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97章 五雷妙用
    正在发愁的张禹,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到处都是监控,一切都是在赌场的掌控之中,但想要监控失灵,也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    通常在下雨的情况下,监控肯定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张禹的主意,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刚准备这么干,先求一场大雨,自己趁着雨夜出去,转念一想,他又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下雨是容易,可自己冒着雨出去,身上就得湿透了,偷偷溜进人家的别墅,会留下多少痕迹。而且在雨夜中,监控也不可能一点也不好使,雨夜中多少也能看到一点影迹。

    “下雨也不妥......要是能下一场大雾,那就好了......”张禹的心中,再次冒出来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“下雾......”想到这里,张禹的眼睛一亮,“是啊,下一场大雾,自己不就能够躲避掉所有的监控,趁机溜进那个人的别墅了么。如果别墅中的人,不是自己想找的人,也就罢了,如果是的话,自己甚至能够借着大雾将人给强行带走。”

    以张禹的本事,求雨不成问题,但想要求雾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想到当年跟老王头学求雨的时候,虽然没有成功,可赶上下雨之后,出现了雾气,他就寻问老王头,为什么会起雾,雾是不是也能求来。

    老王头的回答是,雾也能求来,可他不会。大自然之所以会气雾,原理是下雨之后,雨水的温度比地表的温度低,遇热汽化,故产生雾。

    所以在夏天的时候,雨后经常会气雾,冬天就不会了。

    眼下已经是秋去冬来,天气有点冷了,英吉利的气温,比之镇海市还要冷一些的。即便可以求雨,也未必能够气雾。

    “热气......雨......五雷正法......”张禹走到窗边,脸上露出笑容,“好!今天晚上,我就让它下一场大雾,你这里不是监控多么......就看你这里的科技厉害,还是我的道法厉害!”

    张禹拉开窗户,跟着从柜子里拿出自己的皮箱。打开皮箱,里面装着不少法器,张禹从里面掏出来四面求雨的令旗,以及一个折叠的小灯笼。

    他把灯笼摆好,盘膝坐在地上,灯笼的四角,摆上四面小小的令旗,然后用四张符纸分别放在灯笼前后左右的四个方位。这小灯笼是圆形的,半黑半白,黑的一半之中,有个白点,白的一半之中,有点黑点。

    令旗、符纸配上灯笼,组成了一个八卦图形。

    灯笼是道家的法器之一,用途很多,可招财进宝,可桃花挡煞,甚至还能够索命。

    张禹的这个灯笼,是受到阴阳鱼的启发所炼制,四周都是用雷劈桃木,配上令旗、符纸,可有多种用途,求雨就是其中之一。特别是在张禹学会五雷法之后,张禹能够肯定,凭着这个灯笼法器配上自己的水雷咒,求雨的效果一定更好,消耗的法器也更少。

    他的手中掐住一张求雨符,嘴里振振有词,片刻之后,手指轻轻一摇,“噗”地一声,符纸点燃。

    张禹将火球投入灯笼之中,嘴里仍然跟着念叨,“水雷翻波,为我所用,上帝敕下,急急如律令......”

    符纸一会便行燃尽,外面跟着落下雨水,雨点越来越大,片刻后就“哗哗”有声。

    他跟着收去求雨令旗和符纸,取出一叠空白的符纸,用毛笔沾着朱砂,在上面画了起来。画好之后,用八张符纸,按照八卦方位摆在灯笼的八面,仍然是八卦图案。

    张禹盘膝坐定,手里又捏起一张符纸,念了起来。符纸点燃,他将火球投入灯笼,又是一番念叨,“山雷动地,为我所用,上帝敕下,急急如律令......”

    等火球燃尽,张禹又是用符纸这般,只是念的咒语不同。

    “火雷梵天,为我所用,上帝敕下,急急如律令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为什么要使用山雷和火雷,原因很简单,山雷其实就是五行中的土,但道家的说法是山雷。他要让大地的地表升温,所以最先需要连同山雷,然后搭配火雷,以此来形成雾气。

    五雷正法有呼风唤雨之能,用法巧妙,自然能够招来大雾。就好像三国时期诸葛亮草船借箭,说是诸葛亮算出那一天晚上,赤壁会有大雾。这才带着鲁肃,坐着草船去曹操那边得瑟,引的曹操下令放箭。

    所谓的算出来,只不过是一种说法,道家内部传言,诸葛亮其实是用了类似于五雷法中的水雷咒和火雷咒,令水面升温,产生雾气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种猜测,谁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用这种法术。毕竟诸葛亮也不是龙虎山下来的道士,那个年头更没有全真教,诸葛亮的法术是从他的岳父黄承彦那里学的,而黄承彦是何方神圣,一直都是个迷。

    也就是在陆逊被诸葛亮的八阵图困住之后,老爷子冒了出来,将陆逊从八阵图中领了出来。

    后人为了纪念此事,还写了一首诗功盖三分国,名成八阵图。江流石不转,遗恨失吞吴。

    等到灯笼中的火符灭掉,张禹收好法器,走到窗边。

    夜色中,随着雨水落到地上,渐渐升腾起气雾。

    张禹的脸上露出笑容,心中暗说,“五雷正法果然厉害......若是没学这个,恐怕今晚行事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......”

    时间慢慢地推移,雨水慢慢小了,雾气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黑暗中,庄园里雾蒙蒙的,什么也看不清,就好似仙境一般。

    张禹换了一件黑色的西装,等到雨停之后,便出了别墅,好似欣赏风景一般,朝园区内走去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举动像是欣赏风景,其实就连他自己,也看不太清楚,哪有什么风景可看。

    门房内坐着的保镖,也不管住客上哪,人家爱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,有啥可多嘴的。

    之前遇到的那个男人,是住在园区另一头的别墅区,那里也是二十七个别墅院落。

    到了之后,张禹皱起眉头,此刻他意识到,自己有点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园区内的别墅都长一个样,也不知皇家园林是怎么想的,若非住在哪栋别墅中,心中有数的话,想要刻意去找哪一栋,其实是有些困难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还下着大雾,想要找到,就更加难了。哪怕是张禹当时记住了那人进到哪栋别墅,眼下都有点迷糊。他只能大概确定,是周边这几栋,具体是一个,已经分辨不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