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79章 宾客临门
    第二天清早。

    一对五十多岁的老夫妇,正在莱沙镇的街道上,他俩东张西望,时不时地喊上一声,“伊莉莎!伊莉莎!”

    如果看到行人,老夫妇就会把人给拦下来,寻问对方,有没有看到伊莉莎。

    这对夫妇不是别人,正是伊莉莎的父母,福尔和艾华斯。

    一连问了几个人,也没人见过伊莉莎。

    这时候,老妇人艾丽莎有些急了,没好气地叫道:“你倒是天天骂她做什么,这下好了,伊莉莎不见了。都怪你!”

    “我骂她也是为了她好!你说说,咱们都已经通知亲戚朋友今天来家里做客,还说伊莉莎有钱的男朋友也来。现在人家把她甩了,等亲戚朋友来了,一听说这事,让我的老脸往哪放!”福尔一个劲地跺脚。

    “有钱的男朋友没有了,可以再找,以咱们女儿的优秀,难道还怕找不到金龟婿么?你在家一个劲的骂她,万一她想不开怎么办!”艾丽莎叫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、好了......等找到她,我不骂她好了......”老福尔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这两口子正说着呢,忽见前面开来两辆车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两辆车,老福尔直接就认了出来,说道:“这好像是弗朗的车。”

    紧跟着,就见两辆车听了下车,车门打开,弗朗和女秘书,以及保镖从车内下来。

    旋即边听女秘书说道:“老板,您今天不会还要走着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走着去了,这样才能显出诚意。”弗朗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......那咱们就走吧......”女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“香炉、香炉......把香炉拿来......今天是上香道谢......”弗朗催促道。

    保镖赶紧取来香炉,在里面插了香,点燃之后,弗朗亲自捧着香炉,朝前面走去。

    不用说,他自然是去三清观。昨天张禹帮他看了阴宅风水,那是马上奏效,牧场的危机,当场解决,这让弗朗对张禹更是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当初张禹说过,帮忙是要收费的,弗朗随身也没带那么多钱。今天他准备好了善信,又再次前来。

    这家伙也够心诚的,还是步行前往。

    福尔两口子看的是直迷糊,不知道弗朗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福尔马上打起招呼,“弗朗先生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三清观。”弗朗嘴里说着,现在也不觉得丢人了,捧着香炉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去三清观......”老福尔挠了挠头,心中迷糊,弗朗没事去三清观干什么。

    他跟着问道:“去那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答谢张真人,我这边有事,就不跟你聊了。”弗朗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向前走。

    福尔两口子互相瞧瞧,越发的迷糊。三清观是个道观,平常属于异类,也没人过去,弗朗今天怎么还捧着香炉步行过去。这里好像距离三清观还有一段距离呢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福尔说道:“走,咱们也跟着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你闲的啊,现在找女儿呢,你跟着凑什么热闹!”艾丽莎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女儿在哪,谁也不知道,电话也打不通。咱们跟着去看看,顺路找找。”福尔说道。

    艾丽莎觉得丈夫说的好像也没错,横竖也不知道女儿在哪,那就顺着这条路去找找吧。

    还跟昨天一样,弗朗所过之处,马上引来不少人的围观。

    其中有的人,就跟着弗朗一起去过三清观,今天看到弗朗又步行前往,不由得纷纷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“弗朗今天怎么又捧着香炉去三清观。”“这谁知道。”“对了,昨天不是说,要去公墓看弗朗家的阴宅风水么,也不知看的怎么样?”“你不说我还忘了,看这个意思,是不是应该挺管用。”“要不然,咱们再跟着去瞧瞧。”“我看成,反正也没什么事,就去看看。”......

    路上的行人,自觉地跟在弗朗的后面,一同前往三清观。福尔和艾丽莎听到众人的议论,马上凑了过去,寻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是一知半解,大概地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艾丽莎见这里人多,趁机问道:“你们有没有见到我们家的伊莉莎?”

    “没看到啊,怎么了?”一个人问道。

    艾丽莎刚想说女儿一宿没回家,直接被福尔拦住,这也是福尔怕丢人。

    福尔说道:“伊莉莎早上出来跑路,这么长时间也没回来,我们两口子担心她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太平着呢,能出什么事。”“就是,不能有事啊。”......众人马上这般说话,让两口子放宽心。

    倒是一个好事的小青年,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昨天那个什么张真人,不是能掐会算么。你们女儿找不到,要不然请那位张真人给你们算算。看人在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,还能掐会算。”福尔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又有一个人打趣道:“确实是能掐会算,反正给好几个人算,他们都说准。看着可邪乎了。”

    福尔两口子互相看了看,反正也不知道女儿去哪了,既然都这么说,那就去三清观看看吧,顺便也瞧瞧,那个什么张真人是不是算得准。

    众人浩浩荡荡,没多久又达到了上百人。

    今天的无当道观,张禹大清早的就让人开门,上了早课之后,都没等大伙打太极呢,就有人上门了。

    来的人不是弗朗,而是一个中年女人,她前来上香。昨天她就是跟着弗朗一起来的,后来大伙都走的时候,她是第一个折回来上香的。所以,三清观的道士对她比较熟悉,还专门向张禹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她上完香,便找张禹帮她圆梦,因为她的虔诚,张禹自然也没有二话。

    等圆了梦,中年女人还在功德箱里投了十英镑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走了,又有一个人来上香。这人是开钟表店的理查德森。他也是恭恭敬敬的先上香,然后请张禹帮他解签,他的签文不是很好,正应了他目前的生意有些窘迫。

    理查德森出手很大方,当场往功德箱里放了五千英镑,作为解签的费用。跟着又提出,希望张禹帮他化解一下,看看风水什么的。

    张禹也没有二话,当场答应。

    这边正和理查德森说话,外面又热闹起来。钱飞快步跑进大殿,汇报张禹知道,弗朗又捧着香炉来了,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张禹和理查德森走到大殿门口,果见浩浩荡荡的队伍开了进来,弗朗走在最前面,后头一大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