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01章 偏财
    “这件事怎么了?”沈晴见张禹欲言又止,忙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我只是在想......这里的监控这么多,晚上进来容易,白天想要出去......就困难了......”张禹故意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这也是真的,监控太多,晚上是借着大雾进来的,眼下自己也没带法器,想要再下一场大雾,显然不是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沈晴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其实也不难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沈晴嘴角上翘,这么长时间,她终于有了一抹笑容。沈晴说道:“如果几个邻居养着同一品种的猫狗,你能认出它们都是谁家的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熟悉的话,肯定认不出来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。”沈晴接着可爱地道:“如果一栋房子里,住着几个外国人,在不熟悉的情况下,那你能够辨别出来,谁是混进去的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......”张禹的眼睛登时一亮,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,门口的保镖,也不会认出来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花小姐这次带来了二十多人,大家伙进进出出,很是平常。进来的时候,有时会核对身份,可出去的时候,从来不用。在外国人的眼里,咱们的模样,其实也是差不多的。加上也不跟他们说话,他们很难辨别说来。”沈晴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、没错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沈晴,你也太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本来就挺聪明的......”沈晴的小嘴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刚刚哭鼻子的时候了。”张禹故意逗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距离本来就近,沈晴的小嘴一撅,差一点就要碰到张禹的嘴巴了。她本来没有察觉,可张禹这一说话,吐出来的呼吸都喷在她的唇上,这让她的发现,两个人实在距离太近了。

    她的俏脸又是一红,小心肝怦怦乱跳,上下贝齿不自觉地咬住下嘴唇。跟着,她的头慢慢低下,额头轻轻抵在张禹的下巴上,仿佛是不好意思在这种情况下去看张禹。

    见沈晴如此害羞,张禹也不由得一阵紧张,心中暗说,我说错什么了,怎么让她这样呢?

    沈晴的秀发,就在他的鼻子前,让张禹觉得很痒。张禹没话找话,故意说道:“那个啥......”

    “啥啊?”沈晴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刚刚你说自己聪明......那我考考你,看是不是真聪明……”张禹故意岔开话头。

    “考我……怎么考……”沈晴抬起头来,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题目很简单,傻子和聪明人就在一念之间,我看你是不是真聪明。”张禹又是装模作样,现在起码沈晴的秀发,不再继续骚扰他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沈晴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蛙为什么会飞?”张禹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青蛙怎么可能会飞?我不知道……”沈晴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它吃了神奇小药丸丸。我再问你,蛇为什么会飞?”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它吃了神奇小药丸。”沈晴马上答道。

    “错!因为它吃了青蛙。我再问你,老鹰为什么会飞?”张禹又是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它吃了蛇。”沈晴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你傻啊!”张禹笑了起来,“老鹰本来就会飞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才傻呢,竟然套路我……”沈晴的一只手本来就放在张禹的身上,现在干脆在张禹的胳膊上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呀……疼、疼……”张禹一边笑,一边装疼。

    “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戏弄我……”沈晴再次撅起小嘴,她的模样,更加的俏丽。因为张禹刚刚逗她,令此间的气氛,也轻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不敢了、不敢了……”张禹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讨厌……”沈晴的嘴里,不自觉地吐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通常来说,女人真讨厌一个男人的时候,永远不会说这两个字。这是一句反话,通常都是喜欢的时候,才会说讨厌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身子如此之近,张禹又是对她百般关怀,又是逗她说笑。这一刻,又让沈晴的心中分外温暖。

    幔帐之中,如果一个人睡,倒也没什么。可若是两个人躺在里面,这种昏暗朦胧的效果,是格外有情调的。

    女人都是感性的,沈晴同样如此。不知不觉地,她轻轻闭上眼帘,下巴轻轻地抬起,小嘴微微撅起。

    可以说,此情此景,怕是任何男人都难以拒绝。

    如此妙人儿,几乎是主动送上樱唇,任君采撷。张禹的心头一颤,连忙在心中告诉自己,不行不行,我和她只是朋友,不能乱来!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”张禹又赶紧想办法转移话题,“对了,你们别墅里住几个人......虽然门口的洋鬼子辨别不出来......可你们的人,还是能确定我不是自己人的......”

