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00章 局(大章)
    “真的!”张禹用肯定的语气说道:“我一定会带你回去,咱们一起回国!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沈晴的下巴贴在张禹的肩上,她的眼泪依旧之流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去抱她,只是任由沈晴抱着自己。但他很快想到一个人,问道:“沈爷爷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爷爷......”一听张禹提起爷爷,沈晴哽咽地说道:“爷爷很好,我们都住在一个大庄园里......他们倒是没有难为我们......可我就是想家,想回国......爷爷在这里......爷爷还在这里......我不能走......”

    “沈爷爷没事就好......”张禹温柔地说道:“沈晴,你别担心,等我去找华雨浓,将爷爷从他们的手里要出去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会答应的......他们的身份,你也知道......他们怎么可能让我和爷爷回去......”沈晴从刚刚的激动中,清醒过来。她意识到,自己根本走不了,爷爷还在人家的手里,自己总不能舍弃爷爷吧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害怕,他们的身份,我也知道!今天的我,已经不是一年前的我,他们再想从后面把我打晕,绝不可能!你放心好了,我既然答应带你走,就一定会带你走!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,也能从网上知道一些国内的消息......张禹,你真的很了不起,从无到有,从中介的业务员变成无当集团的董事长......可是他们的实力,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......他们好强大的......你不要为了我,去跟他们为敌......你的心意,我这辈子都不会忘的......”沈晴感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亲眼所见,我还以为你会过上崭新的幸福生活!万没想到,你是在虎口之中,你继续留在这里,一定会被那个家伙给欺负的!我绝对不会让人欺负我的朋友......”张禹咬着牙说道:“沈晴,相信我,我说能够带你离开这里,就一定能带你离开!”

    听了这番话,沈晴的心头感慨万千,她的心,在这一瞬间,仿佛已经融化。

    一幕幕的场景,不自觉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。两个人初次见面时,她对张禹的不以为然,再到后来,张禹治好了爷爷的风湿,两个人一起去太爷爷的坟,自己被蛇咬了,是这个男人被他吸掉毒血。因为这个,张禹的嘴巴都肿了起来。光明山上的决战,自己因为被陈光伟的出卖昏了过去,之后发生的一切,都是爷爷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邂逅,是那样的巧合,从相识到相知,看似平凡,又轰轰烈烈。点点滴滴,都会让人记忆犹新,难以忘怀。

    她的一只手,不自觉地从张禹的背上,慢慢地滑到张禹的脖颈之上。也不知为什么,她再也不想放开这个男人。她多么希望,自己从来没有认识陈光伟,自己第一个邂逅的男人是张禹又该多好。

    沈晴的脖颈,从张禹的肩上移开,面对面的看向张禹。现在的她,泪眼婆娑,好似一个泪人。但目光之中,满含柔情,又是那样的楚楚可人,惹人怜爱。

    跟她四目相对,张禹的心中又是一阵怜惜。张禹不自觉地抬起手来,轻轻地擦拭她脸上的泪水,柔声说道:“别哭了......一切都会好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沈晴轻轻点头,任由着这个男人帮她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沈晴的心头一颤,不自禁地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她跟着有点紧张地大声叫道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小晴,是我......”门外响起白天放的声音。

    伴随着这个声音,又听“咔”地一声,房门竟然被拧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睡觉怎么不锁门啊......”白天放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门肯定是锁了,可因为是别墅,所以跟酒店的外房门不一样,属于套房的那一种,不会一关上门就自动反锁。

    昨晚白天放出去的时候,也没锁门,就是把门给关上了。门当然不会自己锁上。

    一听到开门的声音,沈晴吓了一跳,连忙叫道:“谁让你进来的......我、我昨晚可能是忘锁门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忘锁门也没什么。”白天放嘴里说着,直接朝屏风后走来。

    沈晴心下着急,忙一拉杯子,身子就势一扑,将张禹压到床上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“抱着我,别让他看出来......”

    虽然故意压着嗓音,可因为太过紧张,声音还是被听到,只是白天放没听出来,沈晴说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白天放说道:“你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什么也没说,你过来干什么?”沈晴扭过身子,壮着胆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平常七点钟就起来吃早饭了,现在都好中午了,我见你没起来,就过来看看。不会是生病了吧......”白天放体贴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人已经来到床边站下。

    “我没生病,就是今天有点累,多睡了一会。你没事的话,赶紧出去吧!”沈晴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感觉累,就是生病了,让我摸摸,头上热不热......别是发烧了......”白天放对于沈晴的话,视若无睹,他赖皮赖脸的说着,伸手拉开了幔帐,瞧那意思,这就要进来。

    沈晴大急,厉声喊道:“出去!出去!你再不出去的话,我就告诉华小姐了!”

    “别介......”还真别说,‘华小姐’这三个字真管用,白天放连忙松开幔帐,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虽然他刚刚已经看到幔帐内的景象,只是时间太短,加上有点昏暗,张禹和沈晴贴的实在太紧,让他没有看清。

    白天放舔着脸,又柔声说道:“我这不是关心你么,你这身边,连个体贴的人都没有,万一生病了,可怎么办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事也没有,谢谢你的好意,要是没事的话,你就出去吧。”沈晴见他退后,勉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有事......”白天放舔着脸说道:“这都快中午了,要是没事,就赶紧起床吧,咱们一起去吃午饭。等吃完饭,还有正事要办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不会耽误正事的。我稍微躺一会就起来,你先出去吧。”沈晴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......”白天放点头,刚要出去,可随即顿了一下,说道:“小晴,我怎么听你的声音,好像哭了......有什么伤心事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出来好几天,我想我爷爷了!你站在这里,让我怎么起床,是不是非得让我给华小姐打电话,请她过来,你才能走!”沈晴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想爷爷了,咱们再有几天,事情办完就回去了。等回去的时候,我多给爷爷买点营养品......好了,你赶紧起床一起吃饭,我出去了......”白天放笑呵呵地说着,跟着转身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沈晴一声不吭,只等着白天放出门,房门关上,这才长出一口气,“呼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缩在被窝里,按照沈晴说的,将她轻轻抱住。张禹的脸,贴在沈晴的背上,都能感觉到她急促的心跳。

