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96章 跟踪
    张禹等人从拳击赌厅内出来,赵华在旁边低声说道:“师公,咱们现在上哪?”

    “去四楼看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走到楼梯那里,一同上楼,才来到四楼的楼梯口,就见那里站着四个西装笔挺的老外。

    一看这四位的打扮,八成就是保镖。

    果然,有一个老外迎了上去,礼貌地说道:“欢迎来到vip豪华赌厅,请出示诸位的会员卡。”

    赵华马上翻译,张禹听了,转头看向阿勒代斯,说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在赵华的翻译后,说道:“四楼是vip赌厅,我以前也没来过,好像想要上四楼,要充值一张100万镑的vip会员卡。每张会员卡,应该是能带三个人上来玩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朝里面张望了一下。

    走廊上都是玻璃窗,里面同样摆着好多赌桌,装修的更为奢华,人同样也不少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说道:“这里不是说一共有五层么,那五楼呢?”

    走到四楼这里,并没有看到继续向上的楼梯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听了翻译,回答道:“我也没去过五楼,好像说是豪华贵宾厅,大体上是一些贵宾自己玩的地方,需要办理豪华贵宾卡。”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赵华你问问他们,我手上没有那么多英镑,用我们国家的钱,可不可以?”

    赵华寻问了面前的西装男,得到的回答是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表示,自己就带着赵华和阿勒代斯、谢丽尔三个在这里逛逛,其他的人自由活动,但不要去赌。

    张银玲一听这话,显然十分的不满,有心跟着张禹在这里瞧瞧。张禹说不许带那么多人,让她跟苑小小去玩,这才勉强打发了这个丫头。

    张禹四人在一名保镖的陪同下,来到兑换筹码的吧台,刷卡办了一张一百万英镑的vip会员卡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、赵华、谢丽尔见张禹花钱,如此大手笔,心中更是诧异。他们难免嘀咕,张禹在东方,肯定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赵华知道,弗朗和理查德森都给三清观捐了大笔的香火钱。这笔香火钱,约翰布朗想让张禹收下,毕竟这是张禹赚的。可当时的张禹只说了一句话,这是给三清观的香火钱,是给道祖的钱,不是给我张禹的。

    道观有道观的规矩,给道观的香火钱,要按照道家的规则处理,不能都给揣兜里。张禹让约翰布朗先拿这笔钱,将三清观修缮一下,最好是能够再扩建一下,因为客房都不够用。日后要是香火好了,难免有远道而来的香客留宿,就这么几间房,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四楼的赌厅,大型的散台是有一些,更多的则是一个个单独的赌厅。在这里转上一圈找人,需要的时间更多,张禹转了一圈下来看了眼表,都是晚上八点钟了。

    想要上五楼,张禹就得升级为豪华贵宾,而且自己还不行,必须得有一位豪华贵宾作为介绍人。

    这一时半刻上哪找去,张禹看了下圆光镜,发现周家富正躺在一个房间内休息呢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就回去吧,等明天确定了周家富在赌钱,届时再来找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人朝楼下走去,刚走到三楼楼梯口,就看到从足球赌厅内走出来的二十六七岁的男人。男人西装笔挺,出来之后,走到张禹这边,是顺着楼梯下楼。

    男人随便看了张禹四人两眼,就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在看到这个男人时,却愣了一下。这是一个国人,张禹觉得,有点面熟,好像曾经在哪里见到过,就是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印象中,和这个人肯定是没有交集中,充其量就是见过面。

    张禹使劲回忆,始终想不起来。而那个男人刚刚也看到了张禹,同样也没出声,没有任何异常,显然也是没认出张禹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做什么的?在哪见过。”张禹在心中嘀咕,跟着朝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三人跟着,算是不紧不慢地在后跟着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一直下到一楼,男人没有在赌厅逗留,到了前厅之后,朝后面的园林庄园走去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住在这里的人,大多数都是住在赌场的酒店,从前厅坐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往后面走的,一来是参观景色,二来就是住在别墅区。

    张禹停下脚步,对赵华低声说道:“咱们跟着那个人,不要问为什么,跟我一起走就好。你告诉阿勒代斯和谢丽尔一声,跟踪的时候,随便聊天,就像是顺路。”

    赵华转达了他的意思,然后四人跟了出去,顺着男人所走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耳力,男人只要不走出太远,他是绝对能够跟上的。之所以一个人去跟踪,全是因为这里的监控太多,张禹自己去跟踪的话,担心被人察觉。

    其实这也是做贼心虚的一种表现,可谁叫这是在外国,皇家赌场的情况又特殊,只能谨慎加谨慎。

    四个人跟着那男人走了一段路程,男人终于到了目的地,是一栋和张禹所住别墅相同的别墅小楼。

    只是这别墅是在园林的右侧,张禹他们所住的是左侧,距离真挺远的。

    确定了位置,张禹没有逗留,而是继续向前走,相当于在园林中转了一圈,这才回到自己的住处。

    他们各自回到自己的别墅休息,张禹进到别墅,这才发现,张银玲、苑小小他们一个也不在,只有保镖和管家在。

    寻问之下,人根本就没回来。

    张禹给苑小小打了个电话,得知众人在赌场一楼刚离开,准备去洗温泉呢。好不容易来一趟,温泉这些服务是免费的,不洗白不洗。

    张禹也没说什么,在莱沙镇的时候,大伙也没捞到怎么玩,好不容易出来一趟,那就随便吧。

    他进到自己的房间,在沙发上坐下,心中又回忆起来,那个男人到底是做什么的,自己在哪见到过。

    张禹仍然想不起来,但他隐约觉得,这家伙既然是国人,搞不好就和自己要找的周家富是一起的。要不然,自己晚上溜进别墅里瞧瞧。

    想法是不错,可是这里不比别处,到处都是监控,自己只要翻墙而入,当场就得被发现。到时候,不被抓起来,那得被撵出赌场,这对自己找人,会造成不少的影响。

    “咦……对了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