    沈晴听到他这么说,只好睁开眼睛,眸子中带着一丝失落。她幽幽地说道:“等下我和他们一起去吃饭,你趁那个时候出去就好......”

    “咱俩现在记一下电话号码......到时候联系......”张禹仍是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沈晴轻轻应了一声,磨蹭了能有半分钟,这才有些不舍的移开身子,拿起床头的手机。

    两个人留了电话号码,沈晴的电话,已经是英吉利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沈晴好似兔子一般下床,在她的身上,只有那薄薄的背心,还有一条小裤裤。

    她特地将房门重新反锁,这才进到卫生间洗漱,然后换好衣服。张禹也洗漱一番,鞋子都在床上。

    按照商量好的,沈晴先出门汇合华雨浓、白天放等人,一同出了别墅,前往酒店吃饭。张禹隔了一会,这才独自出了房间,下楼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显得淡定自然,没有半点慌忙,仿佛就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沈晴的话一点也没错,进到别墅的时候,门口的保镖会进行检查,可出去的时候,并不会阻拦。特别是张禹,西装笔挺,一看也不像是鼠窃狗偷之辈,表情上也没什么问题,便误以为是华雨浓那边的人呢。谁叫华雨浓带来的人多,时不时的进进出出,别墅的保镖们也习惯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第一次见到张禹,也误以为是华雨浓的人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张禹朝自己那边的别墅走去。他的速度很慢,就跟遛弯一样,哪怕已经脱离了保安的视线,速度同样不快。

    庄园不小,走了溜达了好一会,才来到庄园中间。这里不论一年四季,全都景色如画,可张禹根本心情欣赏这里的美景,心中只是在琢磨,如何将沈晴带走。

    带走沈晴容易,可若想将沈爷爷一并带走的话,就不容易了。自己需要找华雨浓要人,虽然两个人并没有什么亏欠,但在张禹的心中,却又有点不敢见这个女人。原因是什么,连他自己都不清楚。或许是拿了人家的一血,又无法负责任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他正胡思乱想,突听右侧方向,响起了脚步声。听声音,人数还不少呢。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地扭头看去,就看不远处走过来一行人,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中年人,在中年人的身边,跟着六个人,这六位老兄,一看就是保镖。其中四个是国人,另外两个是洋鬼子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的目光,并没有在这六个人的身上,而是死死地盯住了这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中年人,他已经不止一次见过了,只是见到本人,却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禹要找的目标周家富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周家富,心中暗说,“人果然在这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想要将周家富给拿下,并不困难。不就是六个保镖么,抬手间就能把人全都摆平。可拿下了又能怎么样,马上就得被赌场发现,还不知要惹出多大的乱子。这里可不是国内,是英吉利,英国佬的地盘。要是让他把人这么带走,估计就不用混了。

    张禹没动,只是静静地瞧着。在他的前面有一个圆形的喷水池。他处在喷水池的右侧,可能是周家富看到站在这里,就选了另外一侧走过去。张禹仍然注视着周家富,一直看着这张脸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蓦地里,张禹愣了一下,只见周家富的脸上红光焕发,正在走好运。

    按照张禹的猜测,华雨浓要算计的人,十有**就是周家富。听沈晴的说法,他们都已经做好布局,带了高科技去跟周家富赌,绝对是胜券在握,一定会赢钱的。

    可看周家富的面色,似乎不是这么回事。一个人如果要输钱的话,特别是输大钱,脸上一定满是晦气,绝不可能红光满面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禹假装弯下腰,准备假装系鞋带。可随即发现,自己的鞋上根本没有鞋带,他干脆把鞋脱了下来,装作是隔脚了,空空鞋。趁此机会,他用牙齿将右手中指咬破,在眼前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重新穿上鞋,再看周家富的时候,人都已经走到自己对面的位置了。因为他们人多,头顶漂浮着各色气流,也看不清到底是谁是谁的。

