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76章 运气
    张禹见二人的表情真诚,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玄门有五术,分别是山医命相卜,其中山术包罗万象,想要修成,并非一日之功。一切做好因材施教,循序渐进,方可大成。今晚我传你二人一句口诀,再助你二人一臂之力,看你二人造化如何,能否练出真气,这样才可在修行中,事半功倍。”

    赵华进行翻译,心中更是暗喜,张禹需要传这两个人口诀,那肯定也需要自己来翻译,到那个时候,自己是不是也能学点皮毛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兄。”“多谢师父。”

    张禹当下,说出一句口诀,这口诀便是吕祖阁的心法口诀,不过他说的是入门的第一句。

    心法口诀,也不能贪多嚼不烂,对于这两位初学者来说,一句就够他俩学得了。

    随后,张禹进行解释,将如何运气,如何吐纳,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赵华如实翻译,可这两位老外听了之后,也不过是一知半解。其实不仅仅是他们,就算是赵华,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会的不难,难的不会。

    张禹看出来他俩不是很懂,又得详细的解释,说了半天,才给讲明白。

    他跟着让二人照这个法子练习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第一口真气,就最难聚集的,想要练成,并非一日之功。

    张清风等人,那是赶上了运气好,要不然的话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练成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和布莱顿按照张禹教的,当即打坐吐纳,就连赵华,也忍不住跟着这般做。

    张禹看在眼里,并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传法的时候,不能有他人在场,就算是有教无类,也不是随便教的。拜入本门的,不分高低贵贱,都可以传授,并非本门弟子的,就没有这一说了。

    毕竟法不轻传,不能说,任谁都教。在道家之后,就算是给非本门弟子传法,起码也得拜个临度师。

    奈何张禹和阿勒代斯、布莱顿语言不通,总得找个翻译。赵华还挺不错的,加上这次自己传的也不多,就算自己做了详细的解释,让赵华自己去练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练成。

    阿勒代斯和布莱顿、赵华一起吐纳,一周天之后,三人先后睁开眼睛。其实什么效果也没有,光凭这个练出第一口真气,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运气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们吐纳结束,说道:“你二人现在脱掉上衣,并排坐着。”

    赵华翻译,阿勒代斯和布莱顿不明白什么意思,但还是张禹的意思,赶紧脱掉身上的道袍和上身的衣服,只穿着衬裤。

    张禹站起身来,先是到二人的面前,取出银针,在二人的前半身进行针灸,把银针刺入任脉的穴道。然后,张禹又来到二人的背后,将银针刺入督脉的穴道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张禹又将二人身上的银针慢慢取下,说道:“我适才用银针打通你二人的任督二脉,以便真气畅通。现在我要将真气输入你二人的体内,你二人按照我之前传授的吐纳之法进行运气。若是运气好的好,会有真气留在体内,若是运气不佳,无法将真气留在体内,那就只能慢慢修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赵华心中多少有点委屈,看来自己是没这个待遇了。

    他将张禹的话翻译一遍,布莱顿和阿勒代斯都是一喜,赶紧答应。

    二人当即开始吐纳,张禹坐在二人的背后,双手各自捏住木雷诀,抵住二人的背心,将自己的真气传入二人的体内,流入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招,张禹以前不会,是学了五雷正法之后,琢磨出来的。五雷正法不仅仅可以进行惩罚,同样也可以治病救人,将真气导入他人体内,自然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但是,这真气不能传入太多,只能是少许,如果多了的话,初学者丹田承受不起,很有可能丹田爆裂而死。而且,传入的真气,也不一定能够存在体内,只有很低的概率,能够在吐纳中存在体内。这就是张禹跟二人说的运气。

    张禹将两缕真气传入二人的体内,便收回手来,等待二人继续吐纳运气。这一次,赵华没有跟着做,因为跟着做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一周天结束,阿勒代斯说道:“我完事了,刚刚我好像感觉到一股气流在我的肚子里......可是很快就没了......”

    坐在他旁边的布莱顿则是说道:“我刚刚也是这样,感觉到有一股气流在我的肚子里......不过这股气流,好像还在......我能感觉到......”

    “哦!”张禹听了赵华的翻译后,马上来到二人面前,双手抓住二人的手腕。

    以张禹本事,立时就能感觉到阿勒代斯的体内没有真气,而在布莱顿的丹田内,确实是有一缕真气。

    张禹大喜,笑着说道:“师弟,你的运气可真的不错,恭喜你练出了真气。有了这股真气,以后更要努力吐纳运气!”

    布莱顿听了翻译,激动地说道:“师兄,你放心好了,以后我每天都会牢记的。”

    阿勒代斯听布莱顿体内有了真气,委屈地说道:“师父,师叔有了,那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要比你师叔还要努力,以后记住,天明之时,坐在泥土上打坐吐纳,中午时分和夜晚时分,坐在天台上打坐。只要足够勤奋,假以时日,就能炼出真气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阿勒代斯即便有点失落,也只能这般,谁叫自己的运气没有布莱顿好呢。先前本来有气流进到肚子里,自己偏偏没给留住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说道:“你也不要灰心,咱们道家玄门之术,并不一定只有修炼出真气才能修习、使用。为师会再传授你其他道法的。”

    赵华又行翻译,阿勒代斯一听说不耽误学别的,心中大喜,连忙点头说道:“多谢师父教诲。”

    张禹在后面教徒弟,前院现在则是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张银玲和谢丽尔购物回来,小丫头的身上,穿着一套英吉利的古典长裙,这裙子是蓝色黄色相间的,十分的漂亮,不过实在太长,就和晚礼服一样。小丫头的头顶,还戴着一个亮晶晶的发卡,看起来就像是欧洲名媛。

    两个人大包小包,着实没少购物,看到她俩买这么多东西,王杰都忍不住直跳脚。

    苑小小和赵青也是直个羡慕,不过张银玲十分的够朋友,这次出门购物,竟然还给她俩买了衣服。见到有自己的份,二女也是高兴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她们叽叽喳喳,就好像模特会一样,主要是也没出过国,第一次在国外购物,难免这般。

    正高兴的功夫,外面突然响起拍打门环的声音,“哐哐哐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