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98章 是她!
    “在哪一栋啊?”

    张禹为之皱眉,也没法确定到底到底是哪一栋别墅。略一琢磨,他心中有了计较,手掌摊开,一道白光出现在掌中。

    圆光镜上,周家富正躺在床上睡觉,旁边还有一个中年女人。因为外侧着脸,张禹看不到相貌。

    眼下时间不早,看来这家伙的作息时间蛮规律的。

    张禹有打量起周边的别墅,雾蒙蒙的,他也看不清,还得走上几步,才能勉强看到别墅的窗户的亮光。

    他大概的看了一下,周边的几栋别墅,都有灯光,只有一栋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具体的位置,根本分不清到底是不是那个男人所进的别墅了。张禹决定先进去看看再说。

    借着大雾,他慢慢靠近别墅,在侧院墙那里翻了进去。整个别墅都没半点灯光,张禹轻轻巧巧地翻上二楼的阳台,阳台门是关着的,张禹伸手轻轻一拧,几乎没有什么声音,房门应手而开。

    探头先往里面一瞧,是一间大卧室,就跟他们住的别墅房间差不多。

    这半部分有屏风,衣柜什么的,屏风后面肯定是床。他刚要进去,随即觉得不行,自己一路而来,鞋上都是水,这么进去,势必留下脚印。

    别墅内有四个房间,万一这个房间里没人呢,自己还得继续找,岂不是得留下一地鞋印。是自己要找的人还好,把人直接抓走,如果不是呢,自己还得走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人家发现一地脚印,必然察觉晚上有人进来。皇家赌场闹小偷,惊动了这里的人,也是一个麻烦。

    为了确保安全,张禹把鞋给脱了下来,闪身入内。又轻轻关了门户,他提着鞋,蹑手蹑脚地朝屏风后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屏风后,有一张四四方方的大床,床特别的大,足够睡三个人的。张禹他们别墅的房中,床也是这么大,倒也正常。当时他在用圆光术看周家富的时候,周家富是两口子躺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床的四周,有精致的幔帐,加上房间内太黑,根本看不到里面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张禹伸手轻轻抓住幔帐,准备将幔帐给拉开,不想就在这档口,外面突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张禹听的清楚,他心头一紧,完没想到,竟然会冒出一个人突然开门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耳力,如果说有脚步声,绝对逃不出他的耳朵。走过来的时候,他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外面有什么动静,他绝对可以听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没有脚步声,直接开门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现在往外面跑,肯定是来不及了,情急之下,他没工夫多想,条件反射般的认定,不能让人看到自己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拉开幔帐,直接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来到床上,他才发现,床上正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房间内的灯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灯是在屏风之前,本身就不是特别亮,令屏风后的床上,也就是有淡淡的光亮。

    不过这光亮已经足够张禹看清床上的人了,张禹只一瞧,床上的人正在熟睡,背朝着他这一边,身上盖着被子,只露出头来。这应该是一个女人,头发很长。女人显然已经睡着,呼吸均匀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缓慢的脚步声响起,正是朝后面来,张禹心中叫苦,现在再走的话,肯定是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床上的被子很大,张禹干脆也钻进被子中,心下不住地祈祷,“别上来、别上来......”

    他嘀咕的功夫,张禹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,这人的脚步声很轻,不像是正常进自己房间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人回家的时候,哪有这么轻的。可转念一想,这人是不是怕惊扰床上休息的人啊。

    他胡思乱想,那人已经来到床边,正好是女人的那一侧。

    “小晴,你睡了吗?”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不大,看来也是怕惊扰床上的人。

    最为要紧的却不是这个,而是这个人说的竟然是国语。

    “是国人......那看来没错......可床上的人,好像不是目标......”张禹心下又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身边的女人,没有半点动静,张禹跟着又听到男人好像拉开了幔帐。

    “小晴,你睡了吗?我有事跟你说。”男人又用不大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如此声音,除非是没睡的人才能听到,睡着的人,是根本听不到的。

    女人仍然没有声音,倒是张禹更加的紧张起来,好在自己距离女人有点远,哪怕是女人醒来,也不可能感觉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男人应该不是女人的丈夫,有可能是朋友,找女人有事。这让张禹勉强松了口气,男人应该不会上来,接下来肯定是把女人招呼醒。

    然而,接下来的声音,却让张禹一惊。

    原来,他听到的声音,是男人得意的轻笑声,“呵呵呵呵......你是飞不出我的手掌心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张禹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旋即,张禹听到了脱衣服的声音,外面的男人竟然开始脱衣服了。

    张禹心头又是一紧,暗自讨道:“这什么意思......不是找床上的女人有事么......人没招呼醒......怎么就开始脱衣服了......不会是要上床干点啥吧......”

    听这意思,大概是**不离十。

    只要这男人上来,自己十有**是要被发现的。

    张禹咬了咬牙,心中暗说,这位老兄,实在不好意思,虽然不知道你们俩是什么关系,可等你上来的时候,我只能坏了你的好事了。

    他心下拿定主意,人一上来,就把人先给打昏过去,然后布置一个幻阵,让男人忘记这个茬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功夫,走廊上响起了快速的脚步声,紧接着,“咔”地一声,外面的房门又被拧开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男人听到声音,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说完这话,他好像意识到,自己不该出声,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。显然,这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的声音在门口响起,“白天放,是我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声音很冷,可听在张禹的耳中,又是那样的熟悉。

    张禹忍不住在心中惊呼一声,“是......是她......”

    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,自然是因为这个女人和张禹的关系十分亲密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这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华雨浓!

    “小姐......你、你怎么来了......”男人的声音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耽误你的好事了?”华雨浓冷冰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......小姐......我错了......”白天放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出来!”华雨浓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......”白天放嘴里忙不迭的答应,又开始匆忙的穿衣服,“小姐,你等等......马上、马上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