    张禹顺着水池绕了过去,在通往赌场的那一侧,两边再次碰头。张禹显得是漫不经心,好似朝赌场方向走,趁机看向周家富头顶的气流。

    在周家富的头顶,充斥着气运气流,绿色的事业运很淡,看来没啥事业了,粉色的爱情运倒是不错,白色的健康运,有点淡,属于亚健康状态。但是那财运,却是爆棚。正常的财运是红色的,这代表着正财,可在周家富的头顶,却充斥着浓郁的橘红色。

    在财运中,分正财、偏财和横财。

    橘红色代表着偏财,也就是说,周家富的偏财运极强。何为偏财,说白了就是有意外之财,不劳而获的象征,不遇之机,竟而能遇。

    这点和横财其实差不多,都是不劳而获。但是,两者却有一个最大的区别。这个区别在于,偏财运是能够持久的,属于财来找人,说白了就是天天在家里坐着,该是你的财跑不了,到了时机,你最起码出门买菜的时候捡个钱包。

    横财是有时间限制的,比如说你今天有横财,横财运很旺,那就得赶紧去买彩票,或者是去打麻将什么的,最好主动一点。如果错过了这个时间,横财运就是自动消失。

    就好像彪嫂,当初刚认识的时候,张禹说她当天有横财,让她赶紧去买彩票。果不其然,彪嫂中奖了。如果她不去的话,那就肯定错过了。

    眼下周家富头顶偏财运何等强势,张禹心中暗说,就凭这个财运,只怕去赌的话,不见得会输钱吧。

    他心里这么想,脚步却没停,仍然朝赌场方向走。

    进到赌场,张禹直接走到电梯那里。赌场之内,自然少不得电梯,可电梯却也分三六九等。去2楼、3楼的电梯随便坐。去4楼的电梯,需要坐vip电梯,还得亮出vip卡,想要5楼的话,就得亮出贵宾卡了。

    张禹亲眼看到,周家富一行进到去5楼的电梯,这点他没法跟踪了,就算是本事再大,也不能硬闯。

    周家富一行,一直上到五楼,他对这里似乎十分的熟悉,直接来到一个豪华赌厅。

    这里的规矩是,可以带人进去,但不得超过两个。周家富带了一个国人保镖,一个老外保镖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赌厅很大,里面有一张椭圆形的赌桌,在赌桌的一面,站着一名二十来岁,漂亮的女荷官。旁边有两个负责赔码的丫头,也算是助手。

    三人站的整齐,在赌桌的两头,分别有两个位置,女荷官的对面,还有两个位置,总共是四个。

    在赌桌的周边,画着一条白线,显然是闲杂人等禁止入内。

    周边的远处,倒是有一排沙发、茶几,准许女朋友、保镖什么的,坐在这里等候。毕竟这种赌博,有的人不是特别的放心,需要有自己人在侧,才能踏实。

    眼下在赌桌旁,已经坐了一个白人洋鬼子,周家富给保镖做了个手势,示意保镖到边上坐,他直接走了过去,笑呵呵地英语说道:“兰帕德,来的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个人一向习惯早到,你这两天的手风很顺,今天一定要手下留情。”洋鬼子站了起来,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运气还行吧,今天加注,就不见得了,我还希望你能够手下留情呢。”周家富也笑道。

    他走到赌桌的一端就坐,没一会功夫,又有一个菲律宾黑人走了进来。不过在黑人的身边,却带了两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女郎。

    说是歧视黑人吧,也得看你有没有钱,有钱的话,照样有大把白人妞主动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黑鬼也在赌桌旁坐下,又等了片刻,沈晴和白天放,以及一个青年人终于姗姗来迟。