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92章 梅威瑟
    阿勒代斯、谢丽尔和阿什利科尔的对话,张禹都听的清楚,只是一句也听不懂。

    但他能够看出,这三个人之间,好像是有什么问题,其中颇为敌对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赵华,赵华当即将他们的对话,一五一十地翻译出来。

    可光凭这些对话,显然还是看不出玄机。

    “阿什利科尔,你未免太瞧不起人了!我现在就郑重地告诉你,阿勒代斯肯定能够坚持过六个回合,不但如此,他甚至能够淘汰梅威瑟!”谢丽尔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阿什利科尔听罢,再次大笑起来,他笑的是前仰后合,仿佛是听到这个世上最可笑的笑话一般。

    就连站在旁边的人,也都跟着大笑,显然是把谢丽尔的话,当成了大笑话。

    “谢丽尔,你开什么玩笑,你说这话的时候,你自己信不信!阿勒代斯淘汰梅威瑟......等梅威瑟六十岁的时候,都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可能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阿什利科尔又是大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就是在吹牛皮!”“不是吹,还能是什么。傻子都知道,梅威瑟是今年金腰带的第一热门!”“要是阿勒代斯能淘汰梅威瑟,那他就是今年的金腰带了!”“可不是!”“对了,阿勒代斯晋级的赔率是1赔33,拿到金腰带的赔率是1赔500,也不知道,他们买没买!要是有这个本事,下注之后,岂不是就发了!”......

    阿什利科尔身边的人,也都跟着大喊起来,他们的声音中,充满了嘲弄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不敢买啊!”面对对面的挤兑与嘲讽,谢丽尔有点急了,她转头看向收银台的人,大声叫道:“我是阿勒代斯的妻子,请问我可以买阿勒代斯击败梅威瑟晋级的赌注吗?”

    这种比赛赌博,亲戚朋友可不是随便能够下注的。原因很简单,就怕你放水,打假拳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拳击,足球、篮球、网球、棒球什么的,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全都禁止,有的是不许买买输。比如说,这场比赛你决定放水,所以买自己输。其实真的放水的话,让人偷偷的买,谁也看不出来,天晓得下注的人是谁。但规定上,肯定是不允许,如果初犯的话,在英吉利都是有可能坐牢的,亦或是取消比赛的资格。

    但是赌赢的话,那就不一样了,有的赌场,是允许自己买自己赢的。只是在赔率上,赌场有自己的调控,若是有选手自不量力来送钱,赌场也不在乎。就好像赌马,有些养马的老板,都会下注买自己的马胜出,那是允许的。

    收银台那里站着几个人,一个漂亮的金发女郎说道:“你好,按照我们赌场的规则,选手自己是可以买自己赢的。如果阿勒代斯先生和她的亲属朋友想要买赢支持他,我们赌场是欢迎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买阿勒代斯夺金腰带!”谢丽尔说着,直接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来。

    赵华在旁边一直给张禹翻译,张禹一听说谢丽尔要买阿勒代斯夺金腰带,马上说道:“等等!”

    赵华赶紧转达张禹的意思,谢丽尔听了,看向张禹,说道:“张真人......我知道不能赌博,可是......对方欺人太甚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已经听赵华说了......咱们能不能借一步说话......”

    谢丽尔听了翻译,点头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当下,张禹和赵华、谢丽尔朝门边那里走去,到了没人的地方,张禹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“谢丽尔,阿勒代斯和那个人是什么关系?你们之间,怎么火气这么大?赵华,翻译的时候,小点声,也让谢丽尔小点声。”张禹用不大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赵华照办,谢丽尔有点尴尬,半晌之后才低声说道:“我在和阿勒代斯结婚之前,其实是阿什利科尔的女朋友。原本我们两个已经打算结婚了,可阿什利科尔竟然背着我在外面跟别的女人有关系,当我发现之后,便一怒之下和他分手了。阿什利科尔十分的傲慢,他说拳击手就是这样,拳王泰森能够一晚上和24个女人发生关系,第二天还照样不耽误打拳。拳击手体力充沛,哪有只和一个女人的道理。于是我就告诉他,我要找一个拳击手,而且一定比他强,还对我专一。最终,我选择了阿勒代斯,可是......阿勒代斯一次交锋中,根本不是阿什利科尔的对手......但因为阿勒代斯对我的一片痴心,我最终还是决定嫁给了他......因为这个,阿什利科尔似乎很是生气,总是阿勒代斯的茬,好在阿勒代斯的家不在伦敦,倒是不至于总见面......谁曾想,今天竟然见到了,他这么侮辱阿勒代斯,让人实在受不了......想要您这么厉害,又有那种不怕打的符纸,所以我才想赌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谢丽莎将事情的原委,如实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了赵华的翻译,张禹点了点头,自己原本就是打算帮助阿勒代斯的,既然遇到了这种事,那顺水推舟,也就没有什么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赌场的风水,多少让张禹也有点忌惮,想要赢这家赌场的钱,哪有那么容易。进来的人,都是要被这家赌场玩死的。想要赢赌场的钱,那得破掉赌场的风水。

    1赔500的赔率,如果下100万镑,那赌场就得拿出5亿镑。开玩笑呢?

    而且想要破掉这里的风水,张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,就算有把握,这里的监控那么多,只要有点异常,估计早就在人家的眼里了。

    这种比赛,得打多少轮,天晓得哪一场就得出意外。最要紧的是,阿勒代斯和梅威瑟的实力的悬殊太大,不是说,阿勒代斯抗击打能力强,就能赢的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着,有什么好的办法帮忙,蓦地里,门外脚步声响起,一行人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张禹和谢丽尔扭头一瞧,只见一个好似大熊的汉子,从外面率先而入,那大体格,破张禹两个都没问题,比之阿勒代斯和布莱顿,都要打出好几号,就跟一座山似得。

    在张禹的眼中,朱酒真都是超级大体格了,这个的身材,比朱酒真都要打出来三四号。

    在这人的身后,还跟着一票人,这帮人好似众星捧月一般,围着这个人进入赌厅。

    “梅威瑟......”谢丽尔禁不住低呼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