    张禹倒不是说怕了白天放,只是被碰上之后,难免要发生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张禹到此还有事情要做,不能轻易生事。

    在白天放走后,张禹从被子中探出头来,温柔地说道:“没事吧,他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......”沈晴喘着粗气,转过身子,二人面对面,她的呼吸,都能够喷洒在张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家伙......沈晴,你放心好了,哪怕是咱们回国,我也会替你出这口气,也替我出一口气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并非睚眦必报之人,相反还十分的宽宏大度。一些小的过节,张禹都不介意跟对方冰释前嫌。就好像布莱顿、阿勒代斯、晋翱翔这些人。

    可是对于白天放的所作所为,张禹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白天放为人下作,用卑鄙的伎俩欺负沈晴。在光明山山上,说句实在话,若是没有他张禹,华雨浓、白天放他们一伙人,都得被黑手套给灭了。结果怎么样,白天放还在背后偷袭,将自己打昏了。估摸要不是华雨浓念及情分,按照白天放的意思,可能就当场把他杀掉灭口了。

    如此忘恩负义的人,即便看在华雨浓的面子上不杀了,也得让他知道点厉害。

    见张禹说的这么认真,沈晴的心里暖洋洋的,她的身子不自觉地朝张禹的怀里贴去,一条手臂将张禹抱住。

    其实两个人之间的感情,并没有达到这个份上,在国内的时候,只是好朋友而已。但过了这么久,又是人在他乡,好似浮萍,沈晴的心中,想到最多的人,就是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现在突然相逢,让她有些情难自已。

    张禹完全能够感觉到沈晴的柔情款款,这一点,从沈晴的眸子就能看出。可理智告诉自己,自己不能再惹风流债了。

    从沈晴的玉臂中挣脱出来,他又做不到,他舍不得。这个女人,已经受了那么多委屈,自己怎能突然伤她的心。

    这么静静地躺着,被沈晴含情脉脉地看着,张禹有点无所适从。过了能有半分钟,张禹故意找了个话题,还化解的不安,他说道:“沈晴,他说找你还有正事,是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等下有一个赌局,我们要跟一个同国内逃出来的商人赌钱,在赌局上设套赢光那人的钱。”沈晴说道。

    “赌局......”张禹暗吸一口凉气凉气,昨天他就听到了赌局,但没有当回事,可现在沈晴说,是一个从国内逃出来的商人,这引起了他的好奇心。张禹问道:“那个商人以前在国内是做什么的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的,我并不知道,只是知道他叫皮特周,应该是姓周吧。”沈晴说道。

    “姓周......周家富......”张禹在暗自嘀咕一声,隐约认定,华雨浓要对付的人就是周家富。可让张禹不解的是,华雨浓和周家富好像没有什么关联,为什么要设局赢周家富的钱呢?

    听昨晚华雨浓的意思,好像布局了很久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华雨浓和这个人有仇吗?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仇,我不知道,只是听华雨浓说,这是一个重要的任务,只许成功,不许失败。”沈晴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......”张禹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?有什么意思?”这次轮到沈晴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说不上来,到底哪里有意思,但我觉得,这事肯定很有意思。对了,你在这个任务中,负责什么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是在赌场五楼的豪华贵宾厅赌钱,桌上的扑克,都是赌场准备的。我们提前买通了赌场里负责管理赌具的人,当赌的时候,会将我们准备好的扑克,拿到牌桌上。这种私人对赌,大多都是熟人,而且都是有身份的人,所以不会进行检查,可以将包带进赌厅。我们在包里准备了一个高科技x光热感探头,能够探测出牌靴内带有记号的扑克是什么牌。赌桌上,偶尔会有冤家牌的出现,我们平常不会打信号,以免被发现,只有出现冤家牌的时候,再把暗号告诉自己人。利用一把牌,杀掉对手。我是以白天放女朋友的身份进入赌厅,但不上场赌钱,只是坐在一片,负责感应信号,等待时机。”沈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样的手段......”张禹不禁暗自佩服,但他跟着问道:“华雨浓怎么会把这么关键的任务交给你呢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那个白天放......是他......是他向花小姐建议的,趁教给我这些技术的时候......”沈晴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都咬紧牙关。

    不用继续说,张禹也明白,肯定是这家伙故意找机会接触沈晴,趁机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张禹捏了捏拳头,说道:“委屈你了,你放心好了,再坚持几天,我就带你和爷爷走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晴含情脉脉地应道。

    关于眼下的这件事,张禹无比的好奇。他现在很想知道,华雨浓对付周家富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周家富手里倒是有钱,可华雨浓应该不至于单纯的为了钱,这里面肯定另有文章。要不然,华雨浓昨晚也不能说“逼人就范”的话了。

    她要比周家富做什么呢?张禹现在也想瞧瞧。

    张禹又柔声说道:“去执行任务的时候,一定要小心。咱们俩留个电话,随时保持联系。这件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本想说,这件事有什么进展,及时告诉他,顺便查看一下华雨浓的目的。可说到一半,他闭上了嘴巴,没有接着说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这么做很危险,他不想让沈晴冒险。一切,还是由他自己来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