好也追加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在没有作弊的情况下,三人输的那叫一个惨。等到五点的时候,白天放输了三千万,兰帕德和福柴各自输了将近两千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